书籍详情

火炼天穹

2021-01-13 09:18:29

阅读王

校园甜宠 | 连载中

24290 次点击

《火炼天穹》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主要原因讲诉齐天飞,天火,法堂,齐心剑,天之,剑谷一脉,藏剑谷一,齐东浪,龙域之间的故事。火炼天穹约272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


神炼天穹 小说  火炼天穹风行者  火炼天穹 小说TXT  火炼天穹最新章节列表  火炼天穹百度百科  火炼天穹下载  火炼天穹txt  火炼天穹 小说笔趣阁  火炼天穹txt全集下载  火炼天穹 小说  


“不应该啊,当时我还特意探了一下呼吸,确定已没有了生息才离开。”

这中年护卫皱着眉头,喃喃地说道。

那满脸怒火的女人,闻言顿时大怒,声音尖锐的叫道:“没有了生息?没有了生息怎么会在外面晃荡?没有了生息怎么会出手杀掉老六?没有了生息又怎么会跑到执法堂去找事?”

那中年护卫依旧是皱着眉头,沉默着没有说话,似是无言以对。

这个女人发泄完之后,脸色逐渐的冷静了下来,嘴角露出了一丝鄙夷的笑容,冷漠说道:

“哼!这个该死的小子,还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竟然敢跑去执法堂,不过,你以为你这样一个没有任何利用价值的废物,会让执法堂的人,为你出头吗?”

那中年护卫双手一抱拳,低头说道:“夫人,执法堂的人已经来过一次了。”

这个中年女人闻言,瞪了他一眼:“我岂会忘记?执法堂,执法堂怎么了?还敢过来传唤我,什么东西,不知道我是什么身份吗,也敢让我过去!”

“哼!”她的胸膛剧烈的起伏着,再次冷哼了一声,然后冷酷说道,“你这个废物,堂堂凝血境的强者出手,都没有将人杀死,晚上再过去一趟,如果他还死不了的话,那你就自己了断吧。”

“此事必有蹊跷!”

那中年人皱着眉头又轻声嘀咕了一句,随后躬身点头答应。

这个中年女人,闻听此言,双眸一瞪,便又要发作,而就在这时候,只听到外面传来了“砰”的一声响。

紧接着,有惨叫声与惊呼声响起。

其中还夹杂着重物落地的声音。

这中年女人愣了一下,起身走出房门,随后便看到,一个护卫,被闯进来的人,一巴掌拍飞了出去,然后摔落在地上,发出凄厉的惨叫声。

而发出惊呼的,却是周围围观的众人。

这时候她才注意到,除了闯进来的三个人之外,还有着数十名齐家的子弟,跟进来看热闹。

“齐剑心,你这是什么意思?想要造反当家主吗?”

她的脸色,无比的阴沉,死死地盯着执法堂执事齐剑心,毫不犹豫的一顶大帽子便扣了上去。

至于站在齐剑心身后的齐天飞,她却是连看都没有去看一眼。

在她的眼中,这只不过是一个随手碾死的小角色,不值一提。

齐剑心闻听此等诛心之言,嘴角扬起,露出一抹讥嘲的笑容来,淡淡说道:“大夫人好厉害啊,进入你所居住之地,就算得上是造反当家主了?”

“这个一脸狐媚的女人,就是害死‘母亲’的元凶之一,大夫人周海媚了。”

齐天飞打量着这个女人,心头,瞬间闪过了这个念头来。

他的眼底深处,闪过了一丝冰冷的杀机。

但他也知晓,现在的自己,不是这个女人的对手。

因为他探查了一下这女人的修为,却根本探查不到,就意味着这个女人的修为境界,在凝血境以上。

而后,他将目光落在了,站在这个狐媚女人身后的,那个中年护卫身上。刹那间,他的心底,闪过了一道光芒。

“是他!”

就是这个男人,出手杀掉了“自己”。

在这一刻,他缓缓地松开手中的尸体,然后缓缓地攥紧了拳头。

这一男一女,在不久的将来,我必杀之!

他的目光冰冷,杀机毫不掩饰。

但他脸上的神色,却无比平静。

平静到淡漠。

大夫人没有去理会齐天飞,而那个中年护卫,目光却是第一时间,便落在了齐天飞的身上,眼中满是疑惑:

“我那一掌,可碎石裂金,拍在他头上,定然会震散他的魂魄,而且,我离去之时,又探查他鼻息,确信已经了无生机,才离开那里,为何,他竟然没死?”

而后,他便看到了这个少年,那冷漠的面容,那冰冷的杀意。

他皱着眉头,仔细的打量着齐天飞,那冰冷的杀意,他并不在意。

并且,这也让他确信,这小子便是那个拥有火炼之躯的少年无疑。

因此,他更是不解。

他摇了摇头,将目光望向了齐剑心,心中则是不以为意的想道:

“一个只有通玄境第三层的废物,不管是什么原因,使得你命大活了下来,但我想杀你,你怎么可能不死?再动一次手,也就是了!”

执法堂的执事,个个实力恐怖,不好相与,眼下,应付过去齐剑心,才是最重要的。

“大夫人,你好大的架子,看起来,似是想要凌驾于族规之上了,我派人过来,都请不动你,非要本执事,亲自前来才行啊。”

齐剑心也是面色一冷,厉声喝道。

同时,他心中冷笑着暗道,扣大帽子这种事情,老子可比你熟练。

族规规定,若牵扯族内自相残杀,执法堂相招,必须放下一切手头事务赶去,否则,严肃处理。

大夫人对于这族规,是知晓的,但是她不觉得,执法堂会为了一个没用的废物,而与自己这个家主大夫人较真。

可是现在,这个执法堂的执事齐剑心,不单单是亲自过来与自己较真,而且还摆明了就是要护着那个废物了。

为此,不惜与自己撕破脸。

她对此非常费解。

虽然自己代表不了整个主家,但是自己身后的势力,在这整个齐家,也不容小觑,这个废物,有什么价值,会值得齐剑心大动干戈。

难道是……

这小子将自己在那夜与人私会的事情,与这齐剑心说了?

瞬间,她的一颗心,立刻就揪紧了,脸色,也猛然间变得苍白。

她可是知晓,若是夫君齐建川在知晓了这件事后,会有怎么样的反应。

那时候自己的下场,就只有一个,死无葬身之地!

但马上,她便又想到,即便是这个废物,对齐剑心说出了此事,齐剑心也不至于如此大动干戈,亲自过来对付自己,也应该是将此事拿捏在手里,以争取利益最大化。

如果真的完全撕破脸,那么把柄,也就没有任何的意义了。

一念及此,她的心底,立刻又升起了一丝希冀。

瞥了一眼站在齐剑心身后的齐天飞,她的双眸之中,闪过了一丝冰冷彻骨的杀机:“必须尽管杀死他,不惜一切代价!”

随后,她的脸上,立刻换成了一副盈盈笑脸,一丝媚意,显露出来,亲切的说道:“执事大人,奴家还真不知道有此规矩,古语云,不知者不罪,还请执事大人见谅。”

说着,她缓缓地欠了一下身体,低头的瞬间,双眸之中的笑意,化为冷冽的恨意。

“齐剑心,今日之辱,来日定然百倍奉还!”

她的心中,恶狠狠的想道。

而站直身子的刹那,她的脸上,顿时又现出了那狐媚的笑容来。

这等媚意,加上那美丽姿色,顿时使得周围围观的众多齐家子弟,有些迷离。

但是都知道这大夫人身份,没有人敢作出非分的举动。

不过,马上,围观的众多齐家子弟,便都反应过来,这家主大夫人,竟然向这闯进来的执法堂执事低头了!

一向嚣张跋扈的她,竟然放低了自己的姿态!

这实在是让所有人,都有些意想不到,一时间,大家的心底纷纷猜测,究竟是何原因。

尽管偌大的齐家,只有五位执法堂执事,地位甚高,但定然还无法高过家主。

尤其是当今家主齐建川,一身修为恐怖至极,实力强大,在整个天宋帝国,首屈一指,这大夫人,完全不用给他任何的面子。

而同时,更让大家感到惊讶的是,这执法堂执事齐剑心,竟然真的是为了这齐家出了名的“废物”齐飞出头。

即便他的实力不错,但那又能如何,火炼之躯,生来就是废物,修为无法提升上去,剑道领悟再深,又能如何?

齐剑心似是,也没有想到这位大夫人,蓦地放低了姿态,准备好的质问之语,顿时说不出口。

这么多人看着,若是再咄咄逼人,那就显得,太没有气度了。

所幸他反应极快,轻笑一声,伸手一指地上的尸体,说道:“此子是大夫人身边之人吧?”

大夫人周海媚似是此时才看到这老六的尸体,一副惊愕的模样,道:“这不是老六吗?他怎么死了呢?”

齐剑心冷笑两声,淡淡说道:“此子欲要谋杀家主之子齐天飞,然后被齐天飞所击杀,但他在被杀之前,说是受了大夫人的指使。”

他说到此处,停顿片刻,瞥了一眼大夫人,意味深长的说道:“所以,我此番前来,就是要亲自问一声大夫人,同宗相残,可是大罪。”

“一派胡言!”

大夫人周海媚目光闪烁,断然说道:“这老六真是该死,我平日里待他不薄,竟然会如此污蔑我!”

“至于这个废……哦,齐飞,齐天飞?呵,什么时候改名字了,我这个当大母的,竟然还不知道,真是罪过。”

齐天飞冷漠的瞥了她一眼,沉默不语。

那目光,就像是在看一个死人。

齐天飞的目光,使得大夫人周海媚,勃然大怒。

但是最终,她却隐忍不发。

而心底的杀机,已经弥漫胸腔。

“大夫人做事,我还是了解的。”

齐剑心意有所指的说道,“所以,我相信这老六的事情,与你无关。”

他已经在众人面前,迫使大夫人低头,目的已经达到,也准备见好就收。

眼下,还没有完全撕破脸的必要。

大夫人周海媚听出了他的弦外之音,心底一凛,但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分毫,狐媚一笑,轻轻点头道:“有劳执事大人了,我们主家一脉的事情,还让你如此费心,我这个当……”

“不。”

齐剑心张口打断了大夫人周海媚的话,淡淡说道,“主家一脉?他现在已经加入到我藏剑谷一脉了。”

此言一出,院落顿时一静。

所有人都惊讶的望向了齐天飞,目光中满是疑惑。

这个出了名的废物齐飞,可是家主齐建川的儿子,尽管一点都不受重视,可是若入你藏剑谷一脉,岂不是活生生的打家主这一脉的脸?

这样一个火炼之躯的废物,因何值得身为五大执事之一的齐剑心这么做?

随后,这些家族子弟又反应过来,这个废物改名为齐天飞,各自的脸上,不由自主的便露出了讥嘲的笑容来。

尤其是那些自认为天赋与资质极佳的少年,口中冷嘲热讽出来:

“齐天飞?与天齐飞?哼,真是好大的口气啊!”

“呵,一个火炼之躯的废物,还真是一点都不知道天高地厚了啊,竟然要与天齐飞!”

“本来我以为咱们齐家,又要出一个了不起的大人物呢,原来只不过是一个火炼之躯的废物啊!”

“……”

齐天飞听到这些嘲讽之音,面色依旧平静无比,望向周围人的目光中,是丝毫不放在心上的藐视。

堂堂绝域圣王,岂会将这些自命不凡的少年,放在眼里?

而他这等不加掩饰的藐视,依旧那不符合年龄的平静、淡漠,落在周围的人眼中,却是显得那么的狂妄。

“这个该死的废物,竟然敢以如此眼神看我,哼,等到族内大比之时,你最好祈祷不要碰到我齐绍伦,不然的话,我会要你好看!”

一个通玄境巅峰第九层的少年,神色倨傲的说道。

他的话音落下,周围立刻便有人拍马屁道:“那是,这个火炼之躯的废物,怎么能够和绍伦少爷相比,这简直就是萤火之光与日月争辉。”

“不要以为在剑道一途,有了一些领悟,就自以为了不起了,修为提升不上去,那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废物,绍伦少爷,会让你明白,什么叫做修为上的碾压!”又有人冷笑道。

有人不屑的回应:“还用得着绍伦少爷,恐怕任何一个通玄境第八层的武者,都能够将其轻松镇压!”

齐天飞连看都懒得去看他们一眼,这只不过,是一群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少年。

他眼下在意的,是眼前的这个大夫人周海媚,以及站在她身旁的那名中年护卫。

他六识感应,不知比普通武者,强上多少倍,这大夫人所隐藏起来的浓郁杀机,在他的感知之下,纤毫毕现,展露无遗。

他明白,这大夫人知晓自己未死,定然还会派人暗杀自己,十有八九,那中年护卫,还会出手。

眼下的自己,修为只有通玄境第三层,而对方已是凝血境,彼此相差甚远,根本无法一战,所以,眼下进入藏剑谷一脉跟随齐剑心修炼,可获得修炼资源,如此修炼起来,定然能够事半功倍。

若没有修炼资源,单单凭借吸收天地元气,那不知道要多少年,才能够将修为提升上去。

而那大夫人,此刻听到齐剑心的话,却是面色大变,一张狐媚俏脸,阴沉无比,强笑说道:

“加入藏剑谷一脉?执事大人你不是在调笑奴家吧?且不说他的资质,是火炼之躯,修为速度犹若乌龟蜗牛爬行,加入到你藏剑谷一脉,不会对你们的实力,有任何的好处。”

略一停顿,她又厉声说道:“不论如何,他乃是夫君的儿子,你想要让他加入到你藏剑谷一脉,怎么也要经过我夫君的允许吧?”

齐剑心明白,她这么说,显然就是要以齐建川的家主身份,来强压自己一头了。

对此,他只是报以冷笑,望着家主大夫人,傲然说道:“首先,他加入到藏剑谷一脉,有没有用处,与你无关。其次,他自愿放弃主脉地位,进入到藏剑谷一脉修行,而我,作为藏剑谷一脉的大管事,有权利接受他的申请。”

“这么做,没有违反一点族规,所以,我不明白,为何要征得家主的同意?难道说,家主的意思,比族规还要重要?”他慢条斯理的望着大夫人,讥嘲说道,“再说了,齐天飞虽然是你们主脉中人,可你们主脉的人,哪一个可曾当他是自己看待了?他的地位如何,大夫人想必是清楚地紧呢!”

大夫人面色又是一变,双眸之中,隐含杀意,冷冷说道:“不知道执事大人,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齐剑心嘿然一笑,转身便向院落外行去,口中说道:“大夫人,多有打搅,还请包涵,告辞。”

齐天飞冷漠的盯了大夫人与那中年侍卫齐东浪一眼,满含杀机。

随后,他也一言不发,跟在齐剑心身后,转身离开。

那些围观的少爷们见状,也不再逗留,小声的彼此议论着,转身离去。

很快,院落之中,就只剩下了面色铁青的大夫人,脸色凝重的中年护卫齐东浪,以及那血液都已经流干的老六尸体。

大夫人周海媚厌恶的瞥了一眼老六的尸体,双眸之中,疯狂的杀意与怒火,交织在一起,几乎令得她的身体,都快要燃烧起来。

“今天夜晚,无论如何,我都要见到这个该死的废物的人头!”

她面目可怖,咬牙切齿,一字一句厉声喝道。

齐东浪迟疑了一下,小声的说道:“他可能会跟随齐剑心前往藏剑谷……”

“我不管他在哪里,总之,今晚他必须死!”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大夫人冷冷地打断。

她转过头来,凝眸望着齐东浪,狠辣的说道:“如果你无法杀死这个该死的废物,那么,明天清晨,你提着自己的头来见我!”

声音尖锐,犹若疯子。

齐东浪却是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身体一个哆嗦,低头称是。

他知晓这大夫人,是一个说得出做得到的人,那心肠之狠辣,让人咋舌。

“我先告退。”

他躬身说道。

大夫人头也不回,向着卧室行去,口中冷漠说道:“将老六的尸体带走葬掉,去给他的家人,送黄金百两。”

“是。”

齐东浪躬身回应。

他知晓,这是收买自己,也是在胁迫自己。

因为自己家人,也在她掌控之中。

……

齐家门阀,占地何止万顷。

藏剑谷一脉,在齐家诸多支脉之中,实力颇为强大,并且在族内的十九位长老之中,占据两席。

不要小看这两个席位,要知道,齐家三大主脉占据十二席,其他近百支脉,瓜分这七个席位,这足以说明藏剑谷一脉的强大。

这与数百年来,藏剑谷一脉的宗旨有关,那就是,不放过任何一个有潜力的齐家子弟。

齐天飞跟随着执法堂执事齐剑心,直接来到了十余里外的藏剑谷一脉。

原来那个破旧房屋内,没有任何可留恋的东西,也没有任何有价值的东西,他没有再回去。

“你的身份,已经在族内管事那里更改,从此就是藏剑谷一脉中人,你先在这个院落之中住下,另外,管事给你安排了几个下人,有什么需要,就吩咐下人一声,我先回去执法堂,明日一早,我会过来带你去见长老,以确定你以后如何修炼。”

齐剑心将他带领到一个打扫好的院落之中后,告诫说道。

齐天飞打量了一下这个院落,虽然不大,只是一进,但胜在环境清幽,没有人打扰,比起之前所住破旧茅屋,不知道要好了多少。

他一心追求武道,对于外物享受,并不在意,点头答应。

齐剑心随后转身离开。

齐天飞知晓晚上那大夫人,定然会派人,前来暗杀自己,但他不会请求齐剑心保护自己。

这样求救的话,他说不出口。

如今的身躯,虽已不是纵横地龙域的绝域圣王,但灵魂,却深深地印刻着,骄傲的烙印!

他来到了主卧之中,发现下人已经将所有家用所需,收拾妥当,被褥床铺也已铺好。

他满意的点了点头,挥手让仆人回房休息,盘膝坐到了床上,没有修炼,而是开始仔细的梳理自己的记忆。

前世、今生。

毫无遗漏,被他梳理了一遍。

自醒来到现在,步步惊心,稍不小心,便要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可以预见,以后的路,更加艰难。

火炼之躯的修炼艰难,险恶的人心,更是阻碍前进的荆棘,密布在周身。

但他对此,毫无畏惧,反而是充满斗志。

尤其是在梳理了一遍所有的记忆之后,他的心中,对于未来的道路,已经有了大致的轮廓。

首先,既然重生了,上苍又给了自己一副先天火炼之躯,那最重要的,自然就是弥补上一世,最大的遗憾,踏入天龙域内。

天龙域!

上一世纵横地龙域无数年,终因五行俱全,而无法踏入天龙域,今生,誓要完成此目标!

当然,那龙傲血与他的歃血盟,这样的毒瘤,也必须要铲除!

他本是坚毅之人,而一念及此,一颗武道之心,更加的坚定。

……

过往的点点滴滴,如同恒河之水,在他的心头流过,时间也随着记忆,一点一滴流逝。

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已是夜晚,皎洁的月光,透过窗扉,洒落窗前。

他仰起头,恰好看到一轮圆月,高悬在半空。

月如圆盘,光芒冷冽,普照世间。

刹那间,他一股豪气顿生,口中轻啸:

“狂剑当歌死!”

“壮志犹余生!”

“我心向明月!”

“斩尽奸邪佞!”

齐剑心法堂小说名字叫做《火炼天穹》,这里提供齐剑心法堂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火炼天穹小说精选: “不应该啊,当时我还特意探了一下呼吸,确定已没有了生息才离开。” 这中年护卫皱着眉头,喃喃地说道。 那满脸怒火的女人,闻言顿时大怒,声音尖锐的叫道:“没有了生息?没有了生息怎么会在外面晃荡?没有了生息怎么会出手杀掉老六?没有了生息又怎么会跑到执法堂去找事?” 那中年护卫依旧是皱着眉头,沉默着没有说话,似是无言以对。 这个女人发泄完之后,脸色逐渐的冷静了下来,嘴角露出了一丝鄙夷的笑容,冷漠说道: “哼!这个该死的小子,还真是吃…

齐天飞齐剑心小说名字叫做《火炼天穹》,这里提供齐天飞齐剑心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火炼天穹小说精选: 齐天飞的目光,使得大夫人周海媚,勃然大怒。 但是最终,她却隐忍不发。 而心底的杀机,已经弥漫胸腔。 “大夫人做事,我还是了解的。” 齐剑心意有所指的说道,“所以,我相信这老六的事情,与你无关。” 他已经在众人面前,迫使大夫人低头,目的已经达到,也准备见好就收。 眼下,还没有完全撕破脸的必要。 大夫人周海媚听出了他的弦外之音,心底一凛,但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分毫,狐媚一笑,轻轻点头道:“有劳执事大人了,我们主家一脉的事情,还让你如此费心…

展开

火炼天穹目录

更多章节

火炼天穹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