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嫡策

2021-10-06 05:28:09

董无渊

轻幻想 | 完本

13495 次点击

死去活来复活后,对于前生,若要问贺行昭最舍严禁什么,她大约会说舍严禁女儿惠姐儿,早夭的儿子欢哥儿,除了那个敢爱敢恨的自己。***********************************************一语简之,讲的是一个侯门千金前生死乞白赖嫁给某人,这一世看穿了心宽了,好好的活一直这样的故事~东兴胡同口,晋王府却朱门紧闭,整座府邸缄默无声,门口高吊着两个白灯笼,上头写着“奠”字。。


嫡策百度百科  嫡策男主是谁  嫡策全文阅读  嫡策讲的是什么  嫡策txt  嫡策txt百度云  嫡策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  嫡策董无渊  嫡策全文免费阅读  嫡策  


行昭迈大了步子,提起几欲委地的水红裙裾往前三步,叩拜于地,小小女儿朗声唱着:“孙女行昭给祖母问安,万望祖母安康端健!”

大周朝隆化十二年三月,冬寒未散,春暖未至,虽有新绿抽芽却也偶有寒风凛冽,道口胡同人声熙攘,彰显着初春时节的热闹。

行昭正怀着感恩,胡思乱想着,内阁的灯全亮了,留着头的小丫头们捧了铜盆、衣物、牙粉等物躬身鱼贯入了内,另有大丫鬟莲蓉从外卷起了帘帐,可见天仍旧是灰蒙蒙的片,院子里的积雪在庭意院顶棚上吊着的宫灯映照下晶莹透亮,内阁女孩们的井然有序,带来了几分热气腾腾。

行昭紧紧攥着丝帕立在垂地珠帘后,呆呆地听着,心里欢喜极了,却近乡情怯,在笑闹里听得一声“你们这群猴儿,就是老天爷罚来磨我的!”,便立时红了眼。

“姑娘,卯时三刻了,该起床...”帐子外有人轻声唤着。

“祖母这儿的香不像是寻常熏染的茉莉香,闻着倒有股佛堂里的味道…我回去自个儿想法儿调却总也调不出来!”——这是二叔家的三姑娘明姐儿,从来便是语声爽利,不拖泥带水。

“三姐不妨加几味麝香进去,再把香多晒那么一旬,许就得了这样的味道了。”——这是行昭庶妹贺行晓。

行昭将头埋在被窝里,深深吸了一口气,眨眨眼,将打着旋儿的泪给生生忍了回去,嘴边却是止不住往上边扬。

晋王府的女主人贺氏,殁了。

王氏边将匣子放在桌案上,边蹲了半身礼急匆匆起来:“我的姑娘诶!可得抓紧着点了。前头两位姑娘并大少爷、七少爷都到了。三房从八灯巷走都快到了!太夫人还问了姑娘喝完蜜水了没...”

贺行昭在听见第一声清亮的打更声时便醒了,睁开眼愣愣望着顶上拖着坠下的青碧色螺纹云丝罩,耳边是更漏里沙粒簌簌落下的声音,歪了头透过帐子,有两盏明亮的摇曳着暖得朦朦胧胧照进人心的羊角宫灯立在床脚边。

贺行昭低低垂首,神情淡漠地看着立在棺柩旁的周平宁,终是掩眸不再看。

最最好笑的,却是那句“悲难同白首,喜能共今生”。

“也就是姑娘疼你们!放别的主子屋里,嘴巴没个把门的,主子们早就——”王氏横了眼莲蓉,却见行昭捂着嘴偷偷笑,便只好住了话,手脚麻利地抠了黄豆大小的一粒儿春双膏,在行昭脸蛋上轻手轻脚、细细抹开了,又念叨着:“今儿是三房的外放回来头一遭去给太夫人请安,是大日子,姑娘可不好任性!”

周平宁,你想要共白首、同今生的,只有陈氏而已。

说着话儿,帐子被两边拉开,勾在缠枝银钩上,行昭接过盛着蜂糖蜜水的杯盏,蜜水极甜又暖,直直冲进胃里,连带着心也像春日里那样暖洋洋的。

是莲玉,行昭连忙坐起身将帘帐拉开了一角,带了些不确定轻唤了声:“莲玉.....”

太夫人身边的芸香正巧打帘而出,见行昭眼眶红红地杵在门缘边上,忙行了礼,笑说:“四姑娘杵这儿干嘛呢?可是遭沙迷了眼睛?快进去吧,太夫人念叨四姑娘多少遍了!”

展开

嫡策目录

更多章节

嫡策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