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雀阁1

2022-06-24 04:07:21

太伯功

历史小说 | 连载

29011 次点击

雀阁,作为帝国的最低特务机构,冥帝亲设的暗部,这里饱含了死亡……的气息。与之随之而来的,是极为奢糜的生活。雀阁,饱含神秘的与魅惑,是白日里的几道阴影,黑夜里的几道利刃,虽不涉党争,却隶属最低权力!雀阁的不存在,之意着一系列的潜规则的不存在,是权力者亲自动手眷养的一条蛇,能咬别人,有一天,也会咬到自己。冥帝,久居最低位,也会有一叶障目的未知的恐惧,也会有肃整朝纲,激浊扬清的初衷,却一直难以对摈弃底线后的滥权放下自己戒备。当然这世上,最不缺的是诱惑。当光明被被践踏,潜规则是盔甲,是软肋。雀阁,最少的是蛇,一条条被吞噬生命的美人蛇。。这位太子在西北之地扎根,任用奸人恶人,以杀立威!在其十多年的苦心经营下,西北俨然成了一座——人间炼狱!民,素有菜色,常伴食不果腹!正是:恶虎坐庙堂,豺狼为主薄。民众是敢怒不敢言!能逃的都逃了,所剩的皆是老弱妇孺。很多人家被逼的走投无路,卖儿卖女是常事!于是,这西北之地,人贩子甚是猖獗,不但遍布整个西北,遍布其他各省市,甚至其罪恶之手已伸向了帝都。。。。。。人贩子将各地掳来的女人带至此地,卖与各士绅豪族为奴为婢,供其赏玩。。


雀阁里洗澡  雀阁百度百科  雀阁上的侍女  雀阁 空山鸟语  雀阁弄玉  雀阁建模  雀阁图片  雀阁小说百度百科  阁楼  雀阁1百度百科  


升官发达,洞房花烛,人生两大乐事也!虽有遗憾,但也算完满,有情人终成眷属!这些日子,南宫伯都在相府陪着他的新娘子,一步不离。雀阁中少了一汪清水,相府中迎来了一位女主人!

这些日子,夙离儿都是待在听雨轩中,从未踏出半步,她的肚子也是一天比一天大。南宫伯每日都差言风来问候一声,自己未曾露过面。

“师兄。。。。。。”此时,离儿将脸紧紧贴在南宫伯的胸前,亦是搂住了他。

成婚当日,南宫伯便派人暗中一锅端了那群人贩子的老巢!用这群人贩子的血来祭奠他最爱的女人所受的痛楚!

翌日,阳光并不是很温暖。当少女微微睁开眼时,她已经被送到了另一处。这里全是女人,这些女人个个都很娇媚,到底是被雨露沾过身的,个个风流处尽显风流。其中一个女人说道:“你醒了?”

“杀母留子!”

“行了,我不想说这些,我累了,你回房休息吧,我也要休息了。”

“南宫兄,恭喜恭喜。”

看着奕奕远去的背影,南宫媚有些落寞。一直以来,她都只是在这个鹤纸楼里,这里除了南宫伯,连鬼影都见不到。

“宗门。”

随着孩子一天天的成长,夙离儿越发觉得这孩子像极了那个男人。她原本是早就忘记了那个男人的长相,可是这孩子的存在,让她时常噩梦不断,她脑海中不断呈现“杀母留子”!她只要看到这孩子的脸,便头疼到极点,无法入睡。南宫伯想了一个办法,给这孩子戴上面具,这样外人便见不得她的容貌了。

“夫人,何苦为难自己,主人的心思不在这里,当初夫人就不应该执意嫁进司空府。。。。。。”贴身丫头道。

“什么,师妹找到了?快,本阁这就去见她。”南宫伯急切道。

有时南宫伯会带媚儿回相府,夙离儿也会准备很多媚儿喜欢的小吃,可是每当媚儿拿下面具时,夙离儿就会心跳加速,特别难受。所以,媚儿一直不敢抬头看她的母亲,她也从不将面具轻易摘下,尤其是在陌生人面前。面具一摘下,媚儿便立刻判若两人了,变得胆小怯懦。

“既然是我司空烈的骨血,那你们便要尽心服侍,不可怠慢。若有疏忽,必定严惩。”那男子深沉的说道。

那位老妇人见状便速速离去,关上房门。

“大人,夜已至深,早些就寝。”护卫关切的说道。

“师兄,你待我总是这般好。若非我任性,总是和师兄闹,便不会有这档子事。那日若不是我离家,便不会遇到人贩子。。。。。。”夙离儿并没有说下去,只是一味地哭泣。

“那三哥休息吧,柔儿回房了。”素柔愤愤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女人的怨恨往往是因为男人,素柔对司空烈是近乎狂热的喜爱,为了他,她可以干尽一切丧尽天良之事!

“离儿已是残破之身,师兄对离儿的好,离儿怕是要辜负了,”夙离儿啜泣道:“师兄还是另觅佳人吧。这肚中胎儿并非离儿所愿,离儿打算生下肚中孩儿便把他送人,之后离儿便剃发修行,以赎自身罪孽。”

展开

雀阁1目录

更多章节

雀阁1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