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臣服落俗

2022-06-23 01:13:17

狂放的糯米

历史小说 | 连载

29005 次点击

抑郁症症患者姜浅 在一次如有雷同偶然的的情况下遇上了她的神——沈易 两人发展中快速 干柴烈火 激情未退之时 生活现实生活的障碍插进两人的感情中两人之间似有层层误会 造成两人提出分手 姜浅最终决定为自己的青春而活 不顾一切追爱 却意外发现 一切没她想的那么简单的 断联三个月 他们之间了突然发生了各种对方不不知情的状况



他们之间真的特别偶然,姜浅那时候还在上学,初三刚开学一两个星期,晚自习放学了以后,她照例和张宁去洗漱,回来的时候正好熄灯,她和张宁慢悠悠的爬上床,一点都不带慌的,姜浅拿起英语书准备让张宁教她发音,说来很惨,刚开学,她都已经准备混日子了,谁知道,英语老师让她当课代表,很烦啊,但是又拒绝不了,只能硬着头皮上,所以,现在她每天晚上都要张宁教她英语

他们的床靠窗,刚入秋没几天,天还燥热,张宁把窗开到最大,让风吹进来,过了一会,姜浅平静了下来,她拿着英语书放在窗户上借着外面路灯的灯光,喊张宁教他,姜浅正学的认真,外面一声摩托车轰鸣声吵的姜浅眉头皱起“艹,傻逼吧”

姜浅盖上了被子,把头蒙进被子里,躺在床上,情绪已经平静下来了,却还是控制不住的流眼泪,她也任眼泪浸湿枕头,很晚了,她还要上班,慢慢的困意来袭,睡梦中,她回到了和沈易遇见的那天晚上

“姜浅,我叫姜浅”男人嗤笑一声,“姜浅?”姜浅疑惑,“嗯,姜子牙的姜,深浅的浅”“哦,我以为是那个谁呢”姜浅没问,不管她的事“我说了,你叫什么”姜浅问道

她抬头看了一眼面前的人,眼神毫无波澜,瞥了一眼,就没在说话,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只是脸上的泪水却从未停止的流过脸颊,打在姜浅的手腕刚刚咬过的牙印上

“抽烟吗?来一根”男人询问带着戏谑的声音,不过拿着烟的手已经伸到窗口,窗户外面有防护栏还有有一层铁纱网,不过姜浅闲着没事的时候在家拿了个钳子把网给夹断了一块,她想的是外面递东西好递,谁知道这就派上用场了,姜浅没说话,接过烟,她不太想抽,不过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还是接了过来,外面那男人伸出的手微微迟钝了一下,似乎是没想到姜浅会抽烟,不过也没问,给她了一个打火机,“你叫什么”他问姜浅,“你又不认识”“你说呗,说了说不定我认识呢”男人似乎不依不饶的一定要知道

叹了一口气,她又开口道“吃药吧,吃药睡觉,就好了”姜浅听到吃药眉头微皱,不说话,还是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女人看着姜浅什么都听不进去的样子,心里的担心和愤怒涌上心头“你想干什么,难过成这个样子了,还不吃药,你要任性到什么时候,再这样下去,你会越来越严重的”

姜浅不是寝室长,但说话却比寝室长管用多了,寝室安静了许多,还有人小声的不知道说着什么,姜浅没有管,深呼吸了一下,她现在脾气越来越不好了,张宁在旁边习以为常的收拾着东西,等着姜浅平静下来,别人怕姜浅,她不怕

在她不知情的情况下,一声低沉的不属于寝室的声音响起“上学带手机啊”,姜浅猛的抬头,窗户外面,准确的来说是在她的窗户下面,站着一个男人,姜浅还没反应过来,寝室外面的这条路的路灯很暗,只有对面的宾馆的招牌,时不时的闪着仅有的微弱的灯光,很黑,看不清脸,姜浅第一反应是这男的好高啊,女生宿舍外面一楼确实高,因为没有围墙,为了安全,一楼的窗户将近在两米高的位置,而这个男人只是微微抬头就能看到她

“你干什么”男人没有生气,语气中一些好奇夹杂着戏谑,姜浅也不怕“看你长啥样”男人没吭声,他像是在好奇,姜浅为什么能镇静自如的和自己对话,而姜浅在盘算着明天的英语单词怎么办,她不准备和这个男人继续对话下去,她的书还没背,她准备关窗的时候,外面又有一道声音传过来,“易哥,这谁啊”外面有几个人已走到她的窗户下面,好烦啊,姜浅心想,一会动静闹大了,明天班主任又要找她谈话了,她正准备告诉他们让他们走的时候,外面的男人说话了“没什么,你们先过去,我在这玩一会”那几个人很听话的走了

男人见姜浅没说话,就又问姜浅“你叫什么啊”姜浅反问“那你叫什么”“你先说你叫什么,我就告诉你”外面的男人说道,姜浅来兴趣了,好奇心勾起了她的兴趣

太黑了,她什么都看不清楚,只是隐约听到外面悉悉索索的声音,不知道这个男人在干什么,一声打火机点火的声音,微弱的火光点亮了黑暗,他好白啊,姜浅心想

但是,她自己也很憋屈啊,看着自己的女儿一步步变成这样,他怎能不心疼,她想不明白,女儿怎么会变成这样

女人听到这话,无奈又无可奈何,她这女儿就是倔,一家人的脾气都倔,可是,天天看她这样,饭不吃,觉不睡,可怎么办!她不知道女儿为什么那么喜欢那个叫沈易的男孩,他们只接触过一次,还是去年冬天的晚上,她看到姜浅和他大晚上的在一起,很生气,两人发生了一点冲突,从哪开始,她就不赞同姜浅的这段关系,一是姜浅还小,对什么都没有认知,受伤害的只会是姜浅,二是,这个男孩子,她属实看着不太靠谱,她担心这个男孩只是对姜浅一时感兴趣而已

面前的女人看姜浅这样也不说话了,眼里满是焦急和担心,坐在姜浅身侧,满脸的愁容看着姜浅“闺女,放下吧比他好的人多了,他不喜欢你了,你再这么折磨自己,心疼的是我啊”

姜浅低头点烟,吸了一口,她不想吸进肺里,她一般没什么事,只是吸着玩玩,不进肺的,烟雾在嘴里停留一会,被她吐出“你是不是不会吸烟”姜浅不想说话,她这个人也不是这种随便和别人说话的,只是今天是个例外,今天她好憋屈,想找点乐子而已

刚熄灯,寝室还很乱,姜浅正为明天的英语早自习发愁呢,寝室人很多,各种声音吵的姜浅上来脾气了,“都他妈闭嘴,没看熄灯了吗,不睡滚出去”

姜浅依旧无动于衷,把头撇向别处,闷声不吭,过了好一会,夹杂着哭意轻声吐出一句话“我真的喜欢他”

寝室外面每天都有一群人在后面吵闹,他们叫着喊着,试图吸引寝室里面的女孩子的注意,但是,学校已经通知过了,不要向外说话,所以,他们每天晚上来,都没有什么收获,姜浅不怕,她好无聊,她没在看外面那一群人,而是低头看向窗户外面手电筒照射出的那一柱光柱若有所思的想着什么

她看着蹲在地上的姜浅,就坐在床上,也不说话,看着她哭,自己的心里也在滴血,等姜浅哭够了,去洗了把脸,爬上床盖上被子,就睡觉了,女人看着姜浅想没事人一样的行为,心里五味杂陈

展开

臣服落俗目录

更多章节

臣服落俗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