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长嫡

2022-01-12 01:10:38

莞尔wr

都市超能 | 完本

20717 次点击

谢氏谋的,是傅家近百年气运。傅侯爷谋的,是权势前程。梦里的她是被博弈过程输给的废棋,母亲投寰服毒自尽,她被匆匆忙忙低嫁给陆家那位名满天下的寒门子弟,却在一片大好年华,匆匆忙忙早亡。当她睁开眼醒过来,冷冷一笑出声,你们都该好好的真心忏悔!一个穿着玉色绣花小袄的姑娘匆匆回来,在木回廊上留下了‘咚咚咚’的脚步声。守门的丫头们一看到她,便眼疾手快的替她端了杯滚烫茶水出来,少女伸手将热茶捧过,正要开口问话,屋里一个面容清秀的丫头便急急出来了,在看到这刚从外回来的少女时,眼睛便亮了一亮:“碧蓝姐姐,姑娘正问你呢。”。


长嫡男主  长嫡全文无弹窗免费阅读  长嫡小说讲的是什么  长嫡txt下载  长嫡全文免费阅读  长嫡男女主有点恶心  长嫡txt百度云  长嫡 莞尔wr  长嫡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长嫡  


从房中出来时,凛冽的寒风便迎面刮来,夹着冰冷的雪花,吹在人脸上时仿佛如同有人拿了刀子在刮脸一般。两个丫环将油纸伞撑了出来,傅明华不由自主拉了拉自己厚厚的披帛,这会儿时辰尚早,只是因为下雪的缘故,显得天亮得尤其的快。

谢氏虽不受宠,但因为出身高贵,因此侯府之中也没有哪个敢为难了她。傅明华过来时,门口一个年约四旬的嬷嬷早就已经站在门口翘首以盼了。

碧蓝眼里露出敬佩之色,一边连忙也跟了上去,四个一等大丫头围在傅明华身边,八个二等的丫头撑伞的撑伞,抱炉的抱炉,以防半路上傅明华手中的铜手炉温度低了,好立即便加上。碧蓝微弯着腰,紧跟在傅明华身边,等她话音一落,忙就跟着道:“听说今日一早已经有行李先运了过来。”

内室极大,除了中间三进的拨步床,两侧挽着的帘子平时是供傅明华弹琴看书或洗浴之地。看到碧蓝进来时,两个打帘子的丫环无声的冲她行了个礼,屋内人不少,可是却显得极为宁静清冷。碧蓝的目光与梳妆台前坐着的小少女眼神在镜子中交汇,两个二等丫环捧着装了玉篦子以及首饰的盘子分别站在两侧,大丫环碧箩正拿了篦子小心翼翼的替傅明华梳着那一头丝缎般的长发。

这屋里都是谢氏从娘家带来的人,侍候得她妥妥贴贴,她一说要起来,便人已经拿了厚厚的大氅来侍候着她披上,她身体比傅明华娇弱,因此前往白氏院中时,阵仗便更大得多。

谢氏一心将心思放在谢家之上,当初为了谢家出嫁,又为傅家生了一个女儿,恐怕往后傅家也说不出她什么闲话,哪怕嫌她无子,最多也只能怪傅其弦自己不争气,不肯进正室院门一步,谢氏想用自己的死,令长乐侯府愧对江洲谢家,往后在谢家面前,因傅其弦之故,傅家便永远要低谢家一头,他日若是谢氏族有难,傅家便要因谢氏之故,还此恩情!

此时傅明华已经穿戴好了衣裳,那藕色的襦裙层层丝丝的,心形小领下一条丝带绕过胸前打结,显得少女纤细稚嫩的身材修长。一条鹅黄色厚缎披帛搭在傅明华肩上,冬季略显臃肿的打扮,硬是显出几分端庄乖巧之感。

大雪已经下了好几天,屋外走廊顶落下的水滴形成了冰锥,站在外头侍候的丫环们不时将手伸到唇边呵上两下。

屋中谢氏正躺在美人靠上,虽说常年身体欠妥,但她却生得一张瓜子似的脸庞,那双眼睛似是笼了雾气般,貌美非常。她今年二十六岁,最值妇人最为美貌多姿的年纪,病气并没有使得她颜色削弱几分,反倒更显出一种楚楚之感,傅明华遗传了她的美貌,却与她性格气质完全不同,她外柔而内心冷漠坚定,手里端着一盏中药,看到女儿进来时,抬了眼皮就笑了笑:“你来了。”

长乐侯府傅氏原是追随当初先帝拼打江山时的一支老臣,当初战功累累,极受先帝宠信,立国之后先帝改国号为唐,定都洛阳,论功行赏之时,傅家受封世袭罔替的侯位,在上京之中,当初跟随开国元帝,立下大功最后却被封爵位的人不在少数,但若是能得一个世袭罔替的,除了长乐侯府,却也只得一个定国公府薛家而已,因此这长乐侯府在大唐之中,也是一个显赫之极的存在。虽说长乐侯后人不争气,短短不过几十年时光,长乐侯府的名声在京中便已大不如前,不过光凭一个世袭罔替,已经足够使人侧目。更何况以长乐侯府如今的地位,若是子孙争气一些,恐怕当今天丰帝还不见得会放心。

见到傅明华一行时,她脸上露出欢喜的笑容,一面撑了伞过来,那脚踩在雪上发出‘吱嘎吱嘎’的响声,倒给谢氏这宁静的院子增添了几分响动。她将伞举到傅明华头上,一面就欢喜的笑:“少夫人与奴婢说大娘子这会儿就到,果然母女连心,这不,才刚出来没多久,便正巧等到大娘子来了。”

这个主意倒是极妙,谢氏为人也是冷漠,意图用死令傅家背上一条逼死她的罪名,她的死会使得侯府往后在面对谢家时,永远抬不起头来。傅其弦这个烂泥能娶到谢氏这个名门贵阀的闺秀却不珍惜,反倒仍贪花好色,前世今生,傅明华哪里猜不出谢氏心头的想法。而梦中谢氏之死,也确实令得傅家名声大损,从此在谢家面前抬不起头来,谢氏的目的,也算是达到了。

母女二人之间并不如何亲近,谢氏对于这个遗传了傅其弦一半血脉的女儿并不如何亲近,生下女儿对她来说更像是完成了一桩任务般,只可惜的是第一胎不是生个儿子,否则便更加的完美了。

昨夜没睡好,一整夜梦境不断,从她被母亲谢氏生出来的那一刻,便从没停歇过,算算时间,如今也是九年了。她能从梦里看到,另一个‘傅明华’的一生。

她这话一说出口,安嬷嬷眼中便沁出几丝水意,她侧过身拿帕子压了压眼角,这才转过身来笑着:“大娘子如此孝心,少夫人就是身体不适,也觉心甜,自然病就好了大半。”她边说着,边拉了傅明华到走廊底下,将伞一收,交给一旁的侍女抖落积雪,这才领着傅明华进了里屋。

难怪今日她会使安嬷嬷在院门口等自己,估计也是打听到傅氏要回来的消息了。母女二人之间感情虽然并不亲近,可是从某一方面来说,谢氏有种拿女儿当成盟友般微妙的感觉。

安嬷嬷听到傅明华这样一问,眼中就露出温柔之色:“请了的,周太医刚走不久,宫中崔贵妃令人送来的南洋的雪梨,少夫人可说是不错,连喝了好几口呢。”安嬷嬷欢喜的一连说了好几句,傅明华就点了点头:“虽说是贵妃娘娘送来的好东西,可雪梨性寒,母亲还是得少吃。”

一个穿着玉色绣花小袄的姑娘匆匆回来,在木回廊上留下了‘咚咚咚’的脚步声。守门的丫头们一看到她,便眼疾手快的替她端了杯滚烫茶水出来,少女伸手将热茶捧过,正要开口问话,屋里一个面容清秀的丫头便急急出来了,在看到这刚从外回来的少女时,眼睛便亮了一亮:“碧蓝姐姐,姑娘正问你呢。”

“母亲这么早就起了?是不是昨夜又没睡着,可让人请了周太医前来?”傅明华被安嬷嬷扶着走了两步,最近天气寒凉,入冬之后谢氏身体便病歪歪的,她原本身体就弱,据傅明华出生时,更是伤了谢氏的身体,所以此后药补不断,这也是谢氏屋里的人最看不惯傅其弦的地方。

展开

长嫡目录

更多章节

长嫡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