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三章梦回十里

发布:2022-01-14 12:06:18

她很懒床,有时候候让宫女挡着所有人来禀报。帖身宫女们退一直这样后。她退下头发上繁杂的饰品,除了簪子,步摇。沉沉睡了会,门外但是会出现了争吵声,“皇后娘娘,你要为我作主啊。”她醒了头痛叫宫女进去,穿起衣物面容精致优雅后就再打开门。“我做的主还不够多吗。”后宫贴身宫女们退下去后。。...

她很贪睡,有时候让宫女挡着所有人来求见。

贴身宫女们退下去后。

她退下头发上繁琐的饰品,还有簪子,步摇。

沉沉睡了会,门外还是出现了吵闹声,“皇后娘娘,你要为我做主啊。”

她醒了头疼叫宫女进来,穿上衣物面容精致后就打开门。

“我做的主不够多吗。”

后宫真是不安宁,她倒要看看是什么事。

端妃,令妃对跪在殿外,见她发火了,就解释着。

端妃说:“娘娘,令妃这个小人要毒害我,你身为一宫之主可要为我做主啊。”

“你胡说八道,我什么时候要毒害你了。”令妃惊愕道。

她冷着眼不语,等她们说完了就什么都明白了,真是一日都不消停。

“就这点事?我也不明说了,谁对谁错,你们心里自个儿清楚,此事我交给大理寺负责。”

“我是一宫之主不错,可不是什么事都要管,再来打扰我,就去和皇上哭诉去。”

她让她们都回去,以后就别来这了,吩咐人去查就不去管了。

她最近总是心烦,情绪不佳。

皇上来了注意到了,想了想便问:“安宁可有心事,要不去庙里拜拜吧,我让是侍卫高手陪你去,你且放心。”

皇上叫的是她的表字,沈安宁。

他信鬼神,没事就让她拜拜希望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信这也没有什么。

她盯着满桌的菜,却没有食欲,听到出宫去庙里,才瞅了一眼皇上。

他对她没有多少感情,好歹一日夫妻百日恩,他就总让她去庙里祈福。

她答应了。

到了去庙里的日子,她坐在马车里安稳的睡着。

等马车停了,她就带了一众人上庙里了。

她烧香拜佛,口中喃喃不清的,最后走到了姻缘树下,她看了好久。

有一老和尚出现,他慈眉善目,双手合十,手里圆润的佛珠不停翻滚,“阿弥陀佛,施主我看你福源不浅,你是要来求姻缘的。”

“不是,是来求平安的。”她盯着姻缘树被风吹开所亮出来的心事,注意到了什么就说:“这张是谁写的。”

老和尚看了下就说:“是张将军六年前挂上去的,现在一晃就过去了,他还是没有回来对贫僧说他的心事实现了吗。”

“这实乃贫僧的遗憾啊,不知还能否等到张将军了。”

“实现不了吧。”她听到就小声地说了下,还是喃喃道:“那就祝他另寻门好姻缘吧。”

拜别庙里,她就坐着马车赶回京城,还时不时拿开帘子看向外面。

最后,她觉得路挺远,就吩咐人拿来毯子披身上睡会。

白天想什么,做梦就会梦到什么吗?

真是这样吗,可她明明没有想过父亲,为什么会梦到他呢。

究竟是为什么。

梦里所见的场景是父亲带她去踏青,每年就会有一次去。

父亲没有让人跟着,只是带了些暗卫保护安全而已。

她笑声明朗的穿过花海,回头时就可以看到父亲站着不动,所有的视线都给了她。

等到她累了,对这花海新鲜感一过,就会央求父亲带她回去了。

父亲的名字是沈至,既是国师又是帮皇上处理政务的大忙人。

她有时候都见不了他几天,就会对管家说:“父亲什么才会回来呢,我好想他。”

那时候她太小了,什么话都会问。

管家放下手里的活,揉了揉她的头发,“小姐,我也不知道国师什么会回来,你要是无聊了,我们这些下人可以陪你玩。”

她没有玩的心思,就让管家讲讲父亲以前的事。

管家每次都流畅讲出了父亲如何做到了这等身份,可每次都会在父亲婚事上停下话,这一停,就停很久了。

她是好孩子,很聪明的,不会让管家说不愿意说的事。

花海很美,可她只有一瞬间的玩闹。

父亲从来没有说,女子无才便是德这种庸俗的话,相反会让她随心所欲长大。

有时候他会突然说:“安宁除了性格不像你,样貌也随了我大半,你还真是什么都没有留下来。”

她感觉到父亲的悲哀,也只能尽量不去说话,而父亲口中的人应该就是没有见过面的母亲了。

她说什么,父亲就会满足她。

可她很容易满足,要的就是些小孩子的要玩的玩意儿。

比如她央求父亲回府了,他会背着她走下山。

她头靠在父亲的肩上,感觉到了安全感,隐隐约约有了睡意。

在她迷迷糊糊时,听到了父亲的话,“安心睡吧,我带你回家。”

是啊,有父亲的家才叫家。

她是好孩子没错,可好孩子长大了也会无理取闹的想父亲。

梦到这里,她一下子惊酷,愣了半天,眼里终于有了泪水,“我想你了。”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