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四章救人

发布:2022-01-14 09:44:12

“就怎么样”,旁边的男子听见伍惜裳这么说,有些心急的问着。“死亡……,严重会被传染”,伍惜裳认真地的查询病人的状态,她现在的还不确认,虽然望着这个症状,所以是病毒引发的肺炎症,虽然还也没进一步扩大检查并,还也没下定议。“你说什么”,旁边的男子听见伍惜裳这“死亡,严重还会传染”,伍惜裳认真的查看病人的状态,她现在还不确定,但是看着这个症状,应该是病毒引起的肺炎症,但是还没有进一步检查,还没有下定议。。...

“就怎么样”,旁边的男子听到伍惜裳这么说,有些着急的问道。

“死亡,严重还会传染”,伍惜裳认真的查看病人的状态,她现在还不确定,但是看着这个症状,应该是病毒引起的肺炎症,但是还没有进一步检查,还没有下定议。

“你说什么”,旁边的男子听到伍惜裳这么说,像是被吓傻了一样,两眼空洞,突然跪了下来,看着另一个神色冰冷的人:“王爷,可不可以救救我娘”,他眼神很受伤,同时很害怕。

“条件”,一直坐着的人,突然直勾勾的看着伍惜裳的眼睛,说道。

伍惜裳听到他皱头一眉,虽然她一开始过来就是来接近他的,但是救人这是做为医生的职业素养,这个人怎么回事,很不开心他看自己的眼神。

“救人是做为医者的本分,民女刚刚过来只是想说,您的车在大路中间,占道了,我的车过不去”,伍惜裳直接和对方对视,认真的说出自己的来意。

殷昱琛感觉听不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脸色很不好,他不喜欢听别人说废话,所以直接放出内力压制伍惜裳,脸上的神情非常冰冷。

伍惜裳突然感觉到自己的五脏六腑想被什么东西压着,很难受,她知道一定是前面这个男人动了什么手脚,但是她还是直直的看着他,说道:“王,王爷要是不想我继续,我走就是,何必放出内力压制我。”,伍惜裳磕磕绊绊说完这句话,感觉快要撑不住了,突然身上的压力没了,心里才松了口气,再久一点,她就要直接去见阎王了。

“走”,殷昱琛没有再理会旁边差一点就死了的伍惜裳,直接让人驾车走了。

“等等一下”,伍惜裳还没来得及调整状态,就听到殷昱琛要走了,赶紧提醒一下他,自己还在上面。

可惜没有人听她,马车就这样扬长而去了。

外面的芸皖看着自己家小姐还没有下来,他们怎么就走了,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就已经看不到离王的马车了,芸皖着急的只能先回去,再去想办法。

伍惜裳所做的一切,李妈妈都看在眼里,看着伍惜裳被离王带走了,她马上就让车夫驾,她要赶紧把这个消息告诉夫人和君主。

伍惜裳看着他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就干脆找一个地方坐了下来,心里盘算着明天怎么去和伍家解释。

殷昱琛看着旁边一副不怕死的女人,皱眉紧锁,他刚刚试探了一下,这个女人没有武功,那就不是那些人派来的,那么她出现在这里真的只是巧合吗?这个女人一下子就看出了柯夫人的病情,看来是有几分本事,现在他的确也需要一个人会医术的在身边,等着裴凡玥回来之后才能解决。

伍府的嫡出小姐伍惜裳,他不记得……,伍乾川原配夫人生的那个女孩,伍惜裳,不是生性懦弱,不喜生人嘛,看来传闻都不可信。

伍惜裳低着头看着自己的手指,感觉一直有一个目光在打量着她,抬头又没有看到,离王殷昱琛在哪里闭目养神,旁边的男子她不认识,但是他的注意力都在他母亲身上,那刚刚是谁就打量着自己。

看了一眼殷昱琛,伍惜裳不由得感叹老天真的是不公平,给他这么好看的皮囊,还有这些显赫的家世,再加上这个聪明的脑子和武力,不得了啊不得了,慢慢的伍惜裳看了一眼殷昱琛的腿,她有些疑惑,真的不能动了吗,不自禁点了点头,看来老天还是公平的,人不可能那么完美。

“看够了吗”,突然,刚刚还在闭目养神的殷昱琛睁开了他那一双琥珀色的眼睛,瞬间与伍惜裳对视,眼神里面满满的嫌弃。

伍惜裳看着对方眼里满满的嫌弃,不满意的切了一下,就看向老妇人的地方。

看着看着伍惜裳发现老人有些不对劲,马上上前去查看了一遍,说道:“不好,病人呼吸困难,快停车”。

看着伍惜裳认真的眼神,殷昱琛点了点头,旁边的人立刻让人停车。

“你,把人抱到外面去,车里面太窄了”,伍惜裳指了指傻愣愣的人,说道。

那也反应快,立马就抱起人,出去了。

“星移,带她走”,殷昱琛突然对着外面的侍卫星移说道。

“是王爷”,说完,就看到星移进来,拉过伍惜裳,双脚点地,就上了天空,伍惜裳都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落地。

伍惜裳来不及想那么多,看到刚刚那个男子,就赶快跑了过去。

来到老妇人的床前,伍惜裳拿起她的手,给她把了把脉,说道:“我需要银针”。

柯予泽看着认真在看着自己母亲的女人,一刻都没有迟疑,赶紧跑了出去,没一会就回来了。

柯予泽看着面色严肃,慢慢的按压着自己母亲的胸口,可能是因为刚刚来的比较着急,她的脸上还有些红尘的感觉,有些黄的脸上,眉头紧锁,柯予泽看了看手里银针,有些迟疑。

“愣着干嘛,不知道现在什么情况吗”,伍惜裳等了好一会,还没有等到人,刚刚转身就看到傻愣愣站在后面的男人,抢过他手里的东西,脸上还隐隐约约看出了怒气。

伍惜裳拿过柯予泽手里的东西,感觉走到病人的身边,在她手上,头上,还有身上多个穴位扎上了银,伍惜裳极其小心翼翼,毕竟这是老年人,稍有不慎,就会出事。

感觉有人要走过来,伍惜裳立马说道:“不想人死的话,就给我安安静静的”,现在伍惜裳的表情和刚刚完全不一样,现在的她脸上认真,严肃,声音也有说不出来的能质疑的命令感。

被伍惜裳这么一说,柯予泽包括刚刚进来的殷昱琛也吓了一跳,殷昱琛抬头看了一眼柯予泽,才看向伍惜裳,现在的她背对着几个人,身形很娇小,恍惚间却给人一种很可靠的感觉。

殷昱琛眯了眯眼睛,没有继续到前面去,让星移把他推到一个角落,柯予泽也不敢再动,就那样直直的站在那里,刚刚伍惜裳的气质吓了他一跳,让他有一种王爷上身的感觉。

呸呸呸呸,他在想什么呢,怎么可以把这个刚刚认识的女人和王爷联想在一起呢,柯予泽偷偷看了一眼殷昱琛,感觉他气势如常,才微微的放心下,观看着在施针救人的伍惜裳身上。

在旁边的殷昱琛一直在注意着伍惜裳的动作,看着伍惜裳,他时而皱着眉头,时而有些探索的感觉看着伍惜裳,反正从刚刚开始到现在,他的眼神就没有从她身上离开过。

伍惜裳施完最后一针,深吸了一口气,但是她现在还不能放松,古代不像现代,可以做手术,在这里,就算是这种简简单单的肺炎,不好也会出人命的,她不能拿自己和病人的生命开玩笑。

感受着来自这么多双眼睛的扫描之下,伍惜裳终于在半个时晨之后收回了针,放好,擦了擦额头上的虚汗,把东西放到旁边柯予泽的手里,说道:“有笔墨纸砚吗?”。

柯予泽看了看手里的东西,有些不可置信,但是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叫道:“来人,给伍小姐把笔墨纸砚拿来”。

之后又看了看床上的“母亲”,又看了一眼殷昱琛,说道:“要不我们去隔壁说?”。

伍惜裳看了看在角落里面的那尊神,想了想,点点头,说道:“也好,我们在这里也影响病人休息”,说完伍惜裳就率先怎么出去?

柯予泽也看了一眼殷昱琛,看到对方点头,才赶紧跟路出去。

“王爷,她是不是?”,星移看着走出去的伍惜裳,有些疑惑的问道。

“走”,殷昱琛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眼睛一直盯着走出去的伍惜裳,不知道在想什么。

星移:“是”

殷昱琛进来的时候,伍惜裳就已经把药方写好了,让人下去煎药。

看到殷昱琛进来,伍惜裳就有些浑身不自在了,这个男人气场太强了,她有点吼不住,不安稳的动了动身子,露出伍惜裳标准的温柔笑容,问道:“王爷好”,行完礼,伍惜裳就和柯予泽一样,站在旁边看着星移推着殷昱琛进来。

就算殷昱琛什么都没有做,这个气场伍惜裳也是有些怕怕的,毕竟嘛,传言他杀人如麻啊,自己还是小心一点比较好,虽然她知道自己死不了,但是她也不想躲一辈子啊。

殷昱琛没有说话,星移只是直径的把他推到前面去,之后星移就直接到旁边,像木头一样站着。

就这样,几个人就大眼瞪小眼的安安静静的,没人说话,等的伍惜裳耐心都要没了,刚刚想问殷昱琛能不能把自己送回去的时候,一个人突然走了进来,到殷昱琛耳边说了几句什么话,就走了。

伍惜裳转动着自己的眼珠子,不知道在想什么。

那个人刚刚出去,一直没有说话的殷昱琛终于开口了:“伍小姐是有事?”

他这个语气不是询问,而是肯定。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