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五章

发布:2022-01-13 23:40:07

明月一进家门,就听父亲书房内“砰砰”直响,她再次询问地看向母亲,母亲直摇摇头:“看了报纸,又在发脾气。杯子都砸碎好几个了,有一个但是我从英国带回去的皇家瓷……”明月轻轻地房门书房的门,看见父亲双手撑在额上,地上乱七八糟地扔着书、报和杂物。“阿爸!”明“阿爸!”明月私下里总用客家话叫他。父亲“嗯”了一声,却没有回头,明月走过去给他按摩肩膀。父亲深深叹了一口气:“侵略者已经踏进了国门,政府还一味地让国民‘逆来顺受,顾全大局’。”明月安慰他说:“阿爸,聚集在南京的学生越来越多,各地大中学生也都在向政府请愿。”。...

明月一进家门,就听父亲书房内“砰砰”作响,她询问地看向母亲,母亲直摇头:“看了报纸,又在发火。杯子都打碎好几个了,有一个还是我从英国带回来的皇家瓷……”明月轻轻推开书房的门,看到父亲双手撑在额上,地上乱七八糟地扔着书、报和杂物。

“阿爸!”明月私下里总用客家话叫他。父亲“嗯”了一声,却没有回头,明月走过去给他按摩肩膀。父亲深深叹了一口气:“侵略者已经踏进了国门,政府还一味地让国民‘逆来顺受,顾全大局’。”明月安慰他说:“阿爸,聚集在南京的学生越来越多,各地大中学生也都在向政府请愿。”

父亲忧虑地说:“连学生都知道须立息内争,积极备战,一致对外。年轻人的爱国热忱,是国之所幸;但生逢乱世,对年轻人来说却绝非幸事。本该当拿书本的双手,却要拿枪上战场……明月,让你们生活在这样一个黑暗的社会当中,是我们这一代人无能。”明月沉默了一会儿,想起宋铮坐在图书馆台阶上说的话,她轻轻说道:“国难当头,我辈唯有奋起自卫一途。也许更年轻的一代人,还有机会重新拿起书本。”父亲抬头看她:“明月,你最近……”

贺太太在外面听到父女二人絮絮说话,知道先生消了怒火,赶紧进来喊两人吃午饭。

“那套手绘咖啡杯,还是我们在Staffordshire(斯塔福德郡)度蜜月时买的,本来想给明月做嫁妆……”母亲如此不识时务,明月不知道是该气还是该笑,只好打圆场说:“妈妈,我不要,又是金边又是繁花,简直让人肃然起敬。”

父亲放下筷子,温和地对母亲说:“摔了你珍爱的杯子,是我不对。”

母亲一时手足无措起来,只好说:“汤怎么还不上?我去厨房看看。”

明月对父亲挤挤眼睛,父亲却正色道:“你母亲离乡背井,跟着我一个穷学生回到中国。那套杯子是她英国生活的回忆,你别因此小看她。”

母亲亲自端着汤回来了,给父女俩各盛了一碗。

“明月,你最喜欢的莲藕排骨汤。”

明月喝了一口,笑道:“甜——”

母亲觉得奇怪:“怎么会甜?”

父亲瞪了明月一眼。

吃完饭,明月去厨房找桂姐:“汤还有么?”

“有啊,带给平小姐喝?这可是我今天赶早去莫愁湖买的花香藕。”

“谢谢桂姐。”明月从背后抱住她,桂姐笑起来:“别抱我,痒痒!

客厅里,贺容跟太太说:“明月好像有些不一样了。”

“有什么不一样?还是那么不听话,脾气还是那么倔。”

明月拎着保温桶,没有回学校,而是去了报社。一进大门,果然看见宋铮的背影。他平日上课忙,晚上和礼拜天常常在报社加班画插图。明月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实在不知道怎么开口,难道直愣愣地走进去,把保温桶递给他,跟他说:“你太瘦了,多喝点儿汤”?进退两难之际,看到了报社的门房姚叔。明月如蒙大赦,把保温桶往姚叔手里一塞:“姚叔,拜托您拿给小宋先生。”

姚叔问:“那我怎么跟他说?”

“您随便,给他就行。”明月脸都红了:“姚叔再见!”

姚叔把保温桶放在宋铮桌上:“小宋先生,这是给你的。”

看宋铮一脸疑问,姚叔想了想,说:“贺小姐让我给你的,她刚才在门口站了半天。”

宋铮一下子红了脸。

姚叔笑嘻嘻地走了,留下一句:“今天天气热,人人都脸红……。”宋铮打开保温桶,里面有米饭,还有一大罐莲藕排骨汤,细心地用油纸包了一双筷子,竖放在罐子旁。

周一下午五点刚过,宋铮来了,明月对他点点头,继续译稿子。

宋铮从纸袋里拿出保温桶,放在明月的桌上:“保温桶我洗干净了,谢谢你。”明月羞涩起来:“客气什么,你是于励深的同学,于励深是海珊的表弟,照顾……好朋友的表弟的同学是应该的。”

宋铮笑笑,没再说话,走到自己的座位上,打开纸卷开始画插图。

“神效莲花清心丸”要画时髦美女,“长命补肾丸”要画竖起大拇指的老人;“克宁牛奶粉”要画抱在母亲怀中的大胖婴儿……

回到学校吃晚饭,海珊问她:“听励深说宋铮到《志报》当美术编辑去了?”

“嗯,我给父亲看了他的画,父亲托教务长找了徐总编。”

“你抬起头来,看着我的眼睛。”

明月忍住笑:“你这是演哪一出?警官审犯人?”

“不应该呀,宋铮不是你喜欢的那一型……”

“那我应该喜欢哪一型?”

海珊突然语塞,从来只有人倾心明月,未见明月倾心于人。她还真不知道明月喜欢什么样的男子。“那你对宋铮有没有……”

“我父亲帮助过的学生何止百人,你想象力也太丰富了。”

“真没有?”

明月摇摇头:“他还是个小孩儿呀。”

卓家打来电话,请贺先生、太太携小姐冬至日来家里吃饺子。卓先生是金大校董,贺容虽然满心烦闷,但也不能不给校董面子。母亲早早把明月叫回家,嘱咐她好好打扮,明月只在校服外穿一件新做的雪花呢大衣,不肯戴首饰。母亲几乎要翻脸,明月才从首饰匣子里找出一副珍珠耳坠子戴上,涂了口红。

卓家大院在慈悲社,两栋大宅子之间用一个巨大的欧式喷泉连接着。每次看到那个喷泉,明月都会想起西餐馆里的多层点心盘子,但是母亲相当欣赏,因为“英国上流人家的大宅都有喷泉。”除了请明月一家,当晚出席冬至宴的还有另外几户“有头有脸”的人家,也无一例外都有适婚年龄的女儿。明月觉得好笑至极,战火威胁之下,这偏安的小朝廷还醉生梦死,关起门来选妃。

卓先生非常谦虚地给大家介绍了留学归来的小儿子,然后宣布开席。说是吃饺子,却摆了满桌的京苏大菜:炖生敲、松子熏肉、凤尾虾、镶丝豆腐、葵花圆子……卓家的中菜大厨手艺一流,不输金陵春和六华春的名厨。整个酒席上,男人们忙于谈论时事,发表见解;太太们互相较着劲儿,各怀心思;盛装的小姐们则矜持得很,除了明月。明月不但真吃,而且吃得还不少,贺太太心底一阵绝望。

回家的黄包车上,母亲板着脸不理明月,只是下车时冷冷地对她说了一句:“你走两圈再回家,平日也没见你吃得那样多!”

明月走到武夷路的尽头,绕到报社门口,看到报社已经锁了门,正欲转身离开,却见宋铮站在对面的路灯下抽烟。见到她,宋铮灭了烟,对她点点头:“贺小姐。”

“我散散步。晚上看了一场大戏,有些憋闷。”

明月往前走,宋铮自自然然地跟着她:“什么戏?”

“猴戏,《闹天宫》。”明月忍不住笑出了声。

“哦。”

两人默默走了一段路,宋铮开口说:“不过《西游记》小说很好,其中颇有佳句:人心生一念,天地悉皆知。善恶若无报,乾坤必有私。”

“‘善恶有报’,”明月沉吟:“你相信么?”

“信。”

“还有什么你喜欢的句子?”

“一叶浮萍归大海,人生何处不相逢。”

“真好,你再说一遍。”

“一叶浮萍归大海,”

“一叶浮萍归大海,”

“人生何处不相逢。”

“人生何处不相逢。”

两人就这样一前一后走着,身影渐渐掩进黄朦朦的路灯里。

明月与海珊坐在教室里,写作老师布置了作业:把莎士比亚的作品改为现代故事。明月选了《仲夏夜之梦》,海珊选了《罗密欧与朱丽叶》。海珊一边写一边笑,明月推推她:“你确定你写的是悲剧么?”海珊悄悄说:“东初给我写信了,他要回南京啦。”明月立刻明白了,陈东初一定是跟北平的学生代表们到京请愿。她说:“可是政府已经通令禁止学生示威游行……”。老师望向她们这边,明月赶紧噤声。

陈东初一到南京,就天天跟天津、上海、广州、济南以及南京本地中大、金大的学生代表开会,海珊请了病假,天天跟着东初。她挤在人群中,远远看着东初慷慨陈词:“我再强调一遍:我们必须以更激进的方式逼迫政府出兵抗日。‘九·一九’日军强占沈阳以来,我们呼吁得不够吗?我们请愿得不够吗?如今东北沦陷,平津危急,国民政府却奴颜婢膝,媚敌求生。‘戊戌变法’事败,谭嗣同说:‘各国变法,无不从流血而成,今中国未闻有因变法而流血者,此国之所以不昌也’。为国为民,流血牺牲,应自吾辈开始!”在极热烈的掌声中,海珊激动得热泪盈眶。她想起了读过的俄国十二月党人妻子的故事,多么浪漫:年轻美丽的贵族女子抛弃富裕而俗气的家庭,永远忠于自己的革命者爱人。

陈东初走下台来,看到海珊明亮的大眼睛,心里一软,柔声问她:“累吗?”这时于励深挤了过来,对他说:“哥,我们金大‘学生反日救国会’和‘抗日义勇军’都准备好了!中大那边……”

海珊挽住两人的胳膊:“这里太吵,我们找个地方边吃饭边说。”

“好,打电话去报馆,把宋铮和明月姐姐也叫出来!”

在小饭店里,陈东初用筷子蘸着茶水,在桌上画出示威游行线路图:“我们当主力攻击中央党部,极力捣毁党部设施,才有可能引起全国舆论关注,逼政府兑现承诺,对日宣战。”

于励深深感赞同,拼命点头。又见宋铮沉默不语,拍拍他的肩膀:“你怎么看?”

“中央党部是国民政府最高权力机关,军警一定有所防备。”

陈东初有些轻蔑地看了他一眼,说:“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

宋铮并不在意他的语气,继续说道:“学生示威,目的在于宣传抗日,唤醒民众,而非宣泄情绪,或者无谓送死。因此,首先应当制定规则,一是切勿失控伤及无辜,二是应有明确的进退路线,尤其是遭遇驱散、镇压时的撤退路线。”

于励深想了想,觉得也很有道理,追问道:“依你之见,我们当下还应做些什么事情?”

“不仅要唤醒普通民众,更要激发军人的爱国心,打仗……”

“东北军不战而降,云南军阀在倒卖鸦片,川军内战二十年……”陈东初摇摇头。

“东北军不抵抗,吴佩孚怒责张学良,对他说:‘军人最大的实力,便是一个死字’;川军王师长等也一直呼吁军阀之间停止内战。”宋铮顿了一顿,控制了一下情绪:“现如今国力军力积贫积弱,最大程限度地激发各界的勇气与决心,才是抵御外敌的关键。”

陈东初半晌没有说话。海珊有些紧张,看看东初,又看看宋铮。

明月往宋铮靠近了些,宋铮立即感觉到了,看了她一眼。

陈东初站起来,伸出手与宋铮握了握,笑着说:“我有事请教。”他拉着宋铮走到对面街边,两人边抽烟边说话,表情凝重。于励深十分苦恼:“他们在干爪子?”海珊和明月都笑起来,海珊打了他脑袋一下:“你吃饭吧!”

17日一早,海珊打来电话:“我从家里溜出来了,马上去中大找东初,他们十一点出发。”

“陈东初不是不让你去么?”

“我担心他的安危,必须跟他在一起。”

“海珊,你当……”

海珊已经“啪”地挂了电话。

明月赶紧穿上大衣往外走,却发现房门被锁住了。

“妈妈!妈妈!桂姐!桂姐!”

母亲走到房门前,慢悠悠地说:“听你父亲说这几天会有学生示威大游行,外头乱,你在家里老实待着吧。”

明月急了:“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囚禁我,违反了《中华民国刑法》?”

母亲嗤笑道:“我是外国人,我不懂你在讲什么。”

明月冷静下来,看了看天窗,她恐高。她只得拿了一本书躺到床上看,却一句也看不进去。她又仰头看看天窗,深吸一口气,颤抖着爬上衣柜,翻越天窗,半眯着眼睛,沿屋脊爬到了一楼的屋顶上,没有梯子,得往下跳。“海珊”“宋铮”“于励深”“陈东初”,她一个一个念着他们的名字。“海珊”“宋铮”,她闭着眼睛跳了下来,一下子跌坐在草坪上,竟然没有受伤。明月非常得意,招手叫了黄包车:“丁家桥16号,中央党部。”

明月刚到党部大门外,就见到浩浩荡荡的游行队伍走过来。一眼看见正在队伍的前面指挥的陈东初,明月跑过去:“海珊找你来了,你看见她了吗?”陈东初笑道:“怎么她来了,你也来了?她在后面的队伍里,跟于励深他们在一起。你往后面走,看到‘江苏’的旗子就能找到他们。”明月点点头,刚离开几步,就听见有人叫道:“这里就是中央党部,我们冲进去!”然后人群一齐往前涌,明月只得艰难逆行。

“对日宣战!”

“不当亡国奴!”

“反对卖国投降外交!”

“反对政府压迫抗日的民众运动!”

声浪一阵强过一阵,一眼看去,乌泱泱的全是学生,交通已经完全中断了。明月的心里从未有过这样的感受,从前对她来说,人生最大的烦恼不过是母亲催婚,又或者高级修辞学的特纳女士给分低,但她相信,世间事总归是喜悦的、明亮的、温和的、圆满的。

此时此刻,她渐渐懂得了什么是“愿得此身长报国”“寸寸山河寸寸金”,明白自己立身何处,应走向何处。这样宏大的情感对她而言是陌生的,但又令她如此震荡。

先看到了“江苏”的旗帜,接着就看到了举旗的于励深,还有站在旗子后面的海珊与宋铮,明月向他们招手,挤了过去。“你来啦?”海珊满脸兴奋。宋铮看了她一眼,没有什么表情,只对她说:“跟着我。”

中午,徐总编接了电话,匆匆走到大间里问:“贺明月有没有来?”见大家都摇头,徐总编一跺脚:“糟了,她母亲打电话来说她从家里跑出去了,难不成真去游行了?我得到消息,学生冲击中央党部不成,都集结到《中央日报》社门外了,宪兵卫戍团已经出动,搞不好要出大事。”

宋铮他们到了珍珠桥附近,已远远看见报馆起火,几十个学生正拥在桥上,把报社的铅字、印模等物抛入河中。此时,消防车鸣着骇人的警笛开过来,却被后面的学生排起人墙强行阻拦。宋铮一把抓住于励深:“军警随时可能到来,如遇抓捕,你带着她们沿河岸往居民区跑,不要停留。”

“那你呢?”明月抓住他的衣袖,问:“你去哪里?”

“我去报社那边看看,怕有学生被堵在里面。”

“太危险了。”

宋铮转过身来,凝视着明月:“我会来找你的。”

明月眼眶红了,只得放手,目送他的身影消失在人群中。

只过了一会儿,马路两边出现了越来越多的武装士兵,以冲锋队形向学生包围而来。于励深对海珊和明月说:“他们有刺刀,我们先避一避。”海珊焦急万分:“东初还在报社里面!”要往前冲,被于励深和明月死死抓住。明月对于励深说:“先把她弄到安全的地方。”他们架着海珊跑进居民区的巷子里,明月指向西南方向,对于励深说:“你过两个巷口,一直往西走,到鸡鸣寺脚下,有个‘平懿堂’,是平家的铺子,你先带她躲一躲。我回去看一眼。”没等于励深答话,明月已经转身离去。

一回到河岸,只见乱哄哄的人群四散奔逃。明月走上珍珠桥,看到有几个学生从报社后窗爬出来,跃入珍珠河内,河水颇深,学生们在冰凉的河水中挣扎。周围的居民赶紧拿着竹竿等物上前施救。见有学生爬上河岸,明月松了一口气,转过身,冬日午后白晃晃的阳光下,几个宪兵挥舞着棍棒往桥上冲了过来,她一时间分不清真实和虚幻,不由自主地伸出手挡住眼睛……正在这时,一个瘦削的身影猛地将她抱住,护在身前。

他拉着她的手往桥下跑,在晃动不息的光影里,明月瞥见一个年轻学生脸朝下漂在河里一动不动,她“啊”了一声,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

宋铮也看到了,默默地遮住了她的视线。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