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脚步声声惊秋梦

发布:2022-04-20 19:28:29

浅阳斜倾,密密织起一层薄薄的光雾,点洒的碎金蕴酿在草木升腾的水汽之中,搅起着疏密有致的枝叶纹理,变幻成枝头叶尖摇晃的寸寸金黄。青石板路上有翩然交迭的高树墨影,叶隙讹误下的一点点碎日,在青石板厚实的苔印上眷恋,薰酣了朱楼红墙里的淡淡忧伤。长青松下,长青松下,她颤颤巍巍,久跪殿前,浅黄色的裙裾满是泥土灰尘,发髻松乱,与他初次见她时一模一样;红甬道间,他长身鹤立,款步走来,月白色的衣袍浸润药草清香,净如林泉,与她初次见他时别无二致。。...

浅阳斜倾,密密织起一层薄薄的光雾,点洒的碎金酝酿在草木蒸腾的水汽之中,搅动着繁密的枝叶纹理,变换成枝头叶尖摇动的寸寸金黄。青石板路上有翩然交叠的高树墨影,叶隙脱漏下的点点碎日,在青石板厚重的苔印上留恋,薰酣了朱楼红墙里的淡淡忧伤。

长青松下,她颤颤巍巍,久跪殿前,浅黄色的裙裾满是泥土灰尘,发髻松乱,与他初次见她时一模一样;红甬道间,他长身鹤立,款步走来,月白色的衣袍浸润药草清香,净如林泉,与她初次见他时别无二致。

杳杳有些狐疑,自那日别后,便听透晚说起,君冥川受了风寒,一夜便病倒了,这几个月都在远生殿养病,严重的连床都下不了。心下正疑惑,怀疑是自己眼花,再抬头时,他已近目。

少年的墨发上有跳动的金黄光泽,阳光栖迟于他的眉宇间,密长的睫毛在他白皙的面颊上打上一层淡淡的阴影,那双极明净的眼眸似是镌上了清丽的岚烟,又好像带上了四月早天里的雾气,潋滟潺湲着江南之水般温润的柔情。

杳杳心想‘可真有意思,今天大家怎么都这么闲,刚送走一个看热闹的,这可又来一个,也太倒霉了吧。’于是便低着头不理他,装作没有看到。

冥川浅浅的笑着,眉眼温润胜水,走到杳杳面前,心下疑惑,见杳杳不理他,便于她面前轻轻蹲下,眼眸于她持平,“这是怎么了?怎么还被罚跪了?”

杳杳轻哼了一声,骂道:“骗子!”

冥川跟先前一样,没有丝毫愠怒,“你还挺记仇。”

“那当然!一次不忠,终身不用!”杳杳恶狠狠的说,说完半天都没有回应,心下疑惑,抬眼看他,只见他满脸绯红,看到杳杳看他,很不好意思,急急的说:“你从哪里学来这些浑话?”

杳杳刚想辩解,怎么自己说的话就叫浑话。但思及他听后的反应,又想到这话是自己在家玩耍时,听到一个小丫头,对三哥哥说的,他们当时还卿卿我我的,一下子脸也红了,正值尴尬之际,却听到冥川温柔的声音,从耳边轻轻传来,“上次别后,我每每想至,总觉后悔非常。离家远亲,加上年龄尚小,这举目无亲的深宫岁月定然万分难熬。我当日未帮你解急于燃眉,未推人及己,一意孤行,又推你入穷境,我自觉万不该如此。本想早些时日来给你赔不是,可怎料我身体自小病弱,一遇风寒便再难起身。今日身子稍觉爽利,便特意而来,给你赔礼。”

杳杳微怔住,他竟如此细腻温柔,那些彻夜难眠的长夜,那些孤苦无依的无助,多么需要一个如此深沉的体谅。况且,将自己拘于深宫的也并不是他,他却将这许多,全怪责在了自己身上。想到这些,杳杳心下有些感动,看他的目光也变得柔和了许多。

见杳杳没有说话,态度却好了许多,冥川松了一口气,接着又说:“你这是犯了什么错?用不用我替你向皇祖母求求情?”

谁知杳杳却一口回绝:“千万不要!”

冥川以为杳杳还在生他的气,刚刚明亮的眼神又暗淡了下去。杳杳见他有些失望,便补充道,“我还有一刻钟就差不多跪完了,你留着下回再给我求情,最好趁早求情,别等着我都快跪完了再来。”说着将手中的怀表冲他摇了摇。

“哈哈哈,你这表像是专门用来罚跪的。”冥川轻轻的笑了出声,眼中闪动着川泽溪流。

见杳杳微颤,他轻轻褪下自己披着的银狐裘披风给她披上,声音柔软细腻,“以后你便叫我冥川哥哥吧,有我在,一定不会让你孤立无援。”

还未等杳杳回答,他又接着说:“我出来有些时日了,母后说我还未痊愈不叫我出来,我偷溜出来的,再不回去,估计要遣人来找了。”

杳杳微点头“好。那披风给你,别再着凉。”说着,便欲解开屏风,冥川忙制止,“你且披着,风大露重,久跪伤身。”说着便盈然远去。

杳杳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有些茫然,还未收回目光,便听到那个熟悉的声音,“哟,哪儿来的披风啊。”

转过头来,便看到那个黑男孩贱兮兮的笑容,说着还伸手去扯。杳杳低头一看怀表,时间到了,披风却被他扯下,嘴里还说着:“别小气嘛,也叫我披披。”说着便往自己身上裹,杳杳自语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忙跳起来去抢。

男孩有些意外,大叫:“你不是罚跪!怎么私自起来了!我要告诉皇祖母!”

只见杳杳冲他甩动着怀表,也冲他喊道“时间早到了!”

谁料男孩抱着披风便跑开了,“不给你,就不给你。”

杳杳便追着他跑,两人追逐笑闹,脚步声声,惊醒了枝叶间酣睡的沉沉秋意。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