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人生若只如初见

发布:2022-04-20 19:28:28

薄雾横侵,微蘸早露,弥弥漫于葳蕤草木之间。鱼鳞云掇撷花叶清芳,穿游林霏间隙,微醉于早以凋蔽的西府海棠枝头。枝头,清雾盘恒,晨光索绕,默默的寂然;枝下,尖声叫语,人头涌涌,热闹的场面非凡。听见身后的非常大响动,太后和那老夫子一齐回过头。抬头一看树下杳杳砸在男孩枝头,清雾盘桓,晨光萦绕,默默寂然;。...

薄雾横侵,微蘸早露,弥弥散于葳蕤草木之间。日晕掇撷花叶清芳,穿游林霏间隙,微醺于早已凋敝的西府海棠枝头。

枝头,清雾盘桓,晨光萦绕,默默寂然;

枝下,尖声叫语,人头攒动,热闹非凡。

听到身后的巨大响动,太后和那老夫子齐齐回头。只见树下杳杳砸在男孩身上,两人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杳杳的发髻散乱,青丝逸出。那个男孩明显更加的惨,他一身白衣沾的满是尘土碎叶,头发乱糟糟的,额头处被撞出一个鼓鼓的青紫色大包,让人觉得又可怜,又好笑。

待随从的丫鬟给他们二扶起,明知闯了大祸的杳杳,自始至终不敢抬头看太后。只听见小丫头们唤那个男孩“七殿下”,出于好奇,用眼微斜着打量了他一眼,白色的衣袍显得他格外的黑,满脸的疤痕狰狞的让人不敢直视,然那双眼睛却生的极为好看,细细看去,似窥清风明月,若探溪雨岸花,与他丑陋异常的面容显得极为格格不入。

杳杳心下好奇,想的有些出神,等再回过神来,只觉寂静非常,无人言语,她感觉头顶有两束灼灼目光,像是要穿透她的颅顶,销肌蚀骨。

果不其然,又是两个时辰的漫长罚跪。

西风披拂,华木芳馨。秋阳于高宫墙上斜倾,于青枝叶间脱漏,蔓延开一片流动的细碎金黄。远殿阁处,有离披的高柳芳影,枯叶却早已向长枝辞行,只余下空荡扭绞的疏条,临水相照,只剩自怜。

杳杳跪在寿华殿外已半个时辰,深秋的寒气早已沿着青石裂缝浸润石芯,沾带潮湿的秋寒,顺着杳杳触地的双腿,攀援而上,辗转于她单薄的周身。不一会儿功夫,她便打了好几个寒颤,加上已至晌午,肚子便也开始不听话的叫了起来。杳杳之前虽然也经常罚跪,但都是半个时辰,一个时辰,从来也没跪的这么久过。她跪的浑身上下酸痛非常,又是饥寒交加,便没精打采的很是狼狈。

蔫蔫的无意抬头,忽地看见那个丑陋男孩正朝自己迎面走来,脸上挂着笑,堆叠的伤疤在嘴角上扬的弧度中,变得更加狞恶扭曲,可那双眼眸却异常的明亮夺目,澄碧似风,温润如月。

走至杳杳面前的石阶上坐下,头上青紫色的大包高耸入云,杳杳觉得又是抱歉,又是好笑。

可谁知,那少年朗笑出声,清如翠竹的声音,即刻便迈入耳畔,语调似讥讽,似戏谑,“闯祸了吧?受罚了吧?险些给我砸死。皇祖母叫你给我道歉,你要是把爷哄高兴了,爷就赏你一口饭吃。”

杳杳见他如此盛气凌人的语气态度,先前的歉意瞬间荡然无存,小脸一扬,计上心来。

她眨巴着圆溜溜的眼睛,故作神秘的问他:“你知道为什么我没砸别人,偏砸着你啦吗?”她语调舒缓,声音清甜,让人犹如沐浴春风。

“为什么啊?”他饶有兴致的问到,墨眉轻轻挑起,露出那双流泻煦风的眼眸,想听听她要编一些怎样牵强的理由来讨好自己。

杳杳却话锋一转,音调猛然上扬,语气锋利无比,“因为你该砸!”说完,便不再搭理他。

谁知,那男孩也未恼,只咧嘴一笑,便起身走到杳杳身前,故意做出很夸张的俯视动作,笑着说道,“你现在都这样了,还神气个什么?俗话说啊,人在屋檐下,哪有不低头,还有什么刚则易折啊,落魄的凤凰不如‥‥‥”

他还未说完,杳杳偷偷捡起的石子,便已经正中他头上那个青紫的大包,他痛的“哎呦”直叫,好不容易才缓过来。只见杳杳又低下头,不再理他。他拿她没有办法,最后冲她“哼”了一声,说道:“狗咬吕洞宾!不吃拉倒,饿死你!”然后转身扬长而去,走入殿中。

秋风愈紧,吹过时有刺骨的微凉侵袭全身,湿气升腾,连带着,仿若日光都寒凉无比,杳杳的嘴唇已经冻得乌紫,瘦小的她跪在宫墙打下的阴影处,愈发摇摇欲坠。

神情恍惚间,看见红墙长甬尽头站着一个身穿月白衣衫的清秀少年,远远看去,便觉林泉潺流,山川润泽。随着他走近,清新的木叶韵香,夹带着淡淡的草药味道,袭面而至,熏得她有些迷醉。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