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三章,惊现阴兵过路

发布:2021-07-22 12:38:19

“一场一次失败的爱情,像个笑话………”电话铃声响了了张学友的歌声,我拿起来电话一看,是我一个朋友,我俩在同一个地方去上班,叫大光,真位叫刘红光,此人大大地喇喇,身子骨非常健壮,但是无可奈何脑子有点儿捉急,但我是不喜欢和这种人打交道,所以这种人也没什么心我躺在自己租的小房子里面,抽着无味的香烟,任由那思绪淡无边际的飘荡着。。...

  写书小说阅读安卓版下载

  夜晚模式

  暗夜猫叫>第三章惊现阴兵过路

  由于学习不是太好,所以高中毕业就辍学出去离家几百公里的一个镇上打工了,由于性格耿直,我经常和老板顶撞,没过多久我就被老板辞退了,我的心情异常糟糕,这一天我本想出去走走,但是这天仿佛跟我有仇似的,连绵小雨不断,阴沉的的天空时常电闪雷鸣。

  我躺在自己租的小房子里面,抽着无味的香烟,任由那思绪淡无边际的飘荡着。

  “一场失败的爱情,像个笑话………”电话铃声响起了张学友的歌声,我拿起电话一看,是我一个朋友,我俩在同一个地方上班,叫大光,真名叫刘红光,此人大大咧咧,身子骨相当壮实,但就是无奈脑子有点捉急,但我就是喜欢和这种人打交道,因为这种人没有什么心机,做人耿直。

  “喂,大光,什么事”我拿起电话接通了。

  “斌子,有件事和你商量一下,就怕你有没有那个胆,”

  “行了,别****,有什么事尽管说,”由于刚失业,心情也很糟糕,显得很不耐烦,

  “就那李伟,你记得不,他和我打了个赌,要是他数了,就给我五百块钱,要是我输了,我就给他五百块钱,”大光似乎显得很有底气。

  李伟我当然知道,和我们在同一处工作,此人身材瘦小,留的一头长发,脸上长毛了青春痘,脸色经常是一副苍白样,而大光就经常称呼他为撸管男,这小子经常去巴结领导,暗地里没少给我们使pan子,我这人因为比较喜安静,所以也就没跟他计较,但是大光这个直脾气就忍不住了,一句话不对就破口大骂,俩人经常就要动手。

  我当然站在大光这边,那小子见我要出手,聪明的叫上了领导,那领导也不是个善茬,只要我们一冲突,绝对劈头盖脸就是给我们一阵骂,也不管谁对谁错,所以我忍受不了,经常顶撞老板,而大光由于和老板是亲戚,老板就睁一眼,闭一只眼,而我就是这种关系中的受害者,遭到了开除。

  而我一听,他俩打赌,瞬间来了精神,“打什么赌,”我问起了大光

  大光便迫不及待的说了起来,他俩由于今天又发生争吵,但迫于在工作的地方俩人也就没有动手,说到下班去外面解决。

  随后下了班,也不知道那李伟是吃错了药还是啥的,尽然说要白送她五百块钱,就问他有没有那个胆,那大光那直性子哪能受得了,要说别的没有,爷们身上就是有这一身胆气,这是大光时常挂在嘴边的一句口头禅。

  于是大光便答应了下来,而他要做的就是去镇外的乱葬岗待上一晚,那乱葬岗我也听说了,上面全是一些无主游魂,什么横死的,被人凶杀的,奸杀的,全是没人认识得死人,都被抛尸在那个地方,所以就被称作乱葬岗。

  听当地人说,里面经常穿出凄惨的哭叫声,有人说他们在哭诉自己的悲惨遭遇,也有人说他们是准备找人索命,反正有无尽的说法,我也只是听说的,但总不会无中生有吧,大光他是当地人,不会不知道吧。

  我便戒备的问起了大光,那小子似乎也知道这些,但是在李伟面前也不能丢了自己的面子不是,于是便强忍着答应咯,最后也拉上我垫背。

  起初我并不同意,他对我是软硬兼施,又是哄,又是威胁,我始终不答应,最后终于架不住他上门的死皮赖脸磨泡,终于在他以二百五分红的诱惑下答应了他。

  由于今天下雨,我也就告诉他打电话告诉李伟等明天天放晴的时候再去,当晚大光便在我哪里住下了,这小子了真是难睡觉,磨牙,放屁,打呼噜,翻身,一个不漏,有好几次差点把我蹬下床去,到了第二天早上我黑着眼眶出现在他面前,他幸灾乐祸的一阵爆笑,还说是不是因为和哥睡,有点想****哥的身子,最后又不敢下手,憋了一晚,憋成这个样子,我当时那个气啊,再也忍不住像山洪一样爆发了出来,暴打了他一顿,最后看着他头顶上的红色大包,我才渐渐的消了气。

  由于今天天气很好,太阳非常火爆,我们打算早点出发,先去乱葬岗看看,先熟悉一下环境,毕竟要待一晚上,于是我便叫他先打电话通知一下李伟,毕竟如果他没看见我们去,然后我们待了一晚,那小子死活不认账,那我们岂不是亏了。

  当我们快要到达乱葬岗的时候,我们与李伟碰了个头,接着便上山去了,那山上树木郁郁葱葱,因为常年没有人砍伐,也就导致了上面的树林非常的密,而且不知道为什么如此火辣的太阳照耀着这片地方,但那丛林中还会冒出一阵一阵的雾气,不是还会传出一两声老鸦的叫声,听上去异常凄凉。

  我们顺着山上的小路进去了树林中,到处都是阴森森的白骨,那些白骨有可能被山上的动物拖咬,又或者是死后被肢解,这里有一段手骨,那里有一个头骨,也有的白骨身上包着完整的衣物,只是衣物常年经过风吹雨打显得有些发白,树枝上也挂有衣物,有时间也会看见那些一撮一撮常年都不会腐修的头发,黑色的头发是那样的显眼,让人看的头皮只发麻。

  虽说今天太阳爆照,但是当我们进到林中,并不感到太过炎热,相反到觉得有些寒冷,尤其是背后,总感觉有什么东西盯着自己,但转过头来却什么也没有,我俩都不是很自然,大光为了给自己打气,便拿起手机放起了歌,听歌能使人安静,我也终于体会到了。

  有时候我真想上去踹大光几脚,但我又想想,自己不也是为了二百五来跟他作伴嘛,我还有什么资格去踹人家。

  随着夜幕的来临,我俩坐在临时搭建的小棚子里面,这是周围显得异常寂静,空气也非常寒冷,伸手不见五指,当时也没敢升火啥的,主要是怕把山点着,那样就太不划算了,为了二百五,把自己送进监狱,那样就真的成了二百五了,毕竟国家严格要求要保护山林,人人有责啥的。

  寂静的山林不时传来鸟拍打翅膀的声音,那是鸟歇息了,我们躺着棚子里面,告诫着自己快点睡着,这样一夜就过得很快了,但是尽管自己努力入睡,相反这个时候却怎么也睡不着,到了凌晨两点多,打呼声终于传了出来,而这片寂静树林与这打呼声总是格格不入。

  “砰砰,砰砰…………”整齐的步伐声将我从酣睡中惊醒过来,

  我看到了我从未见过的一副画面,那整齐的步伐,那闪闪发亮的银白色军装,那腰间佩戴的军刀…天啊,我看到一副怎样的画面…………

  ……………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