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30章:替身使者总有些不能惹的地方,比如发型,比如起床气

发布:2021-06-11 14:08:18

把教皇这张牌拿在手里,这是一张看上去很普通的塔罗牌。意大利风格的装饰图案和花纹,主体为深棕色的牌背,正面则是庄严肃穆的教皇画像被包围在欧式花纹的框中,底部有thehierohant...
把教皇这张牌拿在手里,这是一张看上去很普通的塔罗牌。意大利风格的装饰图案和花纹,主体为深棕色的牌背,正面则是庄严肃穆的教皇画像被包围在欧式花纹的框中,底部有thehierohant的字样。不论怎么看,单论造型这都是一张很普通,只是制作比较精致的塔罗牌而已。要说这张牌特殊的地方,大概就是,它是由一种类似查克拉的能量构成的。有实体,但是放在手里根本感觉不到重量。教皇吗。一张属性上侧重于防御的塔罗牌,其序号为5,与象征恶魔的15号对应。有“神权”的意味,又包含“循规蹈矩”的意思在说不定真的是命运。已有的三张塔罗牌,教皇是最容易找到主人的一张。无论从行事的风格,血统的传承方面而言,日向一族还真的都是最适合教皇这张塔罗牌的家族,况且还日向一族还拥有回天这种声名远播的防御招数。嘛当初日足让自己教导一下雏田和花火,现在好像还真的有点戏呢。东星收好塔罗牌暗自点头。这些塔罗牌,每一张有希望让人觉醒替身的都是可以造就一个强者的宝物呢。说起宝物,还有最后这个金色泡泡没有打开啊。早知道先开金色的就好了,塔罗牌带来的惊喜过大,感觉多出一个道具完全不让人兴奋啊。就跟买了三张彩票第一张就中了只有一个人能中的五百万大奖一样,剩下的两张甚至连刮开的兴趣都不太大了吗。总归是个道具,态度还是端正一些的好。这么想着,东星伸手点开金色泡泡,一盒白色盒装的牛奶哦?是早餐啊。最基础的普通道具,效果是增加一格心之容器,通俗点说,就是增加一格血量上限。刚刚还想着魂心能增加查克拉量,红心说不定就能增加生命力或者体力,马上就来了可以验证的道具。还真是及时,就像刚刚学了法语正好就抽中免费的法国双飞三日游大奖一样。直接打开包装往嘴里倒。呕味道又酸有怪异还带着点臭的牛奶就这么灌了一大口,东星差点没吐出来。是馊掉的牛奶啊。对了,道具栏上这个道具的图标虽然是一盒牛奶,可是旁边还飞了两只苍蝇,这不就是在暗示这个道具虽然名字叫早餐但是其实是馊掉的牛奶吗。虽然味道奇怪,但是功效是实打实的。刚刚那一口馊牛奶下去,东星明显感觉到一种异样的饱腹感,整个肚子都充实了很多。而且肚子在发热,带着整个身体都热热的,精神也好了很多。还真是一点科学道理都不讲,一口馊牛奶而已好消息是只用一口就能激发效果,剩下的不用硬喝。打开房间的窗子把剩下的馊牛奶到在外面的草地上权当施肥,东星把空盒子扔进了垃圾桶里。抽奖抽完了,又没事干了呢。刚经历了和飞段的大战没多久,现在感觉特别懈怠,今天也不想修炼了。东星仰倒在床铺上,像是咸鱼一样挺了两下身体,钻进被窝里。和卡卡西分开之后买上新衣服顺便在澡堂里泡了个澡还是很明智的。但是就算这样回到日向家的时候也不过是下午六点多而已,现在时间还早呢。不修炼的话,有点对不起这个时间。“空条东星,族长喊你过去。”正在东星咸鱼在被窝里面脑力里想着要修炼,身体却一动不动的时候,门外传来熟悉的深叶小哥的声音。“好我马上去。”眼睛都还没睁开,东星喊得倒是很大声。“你快一点啊。”深叶得到答复就离开了。他今天的职责是站岗,只是日足回来的时候刚好让他帮忙传个话而已。要是深叶知道东星其实差不多要睡着了,他肯定不会就这么离开。可问题是深叶不知道,而且东星是真的要睡着了。以前上学的时候东星就练就了这样一门绝技,晚上加课的时候上课睡的晕晕乎乎。只要被老师点名叫起来回答问题,那就能立马做出一个很平淡的正常听课的死人脸表情站起来理直气壮的中气十足的回答一句“老师我不知道”然后坐下去继续睡。这完全已经是本能反应,甚至都不算是打断了睡眠的过程。所以在喊得很响亮的回答完深叶之后,东星脑子里想着“啊等会儿要去找日足呢”,想着想着就睡着了。另一边的日向日足正等在正厅想问问空条东星有关这次第七班任务的事情,结果等了二十分钟都没见人来。日足的耐心终于不够用了,深叶明明汇报说,话已经带到,而且空条东星也已经答应了,现在到底是怎么回事?日足干脆自己起身到东星的房间外。要说大家族族长的修养还是很好的,日足伸手敲了敲门,然后站在门外等待。日足是越等越不对劲,门里面好像传来奇怪的声音。听起来还挺有规律,像是某种吹奏乐器发出的噪音。白眼一开。“空条东星在睡觉?”饶是以日足的好涵养,看到明明答应了自己的人转头就因为睡觉放了自己鸽子,也感到有些额头跳青筋了。伸手推开门,日足有点不愉快的对着睡的着乎乎的东星提高了音量用比正常说话大一些的声音说:“空条东星,刚才深叶给你传话你听见了吧。”“咦~”一阵怪异的抽气声之后:“呼”这家伙果然是睡着了吧,都开始打呼噜了。日足抬起手,拍打木质的门框,总之来都来了,先把人叫起来再说。砰砰砰的拍击声跟东星早就在睡眠中习惯了的说话声不同。所以,东星被吵醒了。“醒一醒,空条桑。我找你”“欧拉!”嘭!日足从门框的位置倒飞到庭院里。双手架起柔拳的起手式,警惕的看向空条东星的房间。“喂我说。我大概没有告诉过你,我,最,讨,厌,的,就,是!”日足白眼视野中那色彩单调的世界突然出现一抹鲜亮的紫色。紫色的查克拉像是一层燃烧的衣服一样覆盖着出现在房门口的空条东星身上。东星抬起手指着日足,脸上的表情充斥着不爽两个字:“睡觉的时候被人打扰!”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