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6章帆布背包

发布:2021-06-09 14:04:37

一等就直到了三更半夜。  草草了事吃完一桶泡面,也算把温、饱这两个问题全部问题了。一张火辣辣的油嘴哈了口气,萧晨把泡面桶扔回垃圾篓,顺手把床上的帆布背包捧在了手里。  毕竟,他也也没急着再打开,不是往房间的周围上下打量了一番,在确认四下密不漏风后,对于这个简陋得只剩下床和床头柜的客房,他也没在意多少,毕竟初来乍到,能有个遮风挡雨的小旅馆也算不错了。。...

  夜深人静,昏暗的灯光下,萧晨坐在一张铁架床上,一桶热气腾腾的泡面被狼吞虎咽,吃得是津津有味。

  对于这个简陋得只剩下床和床头柜的客房,他也没在意多少,毕竟初来乍到,能有个遮风挡雨的小旅馆也算不错了。

  大白被子上面放着失而复得的帆布背包,萧晨吃着泡面还时不时要回头看上一眼。

  爷爷说这个背包必须在安全的地方才能打开,那这个小旅馆算不算安全呢?

  于是乎,萧晨多次想要打开看看,但还是忍了下来,这一等就等到了三更半夜。

  草草吃完一桶泡面,也算把温、饱这两个问题全部解决了。一张火辣辣的油嘴哈了口气,萧晨把泡面桶扔回垃圾篓,随手把床上的帆布背包捧在了手里。

  当然,他也没有急着打开,而是往房间的四周打量了一番,在确定四下密不透风后,他又把耳朵贴在墙上听了听,直到墙那边传来一阵阵急促的娇喘,他才彻底放下心来。

  帆布背包被萧晨拿捏在手里,能感受到背包里面有一层坚硬的隔膜,很显然爷爷在把背包交给萧晨之前,就已经做过处理。

  “嘟!”

  背包的拉链被轻轻拉开,萧晨瞪大了眼睛,借着房间里昏暗的灯光看去。

  “这是?”萧晨近乎把脑袋塞进了包里。

  “这---这怎么可能?”萧晨满脸震惊地看着背包里面的东西,连嘴唇都略微带着颤抖。

  里面密密麻麻一大片,圆溜溜的,在昏暗的灯光下隐隐泛着红光!

  “灵果!”

  看到这些晶莹红润的果子,萧晨差点惊出声来。

  “这可是爷爷看得比他的生命还珍贵的东西啊,怎么全在这包里?”

  萧晨的心怦怦乱跳,眼中带着迷惑之色,再次向房间四周打量了一番,感觉四周无一丝杂音后,才凑到包里数了起来。

  “1”

  “5”

  “13”

  越数到后面,萧晨的心越跳越快。

  “17”

  “19”

  “整整19颗灵果!”萧晨猛地站了起来,眼中露出惊骇之色。

  “19颗灵果”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爷爷把灵树上所有的灵果都摘了下来,并且毫无保留地放在这个背包内。

  这颗灵树从生根发芽,到开枝散叶,到开花结果,这20年来也总共结了20颗灵果。

  而另外一颗自己放在贴身口袋里,准备用来参加“斗宝大会”。

  也就是说,灵树上所有的灵果都在自己身上!

  “这是为什么?这可是爷爷用生命去守护的东西啊!为什么全给了我?”

  “咯噔”

  萧晨不由得向后退了一步,一屁股坐到床沿,反手摸着后脑勺,完全是一头雾水。

  疑惑的同时,萧晨也是暗自庆幸,还好这个背包失而复得,若是丢了的话,恐怕想死的心都有。

  沉思了一会,他的眼角余光忽然瞥见背包的底部,有一块近似红布的东西,由于与灵果一个颜色,所以极难发现。

  舔了舔干燥的嘴唇,萧晨长舒一口气,小心翼翼地把这块红布翻了出来,拿到眼前定睛一看。

  这竟然不是红布,而是一个巴掌大的红色布袋子,上面还绣着花,是那种常用来装金银首饰的袋子。

  “难道这是传家宝?”

  萧晨有些好奇,并且他已经触摸到袋子里有一个坚硬的东西。

  果断解开袋子上的红绳,萧晨借着灯光仔细一看,这郝然是一枚圆形的吊坠,材质有点像玉,通体为火红色,表面还带有一层奇异的纹路,整体看上去就像燃烧的太阳。

  观察了半晌也毫无头绪,萧晨随即把目光转向红布袋子,因为这袋子里面还有一个东西。

  拇指与食指并拢,萧晨把藏在红布袋子里的另一个东西夹了出来。

  这是一张折成正方形的纸条,看纸条的样式还是当初学校里作业本的纸张。

  萧晨皱着眉头,小心翼翼地把纸条翻开,映入眼帘的是两行大字:

  “把灵果全部吃掉!”

  “这是你父母留给你的炎阳玉坠!”

  萧晨一脸茫然地咀嚼着这两句话,始终不明白爷爷的意思。

  爷爷用生命守护了20年的灵树,为什么到最后享受果实的却是我?

  脑海中浮现出与爷爷生活的点点滴滴,一起爬山,一起打猎,一起捕鱼,萧晨的眼眶不由得湿润起来。

  努力压抑着内心的情绪,萧晨把那枚爷爷所说的“炎阳玉坠”攥在手心,脑海中忽然闪过两个模糊的身影。

  萧晨是爷爷一手带大的,在他还是襁褓中的婴儿时,父母就已经离开了他,从此不知去向。

  直到懂事以后,萧晨才逐渐明白了“父母”这个概念。因此,在茶余饭后,他总要问问爷爷,父母在哪里?又在做些什么?

  但爷爷总是长叹短嘘地回答:“在一个叫‘聚灵岛’的地方做生意。”

  萧晨起初半信半疑,但后来经过多番查阅才发现,爷爷所说的“聚灵岛”连世界地图都找不到,这顿时让他感觉跌入了黑暗的深渊。

  但现在萧晨也算明白了一点,父母是冒险家,正做着一些超乎寻常的事情。

  或许,也可能遇到了什么棘手的事情。

  看着手心的炎阳玉坠,萧晨呡着嘴,脑海中努力刻画着父母的形象。

  房间里很安静,天花板上的大黄灯泡时不时要闪烁一下,萧晨却没有丝毫睡意。

  把这枚炎阳玉坠挂在脖子上,萧晨隐隐感觉到有一股暖流,顺着炎阳玉坠流向了他的身体,让他倍感舒适。

  “叫炎阳玉坠,难道真就和太阳一样会发热了?”萧晨撇着嘴,他更愿相信是先前把玉坠攥在手心,才让玉坠发热的缘故。

  但是,萧晨还是有些奇怪,因为这种感觉他先前有所体会。

  是的,就是昨天用渔网在湖中打捞到的黑色晶体。

  想起那枚黑色晶体融入了自己的手掌,萧晨到现在还心有余悸,那戏剧性的一幕恐怕没人会相信的。

  萧晨砸了咂舌,既然这些事情想不通,索性就先抛到脑后去。

  目光一转,他锁定了背包中那19颗灵果。

  “这19颗灵果难道真要全部吃掉么?”

  “吃了强身健体,延年益寿,应该让爷爷吃啊!”

  “爷爷自然有他的意思,还是吃掉吧,况且山海市人多眼杂,以免落入他人之手。”

  萧晨脑海中做着思想斗争,到最后还是选择全部吃下。

  这些灵果有拇指大小,吃起来倒也不费劲;外观和圣女果类似,唯一不同的是表面隐隐泛着一层红光。

  于是乎,萧晨张口闭口,一会的工夫就把17颗灵果吃下肚。

  加上贴身口袋里放了1颗,也就还留下了3颗,这三颗灵果隐藏起来也比较方便,萧晨相信或许以后有用得到的地方。

  品味着灵果的香甜,萧晨的脸色却显得有些凝重,脑海中全部是爷爷的身影,哪怕现在再被爷爷拿着大关刀追赶一次,他也心甘情愿。

  他心中十分清楚,爷爷虽然表面上看起来严厉,但内心却是十分疼爱他的。

  “等我在斗宝大会获得名次,就给爷爷买个好点的烟杆,还要给爷爷买几件上档次的衣服。”想到这些,萧晨忍不住笑了起来。

  “明天就是斗宝大会了,也不知道爷爷现在怎么样了。”萧晨坐在床边托着下巴,一脸茫然的样子,一片倦意忽然如潮水般汹涌而来,让他身体一软,倒在床上睡了过去。

  “呲呲!”

  天花板上的大灯泡突然剧烈地闪烁起来。

  昏暗的灯光下,一丝丝黑气从萧晨的身体内,源源不断地涌了出来,片刻间就把整个房间填满,使之看起来就像无尽的黑暗深渊。

  这些黑气如同一条条丝带,在萧晨周身迅速游走,把萧晨全身包裹得严严实实,整个人看起来就像缚在一只黑色的茧中。

  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过去,萧晨就像沉睡中的婴儿,是那样安详,那样舒适,那样满足。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