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5章咎由自取

发布:2021-06-09 14:04:36

晨攥紧了拳头,话语中带着冰冷。随后开抢,接着开战,最后开耍,这种事情换谁都受不了。  忽然,黄毛男背对着萧晨,“噗”得一声跪下在地,接着往前爬,直爬到一位银发男子的脚边才停了下去,颤巍巍地抬手,指指自己脸上的伤口,纵声哀号道:“豪哥哎,荧光的彩灯射灯在不断闪烁,墙上的宽屏显示器里放着撩人的MV,而在四周的皮质沙发上,竟然坐了将近20个青年男子,个个身材挺拔,英姿飒爽,在这幽暗的环境下均不动声色,就像隐藏在黑暗中的雕塑。。...

  在通过钢化玻璃门的这一瞬,萧晨的身形戛然而止,目光向包间内看了看。

  荧光的彩灯射灯在不断闪烁,墙上的宽屏显示器里放着撩人的MV,而在四周的皮质沙发上,竟然坐了将近20个青年男子,个个身材挺拔,英姿飒爽,在这幽暗的环境下均不动声色,就像隐藏在黑暗中的雕塑。

  包间内没人说话,气氛太过压抑。萧晨站在聚光灯下,很快就把目光转移到黄毛男身上,自然而然看着对方手中的帆布背包。

  “把包还给我!”

  萧晨攥紧了拳头,话语中带着冰冷。先是开抢,接着开打,最后开耍,这种事情换谁都受不了。

  突然,黄毛男背对着萧晨,“噗”得一声跪倒在地,然后向前爬,直爬到一位银发男子的脚边才停了下来,颤巍巍地抬起手,指着自己脸上的伤口,放声哀嚎道:“豪哥哎,这小子是来闹事的,决不能让他站着出去啊。”

  包间沙发上坐着的那群青年男子,先是用冰冷的目光扫向黄毛男,突然全部欺身而来,把聚光灯下的萧晨死死包围住,一个个咬牙切齿,横眉竖眼,散发出浓烈的杀机。

  忽不知是谁关掉了MV的音乐,整个包间顿时陷入一片死寂,荧光的彩灯在众人脸上闪过,照着这些狰狞的嘴脸。

  黄毛男趴在地上,阴笑着回过头来,对着彩灯下的萧晨龇牙咧嘴,股腮吐舌,似乎他已经看到了萧晨那悲惨至极的下场,在下一刻萧晨就会对他跪地求饶。

  感受到周围一片冰冷的杀意,萧晨眼眸左右转了转,旋即眉头一挑,看向银发男子的位置,淡然道:“你的人,抢了我的东西!”

  萧晨虽然久居深山,但决不是涉世未深的野小子,这种场面在以前的读书生涯也经历过不少,因此,在进入酒吧之后,他早就做足了心理准备。

  “哦?”银发男子漫不经心地伸出手,把脚边的帆布背包慢慢拎了起来,随即慢悠悠地走了过来,边走边慢条斯理地说道,“这是,你的?”

  这群围住萧晨的青年男子,看着银发男子的到来,齐齐露出恭敬之色,立刻让开一条道路,然后就有人跑去打开包间内所有的灯。

  刺眼的光线突然降临,萧晨下意识用手在眼前挡了一下,待适应后方才把手放了下来,旋即长舒一口气,而在看清银发男子的时候,他忽然怔了一下。

  萧晨感觉银发男子比自己要大上几岁,伟岸的身材,古铜的肤色,轮廓分明的五官,锐利深邃的目光,尤其是那满头的银发,不自觉得给人一种压迫感。

  “嗯,这个包,就是我的。”萧晨努力压抑着情绪,淡淡地回了一句。银发男子看起来气度不凡,想来也决不会和这黄毛男一样,做着鸡鸣狗盗之事。因此,这件事还是很有必要和对方好好商讨一下。

  “怎么?今天出门没烧高香,还被人追到了这里?”银发男子回过头来瞥了黄毛男一眼,说这句话时,他的声音略显沙哑,竟透露着些许寒意,让得那些青年男子也不禁打了个寒颤。

  感受到这股寒意,黄毛男的身体先是一颤,随后脸上出现震惊之色,不过这震惊过后,却被一股恐惧所取代。直到现在,他才意识到,跑到这里寻求庇护,是一件多么愚蠢的行为。

  “豪哥,我---我---”黄毛男面如死灰,趴在地上支支吾吾,心中的最后一道防线终于崩塌,已然出现一副哭腔,“我再也,不敢啦!”

  对于黄毛男的哀求,银发男子丝毫没有理会,而是冷笑着缓缓回过头来,对萧晨上下打量了一番,提着帆布背包的手轻轻一甩,帆布背包在空中划过一道完美的弧线,朝萧晨飞了过去。

  萧晨瞳孔越放越大,在帆布背包即将到达自己身边的时候,迅速迈开双腿,略微颤抖地伸手用力一抓。

  可是,萧晨手上的动作还没落下,这群青年男子突然欺身上前,迅速围成一道人墙,把萧晨和帆布背包完全隔绝开来。

  萧晨再想伸手去接,却已经晚了。

  “噗”

  帆布背包重重得摔在地上,在聚光灯的照射下显得特别刺眼。

  这群青年男子见此,立马在萧晨面前分开一条道路。尽管他们一言不发,但他们脸上的轻蔑和嘲讽却表现得淋漓尽致。

  “怎么?这背包是你的,那还不好好接着?”银发男子坐在沙发上撇着嘴,五指轻轻地敲打着膝盖,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双臂颤抖地伸出,萧晨将自己的背包缓缓捡起,随后用手轻轻地掸去上面的灰。额头上的汗水顺着发红的脸颊流淌下来,最后滴落到背包上,愤怒从他心中无限的升腾而起。

  “谢谢!”萧晨牙关紧咬,双拳紧握,努力克制住心中的怒火,把这两个违心的字吐了出来。

  为了能顺利地参加斗宝大会,为了不让爷爷失望,为了自己不甘于现状的心,他暂时选择了隐藏,选择了忍耐,选择了退避!

  “啪”

  一道响亮的耳光突然在包间内传开。

  萧晨猛地抬头看去,只见原本趴在地上的黄毛男,现在却被一个壮汉掐着脖子,死死地按在了一张花岗岩茶几上,一双眼中露出无尽的恐惧之色。

  “啪、啪”

  壮汉目光森冷,抬手又是狠狠两巴掌,那清脆的声音,在这死寂的包间内回荡。

  “啪、啪、啪”

  又是一通耳光抽了过去,黄毛男两边的脸颊已经被抽的红中发紫,肿得跟包子一般,两只瞳孔遍布血丝,身体却不敢有任何反抗动作,一连几通耳光下来,几乎快要晕死过去。

  整个过程,黄毛男连一声嚎叫也不敢发,他心中清楚,若敢叫喊一声,那今天必须得横着离开这个包间。

  这群青年男子围住萧晨的同时,冰冷的目光全部落在黄毛男身上,面色却是平静如水,看不到丝毫的怜悯。

  萧晨站在这群青年男子中,看得真真切切,心中大为畅快,所有的怒火借着这个茬终于被发泄出来。

  这黄毛男做着鸡鸣狗盗之事,到头来却是丢了银发男子的脸,得到如此下场也是咎由自取。

  这阵耳光落幕之后,包间内随之又安静下来,荧光的彩灯射灯仍在闪烁着。

  银发男子忽然踱步过来靠近萧晨,双手环抱摸着下巴,脸上泛着淡淡的微笑:“好了,你和他的帐,已经算清了。”

  萧晨闻言一怔,不太明白银发男子的意思。

  银发男子朝身后的黄毛男瞥了一眼,转而又移步到萧晨的侧面,凑到萧晨的耳边,眸光一闪,话锋一转:“接下来,该算算我们的帐了!”

  萧晨一惊,把身后的背包勒紧了一些,对方的心思实在是捉摸不透,只好挤出一丝笑容回应道:“什么意思?”

  “打了我的人,是要付出代价的!”

  “哦?”萧晨张大了嘴,“然后呢?”

  “立马离开山海市,从此不许踏入这个城市半步!”

  白发男子这句警告不掺杂任何一丝情绪,却让周围这些青年男子心惊胆颤。

  山海市是一个充满机遇和挑战的沿海开放城市,是无数年轻男女向往的天堂,倘若真像白发男子说的那样,从此不许踏入这个城市半步,那完全可以说是断送了一个年轻人的未来!

  “如果不呢?”萧晨直接道。

  “山海市到处是我的人,要让一个人彻底消失,还是很简单的,尤其是你这种不知天高地厚的穷小子!”银发男子冷哼一声,浓烈的杀意顷刻间散发出来,让得周围这群青年男子也忍不住后退了几步。

  “好,我等着!”萧晨淡淡地回了一句,转身挤出这个包围圈,两个被他擦肩而过的青年男子刚想伸手阻拦,却被银发男子喝退下来。

  萧晨走后不久,包间内很快就安静下来,那些围住萧晨的青年男子也纷纷回到座位上,品着甘甜的红酒。

  “少爷,难道就这样让他走了?”银发男子身旁,那名掌掴黄毛男的壮汉微微躬身,不解地问。

  “一个穷小子而已,还能逆天不成?”银发男子靠在沙发上闭着双眼,脸上带着不屑一顾的冷笑,“在这山海市,就算是一条龙,也得给我趴着!”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