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一章 古宅心慌慌

发布:2021-05-03 14:39:42

阁小楼在夕阳下看起来那么的寂寞和孤独的!  但在我的记忆深处它饱含了神秘的色彩和灵异传说......  传说封神演义中狐狸精妲姬原来所居的地方恩驿就在这里。  除了天齐古庙大小和尚成仙飞升仙界的传奇故事。  不会再有是传说中,文昌古庙平台中间深井里面文昌古宅旧址位于镇子中心,始建于1480年。。...

  在地图上,这是一个消失的古县城(建国后成为鲁西北的一个小镇)。它在历史上曾经是贝州的州城。

  文昌古宅旧址位于镇子中心,始建于1480年。

  文昌古宅二层楼上有一佛龛,供奉着一种叫做der的神像,据说每年的吉日,上阁烧香摸der,能使学生头脑聪明,学习进步,将来能考取功名。谁要能看到der的真容,那必定朝中为官,大富大贵。

  虽然文庙遗址上文化气息一次次被现代文明削弱,也让这个隐居于老城的文昌阁小楼在夕阳下显得那么的寂寞和孤独!

  但在我的记忆深处它充满了神秘色彩和灵异传说......

  相传封神演义中狐狸精妲姬原来所居的地方恩驿就在这里。

  还有天齐古庙大小和尚得道飞升的传奇故事。

  再有就是传说中,文昌古庙平台中间深井里面居住的蛇仙。

  前几天我专程回去看了看。不过却发生了一点意外,而故事也就围绕这里正式开始了......

  “萧然我们真的要进去吗?”恩州文昌古庙门外,龙涛贼眉鼠眼的说道。

  “俗话说得好,拿人钱财与人消灾。进、咋不进呢!”

  “然哥,可我们没有拿人家钱啊!”

  “你麻痹给老子闭嘴,要不是你个乌龟王八蛋偷看老王闺女洗澡,老子至于大半夜来干苦力吗?”

  龙涛小声嘀咕道:“你又不是没有偷看,每次出事全都怪我。”

  萧然听完赶紧捂住龙涛的嘴说道:“你大爷的闭嘴,要是让小翠听到我就弄死你。”

  龙涛刚想挣扎着回话,就看到一个黑衣老太太,站在萧然后边的文昌阁门口。

  黑衣老太太:“年轻人你们是谁,深夜怎么会来这。”

  不知所以的萧然随意回道:“老子们来搞基你管得着吗?”

  黑衣老太太:“搞基???”

  看着还被自己捂着嘴,一脸像看白痴似得看着自己的龙涛。“卧槽,不对,谁他妈在和老子说话。”才反应过来的萧然说道。

  黑衣老太太:“我也不记得我是谁,我只记得我一直住在这很久很久了。”

  “不管你是谁,住在这多久了,最好今晚别打扰爷们办事。不然有你好看。”

  “你们深夜至此,是为了里面的白蛇吧!如果是为它而来,趁它正在蜕皮的虚弱期,还是赶紧离开吧。你们是惹不起它的。”

  “那就不用你管了,你还是该干嘛干嘛去吧!不然等会把你也给收了。”

  “年轻人好自为之吧。”说完黑衣老太太就化为一阵黑烟飘散了。

  砰的一声,古庙门突然自己炸开了。门打开的一瞬间,紧接着一阵让人窒息的浓密煞气扑面而来。

  顾不得吃惊煞气之浓密,萧然赶紧喊道:“前辈可是文昌守护仙蛇。”

  “尔等何人敢扰本座清修,速速离开可绕尔等一命。”

  “哎呀卧槽,小小蛇妖竟然这么猖狂,还绕我们一命,看小爷今晚怎么收拾你”被萧然捂半天,口水还没来的急擦干的龙涛道。

  “哈哈哈......好狂妄的无知小儿。”

  “前辈我尊重你修炼百年不易,今晚我们来并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替老王头拿回他祖上寄存在你老人家手上之物。”

  “本座不知你说的什么,在本座没有彻底动怒之前,你们可以走了。”

  旁边的龙涛一听不乐意了,一脸白痴的对屋里的蛇精说道:“你个老杂毛,爷们这么好声好气的给你说话,那是给你面子,别他妈给脸不要脸。你要是不服出来和老子单挑。”

  “涛哥威武!---额---不过,涛哥你先把嘴边的口水擦一下,再说话会显得更霸气。”萧然在一旁起哄道。

  “额---是吗?”

  “嗯嗯,擦干净,我个人感觉或许会更帅呢!”

  “好的,我马上擦,这样是不是更好。”说着摆了个很骚的造型,满脸乱擦。

  “上边点,左边点,往右往右。好了,涛哥你先别动,摆个帅气pose我给你拍张照。”

  “够了,你们当本座不存在的吗?真是大姨妈可以忍,大姨爸都不可以忍了,信不信你们再这样无视本座,我就削死你们。”

  “哎呀呀,尼玛,忘了旁边还有一个大boss呢!”萧然话没说完,一条雪白的大蟒,张开血盆大口迎面扑来。

  我发誓,这是目前为止见过最恶心的嘴了,臭气熏天,小爷还没放大招,就差点挂了。

  尼玛了个比的,不是说好要和龙涛那小子单挑吗?怎么冲着小爷来了,这不科学啊!

  就在这万分危急时刻。“我有一根大香肠---赦。”一阵红光射进蟒蛇精嘴里。龙涛释放出他那猥琐的成名大招,救下措不及防的我一命。

  我发誓这一刻我不想说话,只想一个人静静。怪不得每次遇到危险龙涛都躲在最后边。原来他的大招像人一样那么猥琐。

  还别说,口诀虽然猥琐了点,可威力真不是盖得。蟒蛇精一下就被打的在那直骂娘。当然它娘是谁我也不造。

  这时龙涛满脸得瑟的跑过去说道:“你麻痹再给大爷拽啊!起来削我啊!还特么给我整东北方言。

  龙涛一边得瑟一边在哪猛踢蟒蛇精的菊花。(别问我这小子怎么知道大蛇的菊花在哪的。我特么也纳闷着呢!)

  正在他踢得过瘾的时候,蟒蛇精菊花一紧,煞气就猛涨了起来,接着就一脸愤怒的盯着龙涛张开了血盆大口。

  还不知危险临近的龙涛,一边在哪猛踢蛇精菊花,一边唱着自己改编的菊花台。

  菊花残,满地伤。

  你的嘴角,已发黄。

  怎么那么黄,原来是菊花已被我爆伤。

  花落已成伤,不仅黄,还泛红。

  花儿飘得灿烂,可惜一脚就凋谢了。啊啊啊......

  不要说我骚、也不要说我贱,我理想是只---小攻。啊啊啊......

  啊啊啊---没有菊花爆满天的时候,陪伴我的只有香烟。啊啊啊......

  唱着唱着龙涛回过头,对我说道:“然哥,我发现了,我就是智慧与帅气的化身啊!长得帅、还有才!”

  “噗,卧槽尼玛,我不认识这货,让这只大白蛇弄死他吧!太不要脸了。”

  似乎蛇精听到我心底的呼唤了,很给面子的现身实践了弄死他的决心。

  不生吞了,直接变化成人身,揪住龙涛的衣领,狂锤龙涛的上半部,边锤边吼:“你麻痹,我让你菊花爆满天,我让你菊花爆满天......”

  1. 全部目录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