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三章晒妹啊

发布:2021-04-08 19:08:07

  睁开眼,闹钟已经响了。  以往每次做梦,醒来时都不记得做的什么梦,这次却分外清晰。不过这么中二的梦,记得越清晰越羞耻。还待我君临天下,许你盛世繁华呢。还好是梦,还好是梦...

  睁开眼,闹钟已经响了。

  以往每次做梦,醒来时都不记得做的什么梦,这次却分外清晰。不过这么中二的梦,记得越清晰越羞耻。还待我君临天下,许你盛世繁华呢。还好是梦,还好是梦。

  安慰完自己,殷子莘懒洋洋的起床,开始了新的一天。

  殷子莘的家庭很符合2次元里男主角的家庭设定。父母双忙,有妹有房。且妹妹是完全没血缘关系的妹妹。完全没有血缘关系。很重要所以说两遍。

  殷子莘的老爸是一名光荣的人民警察。在殷子莘还三岁的时候,还是刑警队长的殷爸爸破了一桩人口拐卖案。当时被拐来的小孩都陆续的送了回去,唯独一个还在襁褓中的小女孩,谁都不知道是哪拐来的,也没人认领。结果正义感爆棚的殷警官决定收养这个小孩。这小孩就是殷子莘的妹妹,沐夭夭。顺带一提,沐是殷子莘那当外科医生的老妈的姓。

  所谓妹妹其实是一种很奇怪的生物。你会发至内心的喜爱她,却不会有任何占有欲。别人都夸她漂亮,你想起的却是她留着鼻涕缺着门牙傻笑的样子。你还会宠她,有时候却又觉得她超烦。别人凶她,有没有道理你都会生气,但仔细算一下,哥哥才是骂她最多的那人。

  还有就是,你总觉得她还是那个爱哭的小鬼。洗澡的时候都一起洗,睡觉一起睡,她怕黑,半夜上厕所你都站在一旁的。然后突然有一天,你会发现小鬼头已经变成了传说中的女孩子了。真是超级麻烦。

  “哥哥!你是变o态!!流o氓!!!色o狼!!!!”

  伴随着娇叱声,殷子莘被飞来的牙缸砸中了脑袋,然后又被狠狠关上的门撞到了鼻子,来了次华丽的二连击。所以说,你自己的卫生间灯坏了就不能点蜡烛?上个厕所还需要灯吗?况且为什么不去用一楼客厅的,非要用我的?

  片刻之后,卫生间门重新打开,沐夭夭红着脸走了出来。路过殷子莘身边的时候还白了他一眼,狠狠踩了一下殷子莘的脚才走。

  这小妮子,就是惯得。要不是因为我打不过老爸老妈,早揍你了。其实很多时候殷子莘都觉得,自己才是那个被收养的。家里一向把穷儿富女,儿子揍大,女儿宠大当成核心的教育指导方针。啧啧,男孩女孩都一样,这么耳熟能详的标语都没听过。这对父母太迂腐,旧观念太严重了。

  不管怎样,殷子莘快速洗漱完,换完校服走下楼。和往常一样,饭桌旁只有一只气鼓鼓的萝莉沐夭夭。看样子,父母已经出门了。最近貌似城里的治安很不好,医院和警局都很忙的样子。

  殷子莘拉开凳子坐了下来,拿起豆浆喝了一口。不出意外的是咸的。每次把糖和盐倒过来放,已经成了沐萝莉闹别扭时的必备节目。而且沐萝莉翻来覆去就那么几招,一点新鲜感都没有。刚想教育一下妹妹,对面的妹妹却先开口了。

  “哥哥,听说过守护阿赖耶吗?”

  噗,殷子莘差点把咸豆浆喷出去。做梦梦到过安利,不,是梦到过阿赖耶算吗?

  “那是什么?魔兽争霸自制地图?我倒是梦到过阿赖耶,是个不男不女专盗游戏号的黑客。”

  说完,殷子莘的耳边好像响起了某位神明青筋暴起的声音。是错觉吧。

  “不是啦,是一款对战类的手机游戏。最近很火的呢。有人说,这游戏是众神制作的游戏。玩得好会收到众神的邀请,得到真正的客户端哦。传说在那真正的游戏里,玩家能获得想要的一切呢。”沐夭夭晃了晃自己的手机解释道。

  殷子莘无奈的叹口气,拿出钱包对妹妹说:“别扯没用的,说吧,买新手机缺多少钱?先说好,不是给你的,是借-你-的-,啧,虽然好像你到现在也没还过我一次钱。”

  沐夭夭用奇怪的眼神盯了殷子莘一会,然后无奈的说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啦,哥哥,你总是在没用的地方很帅呢。而且,说得好像你欠我的钱还过一样。哼,我吃饱啦,哥哥你快点啦,今天我值日,都要迟到了。”

  说完沐夭夭收拾了一下碗筷,哼着歌离开了饭厅。

  沐夭夭和殷子莘读的同一所学校。不同的是小两岁的沐夭夭在初中部读初二,殷子莘在高中部读高一。两者相隔不到四百米。殷子莘家所在的别墅区,离学校有好几站路的距离。平时都是殷子莘骑着自行车送妹妹上学,然后回高中部。放学也是等妹妹下课,或者让妹妹等自己下课然后一起回家。

  为此殷老爸还特意给山地自行车加了个不伦不类的豪华后座。嗯,有靠背那种。你可以想象一下山地车有个有靠背的后座是什么样子。殷子莘很怀疑这自行车到现在还没被交警扣下,当局长的殷老爸绝对以权谋私了。

  先说明一下,殷老爸还是很伟光正的。殷家住别墅是因为殷子莘有个很牛的爷爷,殷爷爷很有钱。这段暂且不提,以后再细说。

  话说沐夭夭其实有自己的电瓶车的,却骑出去第一天就莫名其妙的坏了。然后除了殷子莘以外,这个家的所有人都仿佛遗忘了电瓶车,每次殷子莘提议修理一下都没有下文,如今那可怜的电瓶车只能躺在车库里落灰。

  因为沐萝莉催得紧,带着妹妹到达初中部的时候时间还很早,停车棚里却意外的有很多初中生。

  沐夭夭刚下车就被一群萝莉正太围了起来。七嘴八舌,叽叽喳喳。

  “夭夭,你可算来了。我昨天晚上遇到一个C级智力的巫师。沉默完全没用啊,要怎么打?”

  “夭夭,我明明转职的骑士,为什么最后一个技能出的是法术伤害?”

  “夭夭,召唤兽选肉盾好还是控制型的好?”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所以说中二是个危险的年纪。殷子莘决定快速远离这群名副其实的中二。

  和妹妹打声招呼走出车棚,就感觉衣袖被什么东西勾住。回头发现一只齐刘海的萌萌小萝莉拉着自己的袖子,一脸欲语还休。

  这小萝莉殷子莘超熟,是沐夭夭的同学兼死党。从小学低年级开始就曾经多次被沐夭夭领回家,甚至很多次在殷家过过夜。她有个特别仙侠风的霸气名字—慕容倾城。嘛,虽然长得也挺倾城的。听说和沐萝莉一起,被当做初中部招牌美少女组合。

  话说,如果你有一个可爱的妹妹,而她的好友也是个美人,且都和你的关系很好。那么,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你一定是在看动画片。

  首先,现实中基本颜值高的女生和颜值高的女生关系不会好到成死党。因为在学生时代里,每个颜值高的人都特别骄傲,这种骄傲有时会变成利刺,无论有意无意都会扎人。其次,每个少女都特别讨厌自己的家庭和自己的社交圈有交集,且都对朋友的家庭保持一定距离。有一种类似对科任老师或者远方亲戚般敬而远之的感觉。但是,殷子莘眼前的小姑娘就是个例外。沐夭夭能和她成为死党姬友,殷子莘觉得,百分百是因为慕容倾城的诡异性格。哎,想起就头疼。

  头疼归头疼,被人逮住了,起码要打声招呼。殷子莘不情不愿的问道:“早啊,腹黑萝莉。有什么事吗?”

  慕容倾城一脸羞涩的轻打了一下殷子莘,回的话却完全和羞涩无关:“子莘哥,不要总是用腹黑说我嘛。都说了,上次把内裤放进哥哥的被窝,纯粹是为子莘哥着想啦。子莘哥也到对这些感兴趣的年纪了不是嘛。我也没想到,夭夭会心血来潮去收拾子莘哥房间的。”

  呵呵,不是你怂恿的,沐夭夭会心血来潮收拾房间?这就是殷子莘对慕容倾城头疼的原因。实际上发生的事可远远不只这一件。而每次,这妮子都能把自己摘干净,然后躲在一边装无辜,装柔弱可怜。

  慕容倾城明显有正事才叫住殷子莘的。她拿出手机看了一眼,犹豫一下,才开口问道:“子莘哥,假设在一款游戏中,你是一个有突袭距里却很短,有控制但成功率不高,有魔法盾却很薄的近战法师。而你的敌人有两个,一个是拥有5秒无敌,瞬间爆发超高的战士。还有一个稳定有控制技能,攻击力超高的弓箭手。要怎么打才能赢?”

  这是什么,晓月打蛮王加寒冰?

  还没等殷子莘回答,慕容倾城笑着说道:“算了,子莘哥。无论如何,慕容倾城都会努力保护好沐夭夭的。所以,如果过了今天,你还记得我。子莘哥,你可以吻我一下吗?”

  说完,也不等殷子莘回答,转身就跑走了。搞的殷子莘一头雾水。

  如果是其他小姑娘说这话,殷子莘会觉得对方可能对自己有意思。而且还是像慕容倾城这么漂亮的小姑娘,高兴都要高兴死。但是,慕容倾城说这话,殷子莘一点都没这么觉得,反而恐慌了起来。要知道去年初中毕业那阵子,慕容倾城就给自己写了封匿名的情书,然后“不小心”夹在给父母的中考成绩单里。恰巧平时学习一向很好的殷子莘中考成绩实在一般,至少没超水平发挥。呵呵,过程就不说了。结果就是,那年殷子莘成为第一个考完中考还参加中学课程补习的学生,还是初中2年级的课程。以伴读的身份陪着妹妹和倾城在补习班中度过了一个漫长的暑假。

  算了,兵来将挡吧。殷子莘怀疑自己智商至少在和妹妹和慕容倾城这对组合的斗智斗勇中上升了一大半。

  回到班级,一众基友和姬友正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聊天。其实直升的高中有一个好处,就是大家基本都认识,众基友或姬友之间完全老夫老妻的感觉。虽然才高一下半学期,但是四周的同学基本都是一起读过3年半的书的。

  刚坐下,前座的帅哥就转过头对殷子莘说:“呦,刚从初中部回来啊。子莘,听说过一款名叫守护阿赖耶的游戏吗?”

  殷子莘很无语,这游戏一定是叫安什么的公司出的吧。

  坐前座的帅哥叫孟非凡,是殷子莘的死党,从小学到高中都读一个班的好友。孟非凡是典型的乐天派阳光男孩,属于那种性格很好和谁都合得来,站在人群中一直是中心的那种人。

  创造过初中毕业当天收到20份告白的可恨纪录。值得一提的是,孟非凡是个典型的妹控。他家和殷家一样,是现在比较少见的有两个孩子的家庭。他有个小三岁的妹妹在初中部读初一。不同于开朗的哥哥,他妹妹是个比较内向容易害羞的孩子。每次去他家玩,他妹妹都红着脸躲进房间,他哥又不想冷落妹妹,总是逼着她一起玩。所以殷子莘印象里的孟小妹总是在安静的角落里苦笑,像表情有些可怜的洋娃娃。

  “今天倒是听妹妹讲过,她好像在玩。不过我妹妹的年级你也知道,中二的我都觉得羞耻。怎么,你妹妹也在玩?”

  孟非凡的脸色变了变,表情变得有些严肃的说:“夭夭也在玩?那问题有些严重了。子莘,你听我说,这款游戏很危险。我本来想说,让你来帮帮我。但现在看来,为了夭夭你也要加入了。子莘,我想告诉你一些重要事。”

  今天什么情况,怎么身边的人一个个都神神叨叨的。刚想听孟帅哥的高见,早自习的铃就响了,老师准时的踩着铃声走进了教室。孟非凡张了张口,最后也没说什么,给了个一会儿谈的眼神,转了过去。

  可能是今天遇到的奇怪事太多,殷子莘总有种不安的感觉,仿佛什么大事要发生。

  按下心情,刚翻开教科书,就感觉到了手机在震动。

  拿出手机看向画面的那一刹那,殷子莘终于知道要发生了什么了。那就是自己彻底的从日常进入到非日常了。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