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失踪一

发布:2021-04-08 12:40:46

样的梦了,这梦纠缠不休上我了么?  陈铭定了定心神,周围都是一片漆黑,月光也消失了了。不断摸索着,他照亮了床头边的台灯,暗黄色的灯光下,这是一间破旧的小卧室,一张桌子,一个凳子,一张床了看起来十分挤,走路时都要绕来绕去,惟一不值钱的所以是上悬挂在墙面上的一陈铭定了定神,四周都是一片漆黑,月光也消失了。摸索着,他点亮了床头边的台灯,暗黄色的灯光下,这是一间简陋的小卧室,一张桌子,一个凳子,一张床已经显得非常挤,走路都要绕来绕去,唯一值钱的应该是悬挂在墙面上的一尊古钟,淡黄的钟面上显示的是罗马数字,时钟正指着午夜一点整,针面金灿灿的,仿佛黄金制造,这尊古老的钟已经有些年头,是父亲的至爱,家里买不起多余的钟,而陈铭正面临高考,所以父亲就把这珍藏的老钟给陈铭用,但是父亲坚持将钟悬挂在卧室门口之上,这让陈铭觉得非常奇怪。下面憋得难受,陈铭艰难地起来,拿起桌上的杯子,狠狠地喝了一大口水。这口水瞬间直达下面,给他带来一阵尿意。他蹑手蹑脚的打开卧室门,隔壁是客厅,因为只有一室一厅,所以父母都睡在这里,父亲的呼噜总是如雷贯耳,哎,真不知道母亲怎么睡得着?陈铭摸索着墙壁打开厕所门,厕所的窗户没关,冷飕飕的风一下给陈铭吹起了几个寒战。月光又升起来了,借着月光,陈铭回头看了一眼客厅,顿时一阵寒意,客厅的床上被子下仿佛没有人一样,这阵尿意又憋了回去。这是怎么回事?陈铭悄悄地走出厕所,父亲仍然是鼾声如雷,借着微弱的月光,陈铭看到父母正安详熟睡。多心了,悄悄地回到自己的卧室,陈铭躺在床上,一阵迷离,隔壁有些脚步声,许是父母起来上厕所吧,熬不住困意,陈铭又沉睡了过去。。...

  空洞洞的眼睛直视着你,黑色的,有点安详,又似带点嘲弄,鼻子开始闻到眼珠腐烂留下的气味,是酸馊的么?抑或是恶臭味?灰白色的额骨上留着少许的黝黑的发,忽然间,所有的头发象蠕动了起来,变成很多黑色的手爪,朝你扑了过来~

  “啊”一声大叫,陈铭从梦中惊醒过来,冷汗淋漓在他那苍白瘦削的脸上,这是一个约莫十七八岁光景的少年,惊恐的眼神掩盖不了他那双唯美的凤眼,深锁的剑眉还带着些许的稚气。已经不知道是几次同样的梦了,这梦纠缠上我了么?

  陈铭定了定神,四周都是一片漆黑,月光也消失了。摸索着,他点亮了床头边的台灯,暗黄色的灯光下,这是一间简陋的小卧室,一张桌子,一个凳子,一张床已经显得非常挤,走路都要绕来绕去,唯一值钱的应该是悬挂在墙面上的一尊古钟,淡黄的钟面上显示的是罗马数字,时钟正指着午夜一点整,针面金灿灿的,仿佛黄金制造,这尊古老的钟已经有些年头,是父亲的至爱,家里买不起多余的钟,而陈铭正面临高考,所以父亲就把这珍藏的老钟给陈铭用,但是父亲坚持将钟悬挂在卧室门口之上,这让陈铭觉得非常奇怪。下面憋得难受,陈铭艰难地起来,拿起桌上的杯子,狠狠地喝了一大口水。这口水瞬间直达下面,给他带来一阵尿意。他蹑手蹑脚的打开卧室门,隔壁是客厅,因为只有一室一厅,所以父母都睡在这里,父亲的呼噜总是如雷贯耳,哎,真不知道母亲怎么睡得着?陈铭摸索着墙壁打开厕所门,厕所的窗户没关,冷飕飕的风一下给陈铭吹起了几个寒战。月光又升起来了,借着月光,陈铭回头看了一眼客厅,顿时一阵寒意,客厅的床上被子下仿佛没有人一样,这阵尿意又憋了回去。这是怎么回事?陈铭悄悄地走出厕所,父亲仍然是鼾声如雷,借着微弱的月光,陈铭看到父母正安详熟睡。多心了,悄悄地回到自己的卧室,陈铭躺在床上,一阵迷离,隔壁有些脚步声,许是父母起来上厕所吧,熬不住困意,陈铭又沉睡了过去。

  外面下起了一阵淅沥沥的小雨,陈铭一骨碌爬了起来,眼前正是那尊古钟,七点了,上学有点晚,陈铭急匆匆地穿好衣服,到了客厅。客厅父母都不在,陈铭叫了声“妈”,没人应答,又叫了声“爸”,仍然没有回应。厕所的门开着,窗户却已经关上了。陈铭又到厨房看了下,仍然没见到父母,早饭也没有烧。“难道上班去了?”陈铭自言自语到。陈铭的父亲是邮递员,常年早出晚归也是正常现象。但是母亲是街道卫生处的赤脚医生,而且一般都是帮陈铭烧好早饭,并且监督他吃好,通常还要晚于陈铭出去。家里没有冰箱,陈铭也不擅于做饭,加上时间比较紧,于是拿起书包就朝学校奔去,开门的瞬间,雨中一道刺眼的阳光蹦出了云层,只刺陈铭的眼睛,陈铭眼睛立马侧向一边,突然发现侧边的巷子有双眼睛似乎在窥伺他,他转身走过去,忽地冒出一个穿着黑色雨斗篷的人,在他怔住的一瞬间,掉头快步朝反面走去,陈铭回头看去,这个人块头比较大,背很驼,他是干嘛的呢?是在监视我?

  到达学校的时候,陈铭已经有点晚了,好在老师并没有说他,因为陈铭是班上成绩最为优秀的学生,各科老师都是非常喜欢他,这种偶尔违反纪律的小事,老师也就视而不见了。

  陈铭刚坐上座位,“诶,你为什么总是这么晚来?”

  一个甜美的小小的声音怯生生地问他。他侧脸看过去,边上坐着个小女生,瞪着双乌黑大眼珠子呆呆地看着他,小巧微翘的鼻子,红润润的嘴唇,那皮肤白里透红,吹弹一下就要破了的感觉。她是谁?我经常来的很晚么?陈铭默然了。

  “不说话,你是哑巴啊”妹子仿佛生气了,憋过头去不在看他,两个腮帮子呼呼地,一抹子嫣红瞬时洒满了两颊。

  陈铭努力地想,恩,这是前几天新转来的同学,老师给安排了做同桌,因为他比较专注于学习,加上小姑娘刚转来也不多话,所以陈铭对她基本没有什么印象。

  看着小姑娘不再理睬自己,陈铭也懒得搭理,认真听起历史课来。历史老师是个六十几岁的老头,是本市有名的史学家,博学多才,往往除了讲书籍上的知识外,还喜欢讲一些野史道听途说,这回他说道民国时代著名的盗墓将军孙殿英,他盗过的墓不计其数,他底下有一支最为精锐的盗墓部队,掩藏混杂在第八师中,1928年时,孙殿英究极第八师对乾隆皇帝所在的裕陵和慈禧太后的东陵进行了惨无人道的破坏性盗掘,当时获得宝物无数,尤以四件宝物最为珍贵,一件是乾隆的一百零八颗的朝珠,其中两颗最大的色泽朱红,且因节气变色,时深时浅,一件是一把九龙宝剑,九条金龙嵌在剑面,拔剑时嗡嗡作响,如龙在啸,还有一件是慈禧口中所含的夜明珠,分开无光,合则能照百步。第一件传说送给了戴笠,第二件则送给了蒋介石,第三件给了蒋夫人宋美龄,因为这桩案件轰动国内外,当时都要严处孙殿英,但由于上层的摆平,后来此事也就不了了之了。解放后,唯有朝珠找到了几颗,而这其他两件宝物均不知所踪。

  立马底下有学生站起来,清了清嗓子问道:老师,您不是说有四件宝物?还有一件呢?

  “这第四件,我也不是很清楚,据传是一只翡翠西瓜,相比其他三件也没什么稀奇。终究是野史,做不得真。”陈铭百无聊赖的听着,对于这种非课程的文化,他就不是那么感兴趣了,毕竟对于考试是没什么作用的。他再侧头看看这个前面跟他搭话的小姑娘,正瞪大着眼睛,一脸非常感兴趣的样子,仿佛那些珍宝就在她的眼前,看她那样子,陈铭有点想笑。那姑娘突然感觉到陈铭正在看他,有点不好意思了,双颊又飞起了那点嫣红,马上又低下头去,装模作样地看着课本。陈铭又不再理睬,自顾自听起了课程。

  转眼间,一天的课程就结束了,陈铭立马拿起书包朝家里奔去,这时雨已经停了,但是天空一片雾蒙蒙的,仿佛遮了一层纱幔。一阵冷风吹的陈铭只哆嗦,但是想到马上可以回家了,陈铭不自觉的又加快了行走的步伐。半小时,陈铭就回到了他家所在的棚户区,这种雾蒙蒙的天气,外出打工的人还没回来,加上原本住这块的几户人家已经搬迁走,整个棚户区就像一处被文明抛弃的遗址,晦暗了无生机,自打陈铭记事起他们家就住在了这里,这些年,邻居已换了一匝又一匝,大部分人随着经济条件的改善,都搬到了公寓居住,唯独陈铭家一直呆这这里守着这间小屋。这会到了门前,陈铭敲了敲门,叫了声:妈。屋里没有回应,真是奇怪,按照往常,妈妈一直很早回来的,这会应该已经在烧饭了。陈铭掏出钥匙,发现钥匙孔边上有些黏黏的东西,轻轻的摸了下,似乎是一些油状物。打开房门,屋子里还是陈铭早上出去的样子,这情形爸妈应该还没有回。先温习会功课吧,陈铭想着,回到里屋,开始专心看书。这么一会光景过去了,肚子开始咕噜起来,怎么还没回,陈铭抬头看了一眼挂钟,已经是晚上六点半了。再也无心看书,陈铭走出屋子,天色已经近暗了,门口的小树唦唦作响,小路的尽头都是雾,没有行人经过,边上的几户也是冷冷清清,没有人烟,整个棚户区仿佛只剩下陈铭一个人。怎么还没回,陈铭望眼欲穿,又有些急躁起来,于是靠在门口张望起来。看了一会,仍是无踪影,就连来往的人也倏然未见,陈铭又感觉到乏力起来,于是坐在门前的台子上,忽然眼皮一阵困顿,竟然沉沉睡去。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1. 全部目录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