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七章奈何桥

发布:2021-02-24 08:10:40

么幽冥真的穷到没人,没办法把他给放出了!”听见声音的哪一刻李悠然就觉得有些不对,原本就极其靠后的位置竟又往前挪了挪,但当看见了洛寞的时候,他但是倒吸了一口凉气,扭过身去,大踏步的往前走。“没看见了我,没看见了我,谁叫我也不停地,谁叫我也不停地。天上的,地下的,一众人份外好奇的看着洛寞。地上的好奇他是谁,竟敢挑衅天上的那些大派弟子,天上的也是好奇他是谁,有什么资本挑衅他们。。...

  陈道可有些诧异,刚才的话语似乎与这两天他所认识的那个淡然,处事不惊的洛寞有很大的差异。

  天上的,地下的,一众人份外好奇的看着洛寞。地上的好奇他是谁,竟敢挑衅天上的那些大派弟子,天上的也是好奇他是谁,有什么资本挑衅他们。

  “哦,介绍下,我叫洛寞,青冥的洛寞。”洛寞一脸微笑,阳光的照耀下青色的小鱼闪闪发光。

  “我就知道,你肯定会来的!”余秋眼睛一亮,顿时跃跃欲试。

  “嘶,这个祖宗怎么来了,难道青冥真的穷到没人,只能把他给放出来了!”听到声音的哪一刻李悠然就感觉有些不对,本来就极为靠后的位置竟又往后挪了挪,但当看到洛寞的时候,他还是倒吸了一口凉气,转过身去,大步的往后走。

  “没看见我,没看见我,谁叫我也不停,谁叫我也不停。”

  “咦,李兄,你也在,看你这样子,难不成现在就要走!”洛寞有些戏谑的说到。

  “哪,哪有,身体不适,身体不适”李悠然说不出的尴尬,继续往后有也不是,退回去也不是。

  “哦,对了门就快开了,各位先聊着,我就先走一步了。”洛寞显然没有和他们闲聊的兴趣,上面的人除了李悠然在他看来有点意思外,其他的,也都一般般,真打起来还说不定是不是苏斩的对手。

  不过,这倒也是在情理之中,这黄泉古道听起来是大宗破灭后的遗址,可那都是多少年前的事了,有再多的东西恐怕也早就被人们搜刮的一干二净,剩下的,就只怕是些拼了命也拿不到的。所以说,这里在一些有实力,有背景的人眼里,简直就是块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只有那些既没实力,又没背景的人才会把它当成块宝,做着些机缘临身,从此一飞冲天的美梦。

  如果不是老头子威胁他,他才不会来跟这些人凑热闹。

  “李兄,要不要随我同行啊。”洛寞随口说了一声,就向石门的方向走去。至于王可,那是什么鬼。

  “既然洛兄邀请,哪有不答应的道理。”李悠然是不敢不答应啊!上次就因为一点小事招惹了他,结果他就多了一个内衣狂魔的称号,如果再惹恼了他,说不定还会怎样呢,他不敢赌啊!

  而被忽视的某人,彻底在风中凌乱。

  找到了不远处的陈道可和苏斩,洛寞愉快的向他们介绍了李悠然,至于名号,当然是内衣大盗了,而且还是专攻紫色的。

  “师兄可是要和我一同进去。”洛寞不再戏耍脸色已变得铁青的李悠然,问向了一旁的陈道可。

  “我就不进去了,正好看了那本书之后有些感悟,这两天往顺理一理,说不定等你们出来,我便已经凝窍了。”陈道可真像是有了些感悟,脸上有掩饰不住的笑容。

  “真的,那我到是要提前恭喜师兄了。”洛寞也很高兴,毕竟是自家的便宜师兄,实力强了,咱出门在外也有了保障不是。

  “如此大的年级还在凝窍上下徘徊,真不知道你们高兴些什么!”李悠然小声的嘟囔道。

  陈道可听到不过是微微一笑,他倒是不甚在意。

  “你这人,怎么这样。”反倒是苏斩站了出来,质问于他。这几天苏斩在练剑时陈道可给他提出不少的建议,他对陈道可有了不少尊敬之感,此时断然是不会坐视李悠然如此评说他。

  “嘿,你信不信,别说是凝窍,就现在我师兄也能打十个凝了窍的你。”洛寞发现李悠然这人就得时常敲打两下,要不然啊,他就是管不住那张嘴。

  “信,怎么能不信呢,洛兄的师兄怎么是那些凡俗能比的。”李悠然简直想抽自己两个嘴巴子,多什么嘴呀。

  “那好师兄,随便劳烦你帮我看住那只驴,别让它到处乱跑闯祸。”洛寞转头看了一眼在后面探头探脑,鬼鬼祟祟的青驴,和陈道可说了一声。

  “走吧,还楞着干什么。”

  “唉,还没开门呢。”

  “等我到了它自然就开了。”

  “他竟如此猖狂,完全不把我等放在眼中!”回过神的王可,大怒道。

  “王师弟,何必动气呢,一切等进入了古道再说,到那时我等看他是否还能猖狂的起来。”一个满脸阴翳的洞幽弟子摇着手中折扇,自以为风度翩然的说道。

  “咔嚓,咔嚓。”像是开门的声音。

  “这门是锈了吗!”李悠然皱了皱眉,看向了,横跨河流的石门。

  “咔嚓,咔嚓。”声音不停,就像是多年未曾开启的老门,门轴被风雨侵蚀的锈迹斑斑,每每开启一点,便发出不堪重负的声响。

  “是门开了吗!”

  “门开了,门开了。”河岸一片骚动,却没人敢上前争个前后。

  半空中那各式各样的法器上的所谓大派弟子,都是一惊,然后摩擦拳脚,准备大干一番。

  “咦,记住那个人,竟然敢走在我们前面。”

  韶华也听到了响动,他抱起了心爱的银白长匣,穿过人群,静静的等待最后时刻的来临。他不知道上面的是什么人,也不知道什么大派的规矩,即使知道,他也会不在乎。他的目标只有一个,忘忧泉水,找到它,拿到它,任何阻拦他的人,都是和他过不去,他就是这样一个单纯的可爱的人。

  “请让一让。”韶华看到离石门最近的地方有人,挡住了他的道路。

  “凭什么。”李悠然打小便是天炼宗的宝贝,走到哪里不是人人恭敬,他还从来没遇到有人这么和他说话。

  “上面那群渣渣身份低微,不认识我就算了,本公子不和他们计较,你又是哪里冒出来的。”李悠然现在很是愤怒。

  “唉,李兄啊,不是我说你,这么大的空,给人家让一点地方又能怎么样呢。”洛寞一把拉住了即将爆发的李悠然,把他塞到了身后。

  “不要介意,我这兄弟,被家里人宠坏了,不懂规矩。”洛寞笑着向韶华解释。

  韶华点了点头,默默的站到了一旁。

  “那个白脸的我不喜欢,不过这个脸上带笑的,不错。”韶华基本上没有朋友,能让他不讨厌的也是少之又少。

  “喂,你干嘛拉着我,我今天不把他打成…”李悠然在后面不停的挣扎着。

  “我不拉着你,他会把你打死的。”

  “不是吧,有这么厉害。”李悠然惊了一下,却是不怎么相信。

  “你去试试。”洛寞放开了他,做出了你随便的样子。

  “那算了。”李悠然犹豫了好一会,还是打了退堂鼓,只是眼神不住的往韶华那边飘去。

  门里,门外,原本只不是一穿而过的一道河流,伴随着开门声剧烈,石门中原本是空气的地方真像是出现了一道门,开启了一丝缝隙,却以展露出了一个完全不一样的世界。

  幽暗,混沌,渺茫,即像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却有着一种视线可以穿过一切幻想。

  “哐当”门像是碰到了两边看不见的墙,发出一声撞击的声响。

  一道灰蒙蒙的青光从里面的世界倾撒而出,覆盖了河水,触及了两岸,形成了一条暗青的石桥。

  青石桥面,五格台阶,有字淡而朦胧,刻于桥面,名之曰奈何。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