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五章黄泉道

发布:2021-02-24 08:10:38

“人老了,反应时慢了啊。”陈道可打招呼洛寞让他坐在草地上。“哪有,偏偏是师兄你让着我。”洛寞伸出手将苏斩也打招呼了回来。“师兄,我这一次上山,主要原因是老头子让我来这幻海沙漠中把你送回青冥,此外一点儿是我想进黄泉古道。”洛寞一字一句的道出了自如玉的黑色渲染出大漠的宁静,淡紫的双瞳嵌在一副英俊的异常的脸庞上,少年静静的坐在骆驼之上,目光注视着远方。。...

  “叮”

  狂野的风吹起悠远的驼铃,叮叮作响。

  如玉的黑色渲染出大漠的宁静,淡紫的双瞳嵌在一副英俊的异常的脸庞上,少年静静的坐在骆驼之上,目光注视着远方。

  修长的手指轻抚着背后银白的长匣,眼神中流露出一种说不出的追思。

  “黄泉古道,忘忧泉水,希望…”略显沙哑的声音在这他的周围低低的回荡。

  “啊!”一声低吼,苏斩从那如实的幻境中挣扎出来,脸上血色未消却又有惊恐浮上,但终究还是归为了平静。

  “人老了,反应慢了啊。”陈道可招呼洛寞让他坐在草地上。

  “哪有,明明是师兄你让着我。”洛寞伸手将苏斩也招呼了过来。

  “师兄,我这次下山,主要是老头子让我来这幻海沙漠中把你带回青冥,另外一点就是我想进黄泉古道。”洛寞一字一句的道出了自己的来意。

  “黄泉古道,你想进哪里!”陈道可脸上闪过一丝了然。

  “来,师兄。”洛寞顺手把小车上的飞雪酿递给了他。

  “喝一口吧,压压惊。”看着苏斩脸庞上尚未褪去的血红,一点歉意浮上心头,他未曾想到这式剑法对他竟会有如此大的影响。

  “飞雪酿,我可是好多年没有喝过了,记得当年师父可是很爱喝这个,师弟可是孝敬给师父的。”陈道可大饮了一口,有些怀念的说道。

  “嗯,老头子爱喝这个,我倒是不知道,只不过是顺路遇到,卖下来解解渴罢了。”洛寞解释道。

  “师弟你要去那黄泉古道,那可要抓紧一些了,我可是记得离它开启的日子没几天了。”陈道可出言提醒。

  “黄泉古道?那是什么。”面色渐渐变的正常的苏斩突然插口道。

  “你不知道!那你来这里干什么。”洛寞一脸的惊讶,声音一下子大了几分。

  “我只是听说这沙漠中有什么机缘来着,才想着过来看看,难不成就是这黄泉古道!”

  “真不知道该说你什么好。”洛寞一脸无奈,但又不得不给她解释一下。

  “你知道世人如何称如今这个时代?”洛寞想了想,反倒是又提了个问题。

  “无,无声。”苏斩犹豫着,有些不确定的回答到。

  “不错,就是无声的时代,大者肆意,世间无声。”说完,洛寞又转向了陈道可,见他点了点头,便又继续说了下去。

  实际上,陈道可也仅仅是知道一点黄泉古道的事情,也不见得能比苏斩强到哪里去,对于它的来历什么的那更是一概不知,所以他才会点头示意洛寞继续说下去。

  “而无声之上,便是道劫。那个时代诸道凋零,九山破灭。而这古道之称说的就是当时最为强盛的九大道统破灭所残留的遗迹,黄泉就是其中之一。”

  “怎么,你还不懂!”洛寞见苏斩低头沉思,有些无语的问道。

  “啊,不是,我在想其他的八个是什么。”洛寞讲的如此简单明了,他若是再理解不了,那不就成了猪不是。

  “黄泉、离难、不周、天台、即墨、北宫、古渊、灵山这八个是广为人知的,最后一个则是千百年来未曾现世,也不为人所知。”抬头饮了一大口酒水,润了润略有些发干的喉咙,他只觉得自己快成了扫盲的讲师。

  呼啸的风掠过胡杨林,抚过不再言语的三人,没了踪影。

  旷古的沙漠从来不是热闹的汇聚之地,然而这数十年无人打扰的寂静却接连被人打破,它若有灵,应该也会怪怨人们打扰了它的清梦,或许会吹起一阵狂风,宣泄它的怒火。

  或是单人独行,或是有驼队相送,或是抬轿而往,当然,也有人驾舟遨游,御剑乘风。

  不过无论是如何而来,他们的目的大抵只有一个,那就是这十年方得一现的机缘,黄泉古道。

  顺着名为归海的河流,在不知是尽头还是源头的地方立着一栋高大的石门,想然应是白色的模样,但历经无数岁月的风沙侵袭,已变得不那么耀眼,渐渐暗淡成黄。

  不过那石门上处处狰狞的刻画却没有随着时光逝去,反而愈现真实,那无数双挣扎的手臂,呼之欲出。

  虽说离它开启的时日还有那么几天功夫,但早已有人静候在门外,三三两两聚在一起,却是分外的安静,即使是交谈也仅仅是耳语,并无喧哗,也无斗争。

  宽大的白色披风包裹住了末央整个的身躯,只有一张精细的脸庞流露在外,旁边的少年双手抱膝缩卷在一旁。

  “末央,看,那些追着我们的人!”少年用嘴嘟了嘟不远处靠成一堆的几个黑衣之人,小声说道。

  “不用怕,他们现在不敢抓我们。那里面很大的,等我们进去了,他们更是找不着我们。”末央一副你安心的表情。

  “那我们出来的时候怎么办!”少年还是一脸担忧的样子。

  “出来,你个笨,本姑娘有大气运在身,在里面一定会有逆天机缘,修为大涨,到时侯把他们打的落花流水,看他们还怎么抓我们。”末央满眼小星星,仿佛看到了自己大杀四方的威武样子。

  “哦,道也是。”少年蠢蠢的应了一声,没有一点怀疑的样子。

  归海河边,小绿洲前。

  点、崩、撩、劈、刺、拦、挂、托、绞、消……一十七式剑法基础在洛寞手中缓缓施展开来,没有一丝一毫的阻碍,仿若行云流水般顺畅,给人一种不似剑法倒像是舞蹈的感觉。可若细细观察,就会看出那精炼到极致的一招一式中,流露出的森然杀机。

  “师弟心中可是有怨!”陈道可像从中是看出了什么,开口问到。

  都说一名好的剑客,已经不仅仅把剑当做一种工具,而是把他当成了自己最为亲近的亲人,倾吐心声,每出一剑便是一种心情的表达,情感的宣泄。他人尚且如此,更何况是洛寞。

  “怨,那倒是没有,只不过是想起了一些人,一点事。”洛寞平稳的将最后一剑刺出,收剑答道。

  “那便好,年轻人心里有事,不要憋着,还是说出来的好,说不定师兄还能帮衬你几分。”

  “师兄多虑了,只不过是多日未曾练剑有些手生了,闲来无事找找手感,免的到了关键时刻出了岔子不是。”洛寞笑着回答。

  “哦,对了师兄,老头子下山时还让我把这个给你。”洛寞从怀中掏出一本黄皮小书,封面上也没有什么字迹,看起来很是寻常的样子。

  “哦,是什么。”陈道可双手接过,有些好奇。

  “老头子没有告诉我,还有,天色不早了,我便不打扰师兄了。”洛寞向他说了一声,走向了小屋的方向。

  背后,河水翻涌填补住了那道长长的裂口,重归平静。

  小屋旁,苏斩独自盘膝而坐。

  “若有时间,可以多练练基础的一十七剑,有什么问题也可以问我。”洛寞向他说道,算是对白天无意伤他的一些补偿。

  苏斩睁开眼,却见洛寞已盘膝闭目不再理他,他咧开嘴笑了笑,又重新闭上了眼睛。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