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四章 请假去医馆

发布:2021-02-24 08:10:37

呀。龟公脱籍是五百两银子,一个姑娘五百两银子到二千多辆20-300当然年龄问题也是价值因素,而她姐姐赎金二十五万两白银,而且脱籍的时候要凤冠霞帔,金银珠宝,就当嫁了女儿像。王颜打招呼了他一下就去找**去了,在**面前王难也没说话的的份,实际上王难说:“姐**能答应吗,”王颜道:“我也不知道,我帮你问问,反正龟公不少,少你一个也不会有太大的影响,再说了你的卖身契在这他也不怕你跑,”王难心里想在这里的肯定都签了卖身契呀。。...

  第二天下午王难找到颜姐,问颜姐,是否购买到筋脉,穴位有关的书籍,颜姐道:“能买到,但是药馆的大夫们说照着书来是学不会的,必须一把手一把输轮流教授,这样学的东西才准确,我打算和妈妈说下让你休息一个月去药馆去学习下这个。”

  王难说:“姐**能答应吗,”王颜道:“我也不知道,我帮你问问,反正龟公不少,少你一个也不会有太大的影响,再说了你的卖身契在这他也不怕你跑,”王难心里想在这里的肯定都签了卖身契呀。

  龟公赎身是五百两银子,一个姑娘一千两银子到二千多辆不等毕竟年龄问题也是价值因素,而她姐姐赎金十二万两白银,并且赎身的时候必须凤冠霞帔,金银珠宝,就当嫁了女儿一样。

  王颜招呼了他一下就去找**去了,在**面前王难没有说话的份,其实**长得也不错,三十多岁,皮肤白皙,柳腰,一对大馒头,一个瓜子脸总是带这淡淡的微笑,不过这个微笑啥时候变成冷笑就不知道了。

  “妈妈,我能不能让王难去药店去学习下诊治病情手段要二个月,”**疑惑的看了一眼,说:“可以是可以,不过吗,赎金增加到一千三百两银子。”

  听到这里王难心里一阵阵草泥马跑过,一个月三百两银子……….,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等老子成为修仙的老子一定把你当成婢女天天叫你服侍我,服侍我姐。

  王颜也知道轻重也就没把三百两银子放在心上,一些客人的打赏呀,和讨好她的给了她可不少银子,杂七杂八加金银珠宝一共得十万两了,所以二百两银子相对而言就是毛毛雨,于是也爽快地答应了。

  王难也去收拾了下,悄悄地上了楼拿着那本内功书,三阳功和一套衣服打了个包袱,由于今晚不用王颜在场,王颜就拿了一千两银票,和王难一起出去了。

  专门让丫鬟去找了个轿子抬着王难和王颜出去了,让轿夫去钱庄,去钱庄把银票换成九张一百两和一百两散银,王颜又让轿夫抬到了裁缝铺,给王难买了三套衣服,一套白色,一套黑色,一套蓝色,都是儒学人士穿的儒衫。

  换了一套黑色的,由于吃的不错,也天天来回干活,父母基因吗应该是不错的。虽然不是丰神俊朗起码也是眉清目秀,别忘了才十二岁,长大了也挺帅。

  颜姐付了钱还剩九百八十多两又买了荷包,买了几双鞋,几个木簪男士的扎头发的,有几个小混混本来想闹事看到轿子上的花艳阁图案,就一个个老老实实的了,毕竟花艳阁的势力是极大的。

  到了医馆,找到管事的大夫,王颜和管事的交代清楚,说了只学筋脉,穴位,其他的看王难兴趣,然后非常大气的给了五十两银子,说学二个月,伙食费用学习费用这是定金,住宿也住在这里,如果我哦非常满意的话我会在两个月后再给五十两银子,主事的说:“没问题,包在我身上。”

  王难心里想:“一百两银子,我得挣快一年,小爷要是学不好就悄悄的给点火。”

  王颜说:“弟弟这位是马管事,你听他的就行了,好好学我半个月来看你一次。”

  王难应到:“嗯姐你走吧,不用担心我。”

  王颜叫王难去了轿子把二百三十多两银子给了他说:“吃不好就出去吃,需要什么就去买。”

  王难眼泪差点出来了,心里只有对亲人特别的感激,说了句谢谢姐。

  王颜嗯了一声又交代了几句,就依依不舍得走了,毕竟从小相依为命,从未离开过比亲姐弟还亲。

  王难进了医馆,问马管事好,马管事说:“你今后和李大夫学习穴位,筋脉去他是专门负责这个的,他喜欢喝酒,喝完酒还有点小脾气,你小心点别被他点出事情来。”

  马管事又招呼一声:“小马带着王难去找李大夫,就说我今早说的就是他。”说完一个小马的男子过来了大约十五六岁,应了声是就带着我去了,我路上问他:“住的地方在哪,他说马管事交代了后院专门给你准备了一间厢房,你看先把东西放下再去找李大夫吧。”

  我听了下,也无可厚非就去放下东西,和他一起去找李大夫,后院比妓院的后院略小,不过环境非常清幽,一股药香味,隐修倒是不错的。问了小马,叫马六,说孬名字好养活,王难笑了笑没说话

  到了李大夫门前,打开门就有股酒的味道,闻了下是竹叶青,由于经常在妓院里,酒的味道倒是十分敏感的,也基本都熟悉,都知道。

  马六去和李大夫说了,李大夫说:“你去左边书柜第二层右第三本书和右边书柜最下面一层左数第一本书,你取下来第一本关于筋脉和身体骨骼,第二本是穴位,和每个穴位作用,今天天色已晚,你去今天晚上读下,明天再读下,能背多少背多少,后天我教你。”

  我应了声是,就和马六出去了,问明白吃饭的地方,就去吃了点饭,然后回屋里去背书去了,虽然十二岁但是生死,都见多了,心也就硬拉,知道怎莫才能好好活着,所以回去后一点没松懈,读了两个时辰书。

  第二天,早起来给了马六五两银子叫他两个月给他打水,给他把饭带过来,马六一看五两银子,就轻松应下了,馋的边上的几个仆役流口水。

  马六给打了水,端来早饭,一碗粥三个馒头两个荤菜,吃了一半多点,就叫马六端走了,好歹是定金五十两银子后期还五十两,生活那是顶呱呱呀。

  读到中午的时候出去放松了下,又开始读,先学点是筋脉和骨骼的那本,读完了也背了个十分之三四,晚上就让马六打了点水洗刷后,看了会三阳功,看看明天该问什么,接着就睡了。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