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三章归海河

发布:2021-02-24 08:10:36

几道,在凝窍之后难以可修,是天性个性使然,而练气士几道,若在凝窍之后没甚高超的功法可修,那你但是另寻高超吧,不然的话,你是永远是不可能会混也才的。洛寞是一个纯粹的剑客,但他不可能会成了一个纯粹的练气士,因为说,他永远是不可能会像练气士一样吞吐霞光,饮练气士,所练为何,他们号称天地万物之气无可不练,说白了也就是那四大。。...

  “本来真性号金丹,四大为炉炼作团”

  四大,地、水、风、火此为四大,所指为天地万物皆由这四大而成,练气士之说也因此而来。

  练气士,所练为何,他们号称天地万物之气无可不练,说白了也就是那四大。

  餐霜霞,饮风雨,练万气。洛寞对于前两条嗤之以鼻,不过对于最后一条,倒是分外的感兴趣,因为剑道修行也有凝练天地之气成自身剑气的法门,不过那大都是以后的事情,离现在的他还远着呢,也只能是想想罢了。

  剑修一道,在凝窍之前无法可修,是天性使然,而练气士一道,若在凝窍之前没甚高明的功法可修,那你还是另寻高明吧,要不然,你是永远不可能混出头的。

  洛寞是一个纯粹的剑客,但他不可能成为一个纯粹的练气士,所以说,他永远不可能像练气士一样吞吐霞光,饮风露雨,但用它的功法作为初始的奠基之用还是可以的。

  在你尚未凝窍,不能引动诸气入体之前,练气所靠的就是呼吸,一呼一吸之间,引动气息入体,所以说,控制好呼吸,是练气士的必修功课。至于练精化气什么的,如果你还想凝窍的话,还是不要作死的好。

  洛寞自认为在这方面还是比较有天赋的,呼吸,洛寞认识到它不仅仅只是作用于引气,对于平常的练剑乃至打斗,也有不小的增益。

  试想一下,两人面对即将搏杀,一人气喘如牛,神色紧张,一人呼吸平稳,平静如常,就算是外行之人也能看出后面的人胜算更大一些,除了给对手以压迫之感外,平稳的呼吸更有助于你在打斗之中更好的把握节奏。

  沙漠中,洛寞开始了对苏斩的打击,而这,被他形象的叫做了饭前热身,一旁的青驴欢快的摇着尾巴,驴脸上一副看戏的表情望着前方。

  “用力,用力,用尽你的全力,每斩出一剑你都要体会到精疲力尽的感觉。”

  “呼吸,控制好你的呼吸,连呼吸都掌控不了,你如何掌控你手中的剑。”

  苏斩大口的喘着气,额头上满是豆大的汗珠,拿着剑的手也在不住的颤抖,如鹰般犀利的眼死死的顶住了闲庭信步般的洛寞。

  “你很强,可我也不是弱者!”几近是嘶吼而出的话语,咆哮在洛寞的耳边。

  前脚往出一迈,后腿一蹬,凭空踩出了一声气爆。身体猛的腾空而起,双手举剑,力劈华山,一道更加凝实的山岳之影同时出现在他的身后,一种名为压迫的气势缓缓凝聚。

  “重剑无锋,大巧不工,可不是你这般近乎是蛮力的使用,哦,还有一点自以为模仿的很像的山道之韵。”洛寞颇为实诚的评价着,但苏斩的脸上却已经有了怒容浮现。

  既然是为了打击他,那洛寞便不会以轻松的方式结束战斗。

  单手持剑,身体站立在沙漠中,面对着跃起腾空,借着下落之势向他而来的苏斩,他一动不动,没有丝毫要躲避的意思,他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等待着他,和他的剑。

  最激烈的碰撞,面对面的打击。既然做了,那便要做的最好,在别人自认为最强的地方击倒他,是洛寞长久以来坚持的良好习惯。

  阳光无目的的漫射,拖出了一道又一道漆黑的光影,时间仿佛在这一瞬定格。

  不知何时成了紫色的长剑已在急速的挥舞中化成了一道彩虹,被洛寞抓在手里的彩虹,七彩的虹光滑过天际,划过争锋的剑刃,划过苏斩的双眼,消失不见,紧接着,一股沛然巨力顺着手里的争锋传到了他紧握着剑的手上,身上,一寸一寸是那样的清晰。

  “轰”他以比来时更快的速度倒飞出去,落地的身影激起了一片尘土飞扬,久久没有声响传出。

  倒地的苏斩也久久没有站起。

  “好大的力量,还有,他竟然没有用出他所体悟的韵,是我太弱了吗!”这样的想法他心中闪过。

  韵,仅仅是韵,苏斩不认为洛寞这样厉害的剑客会体悟不到韵,但他不会相信,也不可能相信他有会着自己的势,因为,他还是太年轻了。

  “唉,寂寞呀!”扬了扬手中的剑,道了句落幕词,洛寞施施然走向了小车,没有管倒在地上的苏斩,因为,他相信他会爬起来的。

  火热的骄阳又渐渐的升到了头顶,一股股热浪随着风,不断的袭来。

  洛寞驾着小车,衣衫有些破损的苏斩紧跟在后面。

  “高手师兄,你的剑怎么变成了紫色!”

  自从早晨起来,苏斩就一直这样叫着洛寞,即使是在被他打击之后,也不曾改变。

  对于这个称呼,洛寞简直是不知该如何是好,洛寞现在发现了,除了剑,他整个就是一无知少年。

  “恩,咱是高手,自家知道就好,没必要说出来不是。”洛寞一脸谦虚。

  “奥,知道了,高手师兄。”苏斩呆呆的应了一声,还在纠结洛寞的剑为什么会变成紫色。

  “听说过积虹谷吗!”洛寞问道,但想来他也是不知。

  果不其然,他有无知的摇了摇头。

  “那是一个美丽的地方,谷中有七彩虹光长年不散,经虹光千万年的照射,里面产生了一种名为七彩虹石的奇物,它有赤、橙、黄、绿、青、蓝、紫七种颜色,一天一变,而我的离别便是由这七彩虹石铸就,现在你可是知道了。”洛寞现在有一种为无知儿童扫盲的感觉。

  “奥,原来是这样。”他做出了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而洛寞则是一拍脑袋,对他彻底是没了话说。

  “来,鼓动你的气血,不要保留。”话题转来转去终究又是转了回来,离不开这修行。

  “奥!”他应了一声,也不问洛寞为什么。

  双手猛的一握,浑身的气血加速奔流,他脸上涌现了一丝红晕。不同与剑的凌厉之势,一种浑厚充满了力量感的气势渐渐在他身上涌现,一股股的微风缓缓环绕在他的身边,带动起些许的沙尘。

  “咦,竟能够引动外界!”洛寞显然有些惊讶,但随即又说道。

  “不错,跟我十岁时的样子差不多了。”

  苏斩闻言气息一窒,涌动的气血平缓了下来。

  力量,便是气血强大与否最直接的表现,而当你的气血在身体里飞快流转时,能引动外界之物,随气血一同流转,那说明你浑身气血便已经旺盛到了一定的程度,足以让你凝结窍穴。

  古往今来,奇思妙想的修炼之法无数,却没有一人能跳过气血凝窍这一关。

  要知,修行之前窍穴隐而不发,而各门各派的典籍无非是一个作用,就是将这些隐藏的窍穴借身体之气血凝结出来,气血越盛形成的窍穴便越是坚固,但破开之后得到的好处就越是多。所以仙门之中打小拜入的,直到二十多才开始服气冲窍的也不在少数,为的便是这一宏厚的根基,当然,力求速成者也不在少数。

  “想必,如何凝窍你也有了自己打算,我也不好再行干涉,不过你若是不怕日后辛苦,我这里倒还是还有些凝练气血的方法虽然不能让你一下子有太大的突破,但也能让你有所长进。”洛寞观他一身气血也算浑厚,但却是松散一片,不知凝为何物,这才想要帮助他一番,反正也不是什么太过高深的东西,更何况洛寞也认定了他将是自家的师弟,虽然说等回到青冥拜师之后,自然也会有人教他,但在洛寞看来便是有些晚了,更何况晚些时日就有用到他的时候,他强一些也没有坏处。

  “好。”苏斩也没有多说,但他那双眸子里却透露出了几分感激的意思。

  “倒是不用谢我。”洛寞心里暗想。

  算上今日,洛寞已在这沙漠中走了快有半月之久。

  “也该到了吧!”不远处沙尘纷飞,金黄的沙丘起起伏伏,看不到尽头。

  “哗,哗”遥遥的好像传来了点不同的声音,像是流水。

  拉车赶路的青驴支起了耳朵,挥剑苦练的苏斩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望向了远方,抬着头看着云的洛寞也收回了目光。

  “哗,哗”越来越是清晰。

  “到了。”洛寞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

  青驴的脚步也不觉的快了几分,苏斩则是大踏步的跟上,眉眼间散发着一种好奇。

  传说沙漠中流淌的那条河,归海河。

  他们,到了。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