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二章 妓院闹事

发布:2021-02-24 08:10:36

床,每次闲聊也就1个半时辰。虽然如此虽然架忍不住人多呀,每次清倌出的日子都是座无虚席,王孙贵族,商人,侠客,比比皆是。**呢也鬼灵精,每次竞拍者先交5两银子,才也可以参与其中竞拍,对那些王孙贵族有钱的人者而言,这都也不是事,光这门票费用都是接龟公头道:“快去给姑娘们倒水伺候着”。王难就麻溜的去后院打烧好的水给姑娘们倒水了准备洗刷接客,来来回回忙碌了1个时辰。。...

  第二天快到傍晚的时候王难起床了,自己打了盆水,麻利的洗刷了,接着就去妓院内摆放桌凳,打扫垃圾了。

  龟公头道:“快去给姑娘们倒水伺候着”。王难就麻溜的去后院打烧好的水给姑娘们倒水了准备洗刷接客,来来回回忙碌了1个时辰。

  客人们也都来了,今晚正好是花魁露面的日子,这花魁呢为了吸引眼光都是一个月露3次面,在楼上弹琴然后底下人竞价,价高的就上去和花魁呀去谈天说地,围棋呀,交流呀之类的,反正是不能上床,每次聊天也就1个半时辰。

  虽说如此但是架不住人多呀,每次花魁出来的日子都是座无虚席,王孙贵族,商人,侠客,比比皆是。

  **呢也鬼灵精,每次竞价者先交5两银子,才可以参与竞价,对那些王孙贵族有钱者而言,这都不是事,光这门票费用都是接近千两白银,竞价的时候也就是炫耀的时候,有的还为了搏眼球送玉的,珠宝,黄金的有的是,每晚光花魁就3000多两银子。

  王难道:“小六哥今晚你猜能有多少人,”小六道:“看你姐姐了”。

  王难嘿嘿一笑。

  **站了出来道:“各位贵客,今晚是颜颜的出阁与各位大爷们见面的日子,今晚可以与颜颜聊2个时辰,老规矩再说一次,正能与颜颜谈天说地,喝酒聊天,不守规矩的你们也知道这样做的后果,好了我也不多说了,琴奏开始。”

  这花艳阁是有后台的,据说是一位王爷的产业,有不少2品大员的子嗣在这闹事,他家的老子都被办了,不是革职查办,就是查出贪官的证据,所以王孙贵族也就没几个闹事的,有些侠客闹事就是直接暗器伺候了,再化骨粉直接就死了,所以就没人闹事了。

  一首相思,冲耳而来,琴音飘远流畅,听得下面的宾客如痴如醉,王难这些龟孙们也是如此,少说也是听过几百次近千次的弹奏了,可是每次都是听着听着就走神了,教王颜也就是花魁,弹奏的是宫里的琴师。

  弹奏完毕,过了一会,纷纷叫好,**也就说:“来竞价开始。”

  一个商贾说:“100两,”还有个侠客说:“300两,就你100两还敢和颜颜姑娘聊天,你也不看看你那矮冬瓜,”刚说完就有豪客说:“500两,颜颜姑娘我是专门从凌江城来找你的,”礼部尚书家小公子道:“700两,”兵部尚书家二公子:“800两,”礼部尚书家:“850两,”兵部尚书家:刘品今晚让给我,大不了下一次我不和你挣怎么杨,950两,刘品道:好,不过今晚我的费用你请了。孔伟道:好。

  这时有个侠客直接掏出一包金银首饰,还有一颗夜明珠道:“花魁我带走了,这一包首饰怎么也值个3000多两银子。”

  **说:“大爷我们家颜颜呀,只谈天说地,不卖身,”那侠客说:“大爷就是要了,敢不给我,我就烧了你们这家妓院,我到要看看你们给不给我。”

  **悄悄指示龟公头去楼上请那个一流高手的老女人,则继续说:“大爷,我们这里其他的美女多的是,何必找颜颜共度良宵呢,要不如这样吧大爷,我们这秋红不错呀,要不大爷今晚和她共度良宵。”

  孔伟这个兵部尚书家二公子道:“你个老小子别给爷闹事,小心爷把你送进大狱,**你尽管弄死他,有事算我的。”

  侠客不愿意了,大不了抢了人直接换个地方算了,我还不信你能找到我,想完直接把刀一撩,你们给我抢一个试试。

  这个时候,楼上的老女人直接从房间被推出来了,**给她一个眼神。

  老女人话都没说,直接就扔了暗器,侠客听到一道风声,直接一个驴打滚,滚到王难边上,老女人没给他反应的时间接着一下发出来8枚飞镖,侠客猝不及防,中了3枚镖,那侠客稍微有些恍惚,刚想说出几个字就晕倒了,老女人话都没说,直接回了房间。

  **说:“王难,龟十二把他给我抬到后院去,先在哪等着,我等下过去,”王难和龟十二应了一声,接着就把他拖走了,过了好一阵子,**来了直接就碎碎语道:“都怪这个闹事的弄什么破事,害的老娘损失了几百两银子,不过好在那包金银首饰值个三千多两银子,龟十二去把刀拿来,把他杀死,”说着又抛出一个小瓶是化骨粉然后就走了。

  龟十二就去找柴刀去了,王难赶紧趁着都不在的时候在大汉身上摸索出来2本书,和一个小玉葫芦,玉葫芦也就成年人的四分之一个巴掌大小,趁着龟十二没过来赶紧把书和小玉葫芦藏在身上。

  龟十二直接一刀把头剁了下来,然后也在身上摸索,没摸到东西,就说:“死穷鬼,都把东西放在包裹里干什么,害的老子没东西,多少的都被**哪去了,晦气死了,王难你把他化掉算了。”说完转身走了。

  王难呢就肢解了,花了半个时辰,塞到酒坛子里,到上一点化骨粉,一股黄烟冒了出来,奇臭无比,赶紧找了个塞子盖住,送到了藏酒坛子地方。

  然后也没去前院招呼人,先去了休息地方把今晚弄的2本书和一个小葫芦藏了起来,说实话也是奇怪,在那个炕的地方下面有个洞,还有个洞,不过他呢经常把一些死人东西都放在里面洞里,外面就放了二十多两银子,掩人耳目,接着就听到龟公头的喊叫声,就速度麻利的去了前院招呼嫖客们去了。

  今晚不知道是心情好还是自己顺畅,来来回回伺候人给的赏钱都有二两银子,快到天明的时候和以前一样,速度的把那个桌子,板凳收拾好,然后给老女人送去饭菜,和小丫鬟聊了几句,就去和王颜姐姐说:“姐姐今晚是谁和你聊天呀,”,王颜道:“小鬼头,是孔伟,送我一个一百多年的老参,这不在这呢,你拿去吧,我反正用不到,”王难道:“谢谢姐,我就不客气了嘿嘿,姐银子你先帮我放起来,我去给收拾一下,睡觉去,你也早点睡吧。”王颜应了一声,王难就出去了。

  到了大通铺就打了盆水又去了厨房弄了点热水兑换了下,洗了个澡,好说歹说今天也是弄了死人,不洗个澡,除除晦气也不好也,洗完全身舒服,倒掉水穿着短裤直接就钻被窝睡觉了。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