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二章夜末央

发布:2021-02-24 08:10:35

她们也敢胡来。”末央机械般抬着腿,一步一步往前。“那,还远吗?”少年又是张口问到。“离了,书上说那里有着一条河,我们只要你找到了了河,就肯定会远了。”末央的声音也是分外的沙哑,她也不明白这沙漠中是否可以有汩汩流淌着的河,她现在的,没办法希望能一女,一男,徐徐前行,即使已是黑夜,也没有停下脚步。。...

  这沙漠,大的无边,也不知道是此时洛寞所处方向的那边,距离几何。

  一女,一男,徐徐前行,即使已是黑夜,也没有停下脚步。

  “末央,我们走了多久了,好累啊!”少年说不出的疲惫,声音也是那样虚弱的样子。

  “多久?”末央艰难的抬起了头,看了看高挂的月亮。

  “又天黑了!可我们不能够停啊,后边追着的人也不知道到了哪里,若是停下,我们有可能会被他们追上的,所以不能停啊!但,只要到了哪里,即便是追上了,她们也不敢乱来。”末央机械般抬着腿,一步一步向前。

  “那,还远吗?”少年又是开口问到。

  “不远了,书上说那里有着一条河,我们只要找到了河,就一定不会远了。”末央的声音也是分外的低沉,她也不知道这沙漠中是否有流淌着的河,她现在,只能希望它不是一个传说。

  “冷!”少年控制不住的哆嗦,他单薄的身躯已抵不住寒冷的侵蚀。

  末央踌躇了片刻,还是将披风取了下来,把他包裹了进去,搀扶住他,两人蹒跚着渐渐远去。

  夜,却是无比的寒冷,哪怕是熊熊燃烧的火焰也难以抵挡这刺骨的寒意。

  “噗,噗”青驴不断的打着响鼻,伸着舌头不断的往火堆旁的洛寞身边靠。

  “去,一边待着去。”洛寞拍了下它的脑袋,一脸嫌弃的样子。

  “呜”它有些委屈的叫了一声,稍微挪了挪脚步,哗的一下就卧了下来,赖着不走了。

  洛寞打眼瞄了瞄,也没理它。

  即使是在这沙漠中走了有些日子,可洛寞也还是有些不习惯这昼夜温度极大的差异。

  酒也是喝不成了,飞雪本就是阴凉之物,若是阳光正盛时喝了倒是会添几分凉爽,但若现在喝了,怕不是里里外外都要冻个通彻。

  “叮,叮,叮”洛寞用他修长的手指敲击着横放在双膝上的长剑。

  声音不停,仿若成了一曲动人之乐,引动无限的思绪。

  “我明天想跟着你!”一直很是沉默的苏斩蓦然间开口说到。

  “我一不是漂亮的女子,二没有什么多余的钱财,你跟着我干什么。”洛寞做出了一副不欢迎的样子。

  “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些。”苏斩眼中闪过一丝精光。

  “哦,那你说的是什么!”洛寞硬是做出了一副,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的样子,在那装傻充楞。

  “剑,我想和你学剑。”苏斩猛的将头抬了起来,双眼直勾勾的看着洛寞,那目光

  就像要把他洞穿一样。

  “法不可轻传,你又不是不懂,况且,你我年龄相差不大,即便你要拜我为师,我也没有收下你的兴趣。”洛寞选择性的忽视掉了他的目光,懒散的说着。

  “又是这样!”苏斩的双手狠狠的攥在了一起,眉目间流露出一分不解,紧绷的双唇毫无血色。

  显然,这种欲求学而不得的事,已经在他身上发生过了不止一次,也难得他还有这份苦苦求学之心。

  “不过,我三师叔年岁以高,至今也尚未收徒,你若真有意,我也不是不能推举一番。”洛寞脸上带着微微的笑意,看向苏斩。

  “只是,你要告诉我你又有什么资格,成为我的师弟,成为我青冥门人,就凭白天的表现,那可不够。”语气间,带着些严厉之意,原本还带着笑的面容也蓦的严肃起来,他直起了身子,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青冥,这两个字从不轻易从洛寞口中吐出,但一旦说出,他便会如此,不为其他,只因这两字背后所代表的,足以让他尊重。

  苏斩莫名的感到一股气势压的他快喘不上气,洛寞那双凌厉的眼,仿若是映到了他的心中,让他不敢有丝毫妄语。但即便如此,他也是执拗的抬起了头,一双眸子也是气势不弱的看了回去。

  “吾能极于剑!”一字一顿,简单的一句话,却是费了他无数的力气,几点晶莹的汗珠出现在它的额头之上,但很快的又被冷风吹去。

  “锵!”他双手间的争锋发出一声清冽的剑鸣,仿佛是在证实苏斩所说不虚一般。

  “剑者,用之为下,诚之为中,唯有极可称上。”

  “希望你所言不虚。”停了一阵,洛寞才向他说道,不过,他又恢复到了那副懒散的样子,微微抬着头,不知想什么去了。

  苏斩也没有再多问,他明白,成与不成,还是得靠自己,靠手中的剑,一两句话,决定不了他的命运。

  燃烧的木材发出啪啪的声响,闪烁的火光在二人脸上忽明忽暗的跃动,两个人各自想着各自的心事,谁也没有再出声。

  “修行之事一日不可废。”脑海中又回响起老头子故作严肃的告诫,洛寞不禁晃了晃脑袋,把一些乱想的事抛出脑袋。至于帮助苏斩,他能说这是下山是老头子交给他的任务,不完成不行吗!苏斩,不过是适逢其会,再加上洛寞对他映像也挺好,帮人有帮己,何乐而不为呢。

  “何时才能凝窍呢!”洛寞深深的怨念在在大漠明亮的夜空中徘徊着,帮助完了别人,洛寞又开始感慨自己。

  “不能凝窍,修的终究是些蕴养之法,不能说无用,但也没甚大用,也只能是聊胜于无罢了。”他也只能这样安慰自己。

  接引星光、月华之法,诸族皆有流传,倒也不是一些精怪的专利。洛寞所修的不过是一道基础的蕴剑养剑的法决,不太稀奇。高深的他没有,就算有,呵呵,那也得能练不是,有什么样的本事,揽什么样的活,对于剑修一道,好高骛远的,往往都没什么好果子吃。

  默默平复心绪,观想诸天星辰,引星光临身。不凝窍,没那接应星光的本事,也只能用着笨办法,不过,好歹有用不是。总比那些傻傻的张着嘴,等着月华、星光自己落下的蠢妖怪要强上一些,好歹咱也是自己动手,不用靠天吃饭。

  安静的卧在洛寞不远处的青驴,头高高的抬着,那双驴眼瞪着月亮,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蒙蒙的月光在洛寞身后汇成一轮淡淡的青月,光华凝聚,一半涌入他双膝上平放的飞虹剑中,剩下的一般投入到他的身体里,蕴养着他的气血。

  “嗡,嗡”长剑轻吟,像是在表达着喜悦,在常人眼睛看不到的地方落下一些粉尘,粗糙的剑面,以慢的要死的速度渐渐变得光滑。

  而在一旁,看似是睡去的苏斩身上也涌现出了一种莫名的感觉。

  “流水寂灭的气息味道,你道也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洛寞睁开双眼,看向了苏斩的方向,嘴角上挂了一丝笑意。

  “可是,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呢,我又对它又不感兴趣。”洛寞又缓缓闭上了双眼,开始了一晚的修行。

  夜,一片宁静。

  1. 全部目录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