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四章 黑袍人

发布:2021-02-23 08:08:07

唤醒‘天罡’时,突然间觉得背后有道目光在盯着他。他不解的回过头来望了几眼,见门外仅有匆匆的行客,眼中的不解一闪即逝,再度回过头来去时,他才叫道:“天罡!”“叮叮叮叮叮叮!”天罡剑随着李修男那细微呼喊声中,居然真的动了,并且还企图站出来,从剑身在柜“那我便试上一试!”李修男一咬牙,心中也下定了决心。。...

  “嘿嘿!”刘老头暗笑了一声,连道:“很简单,只要小哥唤上三声‘太乙’,剑若能飞到小哥手中,便是小哥的了。”

  “那我便试上一试!”李修男一咬牙,心中也下定了决心。

  这太乙剑让他心动了,他感觉自己的心跳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加快了,就算真的唤不起来,也没损失什么,了不起让眼前这老头嘲笑一番自己的不自量力。

  李修男往后小退了两步,将心中所有思绪全部收敛起来。他深吸了一口气,等心跳平稳后,他刚准备开口唤起‘太乙’时,忽然感觉背后有道目光在盯着他。他疑惑的回头望了一眼,见门外只有匆匆的行客,眼中的疑惑一闪即逝,再次回过头来时,他才喊道:“太乙!”

  “叮叮叮叮!”太乙剑随着李修男那轻微呼喊声中,竟然真的动了,而且还试图站起来,从剑身在柜台上不停的拍打便能看出来。

  这让抱着试一试心里的李修男不由一喜,而刘老头脸上则露出一丝难以置信的神色。

  一旁李丰宝见此情景,忽然惊叫道:“动了,哥哥,这石剑真的动了。”

  李修男难以置信的望了一眼刘老头,可就是这么一分神下,太乙剑又躺了下来。他心中一喜,见此也不气馁,反而有些激动的再次唤道:“太乙!”

  “唰”的一下,太乙剑陡然一下竖了起来,这让李修男心中一紧,毫不犹豫的再次开口唤道:“太乙!”

  随着‘唰’的一声,这太乙剑竟真的像刘老头说的那般,向李修男飞去。

  李修男心中再次一喜,还得意的望了一眼还在发呆的刘老头,刚准备伸手接剑。

  正所谓乐极生悲,就在这时,他感觉到背后吹起一阵莫名之风,一道黑影抢在他的前面,一把抓住了剑柄,刚想转身离开,却被李修男一手抓在了肩膀上。

  刘老头愣愣的望着李修男,他没想到眼前这少年居然真的能将石剑唤醒,记忆中当年,那落寞的身影,弃剑石封,他舍弃一身修为,转道为佛,只因心劫不解。

  如今数十年已过,他再也没有出现过。刘老头本以为再也无人能唤醒此剑,就这样,他带着一丝报复的心里准备让少年难堪一次,也算通了心念。

  可结果再次让他意外了,意外之中又带着激动之色。他没想到世间还有人能再唤醒‘太乙’仙剑,当年那英姿飒爽的身影不知不觉中又出现在他脑海中,连眼前发生的一切都未曾发觉。

  那黑影身形一停,不给李修男任何一点反应的时间,肩膀一抖,一股无形之气将肩膀上的手震开。

  李修男先是一愣,这男子穿着古怪,一身黑袍,头戴宽大的黑帽,连脸上都带着面具。刚匆匆一眼,就感觉手上突然传来一股怪力,他下意思的一松手,另一只手又抓在了黑袍男子肩上,心道:“这人好生厉害,难道他是?”。

  李修男有些不敢在想下去了,如果此人真是炼气士,那么他也不敢保证自己能不能从对方手中将太乙剑抢过来。

  黑袍男子回过头来,淡望了一眼李修男,肩膀再次一抖。

  李修男从面具从看到黑袍男子那漆黑的眼眸,不等他多看,手臂内又传来一阵怪力。有了上次的经验,他早以做好了准备,喊了声:“宝弟!堵住门口。”

  眼看到手的鸭子就要飞了,以李修男那要强的性格是绝对不可能就这么放手,更何况这柄‘太乙’剑灵性十足,虽然他知道自己比不过这黑袍男子,但他也不打算让对方轻易离开。

  李丰宝从惊讶中清醒过来,当下毫不犹豫的提棍横拦在门口,超百斤重的震天棍在他手中同无物一般。

  眼见黑袍男子再次身化黑影,他也不管看不看得到,在黑影临近的一瞬间,身躯带动棍影以力劈华山之势,将震天棍狠狠砸向了黑袍男子。

  “嘭!”黑影陡然一停,微微侧身,轻易的便躲过了李丰宝犀利的一击。

  铁棍砸在地面上,地板顿时裂开,连地面也凹陷了进去。

  一击不中,李丰宝也不抢攻,再次横棍拦在门前。

  李修男见机,抽出腰间的短匕,却将短匕藏在手臂内测,纵身而上。

  黑袍男子眉头微微一皱,他还真低估了眼前这两位少年,本以为手到擒来的事情,此时却显得有些麻烦起来。

  他看了一眼李丰宝,在感受到身后的脚步声后,直接转身,手持太乙剑横斩了出去。

  太乙剑在他手上就像普通的兵器一般,可就是这么平凡的一剑让李修男心中一凛,想也不想的直接屈膝跪地,险之又险躲了过去。

  不等他反应过来,剑势陡变,扫荡之势陡然变劈之势。仓促之下,李修男只能举臂相挡,好在短匕被他藏在手臂内测,这一下才被他挡住,若不然以太乙剑锋利的程度,只怕这手臂早就没有了。

  即使被挡住了,李修男也不好受,手臂发麻不说,那一股巨力沿着手臂传达至胸口,有如翻江倒海般难受。

  李丰宝眼见李修男命悬一线,哪还站的住,再次以力劈华山之势将手中的震天棍凌空劈下,速度之快竟让棍身化为影。

  呼啸声在黑袍男子耳边“呼呼”作响,他侧身淡望一眼,伸手对着虚空中的棍影一抓,呼啸声戛然而止。

  李修男面色一愣,李丰宝全力一击,加上震天棍的重量,这一击力量绝对不在五百斤之下,而黑袍男子竟然轻而易举的接下了。

  两人还来不及多想,黑袍男子捏棍往怀中轻轻一带,李丰宝就像一只温顺的绵羊,任由黑袍男子被牵着走。

  李丰宝似乎猜到了黑袍男子的意图,手陡然一下松开震天棍,可惜还是迟了步。

  只听“咻”的一声,黑袍男子看似轻轻的一带下就松开了震天棍,然后出掌打在了李丰宝肚子上,李丰宝和震天棍似脱弦的箭,棍直指柜台内的刘老头,刘老头面无表情的望着迎面袭来的震天棍,微微偏过脑袋,很轻巧的避了过去。

  李修男望着摔倒在兵器架上的李丰宝,当下一咬牙,心中发狠,手臂陡然发力,一口气将架在头上的石剑荡开。趁着空档,他快速起身,面对再次劈下来的太乙剑,他脸色不由一沉,险之又险的侧身躲开后,一手抓住剑刃,而脚步陡然向前一步,不退反攻,举起短刃对着黑袍男子握剑的手劈了下去。

  黑袍男子眼中露出一丝意外,毫不犹豫的松手,等短刃攻势已去后,连忙再次握住剑柄,然后欺身上前,一掌拍在了李修男的肩上。

  李修男想躲,可黑袍男子速度太快了,肉眼根本就无法看清楚他的动作。他没有感觉到肩上传来一丝疼痛,反倒是握住太乙剑剑刃的手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他退了一步,就在也忍受不了手心那钻心的疼痛,连忙松松手,任由身躯失去重心。

  忽地,太乙剑剑刃上斑斑血迹清晰可见,黑袍男子见无阻之后,刚想转身离去,可手中的太乙剑突然旋转起来,剑身上的血迹顷刻消失。

  这陡然的一下让黑袍男子下意思的一松手。

  太乙剑挣脱后,居然在没有人扶持的情况下直立起来,而且旋转的速度越来越快,隐隐能听到“呼呼”之声。

  石剑陡然一停,紧接着“嘭”的一声,剑身突然炸裂,四人下意识的伸手遮脸。

  不等四人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就听见阵阵“吟吟”的欢快声。李修男定眼一看,原本的石剑以无踪影,中间只剩下一柄一面漆黑如夜,一面赤如紫镜的宝剑悬在空中。而剑身中间的那颗圆珠正在疯狂的旋转着,这声音象似破镜重圆一样,让人感觉它是在表达它内心的激动的心情。

  圆珠下‘太乙‘二字光芒闪闪,黑袍男子见此,眉头一皱,伸手想抓住太乙剑。

  眼看就要抓到太乙剑时,可谁知太乙剑剑灵性十足,剑身陡然一沉,剑尖扎在地面,震出一圈圈肉眼可见的气流。

  李修男还没来得及反应,身子就被震开,好在他背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条手臂将他拦住,这才没有摔倒。

  他回头一看,眼中露出一丝意外。他没想到会是刘老头在他身后,而且看他的样子似乎一点也不受影响。

  刘老头依然俏皮的对李修男眨了眨眼睛,看都不看那黑袍男子。

  而黑袍男子浑然不惧太乙剑之威,脚下一沉,直接抓住剑柄往怀中带,然后持剑横在胸前,同时左手捏了个法诀,一连变幻三次手印,再由法印变为剑指,剑指由右向左,每移动一寸,太乙剑剑身就被石化一寸,眨眼睛,太乙剑再次被石封起来。

  做完这一切后,黑袍男子才望了一眼李修男后,又看了一眼刘老头,这才转身纵身一跳,而原地只剩下一道如水中月般的残影飘絮不定。

  刘老头望着已经跃到对面屋面上的黑袍男子,口中喃喃道:“是他!”

  李修男脸上露出一丝疑惑,在打斗之中,他没有感觉到黑袍男子对自己有一丝歹心,不然他也不可能安好的站着。

  在听闻刘老头的喃喃声后,李修男心中疑惑更盛,不禁问道:“他是谁?”

  “呵呵!”刘老头摇头一笑,说道:“他是一位多年前的老友。”

  见刘老头回答模模糊糊的,李修男又问道:“那这柄剑又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会变成石剑,还有你们应该是炼气士?难怪你说有灵器!”

  “咦!没想到小哥也知道炼气士!”刘老头眼神中露出一丝意外,随后又说道:“此事太过复杂,小哥还是不知道的好。”

  昨天之前,或许李修男还不知道炼气士有多么强大,但现在他知道了。

  李修男见刘老头不说,心中亦是不愿意多事,毕竟这件事情远比想象中要复杂多了。一柄被封印的剑,引出一位神秘的黑袍男子,更何况还牵涉到了炼气士。

  可一想到煮熟的鸭子就这么飞了,心中多少有些不情愿,更何况那柄太乙剑也不是凡品。

  而这时,李丰宝也从地上站了起来,走到李修男身边,有些气愤的说道:“这黑袍人是谁啊!怎么这么厉害。”

  说罢,他思索片刻后又对着刘老头问道:“老头儿,你那柄宝剑不会是偷的吧?”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