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四章 了解情况

发布:2021-11-26 05:02:04

走后了黄福隆家的,馨香给沈暖玉端了燕窝粥来吃。因原主的丈夫平西侯派人来回来了,郝媳妇子心里这个开心,在外屋站着,找来原主临投湖之后亲笔写为高老太太所写的那两百个“寿”字,在心里组织着语言,想一会到合乐堂替奶奶上寿该怎样说话的讨人不喜欢。沈暖玉自己都端因原主的丈夫平西侯派人过来了,郝婆子心里这个高兴,在外屋站着,找来原主临投湖之前亲笔为高老太太所写的那一百个“寿”字,在心里组织着语言,想一会到和乐堂替奶奶上寿该怎样说话讨人喜欢。。...

送走了黄福隆家的,馨香给沈暖玉端了燕窝粥来吃。

因原主的丈夫平西侯派人过来了,郝婆子心里这个高兴,在外屋站着,找来原主临投湖之前亲笔为高老太太所写的那一百个“寿”字,在心里组织着语言,想一会到和乐堂替奶奶上寿该怎样说话讨人喜欢。

沈暖玉自己都端不住粥碗,馨香欠身坐在床头,一口一口,耐心喂沈暖玉吃着燕窝粥。

沈暖玉就趁这个机会问馨香明日宴会要走的流程。

馨香详详细细向沈暖玉叙述了一遍。

“要听戏?还要请我点戏?”

“点戏是顶体面的事儿,奶奶是侯爷的正头娘子,等老太太和二太太点完,就该轮到奶奶点了。”

然后沈暖玉就想起来,到了这里,她成了半个文盲,在一大堆繁体字中,她只能是连猜带懵,些许辨得几个字的现实。

“那定了请哪家的戏班子了么?”

馨香道:“定戏这事儿五爷管,听说是定了广胜德班子。”

沈暖玉点了点表示知道了,摆摆手,示意馨香凑过耳朵来,“唱戏是不是都有戏单子,你出去打听打听,把那戏单子抄来我看看。”

馨香不解的看向沈暖玉。

“现在就去。”沈暖玉心说,先别急着疑惑,等一会见你奶奶连字都不认识了,一总儿惊讶也不迟。

她现在只能是先让馨香把戏单子抄来,选两出好戏记住,以备明天别人让她点戏,她大字不识几个,一个戏也点不出来,贻笑大方,失了侯府面子,于她现在的处境更是雪上添霜。

馨香临出门之前,叫了巧慧进屋服侍沈暖玉喝粥。

穿来这几日间,虽过得浑浑噩噩,但沈暖玉也弄明白了些事。

比如这暖风院里的大丫鬟、小丫鬟,家人媳妇、婆子不下十五六人。其中馨香是原主最靠得住的,再有就是郝婆子,巧慧,巧萍,禾儿,苗儿,这些是原主的陪房,也和原主是一条心。

“奶奶好些了么?”巧慧的声音很温柔,说起话来,柔声细语的,让人听着觉得很舒服。

沈暖玉点了点头,一碗粥见底,她渐渐恢复了些体力,喝了半口盐水,漱了漱嘴,巧慧在旁边拿漱盂帮接着。

等馨香打听着了广胜德的戏幕回来,沈暖玉接了戏单子,问:“老太太都爱听什么戏?”

穿来的那天晚上,沈暖玉就和馨香说明了,掉入湖里脑袋受到了刺激,许多事情都记不太清了。

“爱……爱听热闹戏。”馨香瞧着自家奶奶那瘦得几乎不挂什么肉的胳膊,苍白干瘪的纤长手指,心里一酸,眼圈就又禁不住泛红了。

“那你帮我选两出。”沈暖玉便把纸单递给她。

馨香应声,连忙用手背昀了昀发红的眼睛,转过了头来。

“多选几个,已备和别人点重了。”沈暖玉提醒。

馨香点了六出。

沈暖玉见这馨香又是忍不住要哭,也就不好再刺激着她说自己连字都不认识了。

顺着馨香看着戏单子的视线,沈暖玉将那六出戏记了下来。

“《空城计》,《闹山门》……”沈暖玉怕自己看差了,念出来和馨香对一遍。

见馨香没有异议,也就放心了。

便又向馨香了解更多的信息,比如这侯府里有多少房,有多少位太太,奶奶,老爷,爷,哥儿,姐儿,原主的丈夫平西候是个怎样的人,多大年纪了,性格怎么样,有没有妾。

馨香说:侯爷是二老爷的长子,在兄弟中排行第三,前头的两个爷是大老爷生的,大老爷同老太太一般年岁,不是老太太亲生的,是庶出。二老爷也不是老太太生的,是老太爷和先妻所生,二老爷已经过世了。

大老爷并不在京城住,在云南任上,大爷也在云南,二爷却在京中,同侯爷一样,也在兵部任职……侯爷样貌是极其出众的,性子内敛威严,不苟言笑,平时还好,要沉下脸来,阖府上下没有不怕的,侯爷今年二十八了,先妻是大长公主最宠爱的长女,先帝破格封的永福郡主,听府里边的人说,那永福郡主虽贵为郡主,只在侯府却一点架子都没有,无论酷暑严寒,给老太太和二太太晨昏定省,一天都不落,对侯爷更是百依百顺,满眼满心里都是侯爷,只是可惜,三年前过世了,侯爷为了郡主三年不提娶妻之事,直到去年,圣上赐婚,奶奶才嫁了进来,永福郡主留下个女孩,现在五岁半了……

太乱了。

沈暖玉听的一团浆糊。

馨香又说:这里不比家里那么清静简单,没有算计,侯门深深庭院,人口庞杂,人人有心计,处处是绊子,那些家人媳妇最爱抓住人的话把,断章取义,歪曲他意,看人下菜碟的。奶奶,太太们也都是表面和善,背地里不知道怎样呢,奴婢劝奶奶切忌不能向以往一般,端着架子,不和她们来往了。奶奶得学莲花,出淤泥而不染,既得和她们相处,又不受她们污染,在淤泥里开出花来,才是大智慧呢……

学莲花……沈暖玉心说这馨香是个有智慧的人,口才也不错,慢声细语的将话说的明白。

“那我平时和侯爷的关系好么?是举案齐眉,相敬如宾的那种……”

沈暖玉才说了半句话,就见馨香低垂下了头,脸上可不是害羞,而是忧愁。

想想那一句:“你好自为之!”

沈暖玉也就知道了原主和其丈夫平西侯是怎样的关系了。

“失足落水那日,侯爷为什么让我好自为之,你知道么?”沈暖玉继续问。

馨香摇摇头,后又皱眉想了半天才说:“一个月前,奶奶和侯爷吵起来了,奶奶也忘记了么?”

沈暖玉刨根问底,八卦劲上来了,“因为什么吵起来了?我这会竟一点也想不起来了,你快跟我说说。”

“当时奴婢又没在屋……”馨香的脸红一阵,白一阵的,“就听奶奶你说……”

“我说什么了?”有时候馨香说话能急死个人。

“奶奶你对侯爷说:‘你真可怕,我们已经没关系了,身居高位就可以随便置人的性命于不顾么,人非草木,谁不是爹娘生养的,你怎么可以……’”

说到此处,馨香停了。

沈暖玉听的正起劲:“怎么可以什么,说呀。”

“奶奶没说完下话,奴婢在外,就听啪的一声响!”

沈暖玉就忍不住摸了下自己的脸,想来古代男人都是大男子主义的,原主敢这么和平西侯说话,人家给了原主一嘴巴……

馨香看出沈暖玉的想法了,忙接着说:“那倒没有,是把茶杯摔了,侯爷说:‘我没你想的那么闲!’之后摔门走了。”

“再然后呢?”沈暖玉听的头皮发麻,又有些意犹未尽。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