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4章这位姑娘可不是善茬

发布:2021-11-26 05:01:04

被喊了一声小子,他也不恼,抄加紧语气波澜不惊微沉:“姑娘是我的贵客,闹她如闹我。”“晋王爷。”大嗓门嬷嬷声音发颤:“这位姑娘有辱王妃,还请晋王爷...作主。”她声音渐渐地低了一直这样,适才的理直气壮消失了的干干净净。其他人更敢说话的,像是怕极了他。燕靖“世子爷。”大嗓门嬷嬷声音发抖:“这位姑娘辱没王妃,还请世子爷...做主。”。...

被喊了一声小子,他也不恼,抄着手语气平静微沉:“姑娘是我的贵客,闹她如闹我。”

“世子爷。”大嗓门嬷嬷声音发抖:“这位姑娘辱没王妃,还请世子爷...做主。”

她声音渐渐低了下去,方才的理直气壮消失的干干净净。

其他人更不敢说话,像是怕极了他。

燕靖予的语气微微凌厉:“是辱没,还是受欺负了自卫?”

没人敢接话,像是全都哑巴了一样。

“王妃可好?”他抬手抱拳:“是我疏忽,忘记提醒王妃这位姑娘并非善茬,让王妃吃亏了。”

雍王妃狼狈的拉着破碎的衣裳,全身发抖,哭的妆容一片模糊,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不过,难得有人能站出来教教王妃规矩,王妃可要长记性才是。”

雍王妃一噎,竟被他刺激的直接晕了过去,嬷嬷们一顿慌张,看看燕靖予,谁也没胆子在世子爷跟前闹事,只好手忙脚乱的带着雍王妃离开,其他人小心翼翼的看了看燕靖予,见他没交代,也赶紧走人。

眨眼间,院子里就剩下嬴黎和他两个人了。

嬴黎走向他:“啧啧啧,收拾干净这么俊俏啊,早知道我自己给你洗洗得了。”

“咳!”他握拳低咳了一声,能闻见淡淡的花香里混杂着血腥气:“下人失职,姑娘受惊了。”

因着自己是被老燕家供在祖庙的人,嬴黎实在不知道该怎么介绍自己,就谎称失忆了,姓甚名谁都不记得的那种,所以,他们都只称呼嬴黎为姑娘。

嬴黎围着他转了一圈:“嗯,受惊了,本来想起来点什么了,又给吓忘了。”

“嗯哼?”他挑眉:“吓忘了?”

当他耳聋没听见那群女人的鬼嚎?

嬴黎转身跳上他身边的石桌坐着,两腿一搭,袍子的叉口在膝盖处分开,她的两条小腿明目张胆的露在了外面,“世子爷不是住在隔壁吗?怎么来的这样慢?”

“知道姑娘没那么好欺负,所以让姑娘尽情发挥。”他站在原地一步没动,衣裳被风卷起了一些,端方雅正,俨然一个翩翩君子。

嬴黎笑了,指头绕着自己散落下来的头发:“你继母真是草木皆兵,都说了我只是你的救命恩人,她还以为我是勾搭你爹的小妖精,自讨苦吃,你爹回来后不会找我麻烦吧。”

“我爹尚在边关,姑娘不妨担心一下其他人。”他摸索着过来坐在石凳上:“比如说我祖母和承王府?”

他祖母,大周皇后,老皇帝的结发之妻杨氏。

雍王妃是杨皇后的亲侄女,亲爹就是承王爷。

这都不是好招惹的人。

嬴黎微微倾身,把胳膊肘放在他的肩上:“世子爷不会袖手旁观的对不对?”

“姑娘是我府上的贵客,姑娘的事,我自然义不容辞。”他很从容,只是嬴黎的头发若有若无的扫在他脸上,让他脸颊微微泛红。

嬴黎瞧着,依旧不相信他会是大周太祖燕王的嫡系子孙。

那个两百多斤的黑胖子,脸上都长着毛,活像一头立起来的野猪精,燕王妃是个美人,生下的孩子勉强好一些,不像野猪精了,像家养的了,但还不是那副尊荣。

能把后人生成这副模样,足以见得老燕家糟蹋了多少漂亮姑娘,但凡有一个丑的,这事都得前功尽弃。

为那些给老燕家传宗接代的姑娘默哀~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