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6章 我需要安慰

发布:2021-01-14 13:32:59

苏煦的手机屏幕崩裂,画面停在了微信的闲聊界面。叶安琪看了一会儿手机,脸上的神情渐渐地变的凝重。她进入页面手机屏幕,想听一听对方发来的语音。只可惜手机的触屏了系统失灵了,叶安叶安琪看了一会儿手机,脸上的神情渐渐变得凝重。。...

苏煦的手机屏幕碎裂,画面停在了微信的聊天界面。

叶安琪看了一会儿手机,脸上的神情渐渐变得凝重。

她点击手机屏幕,想听听对方发来的语音。可惜手机的触屏已经失灵了,叶安琪失望的将手机便放在了床上。

正在以子午流针法理疗郁愤心气的苏煦低头一看,不由得再次气血翻涌。

手机虽然坏了,却坏得不够彻底……手机屏幕上的画面,刚好显示出了苏煦发过去的那一句:你是秦耀麟?我才不信你的鬼话呢。你把手机还给小薇。

以及接下来,秦耀麟发过来的那两张杀人不用刀的图片。

戴绿帽子固然可悲,大家都知道了你被戴绿帽子,那更是可悲中的可悲。

此时,苏煦只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咳、咳、咳、咳……”

一阵剧烈的咳血,将苏煦的床单染出了一片如怒放桃花般的殷红色。

就连“子午流针法”也无法完全安抚苏煦心中的苦楚。

“喂,苏煦,你不要吓我……”

叶安琪以为苏煦是被气得吐血了,顿时慌了神,她提醒道:“你现在不是正在做针灸吗?情绪不能太激动啊,冷静,你冷静一点。”

苏煦又何尝不知道自己必须要冷静下来?问题是……这还不都是叶安琪害的?

绿帽子嘛,戴了也就戴了,可现在……转眼就变成了别人知道你被戴绿帽了!

苏煦咳了一阵子,尽力稳定心神,以那位九华山老道传授的运气法门调匀体内的气息流转。

片刻之后,盘膝而坐的苏煦缓缓闭上双眼,他的心绪总算是再次恢复了平静。

叶安琪不敢再轻举妄动。

一盏茶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苏煦长长呼出一口浊气,顿觉神清气爽。他睁眼拔出身上的金针,发现叶安琪安静坐在床尾,一双秋水明眸一动不动凝视着自己。

“我没事了。谢谢关心。”

苏煦将针盒收好,若无其事道:“小琪,你吃了感冒药,应该回去好好睡一觉,还坐在这里干啥?”

“不,你有事。”

叶安琪认真说道。

“噢?小琪,你也懂医术?而你的医术比我还高明?”

苏煦问道。

“不,不是医术,是情商。”

叶安琪看着苏煦的双眼,轻声道:“你的问题不是身体上的,是心理上的。昨晚你救我的时候,你说你有女朋友,你只喜欢她一人……所以,现在你经受的心灵打击,比普通的被绿的人沉重得多。”

苏煦默默无语。

往别人的伤口上撒盐,这难道也是情商高的表现?

“我这不是在往你伤口上撒盐啊,我只是希望你接受现实。”

叶安琪解释道:“有些人,在经历了这种事情之后,不肯接受现实,他们心存幻想,继续自我欺骗,总以为对方会回心转意。像这样的人,既懦弱又愚蠢,他们只会被伤害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最后甚至还被绿上瘾了。”

“咳咳……小琪,你不用多说了……”

苏煦咳了咳,道:“我已经接受现实了,我不会幻想杜雪薇回心转意的,我跟她已经是形同陌路了。接下来的事情,我知道该怎么做,所以……不用你为我费心了。”

“嗯……苏煦,你误会了。我当然知道你是个勇敢的人,你是个敢于面对惨淡人生的猛士。”

叶安琪轻声笑了笑,柔声道:“我不是担心你不敢接受现实,我只是认为……你在接受了现实之后,应该是很伤心的。我觉得你需要安慰,所以我才留在这里。”

“啥?”

苏煦愣了愣。

“可是啊……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呢,人家在你床上就坐了这么小小一会儿,你就不停的赶我走。”

叶安琪嘟起粉嫩的小嘴,幽幽道:“既然你不需要人家的安慰,那就算啦咯,我走了。”

说完,叶安琪毫不犹豫起身走出了苏煦的卧室。

“等、等等!”

苏煦伸手试图挽留,他叫道:“我需要安慰!小琪,我需要你的安慰啊!我在人生的道路上迷路了,需要学姐你为我指点迷津!”

接下来的整个漫漫长夜,苏煦都是在无尽的懊悔当中度过。

这种因祸得福的好事,可谓是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难道苏煦还能指望自己以后再被绿一次么?

“我特么是猪么?不……这是侮辱了猪,我特么连猪都不如啊!”

翻来覆去,彻夜难眠的苏煦,直想抽自己耳巴子。

……

第二天清晨,一夜没睡好的苏煦哈欠连连。

反观叶安琪则是容光焕发,显然,昨晚的感冒药是对症的。

“没睡好?”

叶安琪煮了一壶咖啡,给苏煦倒了一杯。

“嗯……你睡得很香吧。”

苏煦揉了揉眼,咬了一口涂了黄油的面包片。

虽然早餐只有最简单的面包片与咖啡,两人却吃得很惬意,很舒心。

这得益于别墅典雅的室内环境,与两人心照不宣的融洽关系。

“幸福啊……”

叶安琪喝完咖啡,如此感慨。

苏煦微微有些心潮起伏了:像这样宁静舒适的二人世界,确实是幸福……

谁能想到,叶安琪接下来又补充了一句:“住这样的大豪宅,真的很幸福啊。这幢独栋别墅,要花多少钱才能买下啊?”

就在这时,轻微的开门声响起,一个看上去三十多岁的青年男子从别墅正门走了进来。

“文哥?”

苏煦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坐在窗边的竹藤吊椅上晒太阳的叶安琪被吓了一跳,一个穿着一身丝质灰色西装的陌生人风风火火闯了进来,能不吓人么?

“小煦,你没事?太好了……你吓死了我。”

刘建文走过来抓着苏煦的肩膀晃了晃,道:“昨晚我给你打了三个电话,关机,我以为是你手机没电了。今天早上我又打了你五个电话,还是一直关机。你不知道我有多急……我就怕是王惠民那狗东西找人把你给办了呢!”

“因为那屁大点事就找人办我……至于么……”

苏煦纳闷了。

“手不狠心不黑,那他就不是王惠民了。”

刘建文这才看见了坐在竹藤吊椅上的叶安琪,只觉眼前一亮,他问道:“小煦,这你女朋友?就是昨天下午你跟我说的,要跟你闹分手的那个?”

“不是,不是。”

苏煦连声解释,他将两人简单的互相介绍了一下。

“刘总好。”叶安琪道。

“嗯嗯,你好。”

刘建文把苏煦拉到一边,恍然道:“噢!那个已经分了,然后你闪电般的又找了一个?”

“不……”苏煦没来得及说完。

刘建文右拳击打左手掌心,不给苏煦解释的时间,连声称赞道:“你小子有一套,在这方面,你真的有一套啊!”

见叶安琪也不反驳,只是安静坐在旁边看人热闹,苏煦一时之间不知道该从何解释。

刘建文站在苏煦的卧室门口朝里边儿瞧了一眼,顿时愣住了。

这样一个纵横商海十几年却始终淡定从容的商界新贵,此刻的表情,竟像是看见了两颗太阳从地平线上同时升起一般。

“文哥,你发什么呆?”

苏煦见刘建文半晌不答话,心中疑惑,便起身来到刘建文旁边,顺着他的目光朝卧室里边看去。

这个角度,两人刚好能看清苏煦卧室里的那张床……上面的床单。

床单的正中央,染着一抹触目惊心的殷红。

苏煦顿时明白了刘建文究竟是误会了些什么事情。

“文哥,你误……”

苏煦话未说完就被打断。

刘建文一把将苏煦拉进了卧室,将房门关上。

他拍着苏煦的肩膀,语重心长道:“怪不得你手机关机呢,原来你是在忙这么重要的事……小煦啊,我包养过的嫩模、网红,数都数不过来,但……我还真没遇到过处女。当然,我的意思不是说处女就矜贵,我也从来不像那些无聊的老家伙那样专门买少女的初夜。我的看法是这样的——越漂亮的女孩子,越不可能是处。所以说,你小子,这回真的是捡到宝了。假如我年轻十岁,还没结婚,我一定跟你争!小煦,好好努力,别亏待人家。”

“文哥,我……”

苏煦踌躇片刻,觉得要将这件事情解释清楚,简直比蜀道还难。

“怎么,你有难处?”刘建文问。

苏煦略微斟酌,伸手将房门反锁,低声道:“文哥,是这样的。叶安琪呢,她跟我一样,在明珠影校念表演系。她现在大三,可以通过接工作,拿实习学分了。今年初,有几个编导来我们学

校选人,问题是……面试名单,由管理学院的吴弘承最终敲定,那老家伙利用手里的权力……”

“玩潜规则?”

刘建文一点就通,他皱眉道:“哎呀,这个……不好搞啊。毕竟是国家重点院校的教授,社会上有头有脸的人物,不好动啊。”

“不需要动吴弘承。”

苏煦摇头道:“他只能在面试名单上做文章。本质上来看,学员实习的过程,吴弘承干预不了。”

“明白了。这事儿我来留意。”

刘建文打开房门,点了根烟,吸了一口之后,问道:“你这边呢?上次不是说教务处有人找你?”

“小事,我自己能搞定。”

苏煦想了想,道:“倒是叶安琪的事……是这样的,文哥。今天我说起这事,倒不是想让您通过关系给她介绍工作,事实上叶安琪是实力派,她各个科目的成绩在表演学院都出类拔萃。问题是,由于吴弘承那家伙假公济私……”

“我知道你的意思。这种事很常见,尤其是在娱乐圈,出卖身体出卖尊严的女人大有人在。”

刘建文伸手摆了摆眼前的烟雾,道:“我会跟我朋友说清楚,你女朋友不是想靠关系赢得角色,是要凭她的实力。”

苏煦深深点头道:“文哥,多谢。”

“这有什么谢不谢的,我只是比你多混了个十年八年,多认识了一些朋友而已。小煦啊,以你的为人,将来你接触到的层面或许会比我更高。到时候,说不定我还得来找你帮忙呢。”

刘建文顿了顿,忽而想到了什么,低声道:“影视圈的水很深,我对这一块谈不上熟,认识的也就是几个圈外人而已,都是些小打小闹的,他们成不了什么气候。小煦,假如你女朋友以后打

算往这方面发展,我可是帮不上什么大忙的……你自己,得留点心了。”

“这个……”

苏煦顿觉压力很大,道:“小琪她以后是否打算涉足演艺圈,这个还说不准了,她才大三嘛,现在她也只是想着……把实习学分弄到手就行了。”

开玩笑……既然刘建文都说以后他帮不上什么忙,那苏煦就更不用说了。

娱乐圈是个大染缸,这一点谁都知道。然而,表演学院的俊男美女们,哪一个不想成为在大型颁奖典礼上走红地毯的大明星呢?

“那你呢?”

刘建文把烟头按进烟灰缸,问道:“小煦,毕业以后,你有什么打算?我那公司随时欢迎你,问题是……你自己喜欢做什么,或者说……你的理想是什么?”

“呃……”

对于这个严肃的问题,苏煦很认真地想了一会儿。

由于轻度的先天性心脏病,自幼苏煦就备受咳血之症的困扰。

许多同龄人都有着这样或那样的追求及理想,今天想要这个东西,明天又有别的愿望,朝令夕改,不一而足。

但苏煦……他从小到大只有一个念头,这个念头长久以来都不曾改变过:活下去。

苏煦不想死,好不容易来到这个世界上,自当且行且珍惜。

苏煦也不能死,他是家中的独生子,家里一向不富裕,父母如今的身体也谈不上健朗了。

“我想活着。”

苏煦答道。

是的,正是这个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念头,督促着当时年仅九岁的苏煦日复一日寒暑不废的坚持习武。

“活着?这算是什么理想?”

刘建文纳闷了。

“呃……不仅是活着,而且还是忠于本心的活着。”

见刘建文表情困惑,苏煦补充解释道:“我不认同的事情,我坚决不做。我不喜欢的东西,我坚决不接受。”

“哦……这个嘛……你……”

刘建文欲言又止,他拍了拍苏煦的肩膀,最终只是轻声道:“你果然还只是个小孩子。”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