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4章 警告处分

发布:2021-01-14 13:32:58

苏煦赶回来学校,回到了教务处孙主任的办公室。见苏煦敲敲门进去了,孙敬仪戴上眼镜,看几眼桌上的文件,顺手丢到了苏煦的面前。“苏煦,你……你还没看见大门口公告栏的以及最新通见苏煦敲门进来了,孙敬仪戴上眼镜,看一眼桌上的文件,随手丢到了苏煦的面前。。...

苏煦赶回学校,来到了教务处孙主任的办公室。

见苏煦敲门进来了,孙敬仪戴上眼镜,看一眼桌上的文件,随手丢到了苏煦的面前。

“苏煦,你……你还没看到大门口公告栏的最新通报吧?”

见苏煦神色平和,孙主任问道。

“我从旧校区过来的。”

苏煦问道:“孙主任,有新通报?关于我的?”

“这些是你的翘课记录。可别说我们冤枉你了。”

孙主任指了指桌上的文件,道:“你自己数数,你翘课的次数,比上课还多。”

“考试我会及格的。”

苏煦满不在乎道。

“那你也得有考试的机会才行。”

孙主任说话的节奏不紧不慢,似乎意有所指。

苏煦笑了。

“孙主任。我翘课又不是一天两天了,我从大一翘到大二,最后哪门科目我没考及格?”

苏煦淡然道:“说说吧,谁要整我?”

“这叫对事不对人!什么整你不整你?对事不对人你懂吗?”

被苏煦的态度气到了的孙主任训斥道:“如果要整你,我会找你来谈话?我直接就可以取消你本学期的考试资格,你信不信?”

“当我是猪啊?还问我信不信?孙敬仪,你取消试试。”

苏煦平静道:“取消考试资格这种大事,没有对应科目导师的签字,你区区一个教务处主任批得下来?”

“你、你!”

孙敬仪不由自主地站起身,指着苏煦的鼻子,他喘了几口粗气之后,再才低声道:“苏煦,我不能无故取消你的考试资格,但我可以改你的考试成绩。”

“呵呵……那倒也是啊。”

苏煦笑了笑,道:“说说你的条件吧。你找我来,就是为了跟我谈判的吧。”

“嘿,苏煦,这会儿你就突然变聪明了?好,那我也跟你不绕弯子了。经过研究讨论,教务处打算把你转到管理学院。”

孙敬仪缓缓道:“继续待在表演学院,你接下来的考试都是不可能及格的,以后也更加不可能毕业了。苏煦,别说我们没有给你留条路。在管理学院,只要你端正自己的学习态度,两年以后拿到一纸毕业证书是没有什么大问题的。”

“原来就是这么回事啊。”

苏煦点点头。

“你同意了?”

孙主任如释重负。

“当我是猪啊?还经过研究讨论?你跟谁研究,跟谁讨论了啊?改我的考试成绩?行!你把考试成绩给我改成不及格试试。”

苏煦微笑道:“孙敬仪,你记着,假如我这学期的功课仍然都能及格,你是我干孙子。”

岂有此理?他还真不信邪?

孙敬仪瞬间呆滞,他实在是难以置信。

“记住,是干孙子,不是亲孙子。”

说着,苏煦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办公室。

“臭小子,你得罪了不能得罪的人,还敢不信邪?真当我们是纸老虎?区区一个大二的学生都敢这么嚣张了,现在的年轻人啊,都反了天了还?哼……玩死你的方法,可多了去了!”孙敬仪阴沉地笑着。

……

从教务处大楼出来之后,苏煦看了看时间,已经快十二点了。

沿着梧桐大道一路走着,不少认识苏煦的人冲他点头打招呼,脸上还挂着一丝意味不明的笑意。更有少数人在与苏煦擦肩而过之后,莫名其妙爆发出一阵大笑。

奇怪,这些人一个个是什么啦……

苏煦来到杨嫂餐馆,照旧点了两碟小菜,只是却没要啤酒。

做人可以装作很二,但处世——必须小心为上。苏煦之所以装作一副无知者无畏的愣头青样子,是让孙敬仪不清楚他的底线何在。兔子急了也会咬人,说不定孙敬仪哪天晨练回来时,会被人一砖头砸爆脑袋呢……这世道,你越明事理,别人越是敢欺负你,你越是像个精神病,别人越不敢惹你。只要让孙敬仪存在着这种心理上的顾虑,他就不敢过于明目张胆的对付苏煦。

只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针对于苏煦的各种阴招花招,估计是会层出不穷的。

“今天不喝酒?”杨嫂问。

苏煦笑道:“我怕我会打人。”

“小煦啊,你怎么每次都离不开一个打字啊?”

杨嫂笑问道:“你这样还能有女朋友,我也是蛮佩服你的。”

“哈哈……我也很佩服我自己啊。”

苏煦去年刚进明珠影校时,还在参加军训的时候,他就被一名同样也是大一新生的女孩子青眼相加。

那女孩名叫杜雪薇,念的虽然只是文学系,而不是富二代官二代云集的表演系,但从她的穿着打扮来看,她的家庭条件应该不会很差。

军训时她刻苦训练,很少抱怨,有次她不小心把脚崴了,苏煦帮她紧急处理了一下,很快就消肿了。

从那以后,两人渐渐熟络。

在杜雪薇身上,有一种乐观向上、积极进取的品质,她对于自己的未来似乎充满着期待。早在读大一的时候,杜雪薇对于自己毕业以后的发展,也已经有了自己初步的想法与规划。

相比之下,对于未来的事业,苏煦似乎从来没有太明确的计划。苏煦家里的经济状况一直不太好,他就老想着趁现在学业不忙,抽空多赚点钱,每个月就能给父母多寄点钱回去。

在杜雪薇眼中,苏煦是一个经济适用型的男人。在苏煦眼里,杜雪薇确实比自己多出了一些想法与理念,另外她那种始终憧憬着上流社会生活的顽强奋斗的精神,似乎也能够为苏煦带来一些鼓励与鞭策。

再加上……两人都是单身,男女朋友的关系也就顺理成章的建立起来了。

只是,杜雪薇的家风比较传统,再加上文学系的女孩子本身就是以保守的居多。交往将近两年了,苏煦与杜雪薇最亲密的身体接触,也就仅限于牵牵手而已。

换句话说,苏煦的初吻都还留着呢……

每每想到这一点,苏煦就有些不自在了:都已经读大二了,还是处男也就罢了,初吻都特么还在,这也太丢人了吧!

“得意什么啊。”

杨嫂压低声音道:“你还是处男吧?”

苏煦扬了扬眉毛,毫不害臊的说道:“怎么,想买我的初夜啊?行,免费让我吃到毕业,我的初夜就是杨姐你的了!”

原本是想逗逗苏煦,没想到这小子不是脸皮厚,而是根本就不讲脸。

最后,反倒是经历太多风花雪月的杨嫂脸颊微红,有些下不了台了。

“小煦啊,你无敌了。”杨嫂最后认真地说道。

这时,TheFinalCountdown的手机铃声又响起。

苏煦一看,是女朋友杜雪薇打来的,他微微一笑,放下筷子接听。

“老婆,还没吃饭吧?我在杨嫂餐馆这里,你过来呗。”

苏煦冲着杨嫂招手道:“杨姐,加个火爆鸭肠,再来个酸菜炒鱼杂。”

杜雪薇喜欢吃辣,尤其爱吃这家的鸭肠和鱼杂。

“好的,马上就炒好。”

杨嫂应了一声,刚要进去跟厨师说,就见苏煦又摆了摆手。

“慢着,不加了……咳、咳、咳。”

苏煦的语气听上去有点异样。

听筒里,传来一个冷漠的声音:“你自己吃吧,我不过来了。苏煦,我打电话就是想通知你一声,以后你不要再联系我了。”

这声音,确实是杜雪薇的没错。

苏煦愣了愣,望杨嫂问道:“杨姐,今天几号,该不会是4月1号吧?”

“愚人节早就过了啊。清明节都已经过完了,你发烧了吗?”

杨嫂走过来摸了摸苏煦的前额,不烫,但在冒冷汗。

苏煦站起身躲开杨嫂,问道:“老婆,怎么啦,哪里不开心啊?哦,对了,上次你想要的那双鞋子,我这个月肯定买给你。”

“第一,我没有哪里不开心,我现在开心得很。第二,你不要再叫我老婆了。苏煦,同学一场,请你自重一些。”

杜雪薇平静而清冷的声音令苏煦意识到她不是在开玩笑。

“你到底怎么了啊,老……”

苏煦话到嘴边,硬生生改口道:“小薇,最近我是有点忙,但我不做事就赚不到钱啊。这周末,我肯定好好陪你,还不行么?”

“苏煦,你的听筒有问题吗?听不清楚我在说什么,是吗?”

杜雪薇加重语气说道:“苏煦,我们分手!以后请你不要再纠缠我了,听明白了吗?”

木筷自苏煦的指间脱手,“啪啦”掉到了地上。

苏煦揉了揉通红的眼眶,尽力心平气和道:“小薇,分手没有问题,但总该有个理由吧。好,你坚持要分手,我同意就是了。那你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

“为什么?你竟然还不知道?你也后知后觉了吧,你究竟还算不算是一名大学生啊?”

杜雪薇的嗓音变得有些尖锐:“校门口的公告栏上,一大早就贴上了教务处对你的警告处分。就在刚才,学院的官网上也更新了对你的这则警告处分。就因翘课太多而被警告,你也算是开历史之先河了!苏煦,现在你上了头条,是名人了啊,整个明珠影校都知道了你苏煦这么一号奇葩人物。警告处分的记录,将会一直保留在你的学籍档案里,你毕业以后,找工作打算怎么找?”

“学籍档案?这个关系不大……我找工作不难的……”

苏煦刚想解释,杜雪薇就很快打断了他的话。

“找工作是不难,但也要看是什么工作。苏煦,交往了这么久,你有跟我说过你对将来的规划吗?你现在整天翘课,去外面做事,做的又是些什么事呢,保安?你好歹也是一名大学生,就不能稍微有点追求吗?”

杜雪薇越说越生气,道:“鼠目寸光,指的就是你这种没有志气的人。”

“小薇,你听我解释。学院的课程,我也有在学的,只是觉得没必要花那么多时间坐在教室里而已……再加上我的一个朋友,他最近也确实需要我的帮忙……”

苏煦道。

“不用解释了。”

杜雪薇斩钉截铁道:“苏煦,你跟我已经没有半点关系了,你想怎样是你自己的事,没必要跟我说,懂?我现在的男朋友是秦耀麟。顺便说一句,我看中的那款鞋子,不用等下个月,秦耀麟上周就已经买给我了,五种颜色每样一双。”

秦耀麟,那个行事高调的富二代?

没等苏煦回过神来,听筒里就已传来了不紧不慢的“嘟……嘟……”声。

苏煦怔住了,他呆立在原地,脑海之中一片空白。

两人相识之初,杜雪薇那种不畏艰难不怕吃苦的性格,对苏煦产生了不小的吸引力。明珠影校里边娇生惯养的大小姐随处可见,性格坚强的女孩子实在不多。

相处的时间久了之后,苏煦了解到杜雪薇家庭的家风质朴而传统。杜雪薇人长得美,又落落大方,曾经追求她的人不在少数,即便如此她仍是坚持洁身自好,自重自律,这一点就更加难能可贵了。

交往近两年,苏煦不敢说杜雪薇是自己心目中完美的女人,但他敢说他对杜雪薇是百分之百真心的。

从明珠影校毕业之后,苏煦是打算把事业稳定下来之后,尽快迎娶杜雪薇的。

可惜,他已经没机会了。

杨嫂已经大概听出来是咋回事了,她一言不发走进里屋,不一会儿,杨嫂的丈夫老沈亲自端出来一盘大葱炒鸡蛋。

“我的拿手菜,免费送的。”

老沈对不解其意的苏煦解释道。

“沈大哥,您这是在……可怜我?”

苏煦揉了揉眼睛。

“哪能啊,天涯何处无芳草。”

老沈一拍苏煦的肩膀,笑道:“你呀,别愁你底下那位小兄弟没有用武之地了。我也有好几年没亲自下厨了,你尝尝吧,壮阳的。”

苏煦夹了一筷子,顿时瞪大眼睛:“壮不壮阳另说,这道菜的滋味,可真没得说!”

“那可不,自家种的大葱,本地的土鸡蛋,你说能不香么?”

老沈倒了杯白酒自斟自饮,悠悠道:“小煦,失恋没有什么的,几乎人人都经历过。娶我老婆之前,我也失恋过两次呢。小煦啊,整两口?”

“白酒……我不会喝。”

苏煦苦笑道:“也不敢喝啊。”

现在苏煦租的那幢“金屋”里头,可是藏着一位秀色可餐的美娇娘呢。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