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2章 偷窥始末

发布:2021-01-14 13:32:56

叶安琪不动声色地退了两步,躲过了中年人男人的手。吴弘承满是汗液的巴掌停在半空中,姿势有些荒谬。“将才华向你展现出?”叶安琪道:“吴教授,您是管理学院的导师,也懂吴弘承满是汗液的巴掌停在半空中,姿势有些可笑。。...

叶安琪不动声色地退了两步,躲开了中年男人的手。

吴弘承满是汗液的巴掌停在半空中,姿势有些可笑。

“将才华向你展示出来?”

叶安琪道:“吴教授,您是管理学院的导师,也懂戏么?”

碰了个不冷不热的钉子的吴弘承哈哈一笑,以掩饰尴尬。

吴弘承拿起遥控器,打开了前方的荧幕,按下了投影仪的启动按钮。

放映室前方的大荧幕亮了起来,此时播放的影片,赫然是叶安琪曾经参与演出过的广告片。

那是一款护肤品的广告,确切地说,那是由法国国宝级化妆品品牌兰蔻公司在去年推出的一款夏日爽肤水。

由于兰蔻公司对这款爽肤水的市场定位是活力四射的青春少女,所以拍摄场景所具备的几个基本要素是:阳光,海浪,沙滩,微风,比基尼。

当然,最重要的元素自然还是青稚可人皮肤够滑够嫩的少女了。基于这一点,在讨论人选的时候,主策首先就把那些成名较久的女模都排除在外。

拍摄这支广告片的时候叶安琪年仅十九岁,还在念大二,与叶安琪共同参演这支广告片的还有另外两位在国内小有名气的嫩模。

在这支广告片里,叶安琪的脸蛋精致秀美,清纯之中透着丝丝妩媚,皮肤更是白皙嫩滑,吹弹可破,整个人无时不刻焕发着令观众心潮澎湃的活力与神采。

虽只是一名影校的二年级学员,但叶安琪在镜头前的表现算得上收放自如了。然而,较之于另两位经验丰富的专业嫩模在短片中的表现来说,叶安琪还是略显青涩了一些。

即便如此,当这支广告片在去年夏天的黄金时段每天播出时,令广大的男性观众朋友们印象最深刻,甚至于血脉偾张的……却不是那两名嫩模,而是叶安琪。

那时候,在各大搜索引擎的输入框里,打“兰蔻”两个字,自动浮现的词条竟与兰蔻的产品没啥关系……

“兰蔻水漾爽肤水广告的女主角是谁”。

“兰蔻保湿水广告女主叫什么”。

“兰蔻沙滩广告,胸最大的美女,详细资料”。

“兰蔻广告美女是日本人吗”。

没错,这一切,与演技无关,完全得益于叶安琪除了拥有着天使的脸蛋之外,还有着魔鬼般的身材曲线。

寂静的夜晚,在这栋冷清清的旧教学楼里边,叶安琪竟然看到了自己在一年前参与演出过的广告片。

她不禁怔了怔,终于将目光移到了吴弘承那张因亢奋而稍微有些充血的红润面庞上。

在门口偷窥的苏煦不禁感叹,这位吴教授真是个人才,居然把叶安琪一年前的广告片保留至今并且还拿出来播放……会玩,城里人真会玩。

“管理学院,表演学院,大家同属于明珠影校嘛。再退一步来说,任何形式的影视作品,最终都是要拿给公众们去欣赏评判的,不是么?”

吴弘承有条有理地说道:“就拿广告片来说,它本身就是一种是信息高度集中、意旨高度浓缩的节目,从创意、策划、时间分配等各个方面来讲,拍摄广告片的技术含量并不亚于电视剧。但最终……节目的受体仍然是广大的观众。小琪……你就让我好好看看吧。只要我觉得行,编导就一定觉得行。”

吴弘承的嗓音听起来越来越高亢了,叶安琪强忍住恶心,问道:“吴教授,原本你说的是下周会有一场面试会。你让我过来跟你面谈,说是要告诉我关于那场面试会需要注意的东西。但现在,你又说只要你觉得行,编导就一定觉得行。您到底是什么意思?”

“你本来就一定行的。徐雅云都能被选上,你还有什么理由选不上呢?”

吴弘承耐心道:“问题就在于,你的名字能不能被列入推荐名单当中,这才是关键,对么?在这方面,徐雅云就比你聪明多了……”

说着,吴弘承挪动着肥胖的身躯,走过来一把搂住叶安琪的腰,还使劲把脑袋往叶安琪的耳边凑,似乎在低声耳语一些什么。

由于吴弘承说话声太轻,苏煦听不清楚他说了些啥。

只看见吴弘承的口水都已经顺着嘴角往下流淌,而叶安琪则奋力挣扎。

叶安琪毕竟只是一个柔弱的女孩子,而吴弘承一个人的体重能顶她三个。所以,叶安琪从吴弘承的“老树盘根式”里挣脱的可能性,几乎是不存在的。

“放开我!你快松手!”

叶安琪大喊。

可惜,这间放映室不仅隔光,而且还隔音。

即便是不隔音,这个时间点,在旧校区这边,压根儿是没有几个行人的。

不幸中的万幸是,苏煦在这里。

苏煦当年高考时文化分不算很高,他是以特长生的招生渠道被明珠影校招进表演学院的。

至于说苏煦的特长嘛:武学——源远流长的真正国术,绝不是博人眼球带强烈表演性质的花架子。

然而,虽然近距离亲眼目睹叶安琪被体型如野猪一般的吴弘承上下其手肆意轻薄,苏煦却没有第一时间冲进去英雄救美。

他……反而在好整以暇的看热闹。

哟呵,七十二路小擒拿手;啧啧,俄罗斯桑搏关节技;咦……抓奶龙爪手!

苏煦看得有滋有味,他有些后悔没带包瓜子过来。

倒不是苏煦没有半点怜香惜玉之心,只是如果他第一时间就冲进去帮叶安琪解围,那就相当可疑了……出现得这么神速,是否意味着苏煦是一路跟踪叶安琪过来的呢?

这只是其一,另外一个原因:苏煦希望经过这件事之后,叶安琪能够从中汲取教训,长点心。

虽然旧校区属于校内,但在这个时间点,是没有多少人经过这里的。B栋是老教学楼,也就偶尔用于新生招待会以及小型的面试会。

何况此时,在F栋召开的装逼讲座——哦不,《剧情反转的铺垫安排及相关表演技巧》的电影讲座正进行得如火如荼,但凡有空的学生都去F栋听讲座去了,至于说那些没空的……更是百分之百不会到这附近瞎溜达。

吴弘承约叶安琪在这个奇怪的时间点,来这个奇怪的地点进行“会谈”,叶安琪竟然一点儿也不觉得奇怪?

要么叶安琪是个纯得有点傻的呆萌女孩,要么她说不定就是在欲拒还迎……

对于人性的理解,苏煦与大多数同龄人不一样,他坚信着人性的美好,但亦承认人性丑恶的一面。

虽然吴弘承胳膊粗力气大,但他毕竟只有两只手,想要让叶安琪乖乖就范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此时的吴弘承很后悔没有带手铐或者绳子之类的东西过来,他对于自己手里的权力,还是过于自信了一些。

片刻之后,叶安琪的反抗动作终于没有之前那样强烈了,她像是耗尽了所有的体力,又像是已认命了一般。

感受到了叶安琪的转变,吴弘承心中暗暗窃喜。若由着她一直这么“顽皮”,那还怎么办事?

“小琪,放心吧,我不会亏待你的。”

吴弘承用粗短的手指抚摸着叶安琪满是泪水的小脸蛋,柔声道:“以后只要是有好的实习机会,我都给你留个名额。”

说着,吴弘承的手由叶安琪的脸颊,往下一路游走。

女神的体力这么快就用完了?那我就不得不出手了……就在苏煦打算一脚踹开门的时候,放映室之内的事态急转直下。

趁着吴弘承一时大意,叶安琪抬腿一脚狠狠踢中了吴弘承的命根子,随后她跑过去一把抓起那架投影仪,用力朝着窗玻璃砸了过去。

“嘭——”

投影仪将隔音隔光的玻璃板撞破了一个窟窿,叶安琪冲过去对着窟窿大喊道:“救命啊!杀人啦!”

前方的大荧幕顿时黑掉了。

苏煦微微一愣,这叫什么计来着?

欲擒故纵?

示敌以弱,克敌以刚?

唉……不管了,倒数五个数吧。

五,四,三,二,一!

苏煦踹开门冲了进去,正好瞧见脸庞被气得发紫的吴弘承弯下腰在捡地上的玻璃碎片。

“贱货!我画花你的脸!”

气急败坏的吴弘承顾不得苏煦的突然出现,他直起腰,手里握着一枚玻璃碎片,朝着叶安琪步步紧逼。

苏煦二话不说,单足点地,一记劲道十足的鞭腿扫中了吴弘承的腰际。

“啪!”

吴弘承的头如炮弹般撞向了玻璃窗,好在他的腰围够粗,被正方形的合金窗沿死死卡住,否则苏煦这一脚就直接送吴弘承归西了。毕竟这里是六楼啊。

虽然没死,吴弘承却被撞得不省人事,轻微脑震荡是免不了的。

“咳、咳、咳……”

苏煦轻声咳嗽,望向叶安琪,故作惊讶道:“咦,学姐,是你?”

叶安琪慌慌张张整理着被撕扯得左边破一块儿右边缺一块儿的衣服,她不住的小声说道:“谢谢、谢谢……”

见这位学姐的两只手都在不停地颤抖着,连一颗纽扣都扣不好,就像是一只惊惧不安的小白兔一样,苏煦不禁我见犹怜。

苏煦朝叶安琪走了过去,边走还边脱衣服。

“啊——你别过来!别靠近我!”

叶安琪情急之下喊道:“你再过来,我就从这儿跳下去!”

这个……在医学上,似乎是叫做什么什么恐惧症来着。

具体的医学名词,苏煦记不清。大意是:女性在被男性强制侵犯之后,会对所有男性产生不可遏制的戒备心理以及恐惧感,一个原本没有意义的小动作,都可能会被患者当成是强烈的性暗示。

“好啊,那你跳。”

苏煦莞然一笑。

叶安琪见面带微笑的苏煦继续走近自己,还真的朝着窗户跑了过去。

苏煦轻快的一个箭步跃过去,如老鹰抓小兔一般将叶安琪拦腰抱住,并迅速揽在了怀里。

“你……”

叶安琪刚想说“你放开我”,但苏煦身上那股若有若无的淡淡清香,却莫名其妙对她产生了一种静心安神的效果。

“不用怕了。”

苏煦轻声道:“早就安全啦。”

见叶安琪逐渐冷静了下来,苏煦这才松开她,将身上的风衣脱下,披在了叶安琪的身上。

苏煦整理好叶安琪的衣领,帮她扣好了几颗纽扣,拍拍她的肩膀,道:“咱们走吧。”

叶安琪却是驻足不前。

“咋啦?”

苏煦问。

“他怎么办?他会不会死?”

叶安琪指着被卡在窗户上的吴弘承。

“不会死,他待会儿就会被冻醒。”

苏煦微笑道:“然后,他自个儿会收拾残局的。夜深人静,他想这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吧。怎么……你认为他会报警?”

“报警肯定不会,但他看见你了。”

叶安琪轻声道:“他会报复你的。”

“噢?你是在为我担心?”

苏煦的嘴角浮现出一抹微妙的弧度。

“你救了我。”

叶安琪没有正面回答,她不置可否,低头想了想之后,不太确定地问道:“你的名字……好像是叫苏煦吧?明明你是表演学院的学生,我遇见你却不超过十次,你是不是经常翘课?”

“苏东坡的苏,春煦秋阳的煦。”

苏煦的身高是178,由于体型修长挺拔,以至于看起来有一米八以上。

此刻他见因激烈运动而流汗的叶安琪微微垂下头,便不由自主的趁机靠近。

叶安琪的秀发微微有些湿润,苏煦低头凑了过去,闻上去仿佛有种清淡的幽香。

“你干什么?”

叶安琪抬起头,警觉的后退了一步。

“似乎有种香味。”

苏煦前行一步,还想继续闻。

“洗发水的气味而已。”

叶安琪伸出一只手抵在苏煦的胸膛上,道:“不要靠我这么近。你究竟想干什么?”

“想干什么?”

苏煦邪邪笑道:“我救你了诶!难道接下来……不应该是你以身相许么?”

叶安琪二话不说抬腿便踢,却被苏煦一把将脚稳稳抓住了。

“你不要这样……”

身体失去平衡的叶安琪顿时花容失色。

见叶安琪被吓得俏脸惨白,苏煦迅速松手,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道:“好啦好啦,不吓你了。我送你回去吧。”

叶安琪本想拒绝,但害怕怕苏煦这个疯子又玩别的花样,便点头同意了。

夜已深,晚风很凉。

到达女生宿舍楼下的时候,叶安琪刚要朝里面走,却被苏煦一下子扯住。

苏煦竟然伸手去解叶安琪衣服的纽扣……

叶安琪感到有些匪夷所思,在宿舍的楼底下,这疯子竟然还敢乱来?

苏煦将叶安琪的风衣脱了下来,披回了自己身上,解释道:“你穿着我的衣服回去,是会被室友说闲话的。”

有道理喔……

想到这一点,叶安琪低头看一眼自己身上被撕扯得破破烂烂的衣服——这些还能叫衣服么?叶安琪顿时只想哭。

除了哭还有什么办法呢?总不可能跟室友解释说自己刚从一部灾难电影的片场赶回来吧……

“我这样回去,一样也是会被室友说闲话的。”

叶安琪咬着嘴唇,顿时六神无主了。

表演系,不同于别的专业,学员是绝对不可以跟这一类负面新闻扯上关系的。否则,即便学员的各方面条件再如何优秀,一旦有了这一类的黑历史,他们以后都很可能会被各大影视传媒公司拒之门外。

在演艺圈,原本实力卓越却被封杀雪藏的艺人屡见不鲜,他们便是最典型的前车之鉴。

“要不,去我那里吧。就在附近。”

苏煦提议道。

“去男生宿舍?”

叶安琪难以置信地问道。

“不是宿舍。我没有住宿舍啊。”

苏煦解释道:“算是我租的房子吧……五室两厅带厨房阳台独卫,南北通透,采光良好,冰箱洗衣机空调热水器一应俱全。你想睡哪间房就睡哪间房,给我六百块钱的住宿费就行了。”

“我还是去找个宾馆住吧……”

叶安琪刚走两步,就转身回来,脸颊微红道:“把你的大衣借我。”

“那袜子呢?”

苏煦一指叶安琪的双腿。

原本极尽魅惑之能事的黑色薄款防勾丝连裤美腿薄丝袜被兽性大发的吴弘承撕扯得变成了网孔大小不一的网袜。

用四个字来形容:破窗效应。

更简单的四个字:诱人犯罪。

“就算你能平安无事的走到宾馆,我也不认为你能在宾馆平安无事的过一夜。”

苏煦摊手道。

“那你把裤子也借我。”

叶安琪脸红红道。

啥?

苏煦大为震惊。

这简直是岂有此理……

“六百块,你怎么不去抢?”叶安琪轻声道。

苏煦耸了耸肩膀,一边走一边说道:“好啦,看在你是学姐,给你打个五折,行了吧?三百,水、电、网随便你用,保证不加钱。冰箱里有黄瓜、茄子、香蕉……你随便拿。”

“苏煦。”

身后的叶安琪忽然停住了脚步,认真道:“你再胡说八道,或者开玩笑吓唬我,我……”

此时,叶安琪终于发现了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在她手里,其实根本就没有什么东西可以用来威胁苏煦。

看都不用看,苏煦就已经察觉到了叶安琪的紧张不安,他回身把大衣脱下了重新披在了叶安琪的身上,平淡道:“赶紧走吧,夜晚湿气重,你身上就剩这么点破布,还磨磨蹭蹭的,你也不怕着凉?咳咳……”

夜风真的凉意袭认,苏煦掩嘴咳嗽。

故作坚强多时的叶安琪总算是崩溃了,她依偎在苏煦的怀中哭了起来。

苏煦当然不是不解风情的人,他抱住叶安琪,轻抚她柔顺的长发。

叶安琪依偎在苏煦的怀中,不知为何,她觉得安心而从容。

然而,接下来苏煦大煞风景的一句画蛇添足,却是让叶安琪微微一囧。

“女神,我这不是在吃你豆腐啊……我有女朋友的,我只喜欢她一人。”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