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二节 魂丢幽冥谷

发布:2021-01-14 12:21:52

时而疯狂小,时而疯狂远时而疯狂近。离开了鬼跳崖还能隐隐约约听见哭声,大家也他不在理睬。  这些人当中心思最轻的毕竟是张玉,怕儿子菲菲。  张玉问菲菲:“儿子,有也没觉得那里不很舒服,爸爸带你去镇医院去看一看。”  “爸爸,我也没哪里不很舒服。”菲菲提问  张这些人当中心思最重的当然是张玉,担心儿子小凡。。...

  大伙儿点火离开,来到鬼跳崖。这里也十分安静,崖下水流啪嗒崖边的声音都听见。就在这时突然传来女人的哭声,哭得撕心裂肺,大伙都十分清楚今天没有女人来,这女人是谁?就在大家在猜想是谁时,女人的哭声停了。过了一会儿,哭声又出现了,而且越来越大。声音在崖的两岸来回传输,久久荡漾,使得更加的恐怖了。这声音听得人汗毛倒立,心跳加速。恐惧的气氛凝结在空气中,大家还是顶着头皮向前走。这个哭声一直没有停过,时而大时而小,时而远时而近。离开鬼跳崖还能隐隐约约听到哭声,大家也不在理会。

  这些人当中心思最重的当然是张玉,担心儿子小凡。

  张玉问小凡:“儿子,有没有感觉那里不舒服,爸爸带你去镇医院去看看。”

  “爸爸,我没有哪里不舒服。”小凡回答

  张玉还是很担心小凡会不会被食人蛊虫感染作为宿主。

  小凡对张玉说:“爸爸,还有两个叔叔没有来。”

  周围的的人都环顾了一下。大家都说没有谁没有来啊,除了刚刚看到食人蛊虫提前走了的那几个,其他人都在这里。

  张小凡又说:“两个叔叔和一位老爷走了。”

  听到这里大家更是恐惧,呼吸变得急促。

  张玉对小凡说:“别胡说”。

  大家都安静下来,也已经到村口,大家都各自回家了。

  张玉到家后,立即烧水给儿子张小凡洗澡。希望把儿子身上的血迹洗掉。怕食人蛊虫的血迹感染张小凡。洗完澡后,张玉也算是松了口气。坐下来休息会儿,准备给儿子小凡做点吃的,刚刚在给小凡洗澡的时候,郑家派人来叫去吃饭,为了儿子洗澡就没有去。

  张玉做好饭后,叫儿子:“小凡,吃饭了。”

  张小凡说:“爸爸,我不吃了。我肚子有点痛!”

  张玉来不及吃饭。直接背着儿子小凡去龙鸣镇医院。到医院已经是晚上的12点多钟。龙鸣镇是一个小镇,只有一家医院,而且人比较少。12点以后只有一个医生。

  值班医生叫刘敏。40多岁的女医生,身高1米6左右,辫子头发。张玉把儿子小凡放下来,刘医生问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张玉把情况告诉刘医生。刘医生给儿子输了夜,还开了些药明天吃。

  张玉看到儿子小凡在输,准备去街上给儿子买点吃的。刘医生问:“你上哪里去?”

  张玉回答:“出去给小凡买点吃的。”

  刘敏医生说:“现在都12点多了,街上店铺都关门了。我今天值班,我去厨房给你们煮面,你看到你儿子,输完了叫我。”刘医生很快就煮好了。张小凡吃了几口就不吃了,说不服,不想吃。

  龙鸣镇距县城比较远,经济不发达。医疗条件也不好。不过治疗一些小病还是没有问题。这里不像大医院有很多人,有很多科室。也不需要挂号。病人来了医生就直接看了。两层楼的房子,二楼是手术室,一楼是看病和一般病人输液打针的地方。

  因为输液要一段时间,张玉和刘敏医生有一句没有一句聊着。就聊到儿子怎么生病的。张玉就把今天遇到的事告诉刘医生。刘医生发出惊讶的声音:“什么?食人蛊虫?”。刘医生惊恐让张玉也感到了不安。张玉心里有些后悔,不应该告诉刘医生这些。可是刘敏医生的惊讶并非如此。而她听说过这种食人蛊虫。

  刘医生很快恢复平静。刘医生问道:“那你们最后是怎么处理这些食人蛊虫?”

  张玉也如实的回答她:“用火烧”。

  刘医生沉默一会,说:“我在古书上看到过这种生物,只能用火才能烧掉。”

  张玉听说这种蛊虫能够被烧死,心里的石头也落下了。

  张玉又问:“这种蛊虫会不会感染小凡,小凡身上沾上了很多这种蛊虫的血迹”。

  刘敏告诉张玉,不用当心这种蛊食人虫不会感染小凡。因为她给小凡检查过身体时没有发现伤口。而且根据你的描述这些蛊虫是在休眠期。休眠期的蛊虫不会感染活体生物。”张玉这次才真正的把心放下来。

  病房里给外安静,时不时能听到有咳嗽的声音,应该是小凡发出的。张玉和刘医生都保持沉默。

  不过好像刘医生陷入深思,不知道在思考什么。

  整个小镇此时只有这栋两层楼的医院的病房里灯是亮的,显得格外安静。

  到午夜时分,突然小凡惊叫起来:“大声叫不要拉我。我不去,我不要和你玩。爸爸救我!”张玉立马从睡梦中醒来。

  “怎么儿子?”张玉问道。

  小凡哭着对张玉说:“爸爸,今天那个老爷爷,要我去陪他玩,他说他好寂寞。”

  张玉被儿子这么说也有些害怕。但是还是告诉儿子:“没事,只是做梦,不要怕,有爸爸在你身边。”

  小凡说:“我没有做梦,我还没有睡觉。老爷爷现在还在门口。”

  张玉和刘医生回头看,什么也没有看到。过了一会小凡告诉张玉说:“那个老爷爷走了”。

  后来张玉和刘医生也没有睡觉,就陪着张小凡。小凡输完液以后肚子好了,只是看上去精神不好。张玉和刘医生认为可能是没有睡好,第二天早上,张玉带着张小凡回家,回家以后让小凡好好睡一觉,走的时候刘医生告诉张玉,让他准时给儿子喂药。有什么反应立马回医院检查。

  一天过去了。张小凡肚子虽然好了,可是精神萎靡,身体发困,多梦多汗,反应迟钝,看样子不太好。

  张玉老婆吴艳淑不在家,张玉是心急如焚。就是在着急也是联系不到老婆。

  “妈,我眼睛跳,会不会有什么事要发生?”吴艳淑问阮玲玲。

  阮玲玲掐指一算,说:“不好,出事了,快回家吧!”吴艳淑没有问母亲什么事,直接进屋里收拾东西回家离开大理。吴小香知道可能事情有点严重也没有挽留母亲和小妹。

  回到家里,吴艳淑看到儿子小凡躺在床上,没有一点精神,原来活泼可爱的小凡是怎么了。心里一酸眼里就流出了眼泪。吴艳淑问张玉:“怎么不带儿子去医院看看,你看看你,我几天不在家里,你把儿子带成什么样了,你一点都不是一个称职的父亲。”边说边整理儿子的衣服准备在儿子去医院检查。

  “带到镇上的医院看了,刚开始小凡说肚子痛,后面在医院刘医生给他输液,小凡说不痛,我们这才回来的。刚开始我以为是小凡他没有睡好,睡睡就好了,可是现在还是这样。”张玉回答道。

  吴艳淑对小凡说:“凡儿,快好起来,妈妈很担心你。”张小凡没有说话,或许是没有力气说话。

  阮玲玲回到家里把东西放下,没有休息,直接来到小凡家看小凡。

  张小凡的外婆和张小凡家都住在玉檀村。小凡的外婆阮玲玲65岁,身高一米五六左右,头发乌黑但是不太长,常年轧一小辫子盘在头上,脚很小,大约3寸左右,这也是封建社会留下来的杰作,阮玲玲平时爱锻炼,生活在农村,身体很好,看起来还年轻。初一十五还吃素,信佛教,因为在阮玲玲幼年时在佛教半路出家。所以一直保持这个习惯。

  阮玲玲早年生活比较坎坷,因缘际会学了不少的本领。对占卜术有所研究,应该说小有所成。但是她一般不会为他人占卜。她常常对吴艳淑说:“占别人的命来养自己的命,她做不到”。所以很多不人并知道她会占卜术,只有身边的亲人才知道她会这些。驱邪避凶、顺才,村里人倒是经常请她,不过这些她都不收钱,但是阮玲玲有条规矩村里人都知道,来人必须在纸上签字,这张纸很普通,不过不用笔钱,用手在纸签名字,签字的作用就是在她驱邪时,要求主人家做的,如果没有按要求去做,后果自负的意思,不过村里请她的人都按照她的要求做了,几十年来也没有出现什么问题。

  小凡的外婆阮玲玲也时不时的把她所学传给吴艳淑和小凡的小舅吴珅。不过他们学得不精,用阮玲玲的话来说一成都没有学到。

  在来的路上她发现村里一些端倪,村子周围飞来很多乌鸦,村里阴气太重,离小凡家越近阴气越重。老太太感觉这个事情不太好处理。看外孙要紧,在路上一点也不敢耽误。

  到小凡家,看到小凡交瘁疲惫,身上还冒着虚汗,软绵绵的。

  “最近村里是不是发生什么事?还是小凡去过那里不该去的地方?”老太太问道。

  张玉把郑太爷修墓的事告诉小凡的外婆阮玲玲老太太。

  老太太一听,脸色都变了。

  阮玲玲斥责张玉不应该带张小凡去虎口崖。郑家太爷坟堂阴气太重对孩子不利。

  这回可把小凡的妈妈吓坏了,直接就哭了起来,担心小凡会出事。

  张玉问道:“现在怎么办?”。

  老太太虽然生气,为了外孙也没有过多的责备张玉。

  阮玲玲先是泼碗水饭,农村人很多都会这么做。

  “魂丢”阮玲玲看了一下张小凡的眼睛说道。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