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现代闯将》第7章   摩擦

发布:2021-01-14 08:25:08

李马林翔天小说名字叫作《在现代闯将》,提供更多李马林翔天小说目录,李马林翔天小说全集目录。在现代闯将小说李马林翔天节选:李马在王喜的率领下回到天杰厂三楼,从339储物柜取出来拖鞋换了.王喜边换鞋边说:“我们一样在三楼,步入…...

李马林翔天小说名字叫做《现代闯将》,这里提供李马林翔天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现代闯将小说精选:有了熟人好办事,李马在王喜的带领下来到天杰厂三楼,从339储物柜取出拖鞋换上.王喜边换鞋边说:“我们一样在三楼,进入三楼,最外面是我们修理车间,中间是板卡车间,你经过板卡车间走到头,那扇铁门后就是T.”数着还起身用手大致指了一下方向.二人分手,相约中午一起吃饭,李马进入板卡车间,六条长长的生产线出现在眼前,一些来得早的工友早已坐下,开始一天的准备工作,几个身着灰色工衣的管理者正来回走着,不时看看表.天杰厂不算大,员工们就…

有了熟人好办事,李马在王喜的带领下来到天杰厂三楼,从339储物柜取出拖鞋换上.王喜边换鞋边说:“我们一样在三楼,进入三楼,最外面是我们修理车间,中间是板卡车间,你经过板卡车间走到头,那扇铁门后就是T.”数着还起身用手大致指了一下方向.

二人分手,相约中午一起吃饭,李马进入板卡车间,六条长长的生产线出现在眼前,一些来得早的工友早已坐下,开始一天的准备工作,几个身着灰色工衣的管理者正来回走着,不时看看表.天杰厂不算大,员工们就算不熟悉,彼此都有些印象,看见李马经过,一些好奇的目光飘然而至,又有新员工到了.其中不乏一些青涩少女多情的目光.

走到头,右边是一道厚重的铁门,铁门上贴有用电脑打印的“T”标识,推开门,机器轰鸣,迎接的除了魏事的招手还有同样好奇的目光.

T环境不错,大约三百个平方的房间四周摆着四台大功率的空调正不停的工作,地面上一尘不染,右侧墙中间有扇木质小门,写着主管室.

T有三条生产线,左手处是两个小型机器连在一起,通过传送带将一块块贴好片的PCB板送到最后一名女员工手里,由她端着一块块小心放入高温炉,中间和右边的贴片机是一摸一样的,有些破旧.魏事和另一个男子站在最靠李马的位置,一人负责一台贴片机,在一台简易的仪器上不是刮上一块PCB板,放入传送带,板进入贴片机便是一阵“哒哒哒……”声响,大约过了四十秒贴上各种元件的PCB板通过贴片机另一端的传送带进入一个女孩手里,女孩用镊子贴上几个IC元件,送到下一位女孩……直到中间最末端的女孩拿起检查一遍,小心放入高温炉.高温炉后就是检验区,并排坐着几个QC,她们的工衣又不一样是白色的.

流水线,这就是流水线.以前听过的词语以前只有大致理解,现在李马开始成为流水线上的第一个人.

夜班人员都很疲惫,却难以掩饰马上就可以下班的兴奋.白班人员相反,精神矍铄,却显得漫不经心,消极倦怠.白班人员大约二十几人,正在一旁空处站成两列开早会.

正和魏事说着话,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子从二人身后经过,魏事小声说,这就是主管.李马连忙跟上,主管姓廖,接过人事部主管的条子随意的问了几句,带着李马来到主管室.主管室不大,摆设也很简易,两张办公桌,其中一张上摆着一台电脑,墙角处有一台热水器.廖主管坐下,又交代了一下注意事项,这时进来两女一男,三人身着灰色的管理工服,男的个子不高,大约一米六,年岁也不大,主管说这是科长,叫金多来.两个女子就像两个参照物一般,一高一矮,一白一黑,一个还算漂亮,一个只能说很普通.高的是白班拉长叫黄玉梅,矮的是夜班拉长叫陈发双.

李马跟着白班黄拉长出了主管室,跟在拉长身后,李马觉得有些可惜,拉长如果走路没有内八字,一定更具气质.这些话只能想想,绝对不能说得.

接过拉长给的防静电表,戴在右手腕上,李马来到第一个师傅面前.李马的左手戴着一只年代久远的瑞士机械表,那是李马考上高中,父亲送的礼物,曾一直戴在父亲手上.李马有个心愿,就是将这块极具纪念价值的手表传承下去.

林翔天接过带李马的工作,哦了一声,也不说话,手里不停的刮起板来.李马注意了一下,贴片机设计的很合理,传送带每次走得距离也有限,在传送带进入机器的位置有一个感应器,PCB板经过感应器传送带就会停止传送,在传送带里大约可以放个六块板,不再刮板也能保证机器不停.果然,林翔天刮了六块板放在传送带里,又刮了大约十块备用板放在一块贴着锡箔纸的长方形泡沫板上,钢刀一放,望着李马说:“你来.”说完,就坐在一边,不在理他.

李马有些奇怪,自己并没有得罪的,那里惹他不舒服,像吃了火药一样,从昨晚见到就是这样.你不教,我还不愿学了.李马不相信这么简单的事自己做不了.接过钢刀,研究起来.

丝印台底座是黑色的铁板,铁板上放着特制玻璃,四周用胶粘合,玻璃板上的左上与右下位置有两个小凸起,用来固定PCB板.上面是刻好的样板模型,用薄薄的钢板刻制而成,可上下掀揭.底座下方有两个微调旋扭,分别管上下,左右的调动.钢板正中是模型,由一个个镂空的小几何图形组合而成,样板上方有一些黑色粘稠的物体,锡膏.

李马回想了一下林翔天刮板的情形,像模像样的开始了工作.固定好PCB板,放下钢板,从镂空的小孔上对应待刮板的位置,只觉**的炫目一片,无从下手.李马微微有些着急,一定有什么窍门,可在那里了.心里想着,左手在下方旋扭上不停的动着,钢板一会向左,一会向右,干脆变成了PCB的蓝色部分.

“笨蛋.”林翔天见板不多了,站起来推了一把李马.

李马正低头心急如焚的操作,差点被推倒在地.李马站定,看了一眼林翔天,他决定忍了.

林翔天刮了一阵,又将丝印台让给李马,李马这次进步不少,对好位置,试着刮了一下,取出板,却是一半刮上一半没有刮上,钢刀运用的不对,李马总结着.又试着刮了几块,不是锡刮的薄了,就是偏离了一点位置…….转眼,林翔天的板又快放完了.

“你他妈不会就别来啊.”林翔天火气不小.

“你可以说我,我不跟你计较,”李马警告道,“骂我之前,先用脑子过滤一下,把那些字眼去掉.”

林翔天不屑的看看李马,摇摇手指,意思是怎地,想动粗,你还不够格.也是,李马个子虽高,却不显强壮,脸相也不是那种横人.林翔天大约一米七三的身高,很壮实,显得孔武有力.

二人不再说话,钢刀第三次交到李马手里.李马也还争气,连刮了几块好板,林翔天接过看看,就放在传送带里.这让李马有些兴奋.人一兴奋,积极性也高了,速度也快了不少,偶尔还能抬起身子休息片刻.其间,黄拉长来过一次,看看没说什么又去其它地方忙碌.

李马的领悟能力多少让林翔天有些吃惊,不过还是没有给个好脸色,就这么坐着,乐得轻闲.李马间或多刮上几块,林翔天就叫他把刮坏的板用酒精洗掉.一时也算合作无间.

“停,停,……”操作员叶明杰从QC位置高喊,“别放板,有问题.”

停下机器,叶明杰拿着一块过炉的板走过来,指着板上的一个位置对二人说:“这个位置漏锡了,钢板要重新封住.”说完又指着五快待过机的板说,这几块不能要了,还好发现的早.

原来,样板模型是将同型号的所有PCB板的位置都刻上,再根据不同用透明胶从钢板下方封住不需要的位置.比如一块同样的PCB板,一个封住一些位置,一个不封,打出来得效果也就不一样,不封的会多几个电子元件,整机出来功能也多上不少,水涨船高,价格也要高的多.

主管,科长,拉长在主管室里,房间闭的死死的,技术员也不在,操作员叶明杰也没有说什么,再说这种事故不算大事故,时常出现,也可以补救.可偏偏林翔天不干了,怒火冲天,一把揪住李马的衣领,恶狠狠地说:“你他妈不会就滚,老子难得伺候.”机器轰鸣,林翔天说话声音虽大,其他人却也听不见.

一让,二忍,李马早已忍无可忍,不过他第一天来,不想惹事,平静的注视着林翔天凶悍的目关,冷冷地说:“我数到三,你放手,我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你他妈以为你是谁,老子今天就要凑你.”未等李马说完,林翔天粗暴地打断,左拳凶狠地向李马脑袋砸来.叶明杰拿着板,呆呆地站在一边,不知想些什么,突见林翔天出手,想要阻止却已来不及了.

好个李马,不慌不乱,头一低,拳头堪堪擦着发丝躲过,左脚后退一步,双手同时按住林翔天抓住衣领右手的手背和腕关节,顺势接着胸腹向下的力量,用力按下.

身材壮硕的林翔天此时早已成待宰羔羊,单膝跪地,红着眼一脸不相信,咬着牙苦苦支撑.既然惹事就不怕事,李马有心来个下马威,警告那些想要欺负新人的“老人”,待要加力,被叶明杰从一旁拦住.

叶明杰拉着李马的胳膊,小声道:“李马兄弟,算了,又不是什么大事,乘主管们不在,别把事惹大了,大家都不容易啊.”

李马看看叶明杰,又看看四周,所有的工人都停下手中的活,呆呆的看着,沉吟片刻,望着林翔天说:“今天的事,就我而言,就当什么也没有发生,如果你不能接受,我也不惧,大家随时重新来过.”说着缓缓松开了双手.

林翔天吃力的站起身,喘着粗气,瞪瞪李马,又看看叶明杰,哼了一声,揉着手腕,摔门而去.

望着林翔天的背影,李马多少有些叹息,好歹是一个硬汉,奈何心眼小些.李马知道他刚用的力到底有对大,林翔天硬是挺住没有叫出来.

“没事了.”叶明杰拍拍李马的肩膀,牵强地笑道,“林翔天这人其时不错,就是,……唉,不说了,我来帮你弄一下钢板吧.”

叶明杰很快弄好钢板,机器又重新响起.叶明杰看看周围恢复了正常,凑到李马耳边,轻声问道:“兄弟,别骗我,你练过吧?”

李马笑笑,不置可否.叶明杰没有问到答案,一脸失望,正要离开,又被李马叫住.

“他没事吧?”

叶明杰望望大门,“没事,现在估计在厕所,一会估计就回来了.”

果然,片刻后林翔天又重新回来,看样子平静不少,脸上布满水珠,不知有没有夹着泪水.

林翔天来到李马身边,指指另一条线上的丝印程式淡淡地说:“你是大神,我伺候不了,也不想惹你,你去程式那里吧.”

李马也知道两人短时间没有和解地可能,也不说话,来到程式那里.

程式很热情,两人轮流着刮板,偶尔还说笑两句,中午下班地铃声也适时响起.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