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1、同情吗?她最不需要

发布:2021-11-25 20:34:27

欢快的的钢琴节奏飘散在露天花园,作为名媛们聚餐的相对固定会所,顶楼花园的门槛亦如它蔑视其他建筑的高度,不可以攀,须可以得到幕后老板的亲手发出邀请方有资格。不少名媛连带家族消费整年,勉强能上去转圈圈,突显下身份的提升。压根儿敢想自己能在Steinway ...

欢快的钢琴节奏飘荡在露天花园,作为名媛们聚会的固定会所,顶楼花园的门槛亦如它藐视其他建筑的高度,不可攀,须得到幕后老板的亲自邀请方有资格。

不少名媛连带家族消费整年,勉强能上来转圈,彰显下身份的提升。

压根不敢想自己能在Steinway & Sons钢琴黑白键上随心演奏,或托腮聆听。

一曲弹罢,幕后老板苏竹悠然落座,柔笑等待对面南曦点评。

恬静的人儿杏目微阖,却似看到对方的期许,兴趣缺乏道:“又是以前的曲子,没新意,下次不弹新曲别拿出献丑了。”

苏竹没被毒舌重伤,反而满脸受用的愉快答应:“好的。”

修长白净的手指翻开菜单,指尖轻点上其中一味,问:“照旧胡桃南瓜当开胃菜?”

“行。”南曦睁开眼睛,赏脸望去对方已经翻转至她手边的菜单。

才听不久的旋律再次响起,手机铃声。

苏竹把来电人名在南曦眼前晃晃,她点头后接起,开启免提。

《丝路》监制热情打完招呼,直奔主题:“小苏啊,平时咱俩走得比较近,所以他们委托我过来问你件事。咱们学下最近几部大热电视剧,也搞个主角互动售后吧?你要是同意,顺便帮老大哥说服说服南曦呀。”

自信满满地说完,最后句话暧昧意味不言而喻。

苏竹没立刻答复,睨眼对面已然微蹙眉头的南曦,下秒回道:“哥不好意思啊,我最近档期比较满,怕忘记固定任务。”

监制‘哦哦’两声,主动道别。

无非两人按时抽一两分钟操作的事情,就算抽不出时间,交给助理做一样。明显对方不乐意,没必要挑破。

“谢谢,”南曦重新递回菜单,浅笑:“紧着你爱吃的点。”

苏竹故作摩拳擦掌,不客气答:“好。”

南曦照旧每道菜只尝三口,剩下交给苏竹,清隽的男人乐在其中。

用餐结束,经理快速收拾干净桌面,摆好两人特定茶饮,离去留下静谧的花廊和阵阵花香。

“曦曦,你知道吗?近几年社恐的人群大幅度增加,大家不愿去和同类相处,反而迷恋上猫狗。”

莫名其妙的问题打破宁静,拉回对面人儿飘远的思绪。

南曦把耳边碎发往后顺好,捏起果茶搅拌棒,逆时针旋转。

余光扫到发起提问的苏竹仍在等待,淡淡应声:“啊。”她压根没听清问题,无从回答。

“人们早让现实压力压得失去自我,活得愈发行尸走肉,反而和小动物相处更简单轻松。你有多久没和真实的自己say hi?”

搅动停止,南曦抬起眸子,望向意外执着的苏竹。

正午,灼灼阳光穿过树间缝隙,摇曳的光点洒在无懈可击的面容,让他皙白的皮肤有点透明,很不真实。注视她的桃花眸子,流转着蛊惑人心的神色,迷离又无助。

好似她的避而不答非常十恶不赦。谁说美貌是女人的专属利刃?太片面了。

每月一次的聚会已经维持长达四年,能让不喜欢被承诺束缚的南曦坚守约定,无外乎‘舒服’二字。

两人可以无声陪伴大半天,也可毫无顾忌地评价看不惯人事。在这段时间内,南曦完全属于自己,她很享受这种专属感。

她不懂苏竹今天为何破坏默认的氛围,同情吗?她最不需要的东西。

“我有点累,先走了。”

桃花眸中燃起的渴望随着她拿包起身,逐渐熄灭。

南曦回以浅笑点头,带好墨镜和帽子,踩着七公分高跟鞋离开。

保镖面色冷酷地接到南曦,护送她进车坐好。

南曦摘下帽子,舒展开头发,收到苏竹为刚刚唐突致歉的短信。按下‘没事’两字回复,该她说对不起才对。

对不起苏竹,她早过了质问灵魂、痛吟不公的年龄。成年人基本的素质不是忘记伤痛,是习惯。

司机启动车,询问下场目的地:“姐,现在去哪?”

助理黄怡没顾上答,呆呆看着开关门带入几股热浪的人们,尤其提前三小时回归的南曦。

可以确定对方状态很不对,难道和神秘人聚会不开心?

黄怡从包里掏出南曦爱吃的零食袋,揪出根薯干递上,试探性问:“照例取消下午到晚上的行程,你回家休息吗?”

南曦抗拒的推开薯干,黄怡不气馁,身子侧倾拉近彼此距离。点开手机相机,摆在两人面前。

故意对着前摄像头嘟嘴挑眉,换花样逗对方:“曦曦你看,新出的变丑滤镜很有意思吧?我好像猪头啊!”

以悲壮自黑为代价,换来南曦嘴角勾起小小弧度。

“黄妈,今天0点新片《丝路》点映吧?”

黄怡连连点头,双手合十置于脸侧,憧憬道:“是的,你的屏幕初吻哦,等下班我去电影院支持。”

顿下,想起个重要事情,小声建议:“本来晚上八点有票房破亿庆功宴,杨家特别赞助。你懂得,为帮女儿铺路娱乐圈。杨老昨天开始打了不下十个电话,希望你能参加。如果今晚没其他安排,能不能?”

“行。”

爽快的答应,黄怡以为自己出现幻听。

下秒回过神不给南曦反悔的机会,小拳头激动敲敲驾驶座后背,给司机说:“先回公司。”

“好的,姐。”

在寸土寸金的魔都临江写字楼,最佳观景点属八层。细看会发现,八层朝南窗户被高调打通做落地窗。窗外半轮夕阳缓缓没入水天一色的交界线,波荡的縠纹间白色游轮拉响鸣笛,掀开纸醉金迷的篇章。

南曦靠在贵妃椅中优雅翻看书,几缕长发垂在手边,宛若一副被珍藏的画。

黄怡艰难拔出目光,呼唤:“曦曦,上妆吧。”

南曦随口应声‘嗯’,身子未动任何。

“又在看那本小说啊?”

黄怡给化妆师使个眼色,化妆师领命侯在化妆台前。而她悄咪靠近,准备夺书。

感觉到说话声靠近,南曦侧身闪躲,目光不曾离开书,“黄妈,给我最后十分钟。”

为争取时间,黄怡不得不残酷揭露事实:“已经过去三个十分钟啦。”

一阵急躁的砸门声炸响在下段赖皮前。

“来人了!”

随着黄怡来回扭头的瞬间,南曦早换副样子。摆出国民影后该有的仪态,指腹不舍擦过书页,合上装回包里。端坐,两指捏起茶杯细品。

黄怡再次为自己升起的担心感到可笑,瞧人这素质。走过去拉开门,迎来张臭脸。

  1. 全部目录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