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四章 祖母

发布:2021-11-25 13:29:09

窗外的阳光斜斜洒了进去,清尘在空气中翻飞,鼻端的淡淡玉兰香芬芳怡人。亦萱被李嬷嬷按到,梳头发换衣。“姑娘,你摔下去是两眼一造谣什么都不明白,可苦了二姑娘和三姑娘,老夫人明白是她们带您去上树了,现在的正罚她们在佛堂跪着呢!”李嬷嬷是她的帖身丫鬟,从五亦萱被瑞珠按住,梳头更衣。。...

窗外的阳光斜斜洒了进来,清尘在空气中飞舞,鼻端的淡淡玉兰香芬芳宜人。

亦萱被瑞珠按住,梳头更衣。

“姑娘,你摔下来是两眼一抹黑什么都不知道,可苦了二姑娘和三姑娘,老夫人知道是她们带您去爬树了,现在正罚她们在佛堂跪着呢!”

瑞珠是她的贴身丫鬟,从五岁起就跟着她,今年才十三岁,却总喜欢把自己当做无所不能的大姐姐,说话也多半用训斥的口吻,对她从不拐弯抹角。

亦萱前世活泼好动,家中长辈从不管她,偏偏瑞珠爱唠叨她,因此她并不太喜欢她,直到她死的那一刻,她才知道自己欠了她太多。

此刻重新听到瑞珠的唠唠叨叨,心里面暖洋洋,回头冲瑞珠露出一个光华璀璨的笑容,脆生生道:“那我待会儿去求祖母放了她们!”

瑞珠扭开她的头不让她乱动,从掐丝珐琅桃木妆奁盒挑出一对赤金缠丝玛瑙花小流苏花钿插在了她的双髻上,流苏细碎,轻轻一动,俏皮可爱。

亦萱盯着菱花镜中的自己看,眸中露出一抹温暖的笑容。

真好,她终于不再是那个活在仇恨中的赵亦萱,她终于不用在苦海中浮波漂流,苦苦挣扎。

“等吃完饭再去,顺便带些糕点给二姑娘和三姑娘,可怜她们饿着肚子挨罚。”瑞珠将她拉起来,叮嘱道。

“恩。”亦萱乖巧地点点头。

瑞珠奇怪地看了她一眼,姑娘平时定会说一句“我知道了,你别管”,怎么今日这般听话?

亦萱避开她的眼睛,伸手牵过她的手,道:“瑞珠姐姐,我们去吃饭吧!”

瑞珠于是不再多想,替她系上墨玉压裙,拂了拂裙摆,便领着她出了屋子。

亦萱和母亲徐婉清住在赵府偏西的葳廷轩,母亲住正屋素玉阁,她住侧屋浅玉阁,浅玉阁虽然小,但却极其精致,睡觉的闺房和堂屋用小隔间隔开,再往前去,绕过巨大的水墨山水翠玉屏障,就是吃饭的地方。

小丫鬟们忙着帮她布菜,亦萱看到了一个并不想看到的人。

“姑娘,您醒啦?饿了吧?快过来吃饭,嬷嬷烧了你最爱吃的菜。”

身穿鹅黄色夏衫的娇俏女孩一脸笑意地跑过来,拉过她的手就要往前走。

亦萱像被电了一下,猛地抽出自己的手,眸中冷意渐凝。

芮旭错愕,“姑娘,你怎么了?”说着,将疑惑的目光转向瑞珠。

瑞珠摇摇头,表示不知。

亦萱看着芮旭和煦的眉眼,想起她那日的冷酷决绝的模样,身子止不住地瑟瑟发抖。

她努力了又努力,才控制住自己扑上去撕了她的冲动,稳下心神,重新扬起一抹笑脸,道:“没什么,吃饭吧!”

只是那笑意只留在唇畔,眼底依旧一片冷凝。

芮旭和瑞珠都是和她一起长大的丫鬟,是母亲千挑万选出来陪她作伴的。芮旭的性子和瑞珠相反,她绵软温和,样样依着她,因此她也最喜欢她,如果不是那日她的背叛,她会一直把她当做最可亲的姐姐。

只是,没有如果……

亦萱吃着饭,细嚼慢咽的,席间没有发出一点声响,只默默低头夹菜。

瑞珠和芮旭脸上都有明显的诧异惊疑,姑娘平时吃饭总是叽叽喳喳的,不闹出点动静她根本吃不了饭,今天真是奇了怪了,这么安静听话!

两人面面相觑,莫不是姑娘这一摔真把脑袋给摔坏了?

胡嬷嬷端着桂花糖糕进屋的时候,也被这异常安静的诡异气氛给惊着了。

瑞珠把她拉到一旁,悄悄道:“嬷嬷,我看姑娘是真不大正常,安全起见,还是再找个大夫来瞧瞧。”

胡嬷嬷也慎重地点点头,“等夫人回来我再禀告她,咱们先再观察观察,可能是吓坏了。”

亦萱拈了块桂花糖糕放在嘴里,眼睛朝胡嬷嬷她们看去。她知道自己现在的表现肯定与十岁的自己不一样,可是十岁时的自己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呢?

歪着脑袋细细想了想,脑中出现一个叽叽喳喳,活蹦乱跳的小丫头,鲜活美丽,娇俏可爱。

虽然以她现在的心智再也不可能作出那副大咧咧的样子,但是她还是努力让自己变得开朗阳光一点。

“瑞珠!我吃完了!我们去祖母那儿吧!”

芮旭上前道:“姑娘,我也陪你去吧!”

亦萱压弯了眼眸,笑眯眯道:“不用了,芮旭姐姐,你留在院子里等母亲,她一回来就去通知我哦!”

芮旭无奈,只好点头答应。

叫瑞珠将糕点装进食盒里,亦萱便出了门。

七月的烈阳高照,亦萱一出门便被泼辣辣地明亮刺得睁不开眼。

好容易适应过来,她看着曾经生活了十六年的地方,看着院子里熟悉的一草一木,看着紫藤花架下的秋千,所有所有的一切都隔着遥远的记忆扑面而来,令她心中微微酸楚。

眼泪又开始在眼眶打转,虽然心酸,但是炙热阳光下她却不再觉得寒冷,那颗坚硬如磐石的心好似也要被太阳融化。

“姑娘,我们走吧!”瑞珠提着食盒出了门。

亦萱深深吸了口气,眨眨酸涩的眼睛,点头前行。

不管怎么样,她已经回来了,她比所有人都多了十年的记忆,只要她用心避开那些祸端,她就一定会幸福的。

老夫人喜爱清净,住在赵府东面的寿安堂,离葳廷轩有一段距离,再加上老夫人为人冷言寡语,见谁都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因此亦萱上一世并不太爱跟老夫人亲近。每天都是完成任务一样去请个安,连话都不跟老夫人多说几句,人便溜得没影了。

老夫人以前也曾因为她的顽劣管过她,不过有父亲和母亲护着,老夫人又不爱麻烦,渐渐也不怎么管她了。亦萱还曾经为此庆幸过,直到现在才发现自己错的离谱。

老夫人再不管事,她也是赵府默认的最有权威的主子,她有着父亲和母亲都没有的决定权。上一世要不是赵亦柔千方百计地讨好老夫人,叫老夫人喜欢上她,王丽盈又怎么可能那么顺利地被抬为正室呢?

这一世,她千万不能再犯傻,叫个外人捷足先登!

穿过几处垂花门,走过翠竹夹道,又过了拱桥,在长廊上行了片刻,绕过假山池便到了老夫人的寿安堂。

院子里此刻正跪着两个年轻妇人,二十五六的模样,一个穿品竹色滚雪细纱夏衣,一个穿澹澹色罗绸夏衫,虽然只看到了背影,但亦萱也隐隐猜出了她们是谁。

“是香姨娘和桂姨娘,她们一定是来给二姑娘和三姑娘求情的。”瑞珠说着,想走过去。

亦萱拦住她,道:“我们只管去求祖母,贸贸然管了她们,祖母会不高兴的。”

瑞珠一想,也对。不过看亦萱的眼神却愈发奇怪。姑娘平时最爱打抱不平,看到谁受欺负了便要上前管一管,今天倒是淡然。

进了屋子的时候,老夫人正歪在黑檀木錾福寿纹圈椅上闭目养神。

房间佛龛内供着一个白玉玲珑的双龙吐珠四脚小香炉,炉上香烟缭绕,前处的案几上放着个堑花卉纹银托盘,上供着些新鲜果子。

贴身丫鬟雪玉就坐在一旁的海棠绣墩上,腿上摆着一本摊开的佛经,口齿清晰,声音柔和地念着经。

“祖母……”亦萱试探地微微叫了声。

“恩。”老夫人并不吃惊,眼皮都没掀一下,淡淡应了声,想必是早有人通报过。

雪玉站起来福了福身,随即坐下去继续念着经书。

看着这一幕,亦萱想起前世自从赵亦柔进府后,帮老夫人念经的工作便交给了赵亦柔。老夫人是最喜欢念佛听经的,赵亦柔懂得投其所好,难怪得到青睐。不像她,整日里只知道傻乎乎地玩,就算赵亦柔进了府也没有感觉到多少危机意识,直到母亲去世才明白过来,不过那时候一切都已经晚了。

“元娘是来给你妹妹们求情的?”老夫人清冷的声音在房间响起。

亦萱从回忆中回过神来,抬眸去看老夫人稍嫌冷淡的模样,给自己加油鼓气一番,展开一个最甜的笑容,蹭过去,道:“我是来送糕点给祖母的!是胡嬷嬷做的桂花糖糕,可好吃了!”

老夫人从软榻上支起身子,睨了她一眼,凉凉道:“祖母老了,不似你们小姑娘,不能吃甜食。”

热情受到打击,亦萱有点尴尬,不过很快调整好情绪,拉着老夫人的衣袖道:“祖母,雪玉姐姐刚刚读经书读的真好听,元娘以后有空也来听可以吗?”

“你愿意?这礼佛念经可不像你看起来这么简单,一坐就要好几个时辰,我怕你一刻钟都呆不下去就要溜了。”老夫人倒不是鄙夷,而是实话实说。

亦萱却郑重地点点头,道:“我愿意的,祖母。元娘这次从树上摔下来,被吓坏了。元娘以后再也不敢胡闹再也不敢贪玩了,嬷嬷说念经可以让人平心静气,所以元娘想陪着祖母一起念经,好么?”

屋子里的人皆诧异地看着她。

亦萱抿唇,笑看着众人,目光清澈纯净。

老夫人却道:“有这功夫陪我念经,不如多去识字念书,或是习针黹女红,女孩子便要有女孩子的样子,明事理懂分寸,将来才能嫁到好人家。”

亦萱乖巧地点点头,“元娘明白,以后一定不混闹了,祖母您放心。”

老夫人蹙眉看了她半响,才挥挥手道:“罢了,我知道你今日来的目的,二娘三娘罚也罚过了,你去佛堂把她们叫出来吧!”

说来说去也是不相信她会变得这么懂事听话。

亦萱嘟嘟嘴,心里挺无奈的,不过也知道过犹不及。她之前的爱玩爱闹的形象太深入人心,一下子要别人相信她会变得懂事乖巧的确困难,反正不急,一步步慢慢来吧!

祖母只生有父亲和大伯父两个儿子,不过大伯父不爱功名爱金银,早在几年前便去了江浙从商,不大归家。她是这个府里祖母唯一的嫡亲孙女,祖母再不喜爱她的性子,也还是关心她的。上一世母亲过世后,祖母还想把她接到身边养,只是她不愿离开葳廷轩,这才算了。这一世只要她自己争气,赵亦柔便没有一丝一毫的机会笼络祖母,王丽盈也绝不会有机会进门!

亦萱起身跟老夫人告退,还是让瑞珠留了一盘桂花糖糕下来。如果她没有记错,祖母是很爱吃甜食的。

果然老夫人只皱眉看了她一眼,却并未有什么异议。

亦萱一走,老夫人便吩咐雪玉,“你去外头把她们两个叫进来。”

她们两个指的自然是香姨娘和桂姨娘。

雪玉应声,却奇怪道:“大姑娘这回倒没有瞎缠瞎闹,也没有管两位姨娘的事儿,瞧着懂事多了,看得奴婢怪不习惯的。”

老夫人啐了她一口,没好气道:“难不成她整天打打闹闹你看着就舒服?都十岁了,也该懂事了,没得将来嫁人后还不知轻重,叫婆家看了笑话!”

雪玉抱头,嘻嘻一笑,“奴婢自然也是希望大姑娘懂事的!”

老夫人叹气,“但愿她真是摔下来吓怕了,不要过几天就好了伤疤忘了疼!兰姐儿跟他父亲去了江南,我眼皮子底下只有元娘这一个嫡孙女,自然是希望她能好好的,可她那双父母,真是太溺爱了!”

雪玉宽慰她:“老夫人莫要忧心,大姑娘还小,老爷和夫人又只有她一个女儿,疼爱些是肯定的。等姑娘再大一些,自然就会懂事了。”

“希望如此吧!”老夫人无奈道。

********

一万字了,要冲新书榜了,麻烦亲们手上有推荐票的投给《元娘》好么?

拜托了,新书榜是一本新书最关键的时期,小宝宝需要你们喂养才能长大!鞠躬拜谢!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