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3.发现煤矿

发布:2021-11-25 10:15:35

里面呈现出一抹黑色的东西,陈双最擅长一抹,手指上留下的黑黢黢的印记,她赶快用锄头瞄准了往下一挖,居然从里面挖出一大块黑色的东西。掂在手里,足有碗口的话大,陈双准备回家去试一试,的话,这是煤的话,陈双就发了……至于陈双是怎么认出这是煤炭的,那是所以,掂在手里,足有碗口那么大,陈双打算回去试试,如果,这是煤的话,陈双就发了……。...

里面呈现一抹黑色的东西,陈双拿手一抹,手指上留下黢黑的印记,她赶紧用锄头对准了往下一挖,竟然从里面挖出来一大块黑色的东西。

掂在手里,足有碗口那么大,陈双打算回去试试,如果,这是煤的话,陈双就发了……

至于陈双是怎么认出来这是煤炭的,那是因为,前世,她为了生机,在私人小煤窑帮人开过吊机。

因为人长得漂亮,不少领带给她分配的活比较轻松,她跟着开采队端茶倒水,见过露天煤的现象。

只可惜,那个时代都是机械作业,钻井装置也很齐全,所以,此刻陈双担心这些煤层只藏在山石底下,科技不够发达,陈双也不敢保证这山腹内还有没有煤矿。

眼下,陈双就等着拿着这块碳回去烧烧看,能不能烧着。

如果这山腹内没有多余的煤矿,那么,这山上的这些煤也足够家里把柴火换成炭火来做饭了,百利无一害。

"小双……小双!"

路过山下的一片小树林,陈双听到有人在压低声音叫她,侧目看去,是赵大宝。

赵大宝毕竟是读书人,是唯一考上大学的宝贝疙瘩,家里也从不让他干农活,所以,长得还算清秀。

陈双一看见他,满眼都是厌恶,她确实之前是为了报复李宝,偷偷给这位大学生,且村长家的准女婿,写了一封情书。

没想到,这赵大宝竟然是颗墙头草,一边和李宝套近乎,一边偷偷摸摸的来找自己,若是搁在前世,陈双自然觉得,能把赵大宝勾搭到和李宝分手,就是她的最终目的。

可是,如今的陈双再也不是那个肤浅又善妒的人了。

赵大宝见小双驻步,抚了抚眼镜框就走了过来,人刚到陈双面前,脸就红了起来:

"那个小双同志,我……我……我过了暑假,就得去淮南读大学了,这是地址,你得记得给我写信!"

赵大宝吭哧了半晌,低着头塞给了陈双一张小纸条,陈双接了过来,看了看。

原来考上的是淮南理工大,还是机械自动化设计专业,牛啊

他确实在将来会有出息,因为这个年代,缺少的就是这种钻研自动化的人才,可能谁都没有想过,二十年后,连智能机器人都即将问世了吧。

不过太可惜了,这赵大宝,没"死"在自己手里,前途全断送在了李宝的手里。

想到这里,陈双答应的很干错:"好的,到时候给你写信!"

说完,陈双就要走,却感觉手臂一紧,回头看去,赵大宝似乎还有话要说。

陈双驻步,没有回头,冷冷的留下几个字:"我知道,瞒着李宝!"

赵大宝抚了抚眼镜框,看着陈双的背影,她怎么知道自己要说什么?怎么发现今天的小双不一样了?

之前,她不是还给自己写过情书吗?而且赵大宝自己都承认受不了陈双那魅惑的脸,她还让自己跟李宝分手呢,可今天……怎么那么冷漠?

就在这时候,赵大宝看着那下山小路上有人,赶紧一缩脖子掉头就跑,这要是被人看见,指不定被说成偷情呢,要是传进宝宝的耳朵里,那村长答应他上大学的生活费就没着落了。

所以,赵大宝也没看清那人是谁,先跑了再说。

"呦,这不是宋家的拖油瓶吗?咋了?今儿挺消停啊?没跟人干仗啊?"

妇女四十多岁,穿着的确凉碎花蓝布褂子,这种布料,有钱人家才会扯得起几尺。

陈双上下看了一眼这妇女:"这不是李姑姑吗?正好,我有东西让你带我转交给李宝……"

说着,陈双就把那地址塞进了她手里,这人正是村长李大奎的弟媳,是李宝的亲姑。

李婶一听,脸色有些难看,这个狐媚子勾搭宝宝的男朋友,这不是明白了要攀龙附凤吗?

可当李姑姑低头看向那一串字迹的时候,她蒙了:"这上头写的啥呀?"

"我写给宝宝的道歉信,你替我转交给她就行了?"陈双干脆的说道。

李姑狐疑的打量着眼前的陈双,道歉信?咋看也不像啊,再瞅瞅这手里还掂着一块黑石头,莫不是要打人不成?

陈双从李姑姑眼里看出了一丝忌惮,故意将手里的那块黑炭又在手心里颠了几下。

李姑姑当即转头就走,得知道这丫头跟谁都能干一仗,刚才真是自己闲着没事干,吃饱了撑的和她搭腔。

陈双回到家,还没到饭点儿,就生起了火,把那煤炭放在火上烧,眼睁睁的看着那蓝色火苗慢慢的腾起。

陈双的心也不由得激动起来。

"大热天的,你这是在烤火啊!"

陈秀兰往火房一瞅,自己女儿捧着脸蹲坐在锅灶前,看着那火苗正在痴痴的傻笑。

天呀,这闺女今儿真的是撞邪了呀,莫不是真发烧了?

"没,我在看火苗!妈,你看多好看!"陈双的腮帮子已经被烤的通红一片,如同晚霞一样飘在脸上。

"得了,你别瞎折腾了,浪费柴火!"陈秀兰上前看也没看那火焰,赶紧把跟犯了神经病一样的女儿扯到一旁去。

一边把炉肚里面的木柴抽出来泼上水,留着下回做饭用,一边嘀咕着:

"凯凯在的时候,好歹他上山砍柴,柴房里都堆了不少,你别浪费,我跟你爹就得上山砍柴使!"

陈双此刻笑不出来了,她知道,哥是个很孝顺的人,在家的时候,为了照顾二老他都是抢着重活干,只可惜前世的时候,看着他背着一堆的柴火下山,自己还取笑他像一只乌龟。

陈双当时使坏,伸出了一条腿,把宋德凯绊了一脚,他背着柴火滚下了山坡,摔得柴火七零八落。

"小双,你要不是个女人,我非得教训你一顿不可!"

"那你打啊……你打我啊……"陈双舔着脸往上凑,她认准了这大哥不敢打他,除非他打算回到家里被罚跪。

那次,他气的眼眶都红了,却始终没有碰陈双一根手指头,陈双起初以为,他真的怕继父罚他,可后来,她不这么认为了。

那次赌气砸烂了锅,宋德凯要揍他,可是,拳头还没举起来,就被继父宋有粮呵斥住了:

"你这个做大哥的,总是欺负妹妹,能不能有点大男人的样儿,去,把田都给我耕了!"

宋有才一声令下,宋德凯转头就走,整整两天两夜没回来,等到宋德凯去田里找他的时候,发现田都耕好了,而哥已经累瘫痪了,就躺在田埂上。

其实,他一点都不怕被罚,而他确实是个好男人……陈双想着。

"你照顾好咱爸咱妈!……"哥哥临走时的声音回响在耳畔,让陈双一下子回到了现实:

"妈,咱们赚钱的路子来了!“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