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2.颗粒无收

发布:2021-11-25 10:15:35

"秀兰你这是做啥子?"宋有粮赶快站起身拦下,要说后妈好当,这继父也好当。惯着吧,惯坏了也不行啊,倘若父母管教吧,十里八乡的人严禁把脊梁骨戳烂喽,这些年,宋有粮是为难的很。陈双咬牙,能回二十多年前,再看见父母,她是何其的兴奋,她更有甚者希望能继父惯着吧,惯坏了也不行,若是管教吧,十里八乡的人不得把脊梁骨戳烂喽,这些年,宋有粮也是难为的很。。...

"秀兰你这是做啥子?"宋有粮赶紧起身拦住,话说后妈不好当,这继父也不好当。

惯着吧,惯坏了也不行,若是管教吧,十里八乡的人不得把脊梁骨戳烂喽,这些年,宋有粮也是难为的很。

陈双咬咬牙,能回到二十多年前,再看到父母,她是何等的激动,她甚至希望继父不要拦着,让自己感受一下疼的滋味,或许,这场上天恩赐的梦,就醒了。

"秀兰,你给我放下!"宋有粮手劲儿一足,把陈秀兰手里的扫帚给夺了下来,重重的丢在一旁,随后,陈秀兰眼眶通红转身就回了屋。

不多时,陈秀兰呜咽的声音从屋里传来:"我陈秀兰,这是造的什么孽啊,造的什么孽啊……"

宋有才长叹一口气,也没有回屋安慰,因为这事儿,都是家常便饭。

陈双这次是狠狠地意识到自己以前有多混蛋,她在宋德凯离开家不少三年,就把他亲爹给气死了。

想到这里,陈双暗自下定决心,一定要改变一切,她上前两步,拉开栅栏门,走进院子:

"爸,我去跟妈说说话!"

说完陈双就进了屋,留下一脸骇然的宋有粮:"她,她刚才叫俺啥?"

宋有粮以为是做梦,要知道,这丫头八岁就进门,现在都十五岁了,从来没喊过他爸。

他不免眼角溢出了一丝晶莹,可他还是有些不敢相信的回头看了看陈双:"受啥刺激了?这昨个还跟村长家的宝贝闺女打架,今儿这……"

"妈,您别哭了,我以后再也不惹你生气了,再也不给家里添麻烦了!"

陈双推了推趴在桌子拐角哭的昏天暗地的陈秀兰。

陈秀兰当即就蒙了,抬起满脸是眼泪的脸直勾勾的看着自家女儿。

俗话说,三岁看终生,她自己的女儿自己太清楚了,她性格强硬又自私,而且报复心特别强。

上回因为跟宋德凯发生口角,把家里唯一一口煮饭的锅都给砸了一个大窟窿,补都没法补。

这种服软的话,是她说的吗?

"妈,你歇着,我去做饭!"

陈秀兰愣在当场,半晌都没说出一个字来,陈双抿唇一笑,那如同会勾人魂的眸子笑成了弯月。

随后,陈双走到菜园子里,将那剥了一半的白菜拾掇起来,洗净后,去了火房。

"女儿会做饭?"陈秀兰擦擦眼泪,快步的踱到火房门口,一看那切菜的刀法,还真有模有样的。

看的陈秀兰老两口是一脸茫然,要知道陈双好吃懒做的毛病最大了,要不然,她不会使性子把锅给砸了。

她若是会做饭,得知道这锅多金贵,买一口锅都要好几块钱呢。

陈双一边生火炒白菜,一边狠狠地想着,家里,什么都没有,盐罐子里的盐也见底儿了,米缸里就剩下一小撮的米,幸好还有半瓢面。

她做了三个锅贴饼,一家人就这么吃着饼,就着大白菜。

可陈秀兰和宋有粮的心却一直都没放下,直到夹了一筷子陈双炒的菜放进嘴里的时候,才潸然泪下。

父母这么一哭,陈双反而欣慰的笑了,她竟然觉得这种一家其乐融融的滋味很美好,为什么前世,她就没感受到呢?

"爸,好吃吗?"陈双问道。

宋有粮是差点和着眼泪就着白菜往下咽的,他憨笑着连连点头:"不赖,好吃,比你妈做的还好吃呢!"

陈秀兰白了一眼宋有粮:"瞧,一声爸,把你给美的,这大白菜都没熟透。"

陈秀兰说着,心里甜滋滋的,陈双听母亲这么一说,赶紧解释道:

"这大白菜啊,就不能熟透,要不,里头的维生素会被破坏!"

陈秀兰和宋有粮听了这一席话,互相对视了一眼,本来就觉得陈双今天和以前不一样,这还弄了这么多他们老两口听不懂的说头,啥是维生素呀?

陈双捂着嘴笑着说:"总之啊,香脆可口,还能美容变漂亮呢!"

"那……那俺得多吃两口!"秀兰一听,摸了摸自己的脸,把剩下那半盘子大白菜往自个儿跟前拽了拽,看的陈双笑的更欢了。

前世,她从没有给过这继父好脸色看,如果给哥买了什么东西,就必须要给她买,不然,就等着陈双上房揭瓦吧。

"妈,你好歹给爸留点儿,晚上我再做!"陈双赶紧说道。

"我饱了!"

宋有粮笑的牙花子都露出来了,起身就拿着锄头出门了。

"爸这大中午的,太阳那么大去干嘛?"陈双问道。

陈秀兰叹了一口气说:"还不是你这个害人精惹的祸,咱家的地分到了半山腰,种小麦小麦不成,现在试着点两颗豆子看能不能有点儿收成!"

陈双一听,低下了头说了声对不起,随后陈双也脚跟脚的去了山上。

顶着烈阳,那矮山上全都是花白的石头,被太阳照的一抹就觉得手心都发烫。

稀稀疏疏的几根野草就跟村长的头发似的,有一根没一根的。

连野草都难以存活,更何况是庄家呢?

此刻,宋有粮正用锄头往那些有那么一丝泥土的地方扒拉,有的地方看似有那么一点土渣子,可锄头一落下,却传来石头碰撞的声音,惹得宋有粮擦擦汗,叹气声连连。

陈双蹲下来仔细查看这些石头,零零散散之中,陈双看见少许黑色的石头渣子,她抓起来摸了摸,发现染了一手指头的乌黑。

这是什么石头?

"爸,这是什么石头?"陈双摇手呐喊,宋有粮回头瞅了一眼说:"碳石,就是这种要命的炭灰石,这里种树都养不活啊!"

宋有粮说完,继续找地方种豆子,陈双却看着那一块块的炭灰石,心里突然激动了一把。

"爸!你把锄头给我!"陈双实在不敢想象,如果这真的是炭灰石,那么,她的第一笔金就有戏了。

"你要锄头干嘛?你会挥锄头吗?"宋有粮头也没回头的说:

"这锄头,挥舞落下都是有讲究的,左手放在杆中,这右手就放在杆末,这样落下去才会轻巧。"

"爸,我知道,你给我使两下,你去一边歇歇!"陈双干脆从父亲手里夺过锄头。

宋有粮擦擦汗,背心都湿透了又被烈阳烤干,留下了一圈圈不规则的汗碱,宋有粮干脆就歇歇指挥指挥这闺女咋用锄头。

陈双拿着锄头却往山下走了几步,朝着一块黑色炭灰石渣子最多的地方,猛地就下去一锄头。

当即就传来嘭噹一声,锄头被坚硬的石头给弹了回来,震的陈双手心发麻。

陈双低头一看这锄头,竟然给磕出了个卷刃的豁口。

这回,老爸不得一掌了结了她?

可再看看那方才锄头落下的地方,一块拳头大小的石头松动了一些,陈双丢下锄头,用手去扣,一块石头就被她轻而易举的抠开,露出了一片乌黑的土壤。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