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六章 太太的偏袒

发布:2021-11-24 22:57:36

苏悦儿只会觉得一滴大汗从脑门后面滑一直这样了。她虽是复活的在现代人,虽是一名心理承受能力能算钢板的杀手,但这样的话语被正式宣告出,她要以及维护的名门闺秀的形象哪里除了什么端庄大方毫无,真儿真是让她迈向门的那只脚不明白是也不是该收回去才好。“大奶奶来了!”不明白她虽是重生的现代人,虽是一名心理承受能力能算钢板的杀手,但这样的话语被宣告出来,她要维护的名门闺秀的形象哪里还有什么端庄可言,真真儿是让她迈进门的那只脚不知道是不是该收回来才好。。...

苏悦儿只觉得一滴大汗从脑门后面滑下去了。

她虽是重生的现代人,虽是一名心理承受能力能算钢板的杀手,但这样的话语被宣告出来,她要维护的名门闺秀的形象哪里还有什么端庄可言,真真儿是让她迈进门的那只脚不知道是不是该收回来才好。

“大奶奶来了!”不知道哪个丫头喊了一声,苏悦儿立刻感受到满屋的眼光扫向自己,下一秒她挺胸昂首,以慷慨赴死的姿态进了屋。

大厅正中的高椅上坐着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太太,苏悦儿想都没想就冲着她过去,福身而拜:“孙媳妇月儿见过老祖宗!”

“好好,快到我跟前来,让我瞧瞧!”老太太的声音带着笑,话语里透着欢喜,苏悦儿这种只有弟弟相依为命的人,听着音就心头浮着一丝暖意,忙是凑了过去笑着,却也打量了这位世家里身份地位最高的人。

这老太太长的是慈眉善目,饱满的额头上带着绣着金丝的褐底嵌宝抹额,配着那一身褐红色的枣花福寿罗纹袍,镶金带玉的坐靠在高椅里,怎么看都跟红楼梦里的贾母似的。

“瞧着俊俏模样,奇儿倒是好福气!”老太太才说了话,那张妈妈便贴着墙进了厅,冲着那右手边的位二的年长女人笑嘻嘻的点了下头。这举动说避讳吧,倒也明显,说张扬吧,却又无声,但偏偏就是整个厅的人都瞧见,只除了站在老太太跟前的背对着大家的苏悦儿。

老太太扫眼瞧见,脸上的笑容便更是放大,她伸手拉着苏悦儿便说到:“孙媳妇,你嫁进我们白家,从此可就是白家的大奶奶了,白家乃是世家,有头有脸规矩也多,幸好你出自名门苏家,也不外乎学两天的事。我大孙子奇儿本是个聪明伶俐的人,只是当年不幸出了事,脑子生生的烧坏了,成了如今这般,但好在只是痴了些,并不生事,还希望孙媳妇能好好照顾奇儿,让我这个老太婆安安心心的逸享天年!”

苏悦儿忙低头答话:“老祖宗放心,月儿一定好好照顾大爷,不叫您担心!”

“好!”老太太的话音落,秋兰就忙端着茶托到了跟前,立刻老太太跟前的丫头就动手给倒了茶,苏悦儿冲着这丫头一个微笑当谢,便捧了茶给老太太跪下了:“老祖宗请喝孙媳妇茶!”

老太太笑嘻嘻的接了喝了,便一扬手,另一个丫头捧着一托盘的东西立在了苏悦儿的面前,苏悦儿扫了眼,除了一个大红包都是成双成对的金玉之物。

苏悦儿道了谢,秋兰就极有眼色的往右边移,按着规矩依座行礼。此刻右一的大椅上坐着一位四十来岁的中年男人,他穿着银蓝色的竹纹锦袍,带着一顶小方帽,颇有些电视里那员外的意思。锦衣瞧见他鬓角有一丝花白如飘雪,一撮山羊胡里也冒着一丝白,便知这位公爹是个极其耗心神的人,毕竟按照这种家世,四十来岁头发就见白的男人在现代可是不多见,哪个不是保养的油光水滑的?

苏悦儿规规矩矩的赶紧跪地敬茶,乖乖的喊着公爹喝茶。这公爹可能是个不爱说话的人,只点着头恩了一声,就接了茶喝了,扬了手。此时苏悦儿赶紧起来亲自动手倒茶一杯,捧着给他身边的夫人跪了下去。

常言道,婆媳难处,苏悦儿也知道古代的婆婆那就是天王老子,自然是毕恭毕敬的跪了高举着柔声说到:“孙媳妇给婆母敬茶。”

那夫人并没直接接茶,倒是起身亲手扶了苏悦儿起来:“来,起来,给我瞧瞧。”这婆母的举动有些怪异,令苏悦儿十分意外。而后就瞧着婆母从她手上接了茶对着她说到:“奇儿是我的心头肉,一直以来没个正妻总叫我不是滋味,老太太和老爷心里挂着却都不好说,如今这桩事圆了,我这心也算有了靠,好媳妇,奇儿我就交托给你了,以后可记得用心照顾。万一有什么难处了,只管来找我,我这个婆母自当是多照应的。”

“是,儿媳妇知道了。”苏悦儿顺着意思应了,这夫人才把手里的茶喝了,叫身后的丫头也送了一盘子礼,和老太太给的差不多,只不过略是东西小些罢了。

苏悦儿再度道谢,那夫人却放了茶杯拉着她的手将她按坐在身边,指着对面的几个人开了口:“这些便是你的妯娌和叔叔们了,轩儿,快点行礼……”

应着太太的话,对面的大椅里起了位也非常英俊的帅哥,连带着身边的年轻妇人说到:“轩儿见过嫂嫂!”“叶氏见过嫂嫂。”

苏悦儿赶紧起身点头微笑说了客气,便瞧向秋兰,秋兰这会也放了茶托,伸手从怀里摸出一对镯子来,苏悦儿忙拿过一个,直接带到了那叶氏的手上:“弟妹可别见怪,我们苏家比不得白家,这东西还望你喜欢。”

“嫂嫂客气了。”这年轻少妇微微一笑福身还礼,苏悦儿却觉得有些愣,不由的看向了身边的太太,这一看,就觉出点味来,果然太太见她这般看便开了口:“是不是瞧着我们两个有些相像?”

苏悦儿点头,身边叶氏倒开了口:“嫂嫂难道不知道婆母是我姑母?”

苏悦儿立刻反应过来顺着话说:“也不是不知道,这是没想到如此像呢!月儿失礼了。”苏悦儿十分客气的装样子,太太和二奶奶叶氏倒是欢笑着不觉得如何,此时一直在边上坐着的少年公子哥站了起来,一脸嬉笑的对着苏悦儿躬身:“言儿见过大嫂!”

苏悦儿一听那浮油的腔调便知道刚才问多久的是他,当下脸上略是紧了笑的冲他点了头:“三弟客气了,今日我才嫁过来,府里上下都还不熟悉,听刚才的话头,想必三弟定是和你大哥玩的比较熟稔,你大哥不容易,以后还请你多多关照一二,莫叫旁人欺辱了他。”

白子言面上一紧有些讪讪的笑了:“大嫂说的是,言儿知道了。”

苏悦儿将剩下的那一个桌子带着匣子递给了他:“这是嫂子给弟妹备下的礼,你就先收着吧,等你娶妻之后再转交吧!”

“谢大嫂!”言儿说着便接了礼退了下去,而此时前面就恩过一声的公公起了身冲着老太太一躬身开了口:“娘,儿子还要去趟户部,今个和赵尚书下了帖儿的!”

“去吧,去吧,你们男人家的事犯不着和我说,如今当家的可不是我。我呀,只管等着抱我的重孙子。”老太太说着冲苏悦儿一笑,这边伸了手:“红樱,走,送我回去,今日里不是还有戏的嘛,叫来听!”

“是,老太太!”老太太跟前的丫头红樱应着便扶了老太太起来出厅,此时一直在旁边傻站着不出声的大爷却叫嚷起来:“戏,我也要看!”

老太太溺爱似的瞧了他一眼:“你什么时候要看不成啊?非要和我凑今天?今个你媳妇还要见你房里的几个呢,你还是陪着吧!”

“我为什么要陪着?又不好玩,奶奶,我要跟着你看戏!”大爷立刻跟个孩子似的撒娇,老太太那故意板起的脸也挂着无奈的笑:“好好,随你,就是你媳妇……”

“老祖宗,大爷想陪着您看戏那可是他的一份孝心,老祖宗就让他去吧,月儿自己去见房里人就是了,不碍事的。”苏悦儿非常识时务的开了口,果然老太太满意的带着大爷出了厅,厅里的人个个都躬身行礼,苏悦儿也只得跟着。

老太太一走,这厅内的气息似乎就不一样了,首先是公爹冲着太太说到:“今日的事还不知道天黑前回的来不,也不必叫人备着晚饭了,若是能早回,我叫小厮回来吱声。”说完转头冲着二爷说到:“铺子上的事,你把细点,南下的掌柜上来了,虽说咱们有喜,歇业三天,可那边的对帐耽误不得,你少不了走一趟。”

二爷白子轩立刻应声:“儿子明白,已经约了,这个时候也该过去了。”

“那就一道吧!”公爹说着便迈步出屋,白子轩也跟着去了,太太叫了小厮跟着给老爷套了斗篷也就转身对着苏悦儿说到:“好了,这的礼数走完了,你就去见见你屋里人吧,哦,对了,你初来乍到的,先用着大爷屋里的几个丫头婆子,等三日过了,进了祠入了族,我再给你拨几个过去用。”

“是。月儿多谢婆母关照。”

“张妈,陪大奶奶去见见房里人吧!”太太当下吩咐了,苏悦儿自然在乳娘应了后,赶紧告退,带着两盘子礼物出了厅。

这苏月儿一走,太太便冲白子言说到:“你也回去吧,先生虽是放了假,但你自己也要上着心,不然你什么都不会的怎么帮你二哥?别一天到晚的就惦念着武学,白家又不是没家丁护院的,难道还要你自己上阵不成,回去好好学学那算术!”

白子言一脸扫兴的点点头,吊着脑袋也出了厅。

“姑妈,这就是你给大爷挑的媳妇?还真够好看的。”二奶奶叶氏当下便抓了太太的胳膊亲密的挽着,好似母女一般。太太的脸上挂着一抹笑,话语里却有些拿调子的说道:“能不好看嘛,白家撒出那么大的钱,来应的多的是,就这个出身名门又长的跟朵花似的,我不选她选谁?选的要是不合适了,老太太不拿脸给我看才怪!”

“可是姑妈,您就不怕那苏家势大扶着大爷?”

“扶?拿什么扶?这苏家带进来的嫁妆都是我额外出的份子……”

“什么?”二奶奶伸手捂了口,一脸的惊讶,太太扫了下周围,扯着她小声说到:“这苏家的底,我早打探过了,明面上看着家大业大,其实啊,早就败空了,我瞧着这苏月儿恰又长的不错,这才应了这事报给了老太太,她一高兴点了头,我趁机说拿了两处庄子做回礼,老太太心里没数,也就应了。”

“两个庄子?姑妈你也太大方了吧!”

“急什么,瞧你那点算计样,我说的是两处,但只把近前的给了苏家,另一处留在我名下了,若是你们那边出了点什么事,不也有余钱照应?也免得到叶家去开口,惹人话柄不是?”太太说着一翻眼:“要不是近前的老太太看的着,这处我也不想给!”

“姑妈最好了……”

“行了行了,你甭在我跟前撒娇,要不是为拿住势,我也懒得这般折腾,如今大奶奶娶回来了放着,堵上老太太的嘴,你和轩儿就赶紧着把铺子弄好,家里的事我盯着,多个女人进来罢了,她能把她房里的事摆平了就不错了,你这边的她才顾不上,你面子上给我凑着点,那边多走走叫老太太挑不出你的错来就是了。”

“姑妈,这些事啊,雨晴知道该怎么做,可是老太太这心思好像还向着大爷的,您想想,大爷自打出事到现在也有一年多了,这人就跟着孩子似的,铺子也治不了,家事也担不起的,可老太太什么时候都惦着他,这恐怕……”

“哪有什么办法,谁叫他是海氏的种?不过话又说回来,现在是我当这个家,大爷自己也成不了事,我顺理成章的帮着你们,谁也不能说我偏袒不是?如今顶好的媳妇也给他娶了,能操心的我可都操心了,谁也不能说我的不是!倒是你,赶紧的肚子里有个信儿吧,叫老太太也能向着你!”

……

苏悦儿由乳母领着回到屋里,才放下东西,就听到丫头来报,说房里的姨奶奶们都在院里的小厅候着呢。

苏悦儿闻言嗯了一声没动,便坐在桌前一边拨弄着那些簪子镯子的一边抓着乳母将跟前伺候的八个丫头一一叫什么,都操心什么算是弄了个清楚。

“大奶奶,姨奶奶们还侯在小厅里的,咱们是不是该过去了?”张妈出言提醒着,苏悦儿却依旧坐在凳子上没挪窝:“只她们吗?孩子没跟着吧?”

张妈立刻回答:“孩子们都在小厅那边的侧间呢,等大奶奶您放了话才见您呢!”

苏悦儿点点头,这才起了身:“那就走吧!”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