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五章 洞房了一夜

发布:2021-11-24 22:57:36

苏悦儿醒回来的时候天还没亮,虽然他看下了天色便明白定是早晨六点,多年的生物钟充分发挥着非常大的功效。转头看了看旁边睡的皱眉头撇撇嘴的大爷,她才发绝大爷还被捆着,心叫了声槽糕,便赶快不动手给他解了。大爷睡的正迷迷糊糊,感觉到自己被翻回来弄过去的的解绳子,想装睡也扭头看了看旁边睡的皱眉撇嘴的大爷,她才发绝大爷还被捆着,心叫了声糟糕,便赶紧动手给他解了。。...

苏悦儿醒来的时候天还没亮,但是他看下了天色便知道定是早上六点,多年的生物钟发挥着巨大的功效。

扭头看了看旁边睡的皱眉撇嘴的大爷,她才发绝大爷还被捆着,心叫了声糟糕,便赶紧动手给他解了。

大爷睡的正迷糊,感觉到自己被翻过来弄过去的解绳子,想装睡也装不下去,干脆眨巴着惺忪的眼看着苏悦儿道:“喂,要玩游戏了吗?”

苏悦儿翻了个白眼:“再说一次,我不叫喂,我叫月儿!不过,你活的真简单,除了玩就没别的吗?”

大爷一脸认真的想了想,然后十分认真的说到:“娘说了,还要传宗接代!”

苏悦儿差点一口血喷上来:算了,我和他说那么多做什么呢?

心里想着自己别和一个小孩子认真,但面前的却是一个成年人,这种落差其实蛮煎熬的,尤其是这个成年人还长的这么英俊。

“哎,可惜了的!”苏悦儿轻叹一声,便把红绸彻底的取干净了,可大爷却眨巴着眼睛问到:“什么可惜了?”

苏悦儿懒的解释,眼却看到大爷手腕上的勒痕,当下心里责怪起自己粗心大意对一个智障实在太过份了,便本能的出言道歉:“对不起啊,都是我不好,昨天实在困了,把你给捆了,你这里疼不?”说着碰了勒痕。

大爷立刻桃花眼里涌上眼泪:“疼,我要告诉乳娘还有娘,你欺负我……”

“别别别,小祖宗,我怕你了,我错了,我又不是故意的,来来,我给你揉揉就不疼了!”苏悦儿赶紧动手给他揉了揉手腕,忽而想到他身上也是被捆了的,便非常自觉的去解大爷的亵衣。

白子奇可是一直在装傻,他对苏月儿的举动十分不解,这会忽然见苏月儿解他的衣服,下意识的就想反抗,但忽然想到她昨天动手的两下子和那日里交手有所不同,便又任她解了,猜想着,她是不是要借此偷偷查验自己身上的毒。

衣服被解开,白皙的胸膛上果然有几道红的几乎发青的紫印子。苏悦儿自责着去给他揉,可手才一触及到大爷的胸口,大爷便似杀猪般的叫了起来,吓的苏悦儿迅速的捂住他的嘴巴,一双眼瞪着他:“我碰了下而已,至于叫这样嘛,我给你揉手你都没叫。”

大爷把苏悦儿的手从嘴上抓开,当下便言:“手上不痛啊,可这里痛。”说着他指了指自己的右肋下。

那里的确有勒痕,但是却和大爷所指的地方有些偏差,起初苏悦儿当他和自己耍赖,但等到她再碰到那里的时候,大爷竟是咬着牙没喊,脑门上却冒出了汗,当下把苏悦儿吓的一愣,便伸手轻轻的在整个肝脏部位小心的碰触:“你这里疼吗?”

大爷不断的点头,苏悦儿却是脸色大变,心说:你不会还有肝炎吧?

苏悦儿不懂医术,所懂的仅是毒的范围,但是也知道有肝病的人,脸色是蜡黄的,但是面前的大爷,唇红齿白,那白皙的肌肤都可以上电视做广告了,标准符合小白脸这个称谓,哪里有病的样子?

当下他抓着大爷认认真真打量起来,结果这一打量,她倒白了脸:这小子身上有毒!

白子奇瞧着面前的苏月儿脸色变了几变,也不知道她什么心思,只能拿话试探:“你干嘛脸色那么难看,难道我肚子上洞吗?”

苏悦儿却不理他,直接从床上跳下来就奔着净房去了,再出来的时候却是拿着那把小刀。

白子奇心中一顿以为她要动手,便坐了起来,此时却见她把小刀往她自己指头上一划,鲜血直流。

“咦?你做什么?”他诧异而问,苏悦儿却是走到他跟前,一手捏了他的下巴,就把自己的指头塞进了他的嘴里:“别动!我们玩个游戏,你这样保持不动,我能从你肚子里钓出一个虫来!你信不信,要是不信,你就别动,我钓给你看!”

白子奇心下骇然,但又不解这女人玩的什么把戏,抱着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的心思,当下还真就顺着她的意思不动了。血液从嗓子眼顺了下去,一片腥甜,正当他狐疑之时,他却忽然觉得肝部有些抽痛,继而竟有些呕吐之意,而此时苏悦儿却说到:“忍住,它要出来,出来的时候,你可千万别咬,一劲的顺着它出来!”

话才说完,苏悦儿一个抽身,那股呕吐之意瞬间便涌了上来,稀里哗啦的一顿食物残渣吐出来的同时,竟有一只半个指头长短的蜈蚣在那些残渣里翻转。

“乖乖,你倒会找地方住!”苏悦儿口里说着,拿了茶杯和簪子,将那蜈蚣挑了出来,扣在茶杯里,继而便随手抓了丢在桌上的那块白布缠上了手,而后去看着已经愣住的大爷说到:“你看我给你钓到个虫子出来吧?我厉害吧,不过呢,这个是咱们的秘密。要是你以后还想和我玩游戏,那么这个事可不能给别人说,而且别人要知道你肚子里有虫子,别人就不会和你玩了,知道吗?”

大爷愣愣的点点头,而苏悦儿则有些爱怜的拍拍他的肩:“别怕,虫子我给你钓出来了,以后你那里都不会痛了。”

白子奇闻言,当下便自己戳肝的部分,哪里还痛呢,便更是瞧着眼前的女人糊涂起来:这女人到底在做什么?她是帮我,还是害我?我肚子里怎么会有虫?谁给我下了蛊?不对,她怎么就知道?难不成是想先骗的我的信任?

就在白子奇还愣神的时候,门外却已经响起了丫头们的脚步声,苏悦儿反应奇快的上了床,又想到小刀,便伸手抓了过来,放在了枕下。

“大爷大奶奶,该起了!”门外是叫起的声音,苏悦儿直接抓了大爷就在他耳边小声说到:“记得答应我的,这是我们的秘密,不许说。”

白子奇只得点点头。

“还有,我捆你的事也不许说,不然以后不和你玩!”

白子奇心里翻了个白眼,点点头。

“如果要是有人问你昨天晚上你和我洞房没,你就说有!”

白子奇转了脑袋:“有吗?”

苏悦儿一脸认真的说到:“洞房就是睡觉的意思,我问你,昨个晚上你睡觉了没?”

“睡了。”

“所以不就是洞房了吗?”

大爷一脸恍然大悟:“知道了!”

“大爷大奶奶该起了!”殿外再度催起,苏悦儿便扬了声:“知道了,进来吧!”说着把缠手的白布往床上一丢,贼兮兮的笑了,而白子奇恰好看到了那贼兮兮的笑容,便也干脆转了脑袋。

白家不亏是世家,进门伺候的丫头竟前前后后就有八个,看的苏悦儿很愣,心说这和皇帝的待遇差不多了吧。

有丫头看到地上的秽物,苏悦儿立刻解释:“大爷昨个晚上喝多了点吐了,把那收拾了吧!”

有丫头上前收拾,却也有丫头迅速到大爷跟前十分担心的问着:“大爷现在呢,可舒服?”

大爷点点头:“吐了就舒服了,这会可好了!”

小丫头立刻安心了,苏悦儿倒是紧张了:你可别大嘴巴说露了啊,有人给你下蛊这可不是小事,这蛊虫我还要养着才成!

想到蛊虫,她连忙伸手指了地上的茶杯说到:“那个别动,那里面有大爷新抓到的宠物,丢了,他要不高兴的!”

丫头一听,立刻绕开了杯子,只把秽物扫走了。

一应的丫头伺候着洗面,穿衣,梳发,上妆。等把苏悦儿折腾完毕,才发现大爷已经不在屋里了。

“大爷呢?”苏悦儿本能的问着,下人却回答道:“大爷应是去看他的小白了吧,昨个夜里小白下了六只小狗崽呢。大奶奶,您要是弄好了,咱们这就去前厅吧,老祖宗,老爷和太太还有二爷,二奶奶,三爷他们可都在前厅呢!”

“好,那就走吧,那个,大爷不去成吗?”苏悦儿听着就知道敬茶这档子事免不了,但只自己一个多少别扭。

“大爷惯是那性子的,不会有事的。”答话的是昨晚来过的乳娘张妈妈,这会竟是站在屋门口答话:“大奶奶您快些吧,新媳妇敬茶,易早不易晚啊!”

苏悦儿当下微微一笑,便出了屋门跟着前呼后拥的一票丫头七拐八拐的往前去,而乳娘则直接进了房,冲着那些收拾的丫头们说到:“可成了?”

有个丫头捧着那沾血的白布到了乳娘的跟前,乳娘倒是笑着拿了收了,笑嘻嘻的也往前厅去了。

到了前厅,此时跟着苏悦儿陪嫁过来的秋兰早已经站在院里,手里端着一个托盘,上面正是一套茶具。她瞧见小姐过来,连忙走到跟前小声说到:“小姐怎么起来这么晚?您不是说的要早些来候着敬茶吗?”

苏悦儿心说:那可不是我说的。

她对着秋兰尴尬的笑了下,也就整理了下衣服就要进前厅。哪知道这个时候大爷竟是冲锋似的跑了过来。苏悦儿便立住脚等他,可是却没料到,大爷竟直接冲进了前厅,还大嗓门的喊道:“我们洞房过了,别再问了!”

苏悦儿只觉得满头的黑线,而下一秒前厅内竟传出一个戏谑的声音:“是吗?那大哥洞房了多久啊!”

苏悦儿闻言赶紧就往前厅里冲,脚刚迈过门槛,就听见大爷兴高采烈的回答道:“我们洞房了一夜!”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