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二章 待嫁的“名门”闺秀

发布:2021-11-24 22:57:34

倒霉透顶归倒霉透顶,幸好苏悦儿了养成了,因为她而已感慨了片刻,也就释然了。站起身上下打量着屋内的家什用具,她有些很好奇的东摸着西撞撞,当然这些东西所信息显示出的古朴厚重更多的叫人会生起一种典雅的感觉来。摸够了桌子椅子,看够了屏风纱帐,当眼前是那件华美的大红喜服以起身打量着屋内的家什用具,她有些好奇的东摸摸西碰碰,毕竟这些东西所显示出的古朴更多的叫人会生出一种雅致的感觉来。。...

倒霉归倒霉,好在苏悦儿已经习惯了,所以她只是感叹了片刻,也就释然了。

起身打量着屋内的家什用具,她有些好奇的东摸摸西碰碰,毕竟这些东西所显示出的古朴更多的叫人会生出一种雅致的感觉来。

摸够了桌子椅子,看够了屏风纱帐,当眼前是那件华丽的大红喜服以及凤冠霞帔的时候,她那份冰冷多年的心,也忍不住涌着一丝兴奋,小心翼翼的取了衣服下来往身上套,继而将凤冠带在脑袋上,霞帔也挂上了脖子。

在去瞧镜子里的自己,眉眼巧笑里竟生出一份妩媚。

苏悦儿的唇角一勾,不由得失笑,伸手刚要取下凤冠,却听得脚步声,继而房门被推开,竟是丫头秋兰走了进来:“小姐怎么还不……小姐啊,你这是做的什么?白日里叫你试,你不穿,这会深更半夜的你倒试起来了,您瞧瞧,这腰带怎么系在外面,这是要在袍子下面的,还有这……”

“我,我就是无聊套来看下而已。”苏悦儿赶紧往下脱,秋兰也应着把凤冠放好,衣服霞帔的一件件挂回去。

忙完了,按说就该休息了,苏悦儿也知道自己现在已经成了苏月儿,无论如何还是别漏出太多的马脚才好,故而也不出声的就上了床,想着少说话少生事。哪知道才躺下,秋兰却是到了她的身边,小声的说道:“小姐,秋兰虽然只伺候了您半年时间,算不得深知,但秋兰有眼有耳,每日里看的见小姐您的善良温柔,听到见小姐您的琴技歌喉,秋兰知道您不是那种嫌贫爱富的人,更不是那种,那种,那种不知检点的人。”

苏悦儿的眉一挑,眼不由得睁大:善良温柔没什么,琴技歌喉就已经吓人了,这怎么还有不知检点的话?

许是秋兰看到了苏悦儿挑眉的样子,便赶紧说到:“小姐,您别动气,免得伤了身子,奴婢这话说的,说的乱了……”

“不知检点是怎么回事,难道有人说我……”苏悦儿忍不住的问道,她可不希望自己穿越过来是穿到一个臭名昭著的女人身上啊!

“没,小姐!外面没人知道,更没人会说您这些,说您的还是那几个嫌贫爱富的话,可小姐,秋兰知道您是冤枉的,您是瞧着苏府的烂摊子撑不下去了,才把自己嫁到白家去,说是嫁,却等于是……”

“卖?”苏悦儿轻声的接着话,其实早先听那一家亲哭诉的时候,她就想到这位是个圣母来着。

秋兰听了苏悦儿的话忍不住抽泣起来:“这几年奴婢在苏府里看到真真儿的,府院里的人辞的辞,卖的卖,几年下来,风光不再,倒如今外面看着苏府还那么大,院墙还那么气派,可谁能想到整个苏府却是加起来超不过十个人去,谁还能想到,当年的名门苏家竟到了这步田地去,巴巴的都把您说成了嫌贫爱富的人,可那张家哪里就贫了呢?说起来比咱们苏府还有些钱……”秋兰只管说,把苏悦儿听到有些无语。

秋兰哭着絮叨了片刻发觉小姐一直没出声,只瞧着自己,才觉得自己说的也没边没沿了去,这才赶紧把话头拉了回来:“小姐啊,秋兰其实早,早知道你心中有人。本来秋兰也不想说的,但是您明个就嫁人了,有些话却不得不说了。虽说常言道‘易得无价宝,难得有情郎’,但说心里话,您已经和白家订下了,明日里又嫁人了,若,若心里还挂着别人,这也不是个事,而且现在咱们府里没什么人,您和那位爷相会什么的或许还方便,但,但嫁了人可不成。虽说那白大爷是个痴儿,可到底是白家的爷啊,您还是,还是别再想那些不该想的吧!”

苏悦儿眨眨眼:“你……知道那位爷?”

秋兰不自在似的挠了下脖子:“其实也不能说知道,但回回这样莫名其妙的昏了,每次醒来又都是……哎,总之秋兰能想到能猜到。小姐啊,秋兰没别的意思,就是想您收了心吧,在苏府能如此,到了白家可不成了,那要是被人发现,可就,可就没了命了啊!”

苏悦儿这会彻底的明白了,敢情秋兰是怕自己害死了她,这个丫头哪里和电视里看的一样啊,电视里总是丫头为了主子拼命,那西厢记里丫头还是红娘呢,这会的自己的丫头竟是个胆小鬼。

不过……

苏悦儿冲她笑了下:“以后这些胡话别再乱说了,你自己昏倒的事是你的,与我不相干,至于什么爷的,我不知道也不清楚。我明个就嫁人了,自以后惦记的都该是白家大爷,你再是挂着好心说这些话也不成的。毕竟我听着可不大高兴,没有的事别再给我说出个影儿来,懂吗?”

秋兰眨巴眼愣了愣听出了小姐死不认帐,但也听出来小姐知道自此后该惦着白家大爷,这心里也算落了石头,总算是满意的抹泪点头。

“秋兰,白家,你知道多少?”

“白家?”秋兰吸了下鼻子:“四大世家之一呗,小姐怎么这么问?白家您不是最清楚吗?”

“我,我当然知道啊,我就是想问问你,看你知道多少,毕竟明个你就随我嫁过去了,我娘可是担心你丢了苏家的脸的……”苏悦儿装样子的顶回去,果然这话当下就刺到了铃兰:“我丢苏家的脸?这苏家当初那些个家奴,到如今怎么就剩下我和张管家父子了?若不是我是个顶事的,老爷夫人能留下我?白家,白家我有什么不知道的?不就是管着咱们钺国的粮草吗,全国上下七十二个州县里,除了漠北那边,哪个州县里没白家的米行,油铺?还有苏河,北屯那些田地,不都是白家的庄子?对了,咱们平城里郊区的那个庄子,白家不久许诺回礼给苏府吗?您也就是冲着这个庄子养的起苏家这不才巴巴的嫁给那个白大爷呗!”秋兰说着却叹了口气好似还真真儿的关心着小姐的未来一般。

苏悦儿听的这些,大概明白这白家的势力了,好家伙管着一个国家的粮草啊,这钺国难道官家不掺和的?

心里虽纳闷,但她知道这种问题若是拿来问个丫头,却十分不合适,所以她只是想了想没问这个,倒问起了白家大爷。毕竟这么就嫁人了,她多少还是有些不适应。虽然她自己很想说声不,然后再逃婚闪人,但是一想到这是古代,自己刚来还没搞清楚所以然就那么生生的出逃,再加上自己那似炭的人品,估计三天之后就香消玉殒了,所以她很识时务的决定先嫁了再说,反正她觉得对方是个痴儿,应该不大知道那个,更占不到她什么便宜。

“白家大爷,你知道多少?”苏悦儿尽量让自己问的十分随意,好似要考秋兰一般,当下还缩在被窝里翻了翻。

秋兰果然一抬下巴说到:“不就是那几样嘛,白家大爷爱吃甜的,爱玩蝈蝈,爱穿湖蓝色的衣裳。家里已有三房妾室,其中两房是早先的通房丫头有了子嗣给抬成了姨奶奶,但有一房可是眉夫人,是东方家的二小姐,当今贵妃的亲妹子……”说道这里秋兰眼扫到脸色难看的小姐,也不好再说下去,只是叹了口气:“提了生气,又何必逗着我提,哎,不过也不用难过,怎么说你都是妻,再说了,苏家的名头还在,外人又不知道苏家现在的样子,而且吧,虽说东方家也是世家之一,但怎么说那位眉夫人当初也是自丢了身份和白家大爷私奔了的,这可是把脸都丢尽了,就算她有贵妃撑腰,可还不是个妾?不过是叫的好听点,不喊姨奶奶罢了,可到底扶不正不是?要不然白家又怎么会公开为白大爷选妻,而小姐您这才有了机会?”

秋兰这份劝也算把话都说了个明白,苏悦儿听的那个头大啊,只能匆匆的摆手说自己困了。秋兰听了吐了舌头也就赶紧拉下帐子,自己去了一边的软塌上迷糊去了。

苏悦儿睁着一双无奈的眼瞧着床帐,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苏悦儿啊,你就这么倒霉啊,嫁人嫁个智障也就算了,怎么就这智障家里都能蹲着三个妾?且不说那有孩子的,只那个什么霉夫人,竟还是跟着白家大爷私奔的!智障都能勾搭人私奔吗?对方还是什么另一个世家的二小姐?姐姐还是贵妃?哈,这,这太不可思议了吧?究竟是那个霉夫人脑子进水了,还是白家大爷张成花了,这算什么啊!

饶是苏悦儿的心态再好,听到这个也觉得有些闷,而更多的是觉得神奇,甚至她本能的就想:这婚咋能结啊!我要不要跑了算了!

不过很快,她却睡着了,倒不是她真的有多累,而是倒霉惯了的人,已经麻木不仁了,那话怎么说来着,虱多了不咬,债多了不愁,苏悦儿在想了想苏家现在的家境情况后,还是毅然的决定去白家当大奶奶。

好歹那是大奶奶啊,世家的大奶奶啊,反正古代不都是妻妾成群吗?一群心甘情愿的女人哄着一个智障,倒也挺好,我呢就不用愁吃喝,只管体验下贵夫人的生活不就好了?反正不成了,咱还有两下子,逃跑那是小CASE!

苏悦儿睡着前,就是这么安慰自己的。

  1. 全部目录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