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二章 残花落尽为谁悲

发布:2021-11-24 13:16:07

她怔怔地地坐在地上,面色愈加惨白,眼睛里满是血丝,眼泪却流不出了。“他为什么…他偏偏承若过会好好的看待我的家人,么他对我就也没留有一丝情分?”孟燕婉闻言,不由得冷冷一笑道,“啊愚不可及之极!阮倾歌,你是空有一副很好看的皮囊,里子却是愚钝得让人忍俊不禁!“他为什么…他明明承诺过会好好对待我的家人,难道他对我就没有留有一丝情分?”。...

她怔怔地坐在地上,面色越加苍白,眼睛里满是血丝,眼泪却流不出来了。

“他为什么…他明明承诺过会好好对待我的家人,难道他对我就没有留有一丝情分?”

孟燕婉闻言,不禁冷笑道,“真是愚蠢至极!阮倾歌,你就是空有一副好看的皮囊,里子却是愚笨得让人发笑!”

“陛下怎么可能会看上你这种花瓶草包?瞧瞧你那高傲得令人反胃的性格,天真幼稚的脑子,有哪一点配得上陛下?要不是看在你是阮家女儿,汾阳王府郡主的份上,谁愿意搭理你?”

阮倾歌无意识地用指甲抠着地面,哪怕硬生生地磨出了血也没有感觉。她喃喃地说,“原来他以前对我所说所做的一切,都是假的…”

“其实我早就有感觉,只是一直都不相信。”

阮倾歌的表情微微的扭曲起来,“无论他如何折磨我也好,都是我自作自受。但是,他不应该那般对待我的亲人。”

她微微抬起头,瞥了一眼孟燕婉,眸中浓烈的恨意刺得孟燕婉的笑容淡了下来。

孟燕婉不爱看她这么压抑的表情,有些不耐烦地哼了一声,“要怪就怪你自己蠢,所以家人也跟着遭殃。对了,我都忘了告诉你,你的祖母懿德夫人在听闻噩耗后病倒,于昨日不幸去世了。”

阮倾歌用力地闭了闭眼,只觉得全身血液都冲到自己头顶,头皮一阵发麻。

“凌承玉!”她一个字一个字地从口中慢慢吐出这个名字,如星辰般的眼眸里蒙上了一层因恨意而浸入的阴霾,变得妖异且血红。

“啪!”一声清脆的巴掌响声,只见阮倾歌原本还坐在地上的身子重重的跌到在地上,她的一袭白衣沾满了灰尘。

孟燕婉轻轻晃动自己白皙的手掌,涂着蔻丹的指甲更是红得耀眼。她居高临下的看着跌倒在地上的阮倾歌,“贱人!当今陛下的名讳是你能叫的吗?”

阮倾歌的左脸已被蹭出几道红印,衬着她雪白的皮肤更是醒目。但她脸上浮起不屑和疯狂的神情,“要不是靠我们阮家,他能当上皇帝?他就是一个背信弃义狼心狗肺…”

“啪!”阮倾歌又被重重甩了一巴掌。她伏在地上,左侧的脸庞已然红肿不堪,她不再说话,却又开始笑了起来。

她的笑声在这阴暗凄凉的弦清宫中唤起了回声,更显得有些诡异和阴森。

在一旁提着篮子的宫女有些胆怯地往后退了一步,偷偷瞄了一眼孟燕婉。孟燕婉却依然带着笑意看着地上的阮倾歌,似乎特别享受地在欣赏她的狼狈与疯狂。

“主子,时候不早了。”思琴看了看门外的天色,走上前轻声提醒了一句。

孟燕婉有点遗憾地收回目光,不过想到了什么,嘴角的幅度又突然变大。她回头吩咐道,“思棋,去吧。”

得到孟燕婉的吩咐,几个宫女同时上前控制住了地上的阮倾歌,而提着篮子的思棋带着一丝畏惧地走上前,取出篮子里的一壶酒来到阮倾歌身边。

被绑住手脚的阮倾歌停下了略带癫狂的笑声,艰难地转头看向孟燕婉。

看着阮倾歌原本美丽的脸上满是伤痕和红肿,孟燕婉满意地笑了起来,“这一天来的真是太慢了,你知道我等了多久吗?”

她没等阮倾歌回答,便继续自语下去,“在我看到皇上第一次见你,便被你那肤浅的外表所吸引,眼神克制不住露出了一丝痴迷的时候,我就想把你的脸全部划烂!”她咬着牙齿眼中满是恶毒。

听着孟燕婉咬牙说的那番话,阮倾歌微微瞟了她一眼,漠然地冷笑了一声。

听到阮倾歌的冷笑,孟燕婉表情微微扭曲了。

“你知道吗?本宫最讨厌的就是你这张脸。”孟燕婉走到阮倾歌面前,长长的指甲勾起阮倾歌的下巴,用充满恶意的语气说,“金陵第一美人又如何?到头来还是会死在冷宫里,变成了一具腐烂恶臭的尸体。”

她用指甲刻意用力地划弄着阮倾歌的肌肤,划出一道道红痕。

“我也讨厌你这惹人厌的高傲性格,从来不把别人放在眼里。”孟燕婉看着阮倾歌依然高昂着的脑袋和尖锐的眼神,她眼中充满了厌恶和嫉恨。

“这酒可是本宫托人久寻而得,十分珍贵。”孟燕婉从思琪手上拿起酒壶,“本宫将其赐予于你,你得给本宫一滴不漏地喝下去。”

看着阮倾歌依然不屑的眼神,孟燕婉的眼睛微微眯起,“据说,喝完之后你会感到自己的五脏六腑有上万只蚂蚁在爬行噬咬,会使你忍不住发狂地抓挠自己的身体,直至把你全身的肌肤都挠烂,把你的骨头和内脏都扯出来。”

孟燕婉从红唇里吐出的一字一句都如同魔鬼一般恶毒,“然后你的身体会在还没有死亡的时候就开始腐烂,从你最美丽的脸开始,慢慢地流脓冒出黄水,腐烂生蛆,而这个过程会持续三天三夜,直至你咽下最后一口气。”

阮倾歌的脸色慢慢地变得更加苍白,她微微瞪大双眸,用干哑的声音说道,“孟燕婉,如果你想让我死,就给我一条白绫,或者直接拿刀子捅死我,给我一个痛快!”

“嘻嘻,本宫怎能让你如愿呢。本宫费尽心力找寻这毒酒,就是为了让你以最丑陋最痛苦的方式死去。”孟燕婉的眼睛在昏暗中发着兴奋的光芒。

阮倾歌看到孟燕婉一步步走近,自己的下颌被牢牢扼住,不由自主地张开嘴巴。冰冷辛辣的酒水顺着她的口腔流入喉咙,她想吐却被扼住下颌吐不出来,不禁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父王,大哥,祖母,歌儿对不起你们。

若有来世,歌儿一定会替你们报仇。

起风了。

门外的槐树树枝在风中轻轻摇晃着,发出簌簌的声音。一片树叶从枝桠上脱落,在空中打着旋儿飞近了虚掩着的门缝,撞到了木板,飘落到了地上。

透过门缝,可以看见布满污迹的地上有个白衣人影在不停地翻滚着,抓挠着自己的身体和脸庞,伴着痛楚的叫喊声,显得甚是疯狂可怖。

一道悦耳的声音从屋内阴影处传来,交杂在痛苦的呼喊中显得隐隐约约听不太清楚,“…看看你现在可怕又丑陋的模样,谁还能说你是金陵第一美人…令人作呕的丑八怪…”。

风越来越大了,吹得院子里的树叶来从地上飞起,吹得宫外的落花也飞进了院中,落花落叶被这忽大的秋风刮到了半空中,来回飘舞旋转,似乎是老天爷也想遮住这凄惨可怕的一幕。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