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5.颜瑾瑜急维护

发布:2021-11-24 08:01:48

拓跋诩一听声音就明白是玉贵妃来了。他攥起了拳头,恶狠狠地说:“滚!”殿外一下子也没了声音。此时的池文茵,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突然坐了出来,一把揪住了拓跋诩的衣襟,大声地叫道:“你想什么?你杀了我吧。”“茵儿,我只想你,我这些年心心念念的就仅有殿外一下子没有了声音。。...

拓跋诩一听声音就知道是玉贵妃来了。他攥起了拳头,恶狠狠地说:“滚!”

殿外一下子没有了声音。

此时的池文茵,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突然坐了起来,一把揪住了拓跋诩的衣襟,大声喊道:“你想要什么?你杀了我吧。”

“茵儿,我只想要你,我这些年心心念念的就只有你。”拓跋诩把池文茵搂在了怀里,像是怕马上就要失去她。

池文茵大声哭泣了起来,可是脖颈上的伤痕让她疼的难受,她不住的咳嗽,包扎伤口的白布,上面全是血色。

“茵儿,听话,等你伤口养好了,我一定告诉你发生了什么,不是你想的那样。”拓跋诩此时拿出来温柔。

婢女翠儿颤颤巍巍的端来了汤药,跪在地上,一声都不敢出。

颜瑾瑜站在殿外,听着里面的动静,却对上了一双漂亮的眸子,可是那双眸子里面全是怒气。

颜瑾瑜抬手施礼,说道:“贵妃娘娘。”

玉贵妃抬起手停在了空中,她缓缓地放下了手,语气生气的说:“你跟我来。”说完抬着步子走出了淑华殿。

颜瑾瑜跟着玉贵妃走到了外面无人的宫道上。

啪的一个巴掌的声音在寂静的空气中响起。

“弟弟,我让你杀了她。你怎么没有办成?现在她已经进到宫里来了,你让我以后怎么办?让我们颜家以后怎么办?”玉贵妃看着颜瑾瑜,语气带着抑制不住的愤怒。

“请贵妃娘娘好自为之。你可没有告诉我让我去杀的人是文茵公主。你说的可是被陛下圈养在皇城外面的妖女。”颜瑾瑜垂头,拱起了手。

玉贵妃眯着眼睛,又是可气又是可笑,道:“她不是妖女吗?你看到是她,更要杀了她,你为什么心软了?你和她有什么渊源?我倒是好奇了,是什么能让你放弃家族?你不要忘记了我们的父亲做了什么?你这样只会养虎为患。”

颜瑾瑜却不理他,眼睛里满是担心的看着守卫森严的淑华殿门口。

玉贵妃看自己的弟弟不理自己,把手里的一个牌子甩给了颜瑾瑜,“这几日,陛下的心思可能不会那么周全,让你办的事情你赶紧去办。”

看着颜瑾瑜心不在焉的样子,玉贵妃生气的又要抬起手。

这一巴掌还没有打下去,颜瑾瑜一把抓住了玉贵妃的手腕,说道:“贵妃娘娘仔细手,我知道了。贵妃娘娘才生产完,要注意保重身子。”

玉贵妃气的咬起了后槽牙,瞪了一眼颜瑾瑜,把自己被抓着的手腕甩开,气哼哼地朝着前面的黑暗中走去。

“茵儿,你养好了伤,我就告诉你,你父皇发生了什么?你哥哥在哪里?”拓跋诩端着药碗放在了池文茵的嘴边。

听到了这两句话,池文茵的精神似乎被拉回来了一些。她捧着药碗,不顾药的苦涩,几口就把药喝到了肚子里。

然后她带着乞求的目光望着拓跋诩,“我哥哥呢?我父皇怎么了?”

拓跋旭把药碗递给了旁边的奴婢,挥了挥手让所有人出去了。

“那天夜里御书房走水,先皇和哥哥都在里面,御书房里没有一个人活着出来。火扑灭以后,却没有发现你哥哥的尸体。”拓跋诩刚说完,就听到池文茵冷笑着说道:“恐怕是你杀人在先,毁尸灭迹在后。但你算有遗漏,没有想到魏公公还活着。”

“你可以去查档案,那一夜魏公公并不在御书房,他在……”

“你那一夜能在哪里?难道不是看到你杀了人从里面出来?”池文茵根本不想听,抢白了拓跋诩的话。

拓跋诩十分绝望的看着池文茵,一把握住了她的胳膊,说道:“我那一夜在哪里?难道你不知道吗?”

池文茵看着拓跋诩似乎生气了,也不害怕,对上他生气的眸子,说道:“你在哪里?”

“我和你在一起,我们就在你的淑华殿里,而且那天也和今天一样的,我们那天大婚。”拓跋诩歇斯底里的喊了出来。

池文茵一下子愣住了,而后她不可思议的笑了两声,她不住地咳嗽了起来,药一下子全部被咳了出来。

好容易止住了咳嗽,她边笑边说,根本不顾脖子上的疼,“我当时才多大?和你大婚?你以为我是傻子吗?”

“你……,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可是你不能怀疑我。”拓跋诩有些失落的垂着头。

池文茵体力不支一下子倒在了榻上,她别过了头,虚弱的说:“让我自己呆着。”

拓跋诩还要说什么,就听到池文茵继续说:“我不会自寻短见的,最起码我要知道那天发生了什么。”

“朕陪着你,别害怕。”拓跋诩坐在那里没有一点要走的意思。

池文茵闭上了眼睛,只能任由他在一旁看着自己。

天光破晓,池文茵看着光从窗户照射进来,窗棱把拓跋诩高大魁梧的身影分割成了孤独的一块一块。

她终于忍不住疼痛和疲劳,沉沉的闭上了眼睛。

拓跋诩伸手抚摸在了她的脸上,她娇嫩的脸颊上还挂着泪水,看着让人心疼。

“陛下,用了早膳要上朝了。”那面太监吕一轻声在拓跋诩耳边说着。

拓跋诩眼睛一刻都不离开池文茵,小声说道:“在这里用膳,不要弄出动静。”

拓跋诩用了膳换了龙袍看着池文茵还在沉沉的睡着,这才抬起步子走出了淑华殿。

大殿上,拓跋诩坐在那里,眯着眼睛看着下面的群臣。

吕一在一旁出声:“有事早奏,无事退朝。”

“陛下,颜老将军在边境取得了一场大胜利,周国军队后退到了两国边界上。”兵部尚书站了出来,对着拓跋诩说道。

拓跋诩冷漠的表情此时终于露出了难得的笑容,他意味深长的看了颜瑾瑜一眼,然后朗声一笑,说道:“不愧是颜将军,果然是我云熙国最勇猛的武将。”

下面大臣附和声不绝于耳,好半天才安静了下来。

拓跋诩心里念着池文茵,看着下面群臣都在沉默,于是说道:“没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就明日再议,今日就到这里。”

却不想礼部姜侍郎走了出来,说道:“陛下,今日皇后娘娘应该来大殿受封。可是现在皇后娘娘还没有出现,于理不合。”他的话才说完,拓跋诩的眉眼就笼罩上了一层寒气。

此时却听到颜瑾瑜说道:“姜大人,皇后娘娘身体不适,陛下都没有说什么,大人是不是有些管得过多了?”

姜侍郎看着颜瑾瑜的眼神有些吃惊,是玉贵妃传出来话让他在朝堂上引起大家对池文茵的注意,这颜瑾瑜作为玉贵妃的弟弟反驳自己,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拓跋诩看了一眼颜瑾瑜,对着群臣说道:“朕与皇后是天作之合,皇后是先皇的女儿,现在还有人说我继承大统名不正言不顺吗?”

大殿内群臣跪了下去,山呼万岁,“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拓跋诩冷哼一声,抬起步子就离开了大殿。

他坐着步撵回到了淑华殿,却看到了跪在地上的一个人。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