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3.池文茵疑相识(求票票)

发布:2021-11-24 08:01:48

光与影在眼前相互交错,薄纱后面是一个矮小、伟岸挺拔的男人的身影,“茵儿?茵儿?”池文茵不知道在梦里但是在现实中,她好像看见一个人影始终在自己的左右,她猛的睁开眼睛眼睛,悲苦的喊着:“父皇,我在这里,我在这里,你别走。”印入眼帘的是一片轻纱幔帐,而已眼前还映入眼帘的是一片轻纱幔帐,只是眼前还是有些模糊。。...

光与影在眼前交错,薄纱后面是一个高大、伟岸的男人的身影,“茵儿?茵儿?”

池文茵不知在梦里还是在现实中,她似乎看到一个人影一直在自己的左右,她猛的睁开眼睛,凄苦的喊着:“父皇,我在这里,我在这里,你别走。”

映入眼帘的是一片轻纱幔帐,只是眼前还是有些模糊。

一双厚实,有些微凉的手正抓着她的手,池文茵赶紧聚焦了眼神侧目,却看到了拓跋诩。

池文茵惊恐的收回了手,语气颤颤巍巍的说道:“你,你怎么在这里,没有我的允许,你怎么进来的?”

拓跋诩的眼神动了动,终于还是语气温和地说:“我是你未来的夫君,我们过两日就要成婚了。照顾你自然要我亲自来。”

“我父皇怎么死的?我哥哥呢?魏公公是谁害死的?你一定都知道,是吗?”池文茵突然不害怕了,抓着他的袖子,对上她那双古水无波,深如潭渊的眼神。

“我不知道,当日我不在皇城。你一直和他们住在一起,你不知道还会有谁知道?”拓跋诩语气中没有丝毫波澜。

池文茵整个人像是被抽空了,她不断地重复着:“是啊,我怎么不知道?我一直不记得他们怎么出事的。”

“你已经及笄了,后天我们要成婚。”池文茵还在自己思绪里乱转,就听到拓跋诩说的话。

“后天?我为什么要和你成婚?”池文茵十分警惕的看着拓跋诩,眼神可怜的就像是一只小兽。

“你不是看了诏书?你本来就是我的女人,不管过去,现在,或者将来。”拓跋诩说的霸道,让池文茵蹙起了漂亮的眉头。

拓跋诩看着池文茵越来越抵触自己的眼神,带着诱惑的语气说道:“先皇的旨意上不是说你只有成婚了才可以亲政吗?亲政了你就自由了,难道你想一辈子只在这里?”

是啊,父皇发生了什么?哥哥去哪里了?这些她都不知道,没有遇到魏公公之前她可以听别人说的话,信别人说的话,不去想那么多,可是魏公公说要为父皇报仇,她是一定要查出来其中的蹊跷的。她不能像是这七年一样一直安逸的呆在这里,没有人告诉她,她就要自己找到答案。

池文茵咬着嘴唇,垂着头,不让拓跋诩看明白自己的眼神。

猛然间,池文茵只感觉自己掉进了一个怀抱,温柔的气息和若有若无的龙涎香让她一下子似乎回到了父皇的怀抱。

她耳边传来如玉的声音:“我会保护你的,你是我的。”

池文茵一下子抱住了拓跋诩,呜呜的哭了起来,“父皇,茵儿好害怕,真的,你去哪里了?”

拓跋诩眉头紧锁,终于,他脸上恢复了平静,他轻轻叹了口气,拍着池文茵的后背说:“好了,不伤心了,没事情的。”

慢慢地,池文茵在拓跋诩的怀抱里安静了下来,沉沉地睡去了。

拓跋诩将池文茵安稳的放在榻上。

“太医,她这是怎么了?”拓跋诩握着池文茵的手,看着刚给池文茵诊完脉,此时跪在地上的太医。

“是用的药起了效果,明早就会醒过来。”太医匍匐在地上,不敢抬头看。

夜,黑的让人不安。

清晨,池文茵醒来,就看到窗外红一片红染了半个天空,她光着脚冲到了窗前面,猛然间推开窗,还带着凛冽气息的空气迎面扑来,一个刺骨的冬季马上就要过去了。

眼前目之所及是连片的楼台宫阙,红纱影里,飞檐翘角,笙歌绕绕,让人似活在温柔乡里。

“雅儿,雅儿,这是怎么了?”池文茵着急的喊出了声音。

“陛下,您忘记了?今夜我们就要准备,您要大婚了。”雅儿从门口进来,看着池文茵站在窗户边,赶紧过去拉了她进来,“陛下,您身体刚好一些,不要站在那里着了风寒。”

池文茵正在想着这几日发生的事情,哪些是梦境?哪些是现实?

“雅儿,我要和谁成婚?”池文茵试探的问道。

“和拓跋诩大人成婚。”雅儿一脸的笑意,但是眼底有淡淡的哀伤,她忽然继续说道:“陛下,您及笄了就是大人了,要拿出威仪来,不能对下人太好,要有防人之心,还要……”

噗嗤一声,池文茵笑了,娇俏的小脸上都是调笑:“你这丫头,还想当甩手掌柜?有你我什么都不用管。”

雅儿眼底不知怎么泛起了泪水,她赶紧转过了身体,对着门口说道:“把喜服拿进来。”

池文茵看着婢女们鱼贯而入,恭敬地站在左右,每人手里捧着一个匣子,匣子里面是各种首饰和服饰。

池文茵抵触的看着这些,说道:“我还没有想好,那个人我不认识,我……”池文茵左右思量都找不到合适的词语来说这件事情。

“这个是先皇的旨意。”雅儿劝解说道。

池文茵还要张口,门一下子被推开了,一个被光剪出来的人的轮廓出现在了那里。

池文茵看着门口进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拓跋诩。

“准备的怎么样了?”拓跋诩看着似乎心情很好。

“我没有想好,我,朕是皇帝,朕说什么样就是什么样。不容你来左右。”池文茵拿出来了威仪的态度,想要震慑住这个男人。

拓跋诩看着池文茵脸色涨红,越发迷人。

“陛下,我们成婚是先皇钦定的,是佳偶天成,你想违背先皇的旨意?又或者说,你想一辈子在这皇城里,不去看看云熙国?”

拓跋诩朝着池文茵走,顺手从一个匣子里拿了一件步摇,走到了池文茵的眼前,抬手把步摇插进了她如墨的秀发中。

池文茵有些羞涩的侧过头,却感觉拓跋诩伸手抓住了她的下巴。

池文茵紧张的甩过头,对着拓跋诩厉声说道:“你放肆,朕是皇帝,你不要太过分。”

只听到拓跋诩大笑出声,说道:“茵儿这是害羞了。”

池文茵回头看着拓跋诩,这个语气这般熟悉,这个场景她似乎经历过。

是什么时候呢?眼前拓跋诩如此温润的眼神让池文茵觉着似曾相识,可是眼前这个人她完全不认识。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