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2.皇陵遇故人(求收藏)

发布:2021-11-24 08:01:47

也没被男人这样看过的池文茵一下子红了脸,她咳了一声,地说:“我,不,朕和你说话的,你怎么不提问?”男人在听见这句话以后脸上完全恢复了稳重的样子,他朝着池文茵走了一步,浅褐色的瞳仁对上了池文茵纯净无暇的眼神。好一会以后,突然间,男人双手拱了出来,叩拜了下好一会以后,忽然,男人双手拱了起来,跪拜了下去,说道:“臣拓跋诩拜见陛下。”。...

没有被男人这样看过的池文茵一下子红了脸,她咳了一声,说道:“我,不,朕和你说话,你怎么不回答?”

男人在听到这句话以后脸上恢复了沉稳的样子,他朝着池文茵走了一步,浅褐色的瞳仁对上了池文茵纯净的眼神。

好一会以后,忽然,男人双手拱了起来,跪拜了下去,说道:“臣拓跋诩拜见陛下。”

池文茵朝着后面退了两步,男人全身散发出的气场让她不由自主的有些胆怯。

“拓跋诩?”池文茵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脸上一下子高兴了起来,走上前一把拉住了拓跋诩的胳膊,说道:“原来是你。”

拓跋诩站了起来,顺势朝着池文茵靠了过去,稍微垂着头看着池文茵的脸色,问道:“陛下知道臣?”

“自然知道,你可是父皇选的托孤大臣,整个云熙国不都是你帮着我管着吗?这些年幸亏有你,云熙国才能国泰民安……”池文茵滔滔不绝的说着,可是她发现自己越说,拓跋诩的眼神越冷,池文茵一下子闭了嘴。

“只是这些?”拓跋诩眼神冷冷地看着池文茵,问道。

“还有就是这些年多亏你了,我,朕一定不会忘记你的辛苦的……”被这样逼问,池文茵脸色通红,眼神也变得倔强了起来。

“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拓跋诩伸手,想要抓住池文茵的胳膊。

“要不然我给你加官进爵?”池文茵不明白拓跋诩眼中的急切、探究从何而来,语气试探的问。

此时正是晌午,日头高悬在两人的头顶上。拓跋诩和池文茵两人四目相对,一个带着高高在上的凛然之气,一个是带着不谙世事的疑惑。

终于拓跋诩长长叹了口气,说道:“来人。”

后面来了一个太监模样的人,手里捧着个锦盒走到了拓跋诩的面前,托举起锦盒跪了下去。

拓跋诩拿起那个锦盒,打开来递给了池文茵。

池文茵一看,里面赫然是一个诏书,黄色的绢帛在阳光下十分明亮,她迟疑地看看了看拓跋诩,只听到拓跋诩说道:“不打开看看吗?”

池文茵这才拿起来,慢慢地展开一看,上面竟然是父皇的亲笔。

看完诏书,池文茵猛然间抬头看着拓跋诩,说道:“怎么会?”

“怎么不会?先皇让你我二人在你及笄后成亲,这样我可以帮你协理朝政,有什么不对吗?”拓跋诩朝着池文茵更加靠近了。

池文茵隐隐约约闻到了龙涎香的味道,她正要质问拓跋诩,却听到拓跋诩继续说道:“你怀疑这个诏书的真假?那你可以仔细辨认辨认。”

这句话一下子提醒了池文茵,她拿起了诏书,在明黄色锦帛的不起眼处看到了一处父皇和她的秘密—一只蝶。

这是她和父皇约定的秘密,只有她和哥哥知道,可是父皇为什么要下这道旨意呢?父皇为什么让她和这个男人成婚?

池文茵想着,眼神看向了拓跋诩。她想要说什么,可是却不知道从何说起。

她只感觉拓跋诩一把拉住了自己的手,他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走,我们去祭拜先皇。”

池文茵被拉着朝着前面走,突然听到空寂的皇陵有人在呼喊。

“文茵公主,文茵公主……”

公主?已经很多年没有人这么叫自己了,池文茵有些迟钝的回头,就看到有个人朝着自己这面疯跑过来,却看不真切,但是似乎有些莫名的熟悉。

池文茵站在那里不动,就看着远处的那个人越来越近,终于这个人的脸庞和她记忆里的一个人重叠了起来。

是父皇宫里的魏公公,她却不敢肯定,不是说父皇宫里的人都不在了?

池文茵挣脱开了拓跋诩的手,朝着台阶下面冲去。

一支箭擦着池文茵的脸颊而过,池文茵却没有一丝害怕,她继续跑着,她有好多话要问魏公公,父皇怎么死的?哥哥去了哪里?一切的一切,没有人给她一个解释。

又一支箭一下子射中了池文茵的冠冕,细碎的珠子洒落一地,池文茵一头如墨的头发披散了下来。

此时的池文茵,就像是这皇陵里面的鬼魅,带着绝望,也带着希望。

魏公公的后背被射中,一下子摔在了地上。

池文茵跑过去跪下扶住了魏公公的胳膊,在她眼中一向笑容可掬的魏公公此时脸上都是被磨难打磨的沧桑。

池文茵眼中的泪水簌簌落了下来,她哽咽着说道:“公公怎么成这个样子了?我父皇怎么死的?我哥哥去了哪里?我……公公,到底发生了什么?”

池文茵的长发被风吹了起来,在四处抓着,似乎想要抓住什么。

“公主,那天我在殿外守着,我只听到有人喊御书房走水了,然后我就看到……”话还没有说完,一支箭射穿了魏公公的喉咙,汩汩的血液往外噗噗噗冒着。

瞬时,池文茵白皙惊恐的脸上都溅上了血点,她颤抖着手去帮着魏公公止血,可是却没有一点用。

她看着眼前的一切,心里全是无措和慌乱,“公公,你看到了什么?公公?发生了什么?我哥哥呢?”

只看到魏公公嘴巴使劲的张着,费力的想要说什么。

池文茵看着魏公公的脸庞,这个是那个自小把自己举过头带着自己看遍皇城繁华的魏公公;是那个自己被父皇罚跪,偷偷地让自己休息,帮着望风的魏公公。

池文茵朝着周围大喊:“快来人,快来人啊。”

寂静的皇陵似乎没有一个人,池文茵声嘶力竭的不断地喊着,却得不到一点回应。

魏公公艰难的抬起手,从池文茵的脸庞上划过,他浑浊的眼神慢慢扩散开来,然后忽然又聚焦了起来,他似乎用尽了最后的力气,说着:“公主,要为先皇报仇,公主……”

他的手一下子垂了下去,眼睛没有闭上,却还是看着池文茵。

池文茵抱着魏公公悲恸的大哭了起来,慢慢地,她感觉目之所及全是血色,连天空都被染红,漫天的火光直冲天际,她伸手虚空抓了一把,惨叫了一声,朝着后面倒去。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