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5章魔术?魔法!

发布:2021-11-24 05:39:00

木子刚回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挺无聊的的,便她就全世界的乱逛。有一次她突发奇想,在英国的时候,半夜想去大本钟顶看月亮。那天下午半夜,飞到钟楼定的木子听见了枪声,实际上对于枪声木子早以见怪不怪,当然这个世界原本就不安安稳稳。虽然,那天下午的月亮正圆,就像是中秋节有一次她突发奇想,在英国的时候,深夜想要去大本钟顶看月亮。。...

木子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挺无聊的,于是她就全世界的乱逛。

有一次她突发奇想,在英国的时候,深夜想要去大本钟顶看月亮。

那天深夜,飞到钟楼定的木子听到了枪声,其实对于枪声木子早已见怪不怪,毕竟这个世界本来就不安稳。

但是,那天的月亮正圆,就好像中秋的月饼一样,木子想起了教她做中华食物的爱人。,当时孤寂的木子陷在美好的回忆当中,无法自拔。

可是那声枪响却把她从回忆中惊醒,木子一下子就变的烦躁起来。

冲动的她不仅救下了那个被追杀的人,还出言挑衅,说那个人像个没断奶的孩子,会拿枪,却射不中人,不如再回家多喝几年奶,再出来,还说什么不用谢她,她也只是好心提醒而已。

其实也不算是很过分对不对?可是木子将人救走,不仅让那个任务失败的人遭受了组织的怀疑,还几次三番的盯着那个人破坏那个人的任务,导致那个人虽然拥有代号,但是却慢慢成了边缘人物,要不是那个人的兄弟是组织的重要成员,他早就死了。

那个人的代号叫古井,古井酒是中华古时的贡酒,是进献给皇帝的酒,BOSS当初给他那样一个代号说明了对古井的看重,也是为了拉拢那个早已疯狂的中日混血人才。

可是后来古井一次又一次任务失败,原本实力不算弱的古井就被边缘化了。古井当然不甘心,但是组织的决定不是他可以反驳的,于是怨气颇深的古井便一直追杀木子,组织BOSS也乐的古井不再执着于参与任务。

当然由于当初木子救下的人是一个MI6的人,一开始组织也没有放弃追杀木子,只是后来查到木子并不是哪一方的势力,而且当时木子救走的那个重伤的人,也被木子随意丢弃后,组织也就不再执着于追杀木子了,反正木子也没有得到有关组织的任何信息。

几次追查无果后,组织就放弃了,可古井不一样,木子把他害惨了,他当然不会放过木子。

木子的恶趣味也很足,特别是对上易怒的古井时。黑羽快斗是往江古田去了,为了不牵连到他,木子将人往另一个方向引,为了确保古井人能够追上来,木子甚至停下来等古井从楼上下来。

“该死的,你这个女人,给我站住。”古井气急败坏的喊,令他惊讶的是,木子竟然真的不动了。

“说真的,古井你断奶了吗?你说让我站住,我就真的站住啊,不如你叫声姑奶奶听听,我就站着不动如何?”木子嘲讽。

古井的实力是很强,但是他的脾气真的很容易成为别人利用的点,要是组织没有放弃他,再给他配一个合作者,那他的任务绝对可以百分百完成,当然前提是要是没人搞幺蛾子的话。

可惜了,木子虚伪的惋惜,然后一偏头躲过一枚子弹,消失在原地:“给你个忠告,不远处就是警察局哟,再不快点跑,或许等来的就是被抓捕,然后就是你们那个组织的人的一枚子弹。”

古井的脸一下子就黑了,爆了一句粗口,动作利落的离开原地。

第N次交锋,木子再次获胜。

木子:我可以抓到你,我就是不抓,哎,就是玩儿。

另一边,寺井黄之助的台球酒吧。

“好的少爷,我会留意的。您先回去吧。”寺井黄之助对坐在吧台外面的黑羽快斗说。

“好,那我先回去了,寺井老爹,你记得注意一下。”黑羽快斗垂头丧气的从暗道回了家。

那个浅金色头发的女子推开他,子弹擦过手臂的画面,一直在他的脑海中回荡。

回到家,黑羽快斗把自己摔到床上,然后猛地从床上坐起,察觉到似乎有点不对劲。

黑羽快斗左手小心的打开自己的屋门,没有发出一丝声响,右手握着那把扑克牌枪,确认安全之后,黑羽快斗往楼下走,整个过程黑羽快斗没有发出一点声音,然后他就看见了坐在自己家沙发上的木子。

黑羽快斗并没有放松警惕,扑克牌枪对着木子问:“你究竟是谁?怎么知道这里的?”

木子连头都没有回,说:“不用那么紧张,我没有恶意。我只是想要知道,之前飞到你面前又消失到你身体里的卡牌,是哪一张牌而已。”

黑羽快斗并没有全信,一动没动,说:“你先回答我的问题。”

木子这时候才回头看向黑羽快斗,沉默了一瞬,心道:以为一把扑克枪就可以威胁我?果然还是一个孩子。

“我是木子,我想知道什么就知道什么,至于方法,就是这个。”木子示意黑羽快斗看茶几上的塔罗牌。

黑羽快斗沉默了,甩给了木子一个奇怪的眼神,迅速又帅气收起手里魔术枪,快速坐到木子对面,心里腹排又一个红子吗?

这时黑羽快斗想到今天小泉红子说的话:今天晚上不要回家,不然身份会被发现。如果你执意回家,发现光的控制者,不必担心,是个友军哦。

“你和红子认识?”黑羽快斗收起基德华丽的声调,转回黑羽快斗,并吐槽小泉红子谁跟你是友军?

“……怎么?她跟你说了什么吗。”明明是疑问句,木子却说出了笃定的语气。

“是啊,什么光的控制者,什么什么的,整天神经兮兮的。难不成你也认为自己是什么魔法的继承人?”黑羽快斗就奇怪了,怎么他身边什么人都有,还有今天那个奇奇怪怪的小孩,黑羽快斗嫌弃。

“我?我什么都不是,不用在意我,来,先看看你今天晚上见到的是那一张牌。”木子轻描淡写的想将话题揭过,示意了一下面前桌子上的塔罗牌。

黑羽快斗敏感的察觉到,面前的人并不想谈论任何有关她自己的话题,他也配合的将话题揭过,指指桌上的一张牌,是魔术师。

木子看着黑羽快斗指的魔术师牌,沉默了一下,说:“我以为选择你的会是太阳牌,没想到会是……”

“魔术师那张牌很适合我啊。”黑羽快斗抓起桌上的苹果咬了一口,含糊不清的说,虽然他并不明白木子在说什么。

木子看着面前毫无形象的黑羽快斗,再次无语了,想收起牌离开,实际上她也这么做了,可是令她没想到的是,竟然又有另外一张牌亮起了光,悬浮在黑羽快斗的面前,如木子所料,这一张是太阳牌。

黑羽快斗都惊呆了,直接愣在了原地,然后他咽下口中的苹果,问:“你是怎么做到的?”黑羽快斗并没有看到木子有任何动作,以为这是个连他都无法看穿的魔术,随即他反应过来,这是个认为自己是魔法师的人,自己是得不到什么结果的,然后又毫无形象的靠在了沙发上。

木子没有说话,也明白见识过小泉红子的黑羽快斗已经反应过来了,旋即惊叹于黑羽快斗的反应能力:“卡牌于你而言没有任何危害,而且一旦他们选定,我也就没有办法再控制他们了,只能做一些小的占卜,如果给你带来任何不便,请你谅解。”

这次换成黑羽快斗无话可说了,半月眼看着端坐的木子,心道你就是说个你很抱歉也行啊,即便是很虚伪的也没关系,可你竟然连个歉都不道,还什么请我谅解,我不谅解有用吗?

沉默了一下,木子又说:“果然在这个世界上,你和工藤新一是特殊的。每个人只能拥有一张的卡牌,拥有双身份的你们都能拥有两张。”木子默默的在心里加上了“应该”一词,因为关于工藤新一能不能拥有两张,她并不能确定。

在说话的这段时间,那张飞起来的太阳卡牌也撞进黑羽快斗的体内。

“工藤新一?谁啊?”黑羽快斗对这个在木子口中能和自己相提并论的人产生了点兴趣。

“你今天应该见到了一个孩子吧。就是他。”木子淡定的说,不着痕迹的给黑羽快斗透露信息。

“那个小评论家?他不是叫江户川柯南吗?”黑羽快斗脑海中立马闪过木子之前说的双身份,然后他又兴致勃勃的问:“江户川柯南是侦探,那工藤新一呢?”

木子再一次沉默了一瞬,说:“恐怕要让你失望了,工藤新一也是个侦探,还是个有名的高中生侦探。”

黑羽快斗在听到也是个侦探的时候,又失望的又躺到了沙发上,整个空间沉寂了一瞬,黑羽快斗猛地坐起,不可置信的看着木子,失声大喊:“高中生?!”

“是啊。”木子沉着的点点头。

黑羽快斗噎了一下,冷静下来:“他是怎么做到的?”

“心高气傲,惹到一个组织,被灌下毒药,变小了?”木子精简的说,她已经说累了,黑羽快斗的问题好多啊。

黑羽快斗的心态又崩了,返老还童,组织,难道?黑羽快斗紧张的问:“那个组织是不是以动物为代号?”

木子摇摇头:“他们以酒名为代号,你偷宝石的时候小心点,不要惹上他们,不然炸了你的房子就是轻的,就连你身边的人他们都不会放过。”

黑羽快斗见木子摇头,微微放下心,听见那个组织的行事风格和木子让他小心,黑羽快斗又提起了心,小心翼翼的问:“那个组织也在找宝石?”

“不,他们不找宝石。”木子回答。

黑羽快斗又放下了心,说:“我不会惹上他们的,谢谢你提醒我。”

“没事。”木子摇摇头,手一翻转,桌上的卡牌就都飞到了木子的手中,再一翻转牌就消失不见了,看的黑羽快斗一阵惊奇,这可比魔术方便多了。

“真神奇,红子也能做到吗?”黑羽快斗想要是小泉红子能做到,他就去学学。

“我不知道她能不能做到,你可以问问。”木子站起来提出告辞。

“等等。”黑羽快斗叫住木子。

木子回头,谁知道黑羽快斗竟然套上了一副扑克脸,用他那华丽的语调说:“4月19号,美丽的小姐要赴一场与怪盗的约会吗?”

“你果然是双重人格吧。”木子又一次无语了。

“美丽的小姐要去吗?”怪盗微微欠身,问。

“我本来就会去,等你查过我的资料你就明白了,不过,用我的身份的事你就别想了。”木子毫不惊讶说,黑羽快斗一旦穿上基德的马甲,你就别祈祷他能正常说话了,没用的。

木子推开门离开。

黑羽快斗看着木子离开的背影,严肃的给寺井黄之助发了一条消息。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