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六章 登门

发布:2021-10-15 01:10:21

周琰经历过了落海九死一生,又在海上飘泊数天,吃了不少苦方回齐都,身体已被淘虚,莫名其妙吃了一顿板子,真是要了他的命。他奄奄一息被拖到沈先良跟前来,连声叫冤:“小生一介布衣,不知道哪里开罪了沈大人,要对小生调集私刑?”周琰喊了一句就也没力气了,他奄奄一息被拖到沈先良跟前来,连连喊冤:“小生一介布衣,不知哪里得罪了沈大人,要对小生动用私刑?”。...

周琰经历了落海九死一生,又在海上漂泊数日,吃了不少苦方回到齐都,身体已被淘虚,莫名其妙吃了一顿板子,简直要了他的命。

他奄奄一息被拖到沈先良跟前来,连连喊冤:“小生一介布衣,不知哪里得罪了沈大人,要对小生动用私刑?”

周琰喊了一句就没有力气了,变成哀哀呻吟:“哎哟,哎哟,母亲——”

一间简陋陈旧的小屋里,一位妇人正端着米糠去院子里喂鸡,看着几只小鸡围着老母鸡打转,她顿觉心神不宁。

小鸡仔尚且懂得紧紧跟随老母鸡,她的孩子们这些天到底去哪里了?

妇人放下装着米糠的簸箕就出门去,还是继续上街找找吧。

司空府,沈先良坐在高椅上,居高临下看着地上趴着的年轻人,他身子下截被血渍浸染,整个人抽搐发抖。

见他质问喊冤,沈司空冷嗤了一声,面色沉沉一挥手,屏退了闲杂人等,只留心腹执事沈荣一人。

沈荣得了沈老爷一个眼神,立即上前揪起周琰的脑袋,沈老爷看见模样俊秀的年轻人受了重刑,脸上竟还有不屈的神色。

他冷声问道:“我女儿沈昌平,你把她藏到哪里去了?”

周琰无奈苦笑一声叹息:“沈大人这样问话,定是沈小姐失踪了,沈大人叫人打我一顿,莫非是怀疑小生和沈小姐私奔?”

这个书生脑袋瓜转得还挺快!

“什么私奔?”沈先良怒了,拍案而起,“我女儿堂堂司空府大小姐怎么会和你这种平头百姓有染?你再乱说话,小心你的舌头!我女儿养在深闺,足不出户,不可能认识你,定是你这狂徒把她拐走了!”

周琰听到沈老爷的言论想要摇头,但被沈荣揪着头发不能动弹,只能发出苦笑心里骂一句“无稽之谈”。

“大人,既然沈小姐养在深闺,足不出户,小生又如何能认识她,又如何能将她拐走?”

沈昌平失踪那日,恰逢王家来迎亲,沈家一面派人满齐都找人,一面与王家这边合计了李代桃僵的权宜之计,等王家将冒充新娘子的外甥女夏丽云接走,派出去的人手也带回了消息,说大小姐与一书生私奔了。

经过多日调查,沈老爷也获悉,与女儿私奔的书生名叫周琰。

派去周家打探的人回来禀报说,周家公子的确不在家中,周家娘子也正满大街找人。

各种迹象都指向沈昌平与周琰私奔一事并非空穴来风。

但是,此刻,周琰却满嘴喊冤,拒不承认。

沈司空收起狠厉神色,佯装笑脸,说道:“周琰,你既与我女儿两情相悦,也做出情奔之举,本官一向爱女心切,如今木已成舟,也只有接受。只要你把昌平带回来,本官就许你二人婚配,让你明媒正娶做我沈家乘龙快婿,再替你谋个一官半职,许你锦绣前程,如何?”

周琰哈哈大笑起来,用尽力气从沈荣手中挣脱,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摇摇晃晃跌跌撞撞,指着沈先良连连摆手,说道:“大人休要花言巧语,小生与沈小姐从不认识,又如何给大人变一个女儿出来?就算大人许我天上的月亮,小生也无奈其何啊!小生真是飞来横祸,可笑可笑……”

周琰捶胸顿足,仰天大笑,继而倒地不起。

周琰突然的疯癫委实吓到了沈先良,见周琰倒地,他忙从椅子上起身走过去,而沈荣已经蹲身探看周琰鼻息,向他禀告道:“老爷,没有断气,只是昏厥。”

“百无一用是书生!”沈先良嫌恶甩袖,背过身去,吩咐道,“把他带下去,找个郎中给他治伤,治好了再问。”

……

……

周娘子上街找人,哪里能找得到人,竟哭哭啼啼求到卿大夫府上。

因是周琰的母亲,周琰又与三公子交好,门卫听闻上门的妇人是周公子亲娘,虽没让她进门,但也将此事报给了管家,管家将周娘子寻子的事和许卫说了。

“周娘子现在还在找人,难道说周公子被司空府的人接走后并未回家去?”管家揆度着。

许卫没有应声,只是问道:“周娘子人呢?”

管家回:“已经打发了。”

许卫想到自家宅院里,隔着珠帘隐隐约约望见的那位哭泣的白衣妇人,以己度人,便叹口气,吩咐管家:“你派人去周家安抚一下周娘子,告诉她安心在家等着,咱们许府也会帮着寻找周家的孩子的。”

周家的女儿是和许绍烨一起失踪的,周家的公子找回来了,但又被司空府的人带走了——

许卫没有多想,让管家准备车马,不多时便出现在了司空府门前。

卿大夫许卫突然登门,沈先良十分意外。

历代天子的嫡长子继承江山大统,成为下一代天子,其他庶子则作为小宗被分封为各地诸侯。诸侯王的嫡长子又世袭继承,成了下一任诸侯王,其余庶子作为小宗被诸侯王分封为卿大夫。卿大夫的封爵仍由其嫡长子世袭继承,其余庶子作为小宗又分封为士大夫。

自己作为一个司空,在齐都,是和六卿平级的五官之一,虽然谈不上权倾朝野,但负责的是水利营建大事,也是有权势在手的,但和卿大夫到底不能比。

卿大夫可是属于天子的宗族,与天子同姓同宗,还有自己统治的都邑,称为家。

这许卫算起来还是当今天子的堂弟,新齐王的堂叔,正宗的皇亲国戚,自然也有自己统治的家。

只是,上一任齐王先是被先帝召入京,委以摄政王重任,辅佐六岁的储君登基,数月后,新君又出事薨逝,齐王被几位权臣拥戴推上了皇帝宝座,成了当今天子。

齐王去往京都前,就将许卫从他统治的家封地召到了齐都,暂管齐都事务。

齐王从摄政王到天子,千头万绪,百废待兴,这期间,新齐王的人选一再耽搁迟迟未封,许卫便暂管齐都一直到如今。

如今,新齐王终于来了——

卿大夫登门造访,沈先良又荣幸又忐忑,忙整衣冠亲自到府门外将许卫迎进来。

请上座,上香茶。

沈先良恭恭敬敬施礼说道:“许大人登门造访,下官荣幸之至,有什么需要下官效劳的,大人尽管吩咐。”

许卫呷了一口茶,看了眼厅中站着的人,沈司空年纪比他小,正值茂年,颇有些风姿。

许卫放下茶杯,笑道:“沈司空说笑了,你我都是效劳齐王,效劳天子的臣子,不过各司其职罢了。如今,新齐王虽然已奉皇命到了齐都,但也带来了天子口谕,让本大夫还需滞留齐都辅佐齐王一段时间,本大夫既然要继续留下,那就要继续为新齐王效劳。”

沈先良闻言,忙跟着点头作揖:“如此甚好。”

许卫又继续说道:“陛下在当齐王的时候,一向勤俭朴素,齐王宫的宫殿是所有诸侯国里最简朴破旧的,如今不同了,陛下成了天子,又派来了新齐王,虽然说简朴的家风要传承,但也不好让新齐王在齐王宫住得太不舒服,有失皇家脸面。陛下已经登基,治理朝政井井有条,天下升平,百姓尚且过上了衣食无忧的好日子,何况是齐王?”

许卫说及此,沈先良顿时了然。

他说道:“大人考虑周到,下官会向大王进言,重修齐王宫一事。”

许卫点点头:“你身为齐国司空,执掌营建大权,有你亲自负责重修齐王宫一事,本大夫就放心了。”

“多谢大人提点和信任,这些都是下官分内之事,大人难得登门,下官已在府上花厅备下宴席……”

许卫摆摆手打断了沈先良的殷勤,说道:“沈司空莫急,你我品茶叙旧也是风雅,不一定非在酒中。听闻司空大人近日嫁女,嫁的是王司徒家的二公子?”

许卫提到沈王两家婚事,沈先良心情郁郁,但面上还是应道:“正是。”

“沈司空和王司徒乃同窗挚友,亲上加亲,是大喜事一桩,只可惜王司徒走得早……”许卫说及此神色惋惜,但话锋一转,又笑了起来,“说起来因为这桩姻亲,还让本大夫与沈司空沾亲带故了呢。”

沈先良来了精神。

许卫笑着说道:“令嫒嫁给了王家二公子,内子母家侄女李月舒正是王家大少夫人,令嫒与这李月舒刚好成了妯娌,本大夫与沈司空是不是算是沾亲带故了呢?”

许卫哈哈笑着,沈先良也跟着笑起来,嘴里奉承着“荣幸之至”,心里却跟油煎一样,他长女沈昌平到如今还下落不明,活未见人死未见尸。

“既然是亲戚,那本大夫就跟沈司空要个人。”

沈先良正郁郁寡欢着,忽听许卫的话,不由惊呼一声:“要人?不知道大人想跟下官要什么人。”

沈先良实在想不出许卫能跟他要谁,只听许卫说出一个名字来:“周琰。”

许府白日时派人来周家安抚了周娘子,到了晚间,果真就给周娘子送了周琰回来,只是看到周琰的惨状,周娘子顿时就哭了。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