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一章 新生

发布:2021-10-15 01:09:44

李月舒睁开眼睛眼睛,见帐外负手站着一人。夜已深,屋子里光线昏黄,但玻璃窗帐子依旧能倍感帐外的公子风流倜傥,只那么站着便已叫李月舒悸动动心。她从床上坐站起身,帐外的公子也伸出手撩开了帐帘。“小叔,明天就是你接亲的日子,这么晚你怎么来了?”李月舒说话的时喉夜已深,屋子里光线昏暗,但透过帐子依然能感到帐外的公子风流倜傥,只那么站着便已叫李月舒怦然心动。。...

李月舒睁开眼睛,见帐外负手站着一人。

夜已深,屋子里光线昏暗,但透过帐子依然能感到帐外的公子风流倜傥,只那么站着便已叫李月舒怦然心动。

她从床上坐起身,帐外的公子也伸手撩起了帐帘。

“小叔,明日便是你迎亲的日子,这么晚你怎么来了?”李月舒说话时喉咙有些哽。

“嫂嫂,正因明日便是我迎亲的日子,今夜我才来与嫂嫂共度最后的良宵。”

“最后”两个字听得李月舒心都碎了。

她嫁到王家不到一年,丈夫王孝康便死在军营,青春守寡寂寞难耐,家中又有年纪相仿尚未娶亲的小叔子王孝健模样俊秀,性情温和又风流婉转,不消多日,叔嫂眉来眼去便暗生了情愫,尔后巫云楚雨,风月常新。

就这么过了三年弄玉偷香的日子,王家阖府上下心照不宣,但也只是背后议论,明面上人人都还要巴结着李月舒。

王老爷过世得早,主母王夫人一人拉扯两兄弟长大,多有操劳,积年养下了病灶,李月舒过门后,王夫人便把府中中馈托付给了李月舒,一心养病,不成想病越养越重,前些日子,齐都里最好的大夫陆续来过,都下了病危诊断。

李月舒都准备给王夫人安排后事了,王孝健却请了个江湖术士来府里给王夫人做法,那江湖术士说了尚有“冲喜”一个法子可以试试。

这便有了王孝健娶亲这桩喜事。

亲事是王老爷在世时就给王孝健定下的,定的是王老爷同窗沈老爷的长女沈昌平,沈昌平小了王孝健六七岁,今年也不过才金钗之年,十四岁而已。

但沈家仗义,听闻是给王夫人冲喜,人命关天的大事,立马就答应成亲,于是两家急忙忙请先生看日子,择定了吉日完婚。

这期间一连串的事竟顺利得水到渠成,以至让李月舒连闹情绪的机会都没有。

耳鬓厮磨肌肤相亲了三年的小叔子,她怎么舍得拱手让给其他女子呢?

“嫂嫂,今夜之后,你我都忘了前尘往事吧。”王孝健的手抚上李月舒肩头,冰凉的指尖触到李月舒嫩滑的肌肤,让李月舒激灵灵一凛。

古人早就说过,士之耽兮尤可脱也,女之耽兮不可脱也。相比李月舒的越发沉迷无法自拔,王孝健却要以婚姻为界限,要将自己和李月舒做个了断。

从来,情事上,男子都更薄情,来得快去得也快,见好就能收,女子却总是一头扎进去粉身碎骨在所不惜,只要跳下情海就失去了岸。

李月舒心头发冷,但也只是“嗯”了一声,任由王孝健的手由她肩头滑入红绸肚兜里——

这是他和她最后的良宵,所以才如此深情细腻难解难分吧?

暗夜中,她的眼角有泪水滑下,心里却发出一抹冷笑。

彼时,沈家大宅里响起丫鬟一声惊叫:“来人啊,不好了,大小姐不见了——”

……

……

茫茫大海中央,一座荒芜孤岛,茂密丛林里,有猿猴出没,发出唳叫声,还有男子,蓬头跣足,衣衫褴褛,动作却很敏捷,像猿猴一样跳上树梢采了几颗野果,再稳稳落于地上。

男子正准备返回,不经意抬头,视线落向海边,那里依稀躺着个红衣女子——

男子捧着野果子快速离开,不多时便出现在了海边,彼时他身后已经跟了另一名年轻人。

年轻人身上穿着锦衣华服,头脸用长巾包裹,背影并不挺拔,走路时还有些摇晃,一看就是病了。

“公子,就是那里。”走在前边,蓬头跣足的男人向后招手,同时指向海边。

他身后,长巾裹住头脸的男人始终与他保持距离。

海边果然躺着一个女孩子,身子一半浸在海水里,一半躺在沙滩上。

十三四岁的年纪,却是新娘子打扮。

大红喜服无论是料子还是手工刺绣都很精良,头上瓒着的宝石珠花都很贵重,一看就是富贵人家的孩子,许是在海水中泡久了,昏迷的女孩子看起来白得通透,面庞在落日的余晖下闪闪发亮。

长巾裹住头脸的年轻人在远远的地方站住了,只让蓬头跣足的随从过去察看,随从走到女孩子身边,伸手探了探鼻息,扭头对年轻公子喊道:“公子,还活着。”

年轻公子抬头看大海,茫茫大海无边无际,没有船只,没有人烟,也不知道这新娘子是从哪里飘来的,就算此刻活着,在海水里冻久了也怕醒不过来。

他示意随从救人。

随从将新娘子从海水中拖上来,一直拖到岸边干燥的石块上,又找来干草树枝,钻木取火。随从动作麻利,很有经验的样子,不多时,火便生了起来,暖暖的火光照在新娘子身上。

而年轻的公子始终坐在远远的地方,与他们保持距离。

随从又将先前采的果子从怀里掏出来,捣出汁液,用叶子折出漏斗的样子,盛了果汁滴入新娘子嘴里。

不知过了多久,新娘子终于睁开了眼睛。

她看着蓬头跣足的男子,并没有吃惊,也没有害怕。

她从地上坐起来,双手摸了摸身上的衣服,大红喜服已经干了。

她向眼前的男子道了声:“谢谢。”

男子却紧张地扭头看远处。

远处的石块上坐着锦衣华服的公子,头脸被长巾裹住,只露出一双眼睛,目光如炬。

新娘子也看见了那公子,她突然疾步向那公子走了过去,却被救她的随从拦住:“小姐,我家公子身上有病,会染人,你不要靠近。”

好不容易救活了人,如果又因为被传染了病症而死,那不是白忙活了吗?

“什么病?”新娘子问随从。

随从迟疑了一下,远处的公子反而大声说道:“麻风。”

  1. 全部目录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