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一章师兄

发布:2021-10-14 10:27:02

…东灵神界上空共五座浮岛,岛上依山而建华美十分壮观,是多少天家仙者想收徒笼络之地,天地宫坐落于中间,是六界远古元首圣母的所住之地,她老人家共收六位弟子,个个人中龙凤。北倌舞回到天华殿才明白,师父大师兄除了师姐,都去了魔族,她只得转弯去了北位浮北倌舞来到天华殿才知道,师父大师兄还有师姐,都去了魔族,她只好拐弯去了北位浮岛的冬梅阁,在仙官的行礼下,轻车熟路的穿过主殿。。...

东灵神界上空共有五座浮岛,岛上依山而建华丽壮观,是多少天家仙者想要拜师拉拢之地,天地宫位于中间,是六界上古元首圣母的所住之地,她老人家共收六位弟子,个个人中龙凤。

北倌舞来到天华殿才知道,师父大师兄还有师姐,都去了魔族,她只好拐弯去了北位浮岛的冬梅阁,在仙官的行礼下,轻车熟路的穿过主殿。

后院芙沐湖前,老远她就看到五师兄戚霍,弯腰在湖岸边扭着身子鼓捣些什么,西汶景则是坐在凉亭中看着一大推文件。

向来敏锐的西汶景,刚好抬头与走来的北倌舞对视,后者做了个嘘的手势,蹑手蹑脚的走去戚霍身后,附在他耳边大喊一声“喂!吃货,干嘛呢?”

“啊…”一声惊叫,戚霍稳稳身上差点摔去湖中,见到来人怒吼一声“你要吓死我呀!人吓人吓死人的!”

“好啊,你又在偷大师兄的锦扇,你完蛋了”她掐腰得意,一副要告状看你死不死的样子。

“你这家伙,哪只眼睛看到小爷偷了,小爷是在帮它们抓芽虫”

戚霍瞪她,似乎想到委屈事了,怒吼道“你个告状小能手,搞清楚状况,每次都是有的没的害我被罚!”

“原来你在做好事!”

她点头认同,似乎后知后觉的拍拍他肩膀鼓励道“好样的,做好事要低调,不要弄得满宫皆知了!”

“咦…说起来,大师兄养的锦扇,每次都是你吃的最多,你更要出份力才对”这种拉人下水,拖人一起受罚的事情,戚霍脑袋转的最快。

听他这样说,北倌舞摆摆手,走去不远处的凉亭“什么啊,我那可是大师兄送的,不像某人馋的!”

“喂…给我站住!”

好不容易来个帮手,怎能轻易放过,戚霍追向前非要去抓她这个苦力。

“哈哈…”

闪身躲开他的魔爪,北倌舞笑着在院子里任他追赶,奈何戚霍愣是抓不到。

“你别跑了,我一个人都抓了三日了!”戚霍苦闷啊。

“你活该…”

笑着跑来凉亭,两人围着石桌转圈,她停在西汶景身后,一把将他手中文件拿开,抬起他手臂,指着戚霍,学着西汶景平日里严谨的语气道“去,自己的事情自己做!”

“好师妹,反正你也没事做,帮帮你可爱的五师兄吧”戚霍噘嘴不满,有二师哥在,他也不敢上前去抓小师妹了。

见他还不死心,北倌舞眉眼带笑,这次连二师哥的身子也扳过来,抬着他的手挥挥,让戚霍走人“西汶景,你让他走开”

西汶景幽深的眼眸闪了闪,任她摆弄自己,她的话,总是直觉的顺从,目光看去自己师弟,低沉的声音响起“自己去抓!”

“是…二师兄”

戚霍俊秀的脸上充满委屈,临走时不忘瞪一眼笑得得意的小师妹。

看戚霍认命的走去湖边,这才轻笑一声,坐去西汶景对面,顺手抓起桌上的瓜果吃起来。

“什么时候回来的!”西汶景抬头看她一眼,垂下眼帘继续看文件,将眼底掩饰不住的笑意,也带进了语气里。

“有几日了…”额…其实她不知道自己在白兽那里昏睡多久,不过醒来就赶过来,将腿翘在另一个石凳上,没形象的磕着瓜子“师父她老人家,去魔族干嘛!”

“魔域神洲的陵姬老母,登门拜访”西汶景似乎看文件很认真,头也没抬。

“吃货他干了什么事?”看着努力干活的戚霍,忍不住的幸灾乐祸。

“他将师哥的灵墨,拿去给飞鹤染色!”

西汶景说着话头也没抬,看完批改一番接着又拿起下一本。

“哈哈…”

这个答案不负众望,笑得捂着肚子,抓起桌上一个不大的果子,抬手扔出去,果子在空中划过一道亮光,准确无误的落在戚霍屁股上。

而在戚霍怒瞪着转头前,罪魁祸首已经跑去西汶景身后,手指抬起他下巴,让他与戚霍的怒瞪对视,果然戚霍立马败下阵来,认命的干活。

“哈哈…”

看着怂包的戚霍,她笑得站不住了,这家伙,除了师父外,最怕的就是大师兄和二师兄,师姐和四师兄都拿他的捣蛋没办法。

这么好笑的事情,西汶景都没反应,北倌舞拿开他手中的文件,丢去桌子上“西汶景,你能不能别像大师哥那样沉闷,死板无趣啊…”

对于这个二师兄,许是从不满他教导自己开始,许是从他撞见自己偷偷躲着哭开始,只要不是师父在跟前,从来都是这般,无礼的直呼他名讳,这点西汶景也拿自己没办法。

她这般无赖的行经,西汶景浅笑一声,依着她没在去看文件,其实有她在身边,只会看的云里雾里,专注不了,拿起桌上的茶水,为她和自己各倒了杯茶水。

因为师父他们都不在,冬梅阁批阅一些拿决定的事情,就落在二师兄身上,所以他每日都很忙,四师兄打理掌事堂,也忙得脚不沾地,所以整个天地宫,最闲的就是戚霍和北倌舞了。

她白日里就去北位浮岛的梅冬阁,扰乱西汶景做事,看他无奈又没招的样子,笑得开心,偶尔跟五师兄戚霍开打,最后挨训的都是戚霍。

这种事,戚霍已经习以为常了,无论自己占不占理,只要与这个小师妹争执,上到师父老人家,下到各位师兄师姐,他们眼睛歪的全是小师妹,自己永远是错的,早些年认清了这点,戚霍就很识趣,以前暗地里找这个小师妹恐吓,开始这家伙还去告状,一告一个准,吃了几次哑巴亏后,他又想到了高招,以决斗的名义教训她,谁也不准耍赖去告状,奈何这样的日子没过多久,他就想在换个解决方案,因为他发现,开始还行,在小师妹天资使然,和没日没夜的苦练下,自己已经是个手下败将了。

某一日,在小师妹得意的将自己踩在脚下,笑得张狂时,戚霍感觉以后在这天地宫的日子,必定更加灰暗…额…

  1. 全部目录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