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二章 扫盲

发布:2021-10-13 13:02:18

谢平安爸爸妈妈不让孩子读书学习去上学的事村里人基本上都明白,可是没人管闲事。谢平安敢回那个简言之的家,由于脊椎骨被摔成骨裂,痛疼让他就惧怕那个家,自医院出后,就独自一人四处流浪,他立誓,肯定要离开了这个村这个镇,只可惜,脊柱伤,靠步行时间,又能走多远?沿着马路谢平安不敢回那个所谓的家,由于脊椎骨被摔成骨裂,疼痛让他开始畏惧那个家,自医院出来后,就独自流浪,他发誓,一定要离开这个村这个镇,可惜,脊柱受伤,靠步行,又能走多远?。...

谢平安爸妈不让孩子读书上学的事村里人几乎都知道,可就是没人管闲事。

谢平安不敢回那个所谓的家,由于脊椎骨被摔成骨裂,疼痛让他开始畏惧那个家,自医院出来后,就独自流浪,他发誓,一定要离开这个村这个镇,可惜,脊柱受伤,靠步行,又能走多远?

沿着马路走了三天,饿得肚子痛了,就到河边喝饱冷水,没饿过三天三夜的人,都不好意思称自己饿过,那滋味,谢平安一辈子都忘不了,按理说,土里的红薯地瓜熟了,应该偷几个来填饱肚子,可惜他没有,不是秋收的农民伯伯防着贼,而是谢平安心里单纯,还没有那个概念。

马路边还没成熟的青涩柑橘吸引了谢平安的注意,外表看起来是那么的诱人,于是,饿得走路都快走不动的谢平安顺手摘了几个青皮柑橘,还没把皮剥开,清口水就流出来了,一口咬下去,那没有完全成熟的柑橘酸爽,令谢平安想立刻吐掉,暗想,这柑橘怎么不像以前在家里吃过的那么甜呢?

嘴巴反对吃柑橘,可肚子不争气,它需要柑橘,需要能量,之后两天,谢平安就靠这片小果园的青涩柑橘保命了,可好景不长,勤劳的果农还是发现有人在自己果园偷水果,跑近一看,这偷柑橘的小子是一个小叫花子,随手抓起一根竹片就开始打谢平安,嘴里还数落着谢平安的罪过:“你这个挨千刀的,还没熟你就来偷,看我不打残你!”

世界上绝大部分人都是喜欢看热闹的,何况在这个信息不十分丰富的时代,围观群众当中,就有这么一个混社会的,他居然认识谢平安,他提醒果农说:“老刘,你不要再打了,别把娃儿打死了,你脱不到爪爪,你看他,脸无血色,都快死的娃儿了,我劝你还是不要打了,这娃我见过,是谢正品的儿。”

三天时间,其实谢平安没有走出高升小镇范围,同一个镇上混社会的,自然相互之间有所了解,谢正品不是无恶不做的大恶人,但也不是什么好人,有一膀子蛮力,并且嘴巴很会吹牛,说起来也小有名气。

被果农老刘打得要死不活的谢平安也无所谓了,打死总比饿死强,胃痛的滋味太不好受。

果农老刘信了社会人的话,让谢平安滚走,心痛的查寻了一遍自己的果园,发现损失不算多,气也出了,人也揍了,让他赶紧滚蛋才是最明智的。

本来肚子痛得厉害的谢平安发现,被别人爆打一顿后,肚子居然没有先前那般痛了,被人打居然还能缓解肚子痛,涨知识了。

就在谢平安被人轰出果园的时候,他发现一个熟悉又陌生的男人盯着自己,眼神里充满吓人杀气,谢平安被盯得发毛,可他不敢动,因为明面上,这个愤怒的男人是自己爸爸。

“跟老子说,哪个龟儿子打的!”

谢正品的质问吸引了还没散完的吃瓜群众,当然也包括那个社会人。

“哑巴啦!老子问你话呢!”

谢平安被吓得不轻,头脑一片空白,根本不知道说什么,加上体力不支,突然就昏倒了。

谢正品也不去看看自己儿子为什么晕倒,儿子身上的伤似乎不重要,重要的是,有人居然不给自己面子,打自己这个也许是野种的野种儿子。

“麻子!你先别走!跟我说,哪个打的?”

麻子本打算溜之大吉,却还是没有成功,他知道今天自己怎么都要得罪一个人,那就得罪老刘算了,宁可得罪老刘这样的老实人,也不能得罪谢正品这样的野蛮小人。

“呵呵呵呵,谢哥,我也是刚来,不太清楚这里的情况,可能是你儿偷了这家人的柑橘吧,其它的,我也不清楚,来,抽根便宜烟,消消火。”

“是不是那个手里拿着一根竹条条的老不死的?”

麻子有点尴尬,没有出声,只是轻微地点了点头,空中的烟,谢正品没有接,意思很明显,不给自己面子。

接下来,老刘被脾气暴躁的谢正品一通爆揍,也不知道是谁通知了民警,才制止了这场群殴,判决结果如下,斗殴相关人员通通拘留24小时,互不赔偿,以批评教育为主,要不是谢正品不管娃儿,就不会造成偷窃柑橘的事情,也不会发生打架斗殴的事。

谢平安的最终结果,成了名副其实的出气筒,妈妈打牌输了回来要挨打受气,亲爹在外受了委屈要拿谢平安出气,谢平安感觉自己就是一个多余的人,书不让自己读,他考虑过去自杀,却因勇气不够。

就这样,又熬了一年,谢平安八岁了,他感觉似乎身上的皮肤防御能力强了许多,在挨打的时候,没有去年那么痛了。

也不知道村长怎么知道了本村的谢平安已经八岁了还没有去报名读书,于是,村长和书记,还有妇女主任,三个当官的,集体找到谢正品家,指责他为人父母不负责任,上面有文件要扫盲,必须得把娃儿学费交了,报个名,不然就罚款,谢正品迫于压力,只能答应把学费交了。

谢平安突然听闻自己有机会和其他小朋友一样,背着新书包,去教室里读书了,高兴极了,可他背着新书包到学校办公室才发现,家里爸妈只给自己交了报名费,什么书本费,学杂费,都得自己想办法,一个八岁的孩子,能有什么办法?

能进教室,但是没有书本,迫切需要读书学习的谢平安由于求人方法不对,被老师嫌弃,被同学嫌弃,可他依然探头探脑地去瞄同桌的书和本子。

终于有一天,谢平安终于开窍了,虽然回家依然没有午饭晚饭吃,但书本和铅笔橡皮可以自己去捡垃圾挣钱买。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