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五章 真是好儿子啊

发布:2021-10-13 01:39:09

现在的是六十年后期,制度改革开放的也了过了七八年,可城里也没见有几个胖子。原身是国家粮养出来的女大学生不假,比通常人的生活好了不明白多少是真。可是巧,她上大学第二年,也是1980年,国内开设托福。上大学那一年国家台就播BBC,随着政策的松动原身是国家粮养起来的女大学生不假,比一般人的生活好了不知道多少也是真。可也是巧,她上大学前一年,也就是1981年,国内开办托福。上大学那年国家台开始播BBC,随着政策的松动,再加上与多国建交,大家学外语的热情日益高涨。。...

现在是八十年后期,改革开放也已经过了六七年,可城里也没见有几个胖子。

原身是国家粮养起来的女大学生不假,比一般人的生活好了不知道多少也是真。可也是巧,她上大学前一年,也就是1981年,国内开办托福。上大学那年国家台开始播BBC,随着政策的松动,再加上与多国建交,大家学外语的热情日益高涨。

出国潮就这么随之悄然而来。

她大二那年,有风声传出要进行大学生毕业分配制度改革。即便有说不是一刀切,是逐步改革,但也惶惶然。

惶恐,加上出国潮的影响,就想着在毕业前攒够出国的钱,然后申请M国的大学。

钱从哪里来?

对于一个女大学生来说,无非是从国家补贴里节省,还有就是给人当家教。

这个年代能请得起家教的都是有些能耐的,或是双职工家庭,或是下海经商的,但主管孩子学习的还是女性。

见多了,也听多了因为手头有俩钱,或者身份地位稍涨,就跟妻子离婚再找个年轻漂亮老婆的事儿,谁没个心眼?

原身长得好看,光是这条就堵死了她给人当家教的路。

于是想攒钱也就只能从国家给大学生的补贴里扣,或者凑巧了给老师干点活,赚点外快。

这么节衣缩食两三年,能有什么劲儿?

所以她一时间还真抗不过俩孩子的拖拽,只好任由俩人拖着后退。

但她是真好奇了,“为什么?”

为什么不让去?这不是他们爸爸朋友的老婆吗?

大蛋:“没有为什么,反正你别去!”

二蛋:“她不是个正经人!”

苏青湖沉默半晌,认真了神色,斟酌着措辞问:“……她对你们动手动脚过?”

光是想想,苏青湖就要撸袖子了!真要是这样,管她是什么人,是谁的朋友,弄她就完了!

大蛋二蛋被她问懵了,有点跟不上节奏,愣愣摇头,“没有啊。”

新妈为啥问这个?

苏青湖:“那她对别人动手动脚过?”

俩孩子再次摇头,他们也没见过啊。

苏青湖迅速将脑子里那匹脱缰的野马扯回来,面无表情:“什么情况?给我说清楚!”

“那个阿姨老喊我们小女婿!”大蛋可烦了,“让她不要这样喊,她总不听!”

苏青湖:……

苏青湖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此时此刻操淡的心情。

同情有,无语有,想爆笑的冲动有……

不过俩孩子抿唇瞪着她,那表情完全就是你要是敢笑,我们就不认你,不搭理你,让你一个人过,再也不保护你。

想到医院里俩人跑前跑后,苏青湖成功控制住自己。

“走吧,咱这次过去,我不仅能买到肉,还能让她见了你们再不说那句话。”苏青湖郑重承诺。

大蛋二蛋看着她直撇嘴,牛皮吹破天了!

不仅能吃肉,还能叫那人闭嘴,天底下有这么好的事儿?

苏青湖:“我要是能做到,今天洗碗和打扫卫生你们包了?”

二蛋直接点头,“你要是能做到,甭说今天,就是明天后天……”

正豪气干云天呢,就感觉他哥在拽他裤腰带,二蛋迅速打住,不再往后面扯时间,“的碗,我和我哥也洗了。”

不包括打扫卫生,也没有大后天,成功缩小战场,二蛋咧嘴一笑。

等苏青湖点头,往前走了,他才冲大蛋挤眉弄眼了一番,炫耀自己的机智敏捷。

大蛋没说话,只给了他个口型,无声提醒他说话就说话,别乱放炮。

苏青湖能不知道他们的小动作吗?她只是懒得理。

现在是六月,天本来就热,没有风,还日头高悬,人不动都出汗,更何况走路?

她洗完胃观察了六个小时,住院差不多一天,这期间除了点滴,是没有进食的。

至于为啥要走着回家,还不是公交车太挤了?她光是看那排在公交站点的长队都头晕,更何况在车里胸贴胸背靠背?索性就慢悠悠走呗。

想着走回家的路上,如果碰上个出租车就招手,好家伙,人家一看她身边还有俩半大孩子,停都不带停的。

这时候没地儿说理,出租车是新兴行业,业内还不太规范。就算是说破了嘴,人家不载你,也没啥,顶多就是道德上的谴责罢了。

“冰棍!冰棍!卖冰棍了!”

一个载着泡沫箱的自行车迎面而来,男人脸上黑黝黝的,脖子上搭了条毛巾,笑呵呵地冲他们招呼,“三根冰棍只要一毛钱,你们要不要?我这可比别人卖的便宜!”

大蛋二蛋嘴里迅速分泌唾液,就连苏青湖都眼睛一亮,直接掏钱递了过去,“三根!谢谢!”

人家也利索,迅速掏出三根冰棍,一人给了一根。

眼见着路上没什么人,这人骑上自行车就慢悠悠地朝人多的地方去了。而就在此时,大蛋说话了,“你刚洗过胃,不能吃冰的。”

苏青湖乐滋滋地把冰棍放到嘴边,还没来得及咬一口,就被大蛋抓住了手腕。

她:“?!!”

“妈,你听医生的话吧,医生不让你吃的东西,咱就不吃了。真要想吃,等下一次我给你买。”二蛋也劝呢,真心实意的样子。

苏青湖:我信了你们的邪!刚才买的时候怎么不说?现在倒是为她着想了?

“那怎么办?已经买了,总不好浪费吧?”苏青湖面上装作为难的样子,手也轻轻拿开了一点。

二蛋:“妈,我可以替你吃。下一次我给你买两根。”

苏青湖:……这可真是好儿子啊。

不过还是递了过去。

这冰棍拿在手里也凉快过了,甜气侵入鼻腔也舒服了,总归是提神醒脑了,吃不吃的,还是小命要紧!

二蛋心满意足,吃了自己的一根,又开始吃苏青湖那根。

眼见他吃了三分之二还没停下的意思,苏青湖眯起了眼,小兔崽子,果然自私!

等他吃完,苏青湖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掏出五分钱给大蛋,“给你。”

大蛋也不问为啥,给就拿着,还挺有礼貌:“谢谢妈。”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