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1章 鸠占鹊巢

发布:2022-12-18 22:41:44

赢洄醒过来的时候,感觉浑身都疼的战栗。她有些迷惘的睁开眼睛双眼,看见的,是还支楞着稻草的屋顶,在角落里,除了几悬贴着灰尘的蜘蛛网。墙面直接是泥胚墙,但是,年头所以挺久,裸漏的黄泥四处都被蹭的黢黑,也就靠近了屋顶的地方,还使得得以保留原色。盖在身上的被子她有些迷茫的睁开双眼,见到的,是还支棱着稻草的屋顶,在角落里,还有几张挂着灰尘的蜘蛛网。。...

赢洄醒来的时候,感觉浑身都疼的战栗。

她有些迷茫的睁开双眼,见到的,是还支棱着稻草的屋顶,在角落里,还有几张挂着灰尘的蜘蛛网。

墙面直接是泥胚墙,不过,年头应该挺久,裸露的黄泥到处都被蹭的黢黑,也就靠近屋顶的地方,还得以保留原色。

盖在身上的被子,传来阵阵骚臭味,不知用过多少年,都没有洗过,更是又薄又硬。

这是什么地方?

她不应该是死了吗,那样重的伤,先不说有没有得救,就算有得救,会有人浪费珍贵的丹药来救她吗?

坚持了那么多年,终于还是有了这一天。

其实她是有心里准备的,如今醒过来反而让她有些惊讶。

她以为一切都结束了的。

她缓了缓精神,想要检查一下身体,却发现身上不但疼痛难忍,就连她炼气九层的修为也全都烟消云散。

赢洄大惊,虽然她的灵根因为没打好基础,格外细小,但是她的修为足够高,灵根又多,实力也还算可以。

这可是她立身的根本,修为若是没有了,她就是活着,又能做什么?

无数次在生死之间徘徊,都没能让她这么慌过。

再顾不上想别的,也管不了身上的疼痛,猛地一下坐了起来。

这才发现不对。

这不是她的身体!

她已经三十四了,就是因为修炼显得年轻,看着也有二十多岁,是个实打实的成年人。

而刚刚坐起来之后,她才发现,现在的这具身体,又瘦又小。

所以说,她当时确实是死了。

那现在,这又算什么,穿越?重生?投胎?

好像都不太准确。

她细细的检查了一遍现在的身体,皮肤还算细嫩,看着不像是这样的人家养出来的孩子。

身上却没一块完好的地方,不是藤条鞭打的痕迹,就是棍棒加身的红肿。

这个孩子是被人活活打死了,才被她鸠占鹊巢的吗?

她曾经被亲娘哄骗,将她送去荒原境出生入死,一身洗不去的血债,这孩子小小年纪被人打死,让她占了身体,也不知她俩谁更惨些。

赢洄正感慨着,突得听到有声音传来。

“强子,你听娘的,先忍个几年,等她月事来了,才好破身,太早了容易坏了身子,不好生孩子,咱们家不是白花了那三两银子,到时候上哪再存钱给你买媳妇去。”

“我就说直接买个大姑娘,买来了就能直接上,你们非图便宜,你看栋哥家,他买的那个媳妇,肚子都起来了。

那个大姑娘还是我先看上的,屁股特别大,保准就是儿子,你们非要买个干巴巴的小丫头,还不让我动。”

“傻儿子,栋子家的那姑娘一看就是不安分的,整天想着跑,肚子都多大了,还整天想着外边,那眼睛都带钩子似的,四处勾搭,将来不知道给栋子带多少顶绿帽子。

咱家这个小是小了点,模样好啊,你听娘的,等她长开了,保准比栋子家的那个强,又是咱们从小养大的,保准养的服服帖帖的。”

“那另外一个呢,二虎子买的那个小丫头,早就低眉顺眼的跟着下田干活了,就咱家这个,到现在还只能在家里锁着,屁用没有。

村里人都快笑死我了。”

“你懂个啥,二虎子家那个,一看就是穷苦人出身,被她爹娘卖出来换钱的,乖巧是乖巧了,长得歪瓜裂枣的,生出的孩子能好到哪去?

就他这种出身,但凡长得周正些,都能留在县城,能落到咱们村来?

咱家这丫头,长得这般好,若不是一看就是被拐的,不好出手,能轮的到咱们?”

“得了得了,又是这一套,这都半年了,天天就知道哭,想把她训服帖,还不如直接买个大姑娘,孩子一怀,比啥都管用,保准服服帖帖的,咱们村里不是都这样吗,哪用得着那么麻烦。”

“是是是,是娘没本事,拿不出钱来,让你受苦了。”

“得了得了,你们呆会不是要去下地吗,我先走了,栋哥叫我去耍呢。去晚了,可就不等我了。”

“好好,你赶紧去吧,我一会去把小妮子叫起来,打她几下,还要造反了不成,真敢不起来,惹急了,我打死她。”

这女声说到这的时候,有些心虚。

王桂花确实是心虚的,昨天小妮子顶嘴,她一生气,下手重了些,人直接打昏了过去,

掐了半天人中,都没能让她醒过来。

她吓得还以为人被她打死了,心都直突突,探探鼻息,看还有气,那心才落了地。

买人她可是花了三两银子的,已经抽光了家底,真打死了,可就是人才两空,她拿啥给儿子再买一个媳妇。

“你悠着点吧,人死了,上哪再弄钱给我买媳妇去。得了得了,我先走了。”

那王桂花在儿子走了以后却没真的过来叫赢洄起来,人昨天被打成那样,就是叫起来又能干啥。

她现在已经后悔昨天那么冲动了,真打坏了,生不了了,她们家可就血本无归了。

所以,赢洄就听着屋外乒乒乓乓一阵动静之后,就又重归平静。

看来,这女人是出去做活了。

赢洄靠在墙上,缓了缓精神,又侧头听了半晌,确定这院子没人了之后,才缓缓的爬起来。

她身下睡的不是床,而是北方特有的土炕,从这点来看,她现在应该在北方了。

身下的土炕并没有生火,虽然感觉到些凉意,却也不算冷,透过窗户往外看去,屋外有些刚刚冒头的杂草。

应该是春天,估摸着正好是谷雨前后。

此刻天刚放亮,那妇人就下地做活,应该正是农忙时候,当儿子的年轻力壮,却在这时候出去耍,难怪这家会这么穷。

她撑着身子下了炕,却发现房门早就被锁住了。

她干脆又回了炕上,来日方长,反正已经确定没有什么危险了。

现下最重要的,是如何恢复实力。

荒原境十年,无数次徘徊生死边缘,无数次背叛陷害,尔虞我诈,早就造就了她雷厉风行,勤俭节约,审时度势,贪生怕死,心狠手辣等一系列“美好”品格。

她最是知道,什么时候,该做什么样的事,总而言之一句话,她没节操。

只是不知道这小姑娘是不是有灵种。

  1. 全部目录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