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废女问仙道 第一卷 百年 楔子

发布:2022-11-25 10:39:18

平节十年间,秋。山中花落,寒露满林。官道通到鸣龙山断了,断得希奇,豪无造成损害,而已再向前是一片白雾,见不着蜿蜒的石路了。这事儿要不然放到十年前,马车上那位天域州的战功赫赫的战王爷沈百川准得上马一探究竟——这磅礴人间还能有这样的事有蹊跷事情?现下他的...

平节年间,秋。山中花落,白露满林。官道通到鸣龙山断了,断得稀奇,毫无损害,只是再往前就是一片白雾,见不着蜿蜒的石路了。这事儿要是放在十年前,马车上那位天域州的战功赫赫的战王爷沈百川准得下马一探究竟——这浩荡人间还能有这样的蹊跷事情?眼下他的目光从趴在对面雍容女子身上的熟睡小少年脸上拂过,最终和那美貌女子对视,唇勾成一个释然的弧度。这位美貌女子乃是沈百川的妻子,极疆的温玉公主。两人结缘,是天作配。她轻轻抚着怀里小少年的后背,满怀温柔的低声道,“沈掌门说的山中山,这就到了吧。”沈百川点了头,“夫人安心。”而后出了马车嘱咐了几句,一代战王便亲自赶车,只带上妻儿和一个随行的贴身护卫穿过白雾,往山中山去了。一行路极颠簸,那小少年不多时便醒了,掀开窗帘探头看,当即一惊,一颗心提到嗓子眼——这哪里是仙山,分明是魔山。只见这路挤在百丈似的的山林里,怪石山峦远近交接,苍苍的林木上时而见血迹斑斑,偶尔哪丛灌木里竟然还有奇怪的黑雾闪过,魔障无疑。可这小少年偏有股愈是恐惧、愈想要窥伺的矛盾心理来,竟掀开车帘跳下马车。“宴儿!”温玉喊了一声,再没阻止。平节年间乃是道修大兴的时候,遇上些什么都不算稀奇,尤其她这独子幼时被清原的沈掌门在战火里救下,温玉对这孩子也算有种别样的安心。“宴卿,怎么了?”沈百川看出了立在白雾间的沈宴卿神色怪异。“爹,嚎叫声!”沈宴卿拧眉,紧接着听清了那嚎叫声的来路,当即往东边的林子里奔。“哪里来的嚎叫声?”沈百川正惊奇间,来不及多想,直接下马追着沈宴卿去,只听自己的儿子又大喊一声:“是狼群!”“有个小乞丐!”沈宴卿没说错,林子间,正有一个衣衫破烂的小乞丐被狼群围住,周围是血,还有撕碎的骨头。沈百川一怒,一把藏锋剑出鞘,纵身而跃,揽下那小乞丐,剑光扫过,狼群不甘而退。“遇上我,是你命大。”沈宴卿退避三尺,看那浑身破烂邋遢的小乞丐,得意又带着些鄙夷道。“宴卿,无礼!”沈百川训了一句,蹲下身看那小乞丐,那小乞丐脸色煞白,眼睛却亮的很,半点眼泪也没有。好像今日就是死在这里她也早有准备似的。小乞丐的手里还紧紧地攥着一块带血的骨头,沈宴卿眯着眼睛才看清楚那是什么,恶心得当即转了身跑了。沈百川道,“唔,教管不严,小姑娘,你叫什么啊?”小乞丐摇了摇头,“没名字。”沈百川叹口气,想这乱世艰难,心里一软,把她抱起来了。于是,这没名字的小乞丐便命大的被战王爷一道带上了清原山。那林子的幽光里,她记着温柔如生身父母的战王夫妻,记着对自己避之不及的小王爷沈宴卿。而她满身的力气,都在攥紧手里的骨头。

  1. 全部目录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